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集
Part 2 『駐軍之爭』


鄧小平:香港要駐軍隊。﹞

戴卓爾:解放軍在香港擔任的角色,事實上,解放軍將進駐香港,此舉不易被港人接受。﹞

黃華:黃華沒說香港不駐軍隊的問題。﹞

解放軍進駐香港,是中英角力的一個焦點。對於有中方人員公開表示1997之後不駐軍,鄧小平大怒,指這是〝胡說八道〞,這個消息震動了香港和倫敦。原來,當時鄧小平錯怪了黃華。

1984年5月9日,中英舉行第14輪會談,開始涉及英方在1997年後的實際利益。

吳康民 (培僑中學校董會主席╱全國人大港區代表):5月25日上午,鄧小平會晤出席全國政協六屆二次會議的港澳委員,那次會面那些人本來叫記者走,是閉門會議,叫走(鄧)又不是立即喝住,走得差不多才叫他們返回。﹞

徐四民 (香港鏡報社社長╱全國政協常委):說我要宣佈,他說我們收回香港,中央有的大人物說,收回香港不必派駐軍,他說這樣香港還算是我們的領土嗎。﹞

這是鄧小平第一次公開談論駐軍問題,而且是以異於尋常的方式。

鄧小平:黃華、耿飆兩位胡說八道。﹞

鄧小平有關耿飆、黃華胡說八道的「罵聲」,第一時間傳回香港,引起社會震撼,股市下跌超過五個百分點。

陳永祺 (香港中華總商會聯合會永遠名譽會長):全香港人心裡都打了個突,因為我們實在不了解。﹞

李國強 (全國政協委員):很多人認為根本不需要保留軍隊,因為有警察便足夠了。﹞

黃華:(鄧)那天臨時聽到不正確的消息,有人向他說還有黃華等等。我最後就向他的辦公室提出了我沒有講這個話,請鄧小平同志知道這個事,鄧小平後來向香港的許多朋友講了,說他講錯了。﹞

因為鄧小平〝震怒〞,不少人以為香港駐軍問題是北京首先提出,其實中英就香港前途談判一開始,這個就是雙方角力的重要一環。

據中英會談中方成員吳吉平在回憶錄中憶述,1983年,英方代表團首任團長柯利達大使,在離任時分別拜會當時的中國總理、外長和港澳辦主任,迫不及待將話題引到駐軍問題上。

鮑維爾 (原戴卓爾夫人外交顧問):就我記憶而言,戴卓爾夫人曾經提出此項意見,但事隔二十年,我記不起當中的細節,但我知道她曾建議解放軍應駐守中港邊界,而非正式進駐香港,很多國家也這樣做。﹞

周南 (原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她說我們英國駐軍有必要,因為我們英國本土英倫三島距離香港很遠,所以必須駐軍,你們收回之後,一河之隔就是中國大陸,你們不需要,又說香港人怕中國人民解放軍,你們去了以後,香港人都要跑光了,嚇得不得了,甚至說是如果萬一有外國勢力入侵的時候,你們要來也要特區政府特別批准。﹞

原本對於駐軍,北京內部亦有不同意見,但是鄧小平一直沒有表態,1984年5月21日,當時任人大副委員長的耿飆對香港記者說,1997年後不會在香港駐軍,香港居民也不需要負擔中國軍費,這句話激怒了鄧小平,也促使他表態。

魯平 (前國務院港澳辦主任):他(鄧小平)說,將來我們一定要駐軍,駐軍的數目不在於多,但是這個象徵著我們的主權。﹞

聽到鄧小平發怒的消息後,當時任英方代表團團長的伊文思大使,緊急約見中方代表。

伊文思 (前英國駐華大使):中方堅持解放軍部隊要在香港回歸後駐守香港,象徵意義多於其他用意,但鄧小平是很堅決的,英方對中國軍隊在香港回歸日凌晨進駐香港有些憂慮,怕部隊對香港造成影響,製造敏感,演變成國際事件。﹞

周南 (原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第二天,英國大使就是英國代表團團長伊文思又來找我,說是緊急約見,奉英國政府指示,說是聽說鄧小平先生發了脾氣,指責甚麼甚麼人的說法不代表中央,這個問題香港人還是很關切,他總是拿香港人擺在頭陣,說希望你們再重新考慮,我說還有甚麼考慮的,我們已經多次表示在這個問題上中國政府沒有退讓餘地,鄧小平先生已經明確地說了,你們就不要再鬧了。﹞

事實上,鄧小平堅持駐軍還有一個用意。

李國強:鄧小平說到一個問題就是香港總會有人搗亂的,現在的駐軍,萬一出現問題,將來好辦事一些,不然到時候再派軍隊來,社會上的影響就更大。﹞

1984年10月3日,鄧小平在會見港澳同胞國慶觀禮團時說,除了在香港駐軍外,中國還有甚麼能夠體現對香港行使主權呢,在香港駐軍還有一個作用,可以防止動亂,那些想搞動亂的人,知道香港有中國軍隊,他就要考慮即使有動亂也能及時解決,香港駐軍是中國對香港恢愎行使主權的象徵。

劉鎮武上將 (駐港部隊第一任司令員╱廣州軍區司令員):而且可以防止動亂,維護香港的穩定。﹞

中英就駐軍的角力,其實到最後一刻都還在進行,由於香港防務不能存在「空白」,北京要求解放軍在1997年6月30日晚9時作少量進駐,也就是提前了3小時進駐,起初英方不同意,但是到了後來,亦接受了中方的要求,不過,中英也有合作的事例,中英聯合聯絡小組英方首席代表戴維斯,回憶了當時的一個小插曲。

戴維斯 (原中英聯合聯絡小組英方首席代表):我們為(回歸)典禮進行綵排,我獨自欣賞中國儀仗隊及英國儀仗隊的總綵排,當時中方某些高級官員也在場,我方有一位官員對我說,「看中國儀仗隊的動作對香港來說非常不好,你可否私下與他們談談,看看他們能否作出改變」。﹞

當時中方儀仗隊有一些猛烈的動作操,盡管這是中方主權範圍內的事情,但中方還是接受了戴維斯的意見。

駐軍始終是一個敏感的問題,雖然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對駐軍做了明確規定,但是5年之後北京發生了天安門事件,英方調整了對港政策,對駐軍問題又舊事重提。

戴維斯 (原中英聯合聯絡小組英方首席代表):特別是天安門事件的發生,人們憂慮解放軍駐港之後,日後可能會帶來問題,尤如他們在電視上看到的天安門事件一樣,因此,清楚地表明立場,對香港和英國都很重要,但此事涉及主權問題,鄧小平堅持解放軍必須進駐香港。﹞















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