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路演”中国当代小说
 2004-12-08 李大卫(纽约)
平生最怕写外国。虽说近年一直住在纽约,可对那座不近人情的超级都市仍是难置一辞。一个地方的气质重在社会生活,远非其名胜建筑的立面总和那么简单。至于德国,我的发言权更可怜。

TUIfly.com - Fliegen zum Smile-Preis - Billigfl黦e

李大卫:作家,评论家,现客居纽约。
平生最怕写外国。虽说近年一直住在纽约,可对那座不近人情的超级都市仍是难置一辞。一个地方的气质重在社会生活,远非其名胜建筑的立面总和那么简单。至于德国,我的发言权更可怜。首先我对这个国家是初访,停留仅两个月,行迹所至限于南部和西部的不到十个城市;其次是不谙德语,只是用英语作为“lingua franca”和途中遇到的本地人士交流。自国门开放起,到德国访学游历过的中国作家翻译家已不在少数,于是我的短文除明信片式的浮泛外,更怕难免迟来者尴尬的蛇足之笔。

去年法兰克福书展前,素执德语文学出版牛耳的Surhkamp出版社印行了年轻汉学家Frank Meinshausen编选翻译的中国当代小说选《生活在此时》(Das Leben ist jetzt)书中所录上世纪末崛起于中国文坛的“新生代”作家马兰、毕飞宇、朱文、戴来等人的小说11篇;本人也有一篇《文学史大厦》忝列其中。为向更多读者介绍该书,Frank建议我到德国参加一系列面对不同读者的作品朗读和讨论。

我们“路演”的第一站是设于大学城海德堡的德国美国学院(Deutche Amerikanisches Institute)。学院负责人Koehofer博士见面便考我:你有一个来自《旧约》的名字,那么Goliah是谁?小小玩笑之后,他领我们到会场。多年不用英语讲演,心里一阵忐忑。而且我们事先低估了听众对中国的了解。在座很多年轻人来自同城的海德堡大学,有些还主修中文;其中一个小伙子对中国当代作家了解的程度让我吃惊,对发生在1999年的“问卷(当时一批国内的年轻作家以问答卷形式表示对官方文学秩序的批评态度)”事件,比我这个亲历者知道更多细节。我只能就自己所知,尽量对国内的文学环境做一个全景描述。

第二天,Frank带我去河对岸,避开城中如织的游客,沿哲学家小道走到山顶。这里是昔年雅斯培斯、海德格尔等哲学大师杖履所及之地,不过先贤的足迹并未启发我这个俗人多少深沉的哲思,隔岸毁于18世纪战火的古堡残垣断壁也只引起片刻“格式化”的思古之幽情;我们必须考虑改进工作。我们不是被请来对中国社会高谈阔论,而是介绍中国今天的新锐作家构建了那些不同于以往的文学景观。

改进后的讲演在乌尔姆旧城中心的一家书店受到了肯定。即便学院外的听众,关心的也是文学本身的问题,从未有谁问起中国是否会从德国引进高速铁路,或汽车商一年能卖多少辆奔驰。这个国家拥有教养良好的人民。此前当地一家报纸对我们的作品做过热情介绍,为我们吸引了不少读者。Frank的叔婶,一对极可爱的老人也从外地赶来参加我们的活动。他的叔叔从事电视编导,是文学和戏剧的内行。我朗读过《文学史大厦》和朱文的《段丽在古城南京》原文后,他说在汉语中听到了音乐。

在慕尼黑玛丽广场的一家书店,因为前一天巴伐利亚广播公司播出过对我们的采访,于是再次面对挤满店堂听众。经营书店的是两个名士派的年轻文学博士,寒暄之后问要不要先来杯香槟;我说我不是Bukowski,工作前不喝酒。在场听众除对有关作家早年自办油印民刊的经历极感兴趣外,并问到他们的写作与德国同代作家的异同。可惜我对德国当代文学所知甚少,只能联系从《纽约时报》读到的有关Judith Hermann、David Wagner等人的介绍,作些想当然的比较,如对于历史和大众文化彼此相近的态度。店主则问及中国是否有类似村上春树的作家。

在此期间,我们也接触到一些杰出的中国问题专家;比如埃朗根大学的Lackner教授,除过人的中文和史识水平外,对中国国内文化思想界的现状和动态更时有妙评。

辞别德国前,我对Frank说:我并不认同歌德的Weltliteratur观念,但我想说,你是在把今天的中国文学变成文学,尽管路途艰难。

李大卫:作家,评论家。生于196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英文系。17岁开始写诗,23岁出版第一部诗集《念珠-击壤》,1997年出版长篇小说《集梦爱好者》,被称作是巴洛克风格的"后现代"作家。现旅居纽约。


文章评论:

现有评论0条

分类广告
招聘华为急聘资金助理 球票汉堡中德篮球赛
招聘中德学院招聘西门子教席 招聘中国中心餐厅招服务员
招聘欧览旅游招聘订票员 机票Condor慕尼黑6欧元起
机票Condor长途特价99欧元起 机票Condor短途特价29欧元起
招聘华为杜塞尔多夫中心急聘 招聘中德学院聘汽车教授

 

About Ouline Team Partner Presse Impressum AG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