当前位于:首页 >>人物 >>特别推荐 今天是: 星期

罗瑞卿一夜扫除北平妓女(附图)


image/img162063_1.jpg

中国的历史有5千年,中国的娼妓制度有3千年,也算是“历史悠久”了。不过,值得自豪的是,中国大陆也曾最早彻底消灭娼妓这一社会丑恶现象,那是在1949年末50年代初。这就是本文要说的罗瑞卿关闭北京妓院的故事。

罗瑞卿任公安部长兼北平市公安局长

1949年,全国解放在即。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北平前,罗瑞卿被任命为华北军区政治部主任兼第二兵团第一政治委员,杨得志为司令员,在新保安战斗中,把傅作义率领的国民党王牌军第35军“这锅山药蛋煮烂了”,同时还歼灭敌人的32师大部,取得了平津战役中华北参战部队的第一个胜利。之后率部队进至北平北部,包围西直门至安定门段。

解放军坚强的战斗力,使傅作义举旗起义,罗瑞卿所在的部队进入北平后,稍事休整,即按照中央军委的决定准备向西北进军。1949年5月4日,正当部队欲起程出动时,毛泽东主席在香山致电在青岛休养的罗瑞卿,电文是:“部队开动时,请来一叙,部队工作找人代理。”很快,中央任命了新的政委,罗瑞卿不知中央对他有什么新的安排,匆匆从青岛赶往北平。

抵达北平后,按照约定,罗瑞卿来到中南海,当时党中央和军委总部机关已从西柏坡迁进北平,周恩来的办公室在中南海,毛主席还住在香山。推门进去,周恩来正在批阅文件,周恩来放下手中的毛笔,哈哈一笑,与罗瑞卿一起坐到旁边的沙发上,说,叫你来,是有急事。马上要宣布新中国诞生,中央政府里面,有你的位置,是公安部长。罗瑞卿一听,心想,这是多大的事啊,干公安,这算啥子事,还不如去打仗来得痛快,他“叭”地从沙发上站直了,对周恩来说:“我还是随四野南下,参加解放全中国的战斗吧。”周恩来浓眉一挑,微笑着说:“那么,公安部长谁来当呢�”罗瑞卿说:“公安部长嘛,李克农不是更合适吗�他是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与公安工作联系得上,又有经验,由他来担任,不是很好吗�”周恩来摇摇头,神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说:“各人有各人的事,李克农有李克农的事,你就不要讲价钱了。”周恩来告诉罗瑞卿:“中央已经决定你担任公安部长一职了,并兼任北平市公安局长一职,你要服从,只能干好,不能干坏。很快,毛主席就要进城办公,把旧的国家机器打掉了,建立新的国家政权,中央人民政府就要向全世界宣告成立,现在正要组阁,公安部是管家,是很重要的,保证新中国首都北京的社会治安,保证全国的一些工业大城市的社会治安,这个任务不比打几个大战役来得轻松,而是更艰巨更光荣。今晚毛主席还要专门接见你,你要情绪饱满地接受新任务,上前线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当晚,罗瑞卿被接到双清别墅。毛主席见罗瑞卿走进来,含笑说:“听说你不愿意干公安部长,还要去打仗�现在要建立新的国家政权了,我们都不干,都去打仗,那行吗�”罗瑞卿憨厚地笑笑,说:“主席,请放心,我一定完成新的任务,干好公安部长之职。”并向主席表示,不会的可以学,可以请李克农帮助,一定要把党交给的公安保卫工作做好。

罗瑞卿担任的公安部长,可以说是新中国历史上权力最大的一任公安部长,直属中央军委领导,是军队编制,而不是现在的国务院系统。1949年7月6日,中央军委正式发文,明确公安部设置在军委,统辖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并任命罗瑞卿为公安部长。紧接着,7月8日、7月29日,周恩来两次召开中共中央汇报会议,研究公安部设置事宜,命令罗瑞卿在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的协助下,立即着手建立公安部。

毛主席说,新中国决不能允许娼妓遍地,黑道横行

毛泽东住在双清别墅,并不是没有进过北平城。有天晚上,他带了秘书,乘一辆吉普车,进北平城观察社会。在一个胡同口,车子被一群吵吵嚷嚷的人阻断了去路,原来是妓院的老鸨在揍一个小妓女,小妓女体弱有病,实在不能接客,老鸨非逼着她招揽生意,她在苦苦哀求无效的情况下,逃了出来。然而,病恹恹的身体,哪有力气跑远,没走几步就昏倒在大街上,老鸨带着一帮打手追了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小妓女就是一通拳打脚踢,打得她苦苦哀求。毛主席看到了这一幕,愤怒地将拳头砸在车子的靠背上,让秘书赶快去喝阻打小妓女的老鸨和打手。秘书拨开人群,用身体护住小妓女,喝道:“不准你们毒打她�”“你是哪路神仙�关你什么屁事�她是我的丫头,我打她你管得着吗�”老鸨一张粉脸上没有半点血色,夸张地冲着毛主席的秘书瞪圆了眼,举起手臂就要朝秘书揍下来,秘书不吃她的一套,挥手一挡,一把抓住老鸨的手,说:“我就要管,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们决不允许自己的兄弟姐妹遭受这样的折磨。闪开,你必须马上送她上医院看病�”

毛泽东暗访北平看到了这最揪心的一幕,很是气愤。此后不久,彭真来见毛主席,不谋而合,也是谈妓院的事。当时,彭真出任北平市委书记,他也踏访了妓院,有一天深夜,他率领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到前门外“八大胡同”、南城一带的妓院了解情况,彭真问一位15岁的妓女情况时,小妓女痛哭流涕,讲诉了自已是怎么被拐卖到妓院的。还告诉彭真,她一天接客10多人,被老板盘剥后,一天的所得就是4个窝窝头。彭真气愤地说:“这是人过的日子吗�我们共产党能坐视不管吗�”回去后即向毛主席汇报。毛主席本来就为此事气愤,彭真来后,更是义愤填膺,急电罗瑞卿,让他马上来一趟。罗瑞卿急急地跑了进来,毛主席对他说了那天晚上的见闻,说了彭真了解的情况,坚决地说:“新中国决不允许娼妓遍地,黑道横行,我们要把房子打扫干净�”

罗瑞卿回答:“是,主席,我马上考虑把北平的妓院全部关掉�”

一夜之间关闭了北京224家妓院

妓院是藏污纳垢之处,性病蔓延,几无可控制,一些罪犯如盗窃犯、烟毒贩子、诈骗犯等更是躲在妓院寻欢作乐,滋事生非。妓院,一片恶臭熏天。

封闭妓院也有一个形成共识的问题。围绕妓院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服务行业”,除了妓女,还有着一大批从业人员,妓院里有“司账”、“跟妈”、“伙计”,都是底层劳动者。在妓院的周围,则形成了妓院的消费服务行业,如浴池业、理发馆、影剧院、戏楼,一些小商小贩也靠依附于妓院做生意而生存,如卖香烟瓜子的、卖糖葫芦的、卖硬面饽饽的、卖馄饨的、卖驴肉羊肉的,还有一些卖唱的艺人、残疾人、歌女等,都是赖妓院而生存的。封闭妓院,不是没有顾虑,这些人的饭碗也将被打碎,但比较下来,毕竟利大于“弊”。罗瑞卿早就考虑到了这点,对封闭妓院进行了说明,把各种因素都预想到了,他在北京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上解释说:“若干依赖妓院为生的茶房、小贩等,或因妓院的封闭而影响生活,可能产生一些反感,另一部分流氓、地痞、特务、匪徒可能散布谣言捣乱,希望向各界群众解释,并防止反革命分子的破坏,协助政府把这件事完全办好。”

1949年11月12日,罗瑞卿作为公安部长兼任北京市公安局长,在北京市公安局集体办公会议上向市局的处长、分局长们宣布:“为了彻底消灭城市的封建势力,解放妇女,建立革命的、健康的新社会,我们对妓院必须坚决封闭取缔,并依法惩办那些罪大恶极或有较多血债的妓院老板。”同时指出,采取封闭妓院的行动,不是公安部门的单方面的行动,“这样做,一定要通过人民代表会议,听听他们的意见,他们作出决定后再办。”按照罗瑞卿的意见,在这次办公会议上,起草了在北京立即封闭妓院的议案,报市委、市政府批准后,急送市人代会作出最后决议。

封闭北京妓院的工作由北京市委责成公安局、民政局、妇联三家联合组成取缔妓院指挥部,总指挥由公安部长兼北京市公安局长罗瑞卿担任,统一领导封闭妓院的工作。与此同时,成立了由公安局、民政局、卫生局、妇联、人民法院、企业局等单位共同组成的“妓女处理委员会”,着力于封闭之后对妓女教育改造工作,对老板和领班,则视罪行轻重依法惩办或强迫改造教育。

1949年11月21日下午,北京市第二届各界代表会议在中山公园中山堂召开,会议通过了封闭北京所有妓院的决议。市委书记彭真,市长聂荣臻,立即专门向毛主席报告了北京市各界人民代表大会封闭妓院的决议,毛主席听完他们的对妓院老板惩处,对妓女教育帮助的处理意见后,说:“这个决议很好�”

下午5时,罗瑞卿接到北京市长聂荣臻下达的立即执行北京市第二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关于封闭妓院决议的命令,向封闭妓院行动组发出了立即出发的命令,当夜8时,北京市2400余名干警,分成27个行动小组,出动37部汽车,扑向分布有妓院的5个城区及东郊、西郊。卫生部的一个消毒组带了消毒药水和药品,也同时出动。

封闭妓院,有着严格的组织纪律,在出发前,罗瑞卿向行动组成员再次宣布强调六条执行纪律:一是必须立场坚定,态度严肃,依法执行任务,不得与妓女调笑或受勾引,不得有讽刺看不起的态度;二是不得接受任何贿赂或任何款待;三是对妓院财物须按规定手续进行登记,不得疏忽;四是不得私自拿取妓院物品或假公济私;五是执行任务应小心谨慎,严防意外;六是服从命令听指挥。

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封闭行动显示出罗瑞卿高超的斗争艺术,他在当夜8时行动前以召开会议的名义,已经分片把各家妓院的老板、领家“请进”了各区公安局,对他们进行“软禁”,指出他们的罪恶,要他们向人民和政府交代自己的问题,并对他们宣布封闭妓院的命令,老板、领家一个个闻之呆若木鸡。这次行动,没有一个老板、领家漏网,对他们中一些罪大恶极分子,立即拘捕,押送北京市公安局警法科看管起来。

罗瑞卿是用打仗的办法来行动的。围而攻之,一举拿下。先是各行动小组在妓院的附近和胡同口布上内外双层的“包围圈”,由便衣和武装民警实施戒严,各妓院门口由民警把守,胡同里有民警巡逻,不许有其他人员走动,防止坏人破坏,随后,干部按照事先的分工,进入指定的妓院,把嫖客和妓女集中在院子里或大屋子里,宣布立即封闭妓院的命令。之后,把妓院里的一些帮工和伙计、茶房、女佣也集中起来,清点人数,一一登记在册,对于这些妓院的“工作人员”,实行遣散回去的政策,对于在场的嫖客,经过检查身份和登记,教育后也当场释放。只有妓女留了下来,由于行动突然,妓女们一个个惊慌失措,哇哇叫声一片,干部们向妓女进行封闭妓院的政策宣传和解释,讲明封闭妓院、解放妇女的道理,对妓女是以教育改造为主,并由人民政府提供妓女的生活出路。

妓女身边的一切私人物品、均归自己所有,政府分文不要,也不像妓院老板、领班欺骗她们的那样,要把她们发配给煤矿工人或种地开荒的军垦战士为“妻”。除了一等妓院的妓女习惯了寄生淫荡生活,金丝雀做不成了,抵触情绪较大外,其他妓女们一听政府并不是将她们扫地出门拉倒,而是把她们当人看,充分考虑了她们的今后生路,情绪很快就稳定下来了。当晚12时,各行动小组按照事先的计划,将全部1268名妓女――消毒后集中到设置在韩家潭的8个妇女生产教养院。至22日凌晨5时,全市的妓院全部封闭,行动干净利落地完成了。

11月22日上午,罗瑞卿拿起电话,向周总理详细汇报了封闭妓院的行动结果:“周总理,今晨5时止,北京市公安局采取了行动,已将全市224家妓院全部封闭,全北京的妓院老板269人、领家185人‘一网打尽’,全部在各区公安局看押着,让他们反省、交代罪行,等审查后分别处理。全市1268名妓女已经集中起来,在韩家潭8个教养院中进行教育改造,并帮助她们另谋正当的生路,集中工作很顺利,秩序很好。”周总理高兴地称赞罗瑞卿干得好,并告诉他,毛主席很关心封闭妓院的事,他马上就向毛主席汇报封闭妓院的战果。

罗瑞卿关闭北平妓院,只是新中国消灭妓院制度的第一步。

(摘自《今日名流》2000年第7期)


延伸阅读
到读书论坛交流 写信谈感想

关闭窗口

 当前位于:首页 >> 人物>> 特别推荐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购书服务 广告服务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编辑:绿茶 电话:010-65092389 E-mail:book@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