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博客

2009年07月31日

献给从你身边溜走的那个人

Posted by: donald.duan

程华/文

题记:Life is a waiting. 有些人等到了,但是等的却是错的人。有些人没有等到,但是他(她)不知道其实自己正在让别人等。

(2006年4月8日,中国影星李冰冰在第2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仪式上。 摄影:路透/Paul Yeung)

夏雨主演的《独自等待》,是一部不断让人捧腹又令人不禁忧伤的电影。年轻的陈文(夏雨饰)是一个古董店的小老板,他与一班好友怀揣梦想,等待着真爱的到来。一个偶遇中,三流小演员刘荣(李冰冰饰)一下子击中了他的心。于是在好友们的百般怂恿和所谓“恋爱专家”的调教下,陈文决定放手一搏,使出五花八门的求爱手段。他曾经以为可以得到爱神的眷顾,可是最终还是失之交臂。 (more…)

2009年07月30日

科技文明的阴暗面——读《美丽新世界》

Posted by: donald.duan

程华/文

马克思对技术的褒奖早已为人所知,中国人甚至喊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口号。但科技真的一定能给人类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吗?英国作家赫胥黎给出了一个否定的回答。

奥威尔警告人们将会受到外来压迫的奴役,而赫胥黎则认为,人们失去自由、成功和历史的原因并不是“老大哥”(《一九八四年》中的独裁者),而是人们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作为与《一九八四》齐名的反面乌托邦小说,《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塑造了这样一个“共有、划一、安定”的和谐社会:有着清楚的阶级划分,每一个人由胚胎起被养育在瓶子里,完全是工厂制式化生产下的成品。用睡眠的“制约”教育控制思想,用“唆麻”麻醉不快的情绪,满足所有的欲望,维持每个人在“快乐”的常态。 (more…)

2009年07月28日

庐山印象

Posted by: donald.duan

程华/文

庐山的大名仰慕已久,可是作为江西人的我却一直没有去过,如今总算了却了一个心愿。

不久前去内蒙,发现山上找不到一棵像样的大树,更不会有泉水溪流。与北方的山相比,江南的山总是显得无比秀丽宜人。庐山既有悬崖峭壁,气势巍峨雄奇,又有溪流潺潺,倍添灵气。

(2009年7月17日,庐山迎客松。 摄影:程华)

这里植被生长茂盛,由山麓到山顶分别生长着常绿阔叶林、落叶阔叶林、及两者混交林,数十米高的杉树到处都是,伸向云天。沟壑山涧中分布着大量瀑布,著名的三叠泉即是其中之一,落差达150多米,颇有些“疑似银河落九天”。站在含鄱口边,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壮阔的鄱阳湖——中国最大的淡水湖,而五老峰也在向你招手。 (more…)

2009年07月27日

北京:我不过是个过客

Posted by: donald.duan

程华/文

在北京待了六年,终於要走了。

在北方,北京大概是最好的一个城市吧,好就好在人多和机会多。在这里,你有机会结识这个国家最优秀的人,自己也有机会成为最优秀的人。这里有全国最好的大学,世界500强的中国区总部多位於此,这里才是中国真正的金融中心,掌握核心资源的政府部门、大型国企和金融机构多得令人侧目。无论你是什麽专业出身,在这里大概都能找到合适的工作,而欣欣向荣的建筑业还为农民工提供了“广阔的天地”。在北京,甚至你连艳遇的机会都要比别处多,征友网站上信息多得可怕,而且保不准热情的北京大妈还会把闺女介绍给你,哪怕你自身条件不是那麽好。

(2008年8月2日,一家人骑车经过北京故宫门前。 摄影:路透 /Alessandro Bianchi) (more…)

2009年07月24日

美国的不完美和完美

Posted by: feng.wang

(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程华/文

美国是个怎麽样的国家?一个完美无缺的民主社会还是一个贪婪的资本主义魔窟?著名记者威廉•曼彻斯特《光荣与梦想:1932-1972年美国社会实录》给了我们绘形绘色的回答。

这是一本历史书,但又不只是一本历史书,作者从1932年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上台前後一直写到1972年的水门事件,勾画了整整40年间的美国历史。但笔触所及,却远远超过了简单的史实,而往往给人以极其深刻的洞见。新闻记者写历史,难免有些杂乱无章,而且分析得未必事事在理,但作者的叙事能力的确不凡,事实上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我们听说的很多关於美国的小故事都来自这本书。 (more…)

2009年07月13日

当爱情远去时

Posted by: donald.duan

程华/文

据说片山恭一的《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已经成为日本有史以来最畅销的小说,销量高达350万册。于是,在多年前看过原著改编的电影后,我又重温了一下这部小说。这真是一个“唯美的古典情感的爱情故事”,有着老套的情节,也有着老套的感动。在爱被污染的今天,作者为我们提供了未被污染的美丽。

(2008年7月14日,一名妇女在北海道的花海中拍照。 摄影:路透/Yuriko Nakao)

发生在祖孙俩身上的爱情故事,虽然具体情节不同,但都同样凄美感人。爷爷年轻时爱上一个患肺结核的少女。因肺结核病在当时几乎是不治之症,为了能够娶心爱的人,他从家乡跑去东京拼命赚钱。当他赚了钱回到家乡时,少女的病因为链霉素的发现而治好了,因此可以出嫁。但对方父母不愿意把女儿嫁给做“乱七八糟买卖”的爷爷,而让她嫁给了一个“本分人”。

与爷爷一样,少年也深爱着一名叫亚纪的美丽少女,可是最终两人还是没能在一起——亚纪得了白血病。尽管少年每天晚上都向神祈祷,宁愿自己受苦而换取亚纪的康复,但亚纪还是在凄凉的山谷里化为灰烬。 (more…)

2009年07月10日

爱在普罗旺斯

Posted by: donald.duan

程华/文

小时候就迷恋严子陵的富春江,迷恋陶渊明的桃花源,向往那种自由而宁静的生活,如今又为英国人彼得•梅尔(Peter Mayle)的普罗旺斯所打动。

这里有樱桃、葡萄、杏花和松露,薰衣草、橄榄油和葡萄酒散发着令人陶醉的香味,古城堡讲述着悠远动人的故事。普罗旺斯早已不仅是个地域,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方式的象征。

(2000年7月13日,环法自行车赛选手经过普罗旺斯的田野。 摄影:路透/Jean-Paul Pelissier)

春季杏花怒放,白昼渐渐变长了,黄昏的天空常常渲染成壮丽的粉红色波浪。繁花似海,新生的蔬菜遍野,咖啡馆把桌椅都摆到人行道上来。美食永远是普罗旺斯人生活的主旋律,不论是在哪个季节,他们都能自在地享受食物带来的快乐。跟法国南部的天气一样,法国人也是浪漫和散漫,更会经营生活。与城市里的匆忙不同,他们没有时间观念,只是自在地劳动和享受生活。 (more…)

2009年07月09日

关注无国籍的海外中国人

Posted by: donald.duan

程华/文

在泰国北部三省、芭堤雅以及周边国家境内,生活着20多万名当年中国军队第93师的后代。该部队隶属于原国民党云南地区的第八军,在1949年战败后由于没有退路不得已进入现在的金三角地区与滞留在当地的原国民党抗日远征军残部合并为93师。1949年后,由于蒋介石要求他们龟缩于金三角地区等待东山再起,因此这只部队和他们的后代一直未能来到台湾。

(2009年1月,芭堤雅“中国孤军后代”所居村落草房上的“还我国籍”四个大字。 摄影:程华)

泰国政府曾经上诉联合国,理由是台湾当局非法在他国领土驻军。台湾对这只军事力量的存在无法否认,先后派出两任原第八军高官要求他们一路撤回台湾。由于种种原因,只有极小部分的人员经历千辛万险抵达了台湾,在蒋经国和李登辉时期,台北总是以诸多借口拒绝这批遗民进入台湾。到陈水扁当政时期,形势就更不利了。 (more…)

2009年07月08日

不要老责怪祖宗

Posted by: donald.duan

程华/文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先讲三个故事:

东汉初年有个隐士叫严子陵,他年少的时候曾经和光武帝一同游学。但後来光武即位,严子陵就隐居不见。光武思念故友,于是千方百计地终於找到严子陵,并且要给他大官做。严子陵并不吃这一套,他只答应与光武长谈一次,而且还把大腿架在光武的肚子上,因为他们以前游学时也经常这样。後来,严子陵依然回到富春江隐居。

(2006年4月4日,云南虎跳峡风光。)

唐太宗非常关心自己的未来形象,想看看史官是如何记载自己的,但又不好直接破坏君王不观起居注的传统,于是就拐弯抹角地试探褚遂良。然而褚遂良谨守规矩,并直言唐太宗的不善也要记录。无奈之下,唐太宗只好找到房玄龄,求他给自己看了一个“精简本”,并且也没有试图修改不利於自己的记录。 (more…)

2009年07月06日

谁来保护海外中国商人利益?

Posted by: donald.duan

程华/文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据《国际先驱导报》6月报导,俄罗斯政府宣布将集中销毁价值高达20亿美元的中国“走私”商品,并要求莫斯科市尽快关闭切尔基佐沃市场。这意味着在该市场经营的数万华商一夜之间倾家荡产。

俄罗斯总检察院给出的理由是,没收的这些华商商品属走私品,而其中一些伪劣商品将集中销毁。但据了解,没收後的产品多半都在市场上低价倒卖了。而且据熟悉中俄贸易的人士透露,俄称华商货物为“走私货”有失公允,责任不在中国商人。中国货物进入俄罗斯的“灰色清关”并非走私方式。

(2009年7月3日,莫斯科一市场出售的俄罗斯套娃。 摄影:路透/Denis Sinyakov)

据该报报导,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国内经济萧条,日用品严重匮乏,而中国轻工业产品在俄罗斯极具竞争优势,满足了俄普通百姓对中低档商品的需求。于是,俄罗斯一些公司专门做起了“包机包税”、“包车包税”的生意,也就是说,发货人在中国国内发货、交钱,收货人在俄收货,其余中间环节,包括运输、通关、商检等统统由俄罗斯公司解决。俄海关委员会也批准一些“清关公司”专为这种贸易履行通关手续,收取税款。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