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6/97
英国统治香港末期没为港人利益着想
 

  李光耀资政认为,在大英帝国统治的末期,也就是在香港回归中
国的最后几年,英国主要是考虑到本身的利益,而没有为香港人的利
益着想。

  他昨天在香港《远东经济评论》圆桌会议上,回答与会者的提问
时,发表这番谈话。

  他指出,英国自以为已经为香港作出最佳的贡献,没有任何人可
以埋怨英国人没有尝试为香港人做事。但英方在1992年换档,提出政
治改革方案,这是最不幸的事件之一。


中英84年联合声明

李资政给予很高评价

  对于中英双方于1984年签署的联合声明,李资政给予很高的评价
。但92年的政改方案提出后,却为联合声明所包含的创意成分带来了
仇视与对抗的局面。

  当资政听到中英即将签署联合声明之前,英方先把声明文本副本
交给新方,他认为声明的法律行文技巧高明,是外交方面的据点,声
明的每一个有用的字、每一个关于如何管理自由市场经济、自治社会
的有用概念都包含在这份文件中。

  资政表示,他不知道中方是不是了解声明内法律用语隐含的深刻
意思。他是一名受过训练的律师,英方的首席谈判代表柯利德也是一
名受过训练的律师。

  联合声明原本包含着渐进的改革概念,让香港享有自治地位,而
不要操之过急,以致吓坏了中方。

  李资政表示,1992年的政治改革方案激怒了中国,使它产生了疑
心,而向英方提出了批评。过后中方抓紧了措施,这是香港面对的最
大的惩罚。

  与会的中英联合联络小组、英方首席代表戴维斯在提问时对资政
说,他曾在3年前随英国官方代表团访问新加坡,就同样的课题进行
了讨论。李资政表示,他当时与英方代表就此课题进行了同样的争执
,英方并没有改变其立场,他本人也没有改变立场。

  戴维斯认为,在香港政权交接时刻,香港的状况最佳,这不仅是
在外交方面,也表现在香港所具有的弹性方面。他为香港92年提出的
政改方案提出辩护,表示英国并没有改变对香港的政策。

  李资政在回答戴维斯的谈话时指出,这些时日出现的一些不安情
况,是有许多无法估量的因素造成,大多数的这些因素是跟中国的前
景,而不是跟香港的前景密切相关的。

  李资政强调说,中国的表现是决定香港繁荣的主要因素。股市中
“红筹股”的股价在腾升,而不是香港的“蓝筹股”在升涨。如果叫
他来赌股票,他是不会在香港赌“蓝筹股”的。

  他表示,如果今后没有出现对抗的局面,中国经济蓬勃发展,香
港也会兴旺发展。如果中国失败了,香港也会失败。但这并不意味着
亚细安就崩溃。

  他指出,他还无法完全说服媒体,新加坡在香港与中国是有利益
的。新加坡要看到香港繁荣兴旺。如果商店关闭,人们只须打扫这家
商店,如果该商店成功了,人们还可以回来做生意。

  资政说,目前共有8500个家庭在香港居住,新加坡也在香港设立
国际学校,让在香港工作的新加坡籍执行人员或商人的儿女可以到新
加坡国际学校受教育。 

解放军6月30日晚进港多个地区群众将夹道欢迎
    (香港讯)香港《新晚报》昨天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 先头部队6月30日晚上9时正进驻香港,香港多个地区组织群众于当晚 夹道欢迎。   由新界区各界人士自行组织的“庆回归万众喜迎军”活动负责人 、特区筹委廖正亮昨早表示,上万名各区代表将分为三组,于落马洲 新深路、文锦渡及沙头角举行迎军典礼仪式。   无论驻港部队由哪一个关口进入香港,他们都会于进境后的空地 上设置观礼主席台,铺上红地毡,再由市民代表向驻军部队代表献上 牌匾。区代表也会向各军官献上花束。除此之外,一万多名市民更会 手持国旗、区旗、花球沿途挥舞,夹道欢迎驻港部队。   廖正亮指出,这次活动构想乃由新界区各个团体联合主办,属民 间团体自发性的活动,策动各阶层市民,欢迎解放军进驻。   他表示,自有关活动公布以来,查询的市民反应异常热烈,但他 们仍鼓励市民向本区的庆委会查询,因为当日各区庆委会将集中本区 参与者再自行前往预先安排的口岸。   廖正亮指出,这次活动的意义尤为重大,故此不独新界区庆委会 热烈盼望能落实计划,各个地方社团、学校以至男女老幼,都希望参 与此历史盛典。
 董建华月薪4万余元同彭定康薪金相等  
    (香港法新电)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办公室昨天发表声明说,行政 长官董建华每月的薪金是25万3300港元(约4万7190新元)。   董建华将领取的薪金,同港督彭定康的薪金相等,不过,跟彭定 康不同的是,董建华必须缴纳15%的所得税。   特区行政会议发表声明说:“特区行政长官是香港人,因此他领 取的薪金、交际津贴和退职金都须缴交所得税。”   彭定康相信是世界薪酬最高的公务员,他也是豁免缴交所得税的 唯一英国人。
兴奋忙乱准备迎回归  
● 周锐鹏   7月1日香港回归,倒数只剩六天,全中国12亿人的欢腾,正逐步 推向高潮。   新闻传媒铺天盖地都是各地欢庆回归。   不只庆祝,还得争奇斗艳,别出心裁,但所有巧思都不约而同凸 出一个强烈的主题:洗雪百年国耻。   在1856年英法两国联合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摧毁的天津大沽口 炮台,日前刚刚复原,参加者振臂高呼“毋忘国耻”,令人动容。   上周末,香港青年献了一座高2公尺、重1997公斤、“集三山五 岳的石头、长江黄河的水、三皇五帝的陵土铸造”的“盛和宝鼎”给 中国。   鼎就献在当年英法联军蹂躏、只剩一片断垣残壁的北京圆明园里 。   在献鼎仪式上,一批香港青年联合全国56个民族共千人,在圆明 园遗址一座200平方公尺的大舞台上用歌、用诗、用舞蹈、用百面大 鼓,擂动天地。   他们说,渴望中国“强盛”与“和平”。   空中两个气球挂起条幅写着:“洗民族耻辱,庆香港回归”。   民间庆回归,军人当然更是当仁不让。   前天,中央电视台报道,驻防上海的海军也展示巧思,把一艘军 舰打扮成一座120公尺长的“水上舞台”,浮在黄浦江上,准备担当 本月30日晚上“浦江两岸迎回归,百支歌队大合唱”的特殊舞台。   “97”已经是中国欢庆的数字。鼎是1997公斤,7月1日晚上在北 京工人体育场1万8000人的大型广场歌舞表演也要鸣放1997响烟火, 而天津在30日晚上举行大型群众联欢活动时,1997支接力长跑火炬也 将于7月1日零时进入联欢现场。有报道说,天安门前也会挂上97盏大 红灯笼呢。   全国各地,泼墨、挥毫、歌咏、绘画、赠书、展览、讲座,应有 尽有。   《人民日报》报道,在《南京条约》签订地的南京静海寺,除了 50幅《南京条约》连环画,还展示一块专家鉴定石龄达2亿年的黑白 奇石,石上有天然出现的“回归”两字,每天吸引5000个参观者。 采访证还没准备好   不过,因为是举国欢腾、因为是跨世纪盛事,负责协调国内外新 闻机构采访、报道、新闻发布工作的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则几乎 忙翻了天。   记协书记处书记梁贵和昨天宣布“新闻中心”正式启用。不过, 来自台港澳和25个国家118家新闻机构的500多名记者,即刻争先恐后 把新闻中心的负责人围得几乎喘不过气。大家都在追问:“什么时候 可以发出采访证?”   天安门广场的10万人联欢晚会、工人体育场的8万人庆祝大会、 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讲话、李鹏总理的讲话、人民大会堂的招待酒会 、文化部和广电部的文艺晚会,都将在本月30日晚上到7月2日之间接 连举行,而根据规定,每一个采访点必需申请一张采访证,记者当然 心急如焚。   负责协调境外记者事务的新闻中心副主任赵立兴只能一再劝请大 家“耐心点”,因为采访证还没准备好。   水泄不通的新闻中心人声鼎沸,一个远道而来、金发碧眼又蓄着 大胡子的老记者显然没了耐性,禁不住咆哮起来,申诉他已经等了两 天,没有采访证,也不能工作。   负责人对他好言安慰,不过,其他同业则顾不了他。毕竟,12亿 人庆祝世纪大事的活动已掀开序幕,谁还有闲暇顾得了别人?
香港九七回归:继续走向繁荣之路
● 林金发译   内阁资政李光耀昨天受邀在时事杂志《远东经济评论》在香港所 主办的“倒数九七”圆桌会议上,发表专题演讲,分析香港回归后的 前景。   以下是李资政演讲全文:   在过去50年里,香港经历过的路程显示出它坚韧不拔又能适应多 方面的变化,它经常调整以适应它的经济与政治环境。   香港经济以坚强的状况来迎接1997年回归中国日子的到来。香港 的企业精神兴旺发展,跨国公司与小企业在政府极少的干预下一起繁 荣成长。它的税率很低,政府在开支拨款方面向来采取明智谨慎的态 度,但注意到有需要拨款开展经济基础建设。在过去10年里,香港政 府有9年保持财政盈余,而且积累巨额的外汇储备,以巩固港币。   在香港,信心是一个主要因素。在这个环球的金融市场里,资金 可以通过电脑键盘的操作,自由调进或调出。从今年1月《南华早报 》的调查中显示,公众对香港经济具有的信心程度创下了历来的新高 。公众所具有的信心是从股票和房地产市场的坚挺程度看出来。   国际社会也具有同样的信心。1997年9月,在香港政权交接后的 三个月,国际货币基金会与世界银行将在香港举行联合常年会议,借 此对香港的未来表示支持。   超过800家跨国公司在香港设立它们的区域总部,其中的三分之 一是在过去5年内设立的。另外还有1500家海外公司在香港设有区域 办事处。根据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90%的这些公司在香港回归 中国之后,有意继续留在香港。它们举出最吸引它们留在香港的三大 因素:优越的银行与金融设施、健全的基础设施与税务体制。很显然 的,它们相信这些具有吸引力的因素将继续维持不变。   那些移居海外的香港居民正回返香港。香港政府估计,在1984年 至1994年之间,移居海外的42万港人中,占大约12%或约5万人已经 回返香港。外国人也携带家眷涌入香港。在过去10年间,侨居香港的 日本人增加三倍,在这期间,在香港的日本人学校就读的学生增加50 %,达到2200名。加拿大国际学校据报道正寻找另一个较大的校址。 一国两制   在未来的50年内,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除了外交与 国防外,将享有高度自治。香港的决策者在香港的经济管理上享有决 策权。金融体制完整保留,而港人将决定香港的财政政策。跟这个同 样重要的是,整个司法体制将与过去一样继续操作。   通过贸易与投资,香港与中国之间的经济整合已经迅速地进行中 。香港从贸易中所赚取的大部分收入是仰赖对大陆的贸易,它处理超 过一半的中国出口以及近20%的进口货。如果中国不再享有美国的最 惠国地位,香港将失去8万6000份工作,或减少44亿美元的所得。这 将使香港的国内生产总值减少2个或2.8个百分点。   香港成功的要素包括健全的宏观经济政策与优越的地理位置,这 都不受香港回归中国的影响。 香港是一个经商 而不是搞政治的地方   在英国统治下的香港是一个经商而不是搞政治的地方。基于这个 因素,香港管理得非常成功。1962年5月,我所熟悉的香港总督柏立 基爵士(Sir Robert Black)——他曾在50年代担任驻新加坡总督— —曾向我解释说香港是无法像新加坡一样,为它的人民作好自治与独 立的准备。如果香港自治与独立,中国是无法容忍的,因此英国的政 策是让香港自行发展。   但在最后的5年里,在港督彭定康的治理下,英国已试图为香港 推行政治议程。这样做是过火了,也为时太晚了。彭定康的政治议程 为外国的游说团体提供了一根可以用来打击中国的棍子。美国媒体、 人权组织以及美国国会已经拿起这根棍子。美国国会甚至批准了一项 法案,促请中国履行它对香港所作出的承诺。   当克林顿总统宣布他将从深层次上同中国交往的政策时,它们向 中国发出了警告的讯息。中国了解到世界正在注视它,而我相信中国 将会通过各种途径来显示香港在回归中国后,香港在经济上将会继续 兴旺与繁荣。不过,它将不能容忍在香港搞起会干扰到中国的政治体 制的政治鼓动。   中国的政治代价很高。正如中国领导人所说过的,香港方程式为 中国就解决台湾问题,实现中国统一的政策提供了模式。国际社会特 别是西方媒体将会审查并判断每一个与这个方程式相反的发展。我相 信中国领袖将会遵守基本法,因为这是符合他们本身的国家利益。   那些就香港问题向中国施压的组织会发现它们使得自己感到灰心 丧气,因为中国将会加倍努力地确保它不会违反中英联合声明与基本 法。那么中国将会更快增长,同时更早变得较强大,这样的结果与这 些组织所要看到的中国违反基本法和联合声明的情形是相反的;如果 中国违反了有关条例,就让美国有借口对中国采取制裁行动,以致使 中国绊倒,而不是向前迈进。我相信中国领导人是不会满足这些组织 的要求的。中国希望一个能从海外吸引资金的香港,并作为国际社会 相互联系与交往的地方。   香港今后不再是外国领土了。英国的殖民统治很大程度上使香港 同中国大陆所发生的政治动乱隔离开来。因此文化大革命导致香港于 1967年发生暴乱,以致房地产陷入萧条状态,但却没有带来更多的灾 难。过后发生的六四天安门骚乱事件在香港触发了街头示威,同时也 导致房地产价格与股价大幅度下跌。随着中国经济恢复了它的活力之 后,香港房地产与股市不久就复苏了。   1997年7月1日之后,香港人民须决定他们的前途。他们不缺来自 美国善意的自由主义者所提出的关于他们如何维护其民主的自由与人 权的意见。美国国会已经清楚地指出美中关系就要看中国如何处理香 港问题了。今年3月,美国国会在表决通过香港回归法令时,几乎都 投了赞成票,法令中包含了在香港回归中国后评估香港自治程度的审 查清单。清单包括了评估公务员、特区政府与法庭的独立性以及报章 的自由。如果美国对香港的自治情况感到不满意,总统可以取消香港 所享有的一些贸易优惠,譬如个别的纺织品配额。   香港应谨此记住美国媒体、国会和政府对香港650万以及中国12 亿人民会发生什么事情是不会感到兴趣的。香港已成为同中国和美国 争议之处。   对于2100万的台湾人来说也是一样的。美国人公开宣称台湾的民 主化为中国立下了范例。美国媒体以台湾民主化为理由,来说明不民 主的中国为什么不应管制台湾,同时也说明美国为什么应协助台湾同 中国隔离开来。   同样地美国人对新加坡说三道四,并不是因为他们关注300万新 加坡人的民主和人权。新加坡是否能在东南亚成功维持一个多元种族 的社会,对美国的未来是毫无影响的。当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 (Freedom House)批评新加坡作为一个专制的社会,但却在自由市 场体制下取得了高经济增长时, 。这就是新加坡会成为备受关注的对象的原因。   香港应仔细观察中国的所有亚洲邻国正在做些什么事情。没有一 个中国的邻国要加入在香港或中国推进民主或人权的前列势力,相反 的,他们正静悄悄地研究亚太三大国美国、日本和中国的发展局势, 从而谨慎地自我调整与重新定位。东亚人民了解到随着局势的演变, 他们须跟着经济发展所出现的强大发展趋势作出调整,而在这新局势 下,大国之间也出现了势力均衡的整合。香港应作出同样的调整。   香港人民为了求存,向来必须是精明而且讲究实际的现实主义者 ,直到今天港人都生存得很好。香港行政长官必须很高明地平衡不同 利益及平衡向香港所施加的压力。他必须赢取中国领导人的信心。如 果他们深信他了解并将会维护中国的基本国家利益和目标,那么他们 会让他有空间在这些制约的条件下,维护香港的利益,特别是维护香 港商界和专业阶层的利益。他须保护香港的利益,而这些利益或许不 一定时时会同中国的利益相吻合。他也须让美国国会看到,他是以一 个同中国分开的个别行政特区来管理香港的,这样香港就可以继续享 有个别的纺织品配额和其他现行的优惠措施。他须以继续保持香港大 多数人民的信心,特别是商人和专业人士的信心的方式来处理香港的 内部事务;如果香港没有这批商人和专业人士,它是不会繁荣起来的 。   香港在九七回归中国之后,有许多须争取和努力实现的目标:一 支勤劳的劳动队伍、具有信心和精明的商界、一个能干的官僚体制以 及中国不干预自行运作的经济体制。香港将会有个好的开端,但它须 苦干以巩固这个优势。在未来的50年内,这个地区或中国大陆的其他 城市将迎头赶上。随着中国经济改革持续下去,中国其他地方如果也 遵守同样的规则,它们将逐渐变得更像香港。在香港回归之后,检验 香港的成功最终就要看它怎么样利用它的自治地位以及利用同中国分 开的经济体,来作为推动中国增长的催化剂。在这个过程中,它会成 为包括中国大陆、台湾与香港在内的大中华地区最繁荣的城市。   最后,让我表明我们在香港和中国的利益。截至1995年底,新加 坡在香港的私人投资达到44亿7000万美元(63亿新元),而在中国的 投资则为21亿美元(30亿新元)。在香港的投资额较多是因为这是长 期以来所作出的投资。除了以上这些投资外,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和 法定机构在沿着香港新地铁线直到新机场所开展的房地产投资项目, 以及在中国主要城市上海、北京和另外数个城市都开展了其他的投资 项目。这些项目投入了另外20亿美元投资额(28亿新元)。   如果新加坡对中国的前景没有信心,我们就不会在中国或香港投 资了。我们预期会从这些投资中取得合理的回报。而我不相信中美关 系将会恶化到美国会抵制中国的程度,虽然今后时不时将会出现问题 、甚至一些难题。我预期中美双方最终会选择明智的理念,而双方的 经济与政治关系将不会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