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剧艺人聚集的题扇桥在哪里?     ● 龚伯洪

  日前,传媒报道佛山粤剧博物馆开馆,说及佛山是粤剧发祥地。一般人便以为粤剧发祥地只有佛山。这使一个粤剧研究的老问题又重新摆上桌面上来——粤剧发祥地只有佛山么?明代“天下四大名镇”之一的佛山云集艺人,相邻的省城、天下闻名商都广州又岂会不艺人云集呢?
  本来这个问题在编修首届《广州市志》时已明确,可惜志书普及面不广,当初的考证也没有广作宣扬,遂致一般人不知广州也是粤剧发祥地之一。
  佛山有琼花宫 广州有琼花庙
  说到发祥地,必提行会组织。报纸说佛山明代万历年间已有粤剧艺人组织琼花会馆。其实准确地说,“粤剧”之名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才流行,其前身叫本地班、广腔班、广府戏、广东大戏等,广腔班艺人被到广州当官的外省人叫作“土优”,明代佛山“土优”聚会之地叫“琼花宫”,未称会馆。
  明代,佛山有琼花宫,但广州也有琼花庙,同是供奉三眼天神华光。据说华光是火神,可保供演出的戏棚不被火烧。艺人聚在宫庙里不但求神保佑,也议事、切磋技艺。佛山有琼花宫的证据是从旧码头地下挖出的“琼花水涉”基石。广州明代有琼花庙的证据是:乾隆时出版的《南海县志》有此记载。
  这项查证说起来还有段“古”。8年前笔者当《广州市志·文化志》的责任编辑时,看到志稿中提及广州资深粤剧研究者李峄写过《广州也有琼花会馆》一文,于是打电话问李老其根据,他说戏剧名家欧阳予倩的《一得余抄·谈粤剧》也曾谈及,他撰该文则主要根据是《广州城坊志》。我找来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重版的、黄佛颐(1886~1946)编纂的《广州城坊志》。岂料细览目录,并无“琼花庙”条目,要由头看到尾从数十万字中找到这3个字,何异大海捞针?合是有缘,随手一翻,赫然发现“琼花庙”3字!原来580页“十一甫”条目下记着:“琼花庙在西城外十一铺,明万历十八年建。(据乾隆《南海县志》)”原来广州的广腔班艺人在万历十八年(1590年)已建琼花庙为聚会地。“铺”字后来写作“甫”,十一甫近今恩宁路东段,晚清粤剧中兴,新立行会八和会馆设于恩宁路,大概也与怀念先辈有关吧。
  佛山有摊手五 广州有题扇桥
  那么,琼花宫、庙什么时候开始改为琼花会馆呢?
  这在麦啸霞的《广东戏剧史略》、陈非侬的《粤剧六十年》及徐续的《岭南古今录》均有述及。雍正年间,北京名艺人张五(绰号摊手五)遭官府缉捕,南来广东,居于佛山大基尾,得本地艺人掩护。他唱做念打俱佳,把全部技艺教给本地艺人,还把佛山广腔班艺人组织改组为琼花会馆。但具体时间还是不清楚,只看出雍正年间是个转折。
  广州的广腔班行会又何时叫会馆?这也查不到具体时间,但康熙年间已有。清代梁九图《纪风七绝》收康熙年间进士徐振的《珠江竹枝词》,其自注“琼花为梨园会馆,在太平门外”。这一段话也记于《广州城坊志》“琼花直街”条目下。解放前最后一任八和会馆会长黄君武生前曾说,琼花直街原在广州文化公园之北侧。
  雍正年间广州的广腔班又如何?十多年前粤剧研究者已提及《粤游纪程》的一段话,颇有说服力。该书是江苏人绿天来广东当官后所写的,有署写于雍正十一年(1733)的序,所以书中说的应是雍正初年的情况。书中《土优》一目说:“广州府题扇桥,为梨园之薮(按:即聚集地)。女优颇众,歌价倍于男优。桂林有独秀班,为元藩台所品题,以独秀峰得名,能昆腔苏白,与吴优相若。此外俱属广腔,一唱众和,蛮音杂陈,凡演一出,必闹锣鼓良久,再为登场。”
  这说明当时广腔班已有自己的特色,也说明广州题扇桥畔聚集了不少广腔班艺人。但是,题扇桥在哪里?这是困扰研究者十多年的问题。查遍有关广州府的古籍,却仍如云遮雾障,不见题扇桥的芳踪。
  听错“煲冬瓜” 庙前现此桥
  笔者遍寻不获后忽发一念:何不从另一角度去想想?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如何?
  广州人“煲冬瓜”(讲普通话)素令外省人头痛,会不会外省人绿天见到艺人聚集地问地名时,广州人答的令他听错写了别字?他对广腔班演戏说道白用广州话记为“蛮音杂陈”,“蛮音”是贬称,分明他就是听不懂广州话了。我们何不把古桥名“煲冬瓜”,看看有无近似“题扇”二字的呢?我找来前几年出版的《广州市志·建置志》,翻开清代古桥部分,用普通话边读边甄别。数十古桥名读罢,只有“德兴桥”近似。
  为何绿天会写为“题扇桥”?只因为此名有个名人故事令文人紧记于心。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在桥边怜悯卖纸扇老太的艰辛,挥笔题字于扇上,转眼间游人把纸扇抢购一空,后人遂把此桥叫作题扇桥。所以文人对“题扇”二字分外敏感,绿天听广州人“煲冬瓜”说德兴桥音近“题扇”,便想当然地记下“题扇桥”了。
  然则这德兴桥似是艺人聚集之地么?答案是肯定的。《广州市志·建置志》中记:德兴桥是“西关八桥之首,桥前为南海西庙,天后、洪圣两诞庙会地。”《广州城坊志》“德兴桥”条目记:清人蔡士尧在《荆花书屋诗钞》有诗咏德兴桥前艺人演出之盛云:“万派鱼龙舞绛霄,喧阗箫管杂云韶。爱他洪圣千秋会,赛过波罗第八桥。”作者自注说“德兴桥前为南海神庙”。
  有读者看到这里会问:南海神庙不是在广州之东的黄埔庙头村么,怎会在西关?
  这是同名,从前的关帝庙、观音庙更多呢。古代广州的南海神庙有东庙西庙两座,宋代名诗人杨万里有诗句“西庙不如东庙雄”说的就是此两庙。西关的西庙虽不及东庙(波罗庙)气势雄,但因地近市中心,更方便艺人云集,洪圣(南海神)诞、天后诞时演戏的热闹更胜于东庙。
  那么,德兴桥遗址在何方?从曾昭璇教授著的《广州历史地理》(广东人民出版社1991年出版)附图看,德兴桥原在今日的文昌南路稍南与下九路交界之处,该桥之北边不远就是南海西庙(约在今广州酒家北侧)。
  至此,题扇桥之谜可解。读者如有不同看法,欢迎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