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名於高鐵沿線受工程影響的居民於大角咀舉行記者招待會,宣佈成立「高鐵苦主互助聯盟」以爭取政府正視高鐵遺害,以確保樓宇安全及生活質素不受高鐵影響。他們又派發「抗高鐵門神」,呼籲受影響居民拒絕港鐵測量公司入屋勘察。

高鐵苦主互助聯盟發言人麥發祥表示,馬頭圍塌樓事件歷歷在目,政府在展開高鐵工程前,必須保障高鐵沿線的樓宇及人命安全及確保居民的生活質素不會因高鐵受 到影響,否則,高鐵工程不應展開。而且現時港鐵正委派測量公司為受工程影響的居民進行入屋測量,他認為此做法有欠中立,故聯盟會呼籲居民拒絕港鐵人員入屋 勘察,並要求政府馬上資助居民聘請獨立專業人士進行驗樓工作。

【春運兵團系列】高速隊:回家的承諾與虛幻

我屬於二人「高速隊」之一,專注捕捉春運期間高鐵在春運期間的介入,了解乘搭其他交通工具的使用者如何看待高鐵這種交通,尤其是上千萬趕着回鄉的民 工。儘管我們波折重重,考察過廣州內的火車站、機場及汽車站後發現已無高鐵可乘,被迫要從廣州轉乘八小時的汽車往湖南的衡陽再轉高鐵北上武漢,回程才再乘 高鐵回廣,我們仍然對於高鐵如何形塑今年的春運,發現良多。 票裏的家園 乘載量、速率、人流,數字上的平面語言對於一個趕着回家的下崗工人來說從來沒有發生。親身考察的過程,卻能使人明白有另一種感知的地景的存在。雖然 今年春運內的客運站都沒有如去年這般糟糕,農民工的每一個行李車及擔挑都在為冰冷的交通工具拖出家園的鄉愁。我們第一站在廣州東站,是支撐整個廣州春運的 數個重要支點之一,這是大量民工回鄉的起點,也可能是終點。廿多個火車售票處列出參差不齊的延綿,當中的人都向着同一方向觀望,憂心忡忡,心恐愈待愈久, 一票愈加難求。

更多

菜園村關注組: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 對政府七大要求

石崗菜園村村民在昨晚舉行的每周村民大會上,確立以盡快推動「重建家園」為主要工作方向。村民目前正積極尋找土地及籌備社區參與規劃工作,已有九十 個「核心家庭」﹝即夫婦與未婚子女﹞參與計劃。為了令菜園村村民在被迫遷後維持現有生活質素,菜園村關注組早在零九年十一月向政府和立法會提出,要在賠償 方案中加入符合「五個護村原則」的安置計劃。我們認為,如今由村民共同提出的「重建家園計劃」是現行政策下最可行的出路,新菜園村將會成為香港首個有社區參與規劃的生態村。五個護村原則包括:

i. 幾十年來建立的家園和社區網絡﹝社區﹞
ii. 與子女共住、老有所依的大家庭環境﹝維持大家庭共住﹞
iii. 幾十年來對菜園村及周圍環境的熟悉感和連繫﹝原區﹞
iv. 耕住合一的生活模式﹝農地與住屋相鄰﹞
v. 幾十年來與植物和動物共融的環境

更多

到車公廟求籤過後

本來沒有打算在求籤活動過後寫一篇文章去記錄及回顧的,可是在剛溫書的途中收到一個電話,觸動我的神經線,記下這一天。 我,是活動前一晚才決定去參與的,到年初二去到集合的地點才知道活動的流程。我,是很臨時性的。臨時被陳景輝選中去求籤、臨時才知道求籤過後還要面對傳媒的訪問。糊里糊塗的被傳媒標籤了為「80後反高鐵青年代表」,雖然我是如此的臨時,但我清楚自己在做甚麼。 我,為香港家園求了一枝下籤,74籤。請留意,是「為香港」而不是「代表香港」求籤,當中的分野,我想有常識的人會明白的,每個人也可以為香港為其 他人求籤,為什麼我們不能?在求完籤後大家便忙著上網解籤,選擇自行解籤而不找解籤師傅解籤,原因陳景輝已向傳媒解釋了,而且,自行解籤的爭論是否在於我 們一直太依賴解籤師傅?而且相信與否在乎心中的念。

 

更多

為何我們的社會這麼吵?

支持菜園村「護村五原則」﹝關注組立法會十一月十三日發言﹞

菜園村逼遷問題源自行政當局對新界鄉村「非原居民」社群的漠視,把他們當成可以隨便驅趕拆遷的二等公民。廣深港高速鐵路走線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刊憲前,政府只跟被「原居民」壟斷的鄉事委員會磋商,在「原居民」村代表的推動下,把車廠選定在石崗菜園村興建,被逼遷的菜園村「非原居民」卻一直蒙在鼓裡,連最起碼的資訊也缺乏﹝現方案只有非原居民被逼遷﹞。這種不平等制度,是殖民地時代特權政治的延續,完全落後於時代。香港已不是英國殖民地,特區政府理應嚴肅檢討新界的特權政治體制,菜園村「非原居民」的吶喊,正為香港社會提供了反省改革的機會。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