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情意結

TEXT: LO

怪命運好、怪人為好、怪歷史也好,總之中國足球似乎怎搞也搞不好。

六月球季結束,也許是個自我檢視的好日子。

即使你不是個瘋狂球迷,但上次世界盃你也曾為國足狂潮而打動嗎?你身邊至少也有幾個球迷或賭波友?足球,不單是鬼佬的 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A THEATRE OF SPECTACLE。現今世上最大的娛樂事業王國。關乎家國面子問題,否則曼聯球迷也不會示威反美國富商的「入侵」。 由社會經濟以至到個人茶飯不消都可以扯上個關係。而足球,在中港台之間是個非常非常複雜的情意結。

FOOTBALL AS METAPHOR。

在中國腳下兩代香港球員的命運
HONGKONG: 七比零 「最佳門將」范俊業
TEXT:李俊榮@roundtable.org
PHOTO:STEPHEN

范俊業
訪問范俊業,不得不談去年十一月十七日的世界杯外圍賽。當時中國隊要大勝早已沒有機會出線的港隊才能有機會晉身次圈。有中國隊的支持者對港隊曉以「民族大義」,希望港隊「放水」,令亞洲足協在賽前提示港隊勿「出古惑」。

當晚的主角范俊業坦言自己也感到矛盾。「我自己也想中國隊出線,但我們是代表香港,當然要做回香港隊應做的東西。其實香港人也很矛盾,叫我們不要『做波』,但你又想中國隊出線。」這名愉園門將說自己既是中國人又是香港人,但始終自己在港長大,當然是「香港優先」,中國次之。

面對外界的壓力,范俊業在賽前整整一個星期睡不著。最後他在場上盡自己的努力,為自己的面子而戰。雖然在賽事中被七度攻打大門,但他無疑是港隊表現最佳的球員。若非他在末段多次作出一流的撲救,又救出鄭智的十二碼球,或許中國隊也不會因為比科威特的入球少一個而緣盡零六年德國世界杯。

自言沒有必要協助中國隊的「豬仔」當然不認為自己是所謂的「罪人」。談到中國隊出局的原因,他認為是中國隊自找的,若他們在之前的比賽能有像當晚的表現,中國隊必定能出線。

事實上,在場上的范俊業根本不知道中國隊能否出線。賽事結束時,自覺盡了本分的他只感到無比的放鬆。雖然觀眾和平散去,但香港隊還是要在賽後近兩個小時才離開球場。范俊業亦慶幸沒有重演八五年「五一九」後的場面。「幸好賽事是在廣州舉行,若然是在北京比賽,相信會有暴動發生。」

成名作對皇家馬德里
這三十年來,兩地足球的關係愈來愈密切,對本地足球的發展不無影響。近年不少內地球員以「國援」身分來港踢球,部份更在來港不久後便成為港隊代表。范俊業認為這是好事,因為他們「體質較好」,能令本地球員有所警惕,「有競爭才有進步」。而內地球隊參加香港聯賽,范俊業更認為可以締造雙贏。「內地的年青球員可以得到鍛鍊機會,香港又得到贊助,作為球員亦得到作客踢球的機會。」

不過,談到自己的成名作──皇家馬德里訪港一仗,范俊業則對於球隊在賽前臨時加入了五名大連球員感到不是味兒。他覺得這個決定太突然,而且代表隊始終不應該加入援將。高層決定引援,作為球員難以反對,卻反而令范俊業等本地球員在那場萬眾矚目的賽事中更加「爭氣」,在下半場力保不失。

要令球市復甦,范俊業直言僅得兩條路可走:一是容許投注本地賽事;二是香港球隊加入中超或中甲聯賽。首個選項實在難以得到政府支持。至於加入中國聯賽一事,多年來亦毫無進展,主因是有人恐怕香港會因此失去獨立參加國際賽的資格。

范俊業雖然指因為近年多參加國際賽和「心繫家國」效應,現在在國際賽前聽見《義勇軍進行曲》比以前多了感覺,但他堅持即使香港球隊加入內地聯賽,也絕不能犧牲香港在亞洲足協及國際足協的會籍。

北上無門
一直以來,留意本地足球的球員都知道不少球員不喜歡踢「太公波」。但范俊業則十分珍惜代表香港上陣時的光榮感。「替代表隊上陣時很FREE,很ENJOY,很HIGH!有些人踢了十年八年甲組都沒有機會入選,而且代表香港又有機會與施丹和朗拿甸奴這些世界級球員踢球。」

儘管本地聯賽的入場人數每況愈下,但港隊這兩三年間的進步和努力卻似乎贏回了一些球迷的歡心。早前港隊在台北被北韓以二比零擊敗,但范俊業指雙方其實互有攻守,令他感覺到「以前我們可能是亞洲三線球隊,現在可能是二線尾了。」

已是港隊必然正選的范俊業亦擔心慘敗於中國腳下會摧毀了之前所付出的努力。故港隊在去年底到星加坡作賽時便大踢「爭氣波」,先藉互射十二碼擊敗了於今年初榮膺東南亞「老虎杯」冠軍的主隊。隨後又在派出多名新秀上陣的情況下與緬甸賽和。

既然香港球隊暫時還是不能「北上征戰」,個人北上也是出路。但由於中國聯賽不容許球會起用外援守門員,近年多次在大賽中演出神勇的范俊業可說是北上無門。「我也想到大陸踢球,即使沒有上陣機會也一定會增廣見識,而且收入也較在港踢球高。曾經有中甲球會與我接洽,國家隊守門員劉雲飛也問過我為何不嘗試到中超踢球。但現在香港人在內地被視為外援,故沒有什麼機會了。」

香港的悲哀
現效力上海中邦的港腳吳偉超因在數年前已到內地踢球,不用被視為外援。看見一個香港人在中超取得入球,范俊業感到十分開心。他並希望能夠有多些球員北上發展,因為本地的環境令不少有潛質的年青球員到某個年紀後便要放棄足球,專心讀書和工作。范俊業更希望有一天能有香港足球員躋身英超行列,到時香港的足球員便能吐氣揚眉!

正如港人緬懷著過往紙醉金迷的歲月,不少球迷即使未經目睹過五十年代的「遠東足球王國」,也會慨嘆今天的足球比七、八十年代時差得遠了。范俊業對這樣的比較不以為然。「回味過去是沒有用的,全世界都在進步。香港卻連最基本的場地也不能提供。」

范俊業沒有抱怨過政府半句,或許他心底裡知道足球員在香港受環境所困,根本不能好好地發展。對本地球員而言,香港的環境令他們看不見前景,希望北上發展又被視為外援。相反香港的甲組足球則不但開放「國援名額」,甚至連球隊和贊助也要依賴深圳河以北的力量。

既然無意改善本地足球的環境,不知道喜歡叫人北上尋找機會的特區政府會否考慮爭取把足球工業放進「CEPA」的條款之中,以擴大本地足球員的發展空間。

在中國腳下兩代香港球員的命運
HONGKONG:從新加坡 講到廣州: 足球評述員 何輝
TEXT:郭文華
PHOTO:黃小華

何輝
香港足球評述員何輝的故事,正好反映香港人對足球的離奇現象與心態。何輝最為人熟悉的,一定是他為ESPN做評述員,與黃興桂、丁偉傑等建立的資訊化評述員風格,令香港球迷開始對評述員的形象改觀。不過,早於八十年代末,何輝便是香港甲組足球聯賽的一份子,打過海蜂、麗新、星島,27歲掛靴後便跑去當地產測量員,跟著便到新加坡ESPN總部評述歐洲足球。一年前,更跑到廣東省電視台講波。

也許,何輝的命運正是香港足球員的縮影,從球員到評述員,從香港到內地。面對日漸衰落的香港足運,球迷只愛歐洲波與賭波,我們只有向外求,其實是幾可悲的。

單刀直入論香港足運
何輝的足球員生涯其實也頗有趣的,死硬球迷可能只知他是個評述員,其實他是不折不扣的前甲組足球員,不過,我們現在熟悉的何輝,是一個分析能力強,講波風趣幽默,雖已離開ESPN,觀眾只可以從廣東省電視台轉播節目聽他講波,但他依然在《蘋果日報》寫足球專欄,觀點精闢,見解有時獨到。

也許球迷都對香港足球心死,但原因何在?是球迷不夠熱情,還是風水唔好?「其實這是大圍環境使然,只有大型聯賽才分配到資源,七、八十年代歐洲三大杯賽都很受注目,但依家只得歐冠,歐洲足協沒有正視這個情況,資源的不平均分配,導致小型聯賽經營艱難,香港聯賽經營更難。另外,做足球員的前景不明朗,也是水準下降的主因。」何輝說。

不過,更令人失望的是體院關閉足球部,這一點何輝曾經在專欄寫過,香港作為一個經濟發達的城市,竟然不投入資源發展足運,是什麼怪道理。「足球如此流行的運動項目,如果訓練到好似山度士、譚兆偉這類足球員模範,對香港的體育氣氛和市民健康都有好影響,但政府好難量化正面影響,結果,我們見到石屎地踢波的人少,打機的愈來愈多,政府做野愈來愈少,職業球隊練波場地又少,所以香港足運發展既不大眾化,也不普及化。」

踢波的人少了,因為我們生活在資訊世界,其它娛樂太多,這個觀點是老生常談,何輝認為本地足球面對外國足球的激烈競爭,根本無能為力,他說有些地方的電視播放條例限制播放外國足球的時間,當然這是無法執行,但假如你發現電視播放歐洲四大聯賽,試問又怎會到旺角場欣賞晨曦對愉園呢?

中港足球的兩極異化
反正香港足運沒有前景,不如看一看大陸足球界吧!

何輝到廣東省電視台講波,其實是厭倦新加坡的生活,決定離開ESPN到大陸發展,他的所見所聞其實頗有趣,但中國超聯搞得不太好,令我懷疑中國人先天沒有能力搞好足球,也許,何輝口中這件事會令人啼笑皆非。「香港球迷會好主觀話你錯,但有部份大陸球迷認為評述員不用分析什麼,只希望你講邊隊會贏就得,因為他們有個觀念,認為所有球賽都是假的,戰果是內定,而評述員事前是知道的。」

球迷如是,球賽又如何呢?上季尾中超出現罷踢事件,還有永不休止的黑哨事件,導致愈來愈小觀眾,即使是評述員也會吐一句:「中超搞到咁不如唔好搞,算啦!」作為外人的何輝也很驚訝,但他認為整體文化才是致命傷。「要改變中國人對待足球的睇法是很難的,我見過一次內地學校招生,家長送禮物的話,兒子便可以坐在成績優異的同學身邊,到下一年送少一點,便要搬走,連讀書都流行這種文化,試問你怎樣要求人踢真足球,究竟何時可以改變這種『疏通文化』?」

在中國,打假波好像是很平常的事,報章雜誌間中也會暗示。與何輝聊起去季中超一場賽事,一位中國知名的球員在賽事途中因隊員不盡力作賽,當場除下隊長臂章,表面看是隊長挺身而出,事實原來是隊長買了自己球隊勝出,而隊員卻買對家,說出來真的令人搖頭嘆息。

對於走上大陸講波,何輝坦言是為勢所逼,一個人在新加坡的時候,生活苦悶,想不到會有長遠發展,其次是他六年來也沒有什麼新加坡朋友,有次他問同事相同問題,答案一樣是沒有。當然,很難令人相信何輝在港找工不成。到大陸工作,遇到兩地文化差異帶來的問題,也不是香港容不下何輝,而是人各有志而已,因為他的舊同事丁偉傑,也為廣州競賽台評述英超,似乎香港足球評述員是可以出口的,怎樣也算是優質商標吧!

給死硬球迷欣賞的
這一段是留給何輝FANS看的,一個甲組足球員踢波踢到轉行做地產測量員,再重回足球界擔任評述員,似乎是本地足球員沒有選擇下而行的路。何輝為興趣而踢球,希望代表到香港隊作賽,還個心願,家庭沒有怎樣給壓力,其實已經算是不錯了,但他知道做足球員沒前景,也不打算做另一個郭家明,最終跟足球班主加入地產界,好像是意料之外,其實又很理所當然。

要怪便怪香港太細,搵不到兩餐的行業都變夕陽,做足球員付出實在太多,睇波付出少,回報高,何樂而不為?所以,歸納起來,也很難說香港人不愛足球,他們追看歐洲四大聯賽,賭波的在賭波,FANS追曼聯、皇馬,熱情不夠又好像不是,只不過我們習慣了欣賞有娛樂性的賽事而已,什麼國家情義,早已不在我們體內DNA了。

與何輝話當年的甲組足球,也頗有趣,譬如他效力星島年代,銀牌決賽對快譯通的下半場,本來司職前鋒也被人吩咐去看管陳發枝,他這樣說並不是暗示有什麼,只不過想說他多才多藝,這一點從訪問中可以感受到。他打乒乓球了得,什麼球也愛看,也不是球迷知道的事。但我怎樣也猜不到,以為訪問他踢足球的事,最終竟然說到他轉行做地產測量,自問不懂怎樣招架。

當然,還是回到ESPN評述員一事上,認識足球的人,都經歷過有線電視轉播ESPN的年代,黃興桂、丁偉傑、何輝、江忠德等人為足球評述帶來新衝擊的日子。原來,當足球評述員是最辛苦的,因為四十五分鐘內沒有廣告,一氣呵成不停說話,還有零晨時份講波對健康的影響,也不為外人道。

何輝在言語之間透露了在中國大陸當足球評述員的難處,因為他是一個香港人,香港人就是外人,面對中國對香港的世界杯外圍賽,香港大敗但中國仍然出局,竟然有記者問何輝為何香港隊門將范俊業撲出十二碼,他只可以說:「大佬,依家輸緊七比零,唔係零比零呀,你想佢點呀?」作為本地球迷,面對這個局面,還是看歐洲四大聯賽為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