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二:雍正年間 (1730 年左右),大約有 60 萬平埔族歸化中國;到了乾隆年間 (1765 年左右),臺灣人口大約是 66 萬人。由此可見,大多數臺灣人都是平埔族的子孫。

這個流言宣稱其根據是雍正八年許良彬奏摺:「番社新舊歸化戶口不下二、三萬社,每社男婦老幼多至一、二百人,少亦不下數十人。」如果我們只算兩萬社 (低估),每社只算 30 人 (低估),則歸化的原住民就有 60 萬人。

首先,我們必須檢查這段引文是否正確?許良彬奏摺原件如下 [1]:

許良彬奏摺

原文應該是:「其番社新舊歸化內附戶口不下貳、參萬。社各種圍莿竹,中植果木蓊鬱,居室處焉。每社男婦老幼多至壹、貳百人,少亦不外數拾眾,越數里方有一社。」

由此可見,許良彬說的是戶口兩、三萬,而不是兩、三萬社。流言的根據竟來自於對史料的斷章取義。

從內容來看,臺灣也不可能擁有兩、三萬社。1650 年,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 (VOC) 的番社戶口表顯示臺灣有 315 社 [2]。這份清單不但涵蓋絕大多數的平埔族部落,還涵蓋部分的鄒族、排灣族、卑南族、阿美族部落。扣除後者,臺灣的平埔族部落不到 200 個。1910 年,日本人的調查則顯示臺灣有 260 個平埔族部落 [3]。後者多於前者,原因是平埔族在 18-19 世紀間曾發生大規模的遷移,使許多部落分成新社、舊社而增加數量。退一萬步言,就算所有的平埔族部落都變成漢人聚落,還是不到兩、三萬個。根據 1898 年的統計,臺灣的自然聚落總共 8412 個 [4]。

引述史料,不能斷章取義是最基本的要求。並且,引述者得在脈絡之下運用史料。以許良彬奏摺而言,引述者必須交代許良彬為什麼寫這份奏摺。從其他奏摺來看,每當有番社歸附清國時,官員寫的都是「生番歸化摺」。而生番歸化摺一定會提到的事情是:番社頭目造具戶口冊,獻給清國官員,完成納入版圖的手續。然而,許良彬寫的不是生番歸化摺,而是「請設立巡檢摺」。在他的奏摺裡,也沒提到番社頭目造具戶口冊獻給他。顯而易見地,許良彬寫奏摺不是為了稟報番社歸化事件,而是向皇帝請求:「番社人口已經很多了,再不設立一個新職務,我們實在管不動。」

那麼,當許良彬寫奏摺時,清國大約控制多少原住民呢?1685 年修纂的《臺灣府志》記載:鳳山縣有 3592 個納稅的原住民成人,諸羅縣有 4516 個納稅的原住民成人 [5]。17-18 世紀時,成年人口與幼年人口的比例大約是 3:2 [6]。亦即,總人口大約是成年人口的 1.67 倍。由此可見,當時清國在鳳山縣大約控制 6000 個原住民,在諸羅縣大約控制 7500 個原住民。(康熙年間的行政區劃請參考此圖) 到了 1716 年時,山豬毛 10 社 (今三地門) 1385 人以及岸裡 5 社 (拍宰海族) 3368 人歸附清國 [7]。此時清國控制的原住民人口估計為 18253 人。

雍正皇帝即位不久 (1723 年),即在臺灣設立彰化縣與淡水廳,以加強清國對於臺灣中北部的控制力。涉臺官員看到雍正皇帝的積極作風,於是開始忙著「招撫生番」,以便向皇帝邀功。雍正二年 (1724 年),福建臺灣鎮總兵官林亮招徠 74 社共 5799 個成人。雍正皇帝很高興,賞了他一萬兩銀子 [8]。其他官員見狀,紛紛效尤。雍正三年 (1725 年),福建巡撫黃國材又稟報彰化縣的 4 社共 851 個成人納入版圖 [9]。雍正皇帝為了確認沒有遭到矇騙,於是派出監察御史禪濟布巡視臺灣。不久,監察御史回報:「最近的確愈來愈多生番歸化,這是皇恩浩蕩呀!」想不到,雍正皇帝早有其他眼線,反責備監察御史:「聽說生番傷人,你為何沒有稟報?」[10] 同年五月,林亮再接再厲,又招徠恆春半島的原住民共 2326 個成人。這一次,雍正皇帝沒那麼高興了。他裁示:「生番歸化看起來是不錯,但如果歸化後又逃亡、作亂,還不如不要歸化,與我們相安無事就好。」[11] 於是,「招撫生番」的熱潮暫時告一段落。

那麼,許良彬寫的「戶口不下貳、叄萬」是怎麼來的呢?合理的推測是,他根據以往的戶口冊來推估。康熙年間,清國控制的原住民人口估計為 18253 人。雍正年間,又陸續有 5799、851、2326 個原住民成人納入戶口冊,合計新增 8976 個成年人口。這個數字乘上 1.67 倍約為 15000 人。加上已有的 18253 人,總計 33253 人。記住,臺灣的原住民人口應不只這些。當時清國尚未將北部、東部以及山地的許多原住民部落納入版圖。

總而言之,1730 年清國控制的原住民約為 3 萬多人,不是 60 萬人。而 1765 年清國統計臺灣的漢人與原住民合計 666380 人 [12]。此時,已有更多原住民部落歸附清國,故清國控制的原住民人口應超過 3 萬人。


註釋:
[1] 圖片來源:http://tw.myblog.yahoo.com/jw!bi3RAIqTGx4l_saAS2J9/article?mid=57&prev=-1&next=56
[2] 中村孝志〈荷蘭時代的台灣番社戶口表〉收於中村孝志著,吳密察、翁佳音、許賢瑤編,《荷蘭時代台灣史研究下卷社會文化》。臺北:稻鄉出版社,2001。頁1-38。

[3] 臺灣總督府,《平埔蕃調查書》。臺灣總督府民政部蕃務總署,1910。
[4] 王世慶修,《重修臺灣省通志政治志建置沿革篇》。中興新村: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1。頁183。
[5] 蔣毓英修《臺灣府志》,收於《臺灣府志三種》。北京:中華書局影印,1985。
[6] 以乾隆十六年 (1751 年) 閩浙總督喀爾吉善稟報的福建省人口為例,成年人口 4530186,幼年人口 3044177。兩者比例大約是 3:2。
[7] 陳夢林修《諸羅縣志》,台灣研究叢刊第五五種。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8。頁128。
[8] 雍正二年十一月廿六日福建臺灣鎮總兵官林亮奏報招徠生番歸化情形摺
[9] 雍正三年三月初一日福建巡撫黃國材奏報彰化縣生番歸化摺
[10] 雍正三年三月十六日巡視臺灣監察御史禪濟布奏報生番歸化日眾摺
[11] 雍正三年五月初八日福建臺灣鎮總兵官林亮奏報生番歸化摺
[12] 乾隆三十年十一月初八日福建巡撫定長奏報民(社番)數穀數摺


終結平埔血統論的幾個流言 (一)
終結平埔血統論的幾個流言 (三)

Rich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迴響(4) 引用(0) 人氣(2559)

open trackbacks list 引用列表 (0)

迴響列表 (4)

發表留言
  • 謝謝提供寶貴資料,有點意猶未盡,請問這系列一共要寫幾篇?
  • 流言太多,寫不完。

    Richter於 2010/06/18 21:19 回覆

  • 根據內政部戶政司資料,至今年五月為止,全台共有7830個村里。

    要是雍正年間番社可以有兩、三萬社,每一社豈不比現在一個村里來得還要小?製造流言的這些人真是豪洨不打草稿。
  • 轉貼大文

    大文轉載於此,如果版主不樂意看見此兩篇被轉貼,請惠予告知,敝人馬上執行下檔。不過,此一議題頗引起大家的關注,懇請容許敝人的部落格轉載。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9014.html
  • 這一篇我已修正數據,煩請更新。

    Richter於 2010/06/19 10:23 回覆

  • 挑幾個和主旨無關的小錯誤:

    1. 1902年的614個蕃社(這個數字可能來自《明治三十五年末街庄別調查:臺灣現住戶口統計》),只包含"生蕃"的蕃社而並不包含平埔族的聚落。
    據1909年的《平埔蕃調查書》,當時臺灣平埔族聚落共有260個。

    換言之,版主的文章中,比較1650年平埔族部落與1902年"生蕃"蕃社的數目,這是有點問題的。

    2. 1902年部分地方已經經過大規模的街庄合併,這個6670個漢人聚落也夾雜著不少合併後的行政村,日治初期真正的自然村數目恐怕超過八千。
  • 謝謝!謝謝!您是對的。我已經更正我的失誤。

    Richter於 2010/06/19 12:56 回覆

本篇迴響權限:開放所有人迴響

留下迴響

*帳號/暱稱
電子郵件
個人網頁
留言標題
*留言內容
悄悄話 本篇迴響強制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