淵鑑類函卷三百三十 巧藝部七

博一  

《說文》:「博,局戲,六箸十二棊也,古者烏曹作博。」 《家語》:『哀公問孔子曰:「吾聞君子不博,有諸?」孔子曰:「有之,為其兼行惡道也。」』 《山海經》:「休與之山,其上有石焉,名曰帝臺之棊,五色而文,狀如鶉卵。」

《戰國策》:『蔡澤謂應侯曰:「君獨不觀博者乎!或欲大投,或欲分功,此皆君之所明知也。」』 《史記》:「博之所以貴,梟者便則食,不便則止,何用智之不如梟也。」 楊雄《方言》:「簙謂之蔽,或謂之箘,秦晉之間謂之簙。吳楚間或謂之蔽,或謂之箭?,或謂之簙毒,或謂之夗專,或謂之□璇,或謂之棊。所以投簙謂之枰,或謂之廣平。所以行棊謂之局,或謂之曲道。」 楊子《法言》:『在問侍君子博乎?曰:「侍坐則聽言,有酒則觀禮焉,事博乎?」』

《尹文子》:「博盡關塞之宜,得周通之路,而不能制齒之大小,在遇者也。」

《遁甲經》:「天一遊亭,六行亭。亭,天之一貴神也。戰鬬、博戲、漁獵,但可背不可向也。」 魏王粲序:「因行騁志,通權達禮,六博是也。」 《顏氏家訓》:「古為大博則六箸,小博則二焭,今無曉者比,世所行一焭,十二棊,數術淺短,不足可翫。」 唐《國史補》:「今之博戲,長行最盛,其具有局有子,子黑黃各十五,擲采之。骰有二,其法生於握槊,變於雙陸,後人新意長行出焉。彊名爭勝,謂之撩零,假借分畫謂之囊家。囊家什一而取,謂之乞頭。」 薛孝通譜:「烏曹做博,其所由來尚矣。雙箭以象日月之照臨,十二棊以象十二辰之躔,次則天地之運動,法陰陽之消息,表人事之窮達,窮變化之機微。行其道則掎鹿有歸,保其家乃瞻烏爰集,隱顯藏用,莫不合道。龍潛雀起,率皆趣良。是以諧暢至娛,治協妙賞者也。陸遊筆記市人有以博戲取人財者,每博必大勝,號松子量不之何物語也。」 鮑宏《博經》:「博局之戲,各投六箸,行六棊,故云六博。用十二棊,六棊白,六棊黑,所擲骰謂之瓊。瓊有五采,刻為一畫者為之塞,刻為兩畫者謂之白,刻為三畫者謂之黑,一邊不刻在五塞之間謂之五塞。」 《記纂淵海》:「雙陸出天竺,《涅盤經》名為波羅塞戲。」《潛確類書》:「博,局戲。以五木為子,有梟盧雉犢為勝負之采。」《山堂肆考》:『雙陸,博局戲名,三佛齊國曰「闍婆」,占城曰「質梨」,真蠟曰「莎」。』

 

博二

《穆天子傳》:「天子與井公博三日而決。」 《說苑》:『晉靈公驕奢,造九層之臺,謂左右敢諫者斬。孫息聞之,求見,公曰:「子何能?」孫息曰:「臣能累十二棊,家九雞子於其上。」公曰:「吾少學,未嘗見也,子為寡人作之。」孫息即正顏色,定志意,以棊子置下而加雞子於其上,左右慴息,靈公俯伏,氣息不續。公曰:「危哉!」孫息曰:「公為九層之臺,三年不成,危甚於此。」』 《列子》:「虞氏者,梁之富人,置高樓大路,設酒擊博樓上。」

《史記》:『魏王與信陵君博北境舉烽火,言趙寇入界。信陵君曰:「臣有客知趙王陰事,言趙王獵,非寇也。」』 又曰「荊軻與魯勾踐博爭道,勾踐怒而叱之,軻嘿而逃去。」 《神仙傳》:『中山衛叔卿服雲母得仙,漢武使其子度世往華山求之,度世望見父與數人博戲於石上,紫雲鬱鬱於其上,白玉為牀。度世曰:「向所與父並坐是誰也?」叔卿曰:「洪涯先生,許由、巢父也。」』 《後漢書》:「耿恭為戊巳校尉,移檄烏孫,示漢威德。皆遣史獻名馬及奉宣帝所賜公主博具。」 又曰:「梁冀能彈棊格五六,博蹴踘之戲。」 又曰:「趙延上封事,曰河南尹。鄧萬有龍潛之舊,封為通侯。加禮引見與之對博,上下渫黷,有虧尊嚴。」 《魏畧》:「孔桂性便,姸曉博弈,太祖愛之,每在左右。」 《記纂淵海》:「梁荊州掾屬雙陸賭金錢,盡以金錢花相足,魚宏謂得花勝錢。」 《唐書•陳子昂傳》:「子昂十八,未知書,以富家子尚氣決,弋博自如。」 《天中記》:『武后嘗問狄仁傑云:「朕昨夜夢與人雙陸,頻不見勝,何也?」對曰:「雙陸輸者,蓋為宮中無子,是上天之意。假此以示陛下,安可久虛儲位哉?」』 《譚賓錄》:「天寶中,嶺南獻白鸚鵡,甚聰彗,呼為雪衣女。上每與嬪御及諸王博戲,稍不勝,左右呼雪衣女,必飛局中鼓翼以亂之。」 《潘氏紀聞》:『明皇與貴妃采戲,將北唯重四,可轉敗為勝。上擲連叱呼之骰子,宛轉而成重四。上大悅,命高力士賜四緋也。』 《唐書》:『李師道欲知吳元濟虛實,使劉晏平間道走淮西,歸云:「元濟暴師數萬,而晏然與妻妾戲博,必敗之道也。」』 《五代史•李守貞傳》:『王景崇以鳳翔反,漢遣郭威督師,攻之過馮道家問策,道曰:「君知博乎?博者,錢多則多勝,錢少則多敗。今合諸將之兵,以攻一城,較其多少,勝敗可知。」威意大悟。』 《南唐近事》:『劉信攻南康,久不下。義祖譴信使者而杖之,詈曰:「語劉信要背即背,何疑之甚也!」信大怖,并力急攻。次宿而下,師旋。義祖命諸元勳為六博之戲,信酒酣,掬六骰於手,曰:「信不負公,當一擲徧赤。」誠如前,旨則眾彩而已,投之於盆,六子皆赤,義祖賞其精誠焉。』 《宋史》:『郭崇在真定監軍,陳思誨奏言:「崇有異心,太祖遣人覘之。崇方對賓屬坐池潭小亭飲博,城中晏然。」』 又曰:「郭進,深州博野人。少貧賤,為鉅鹿富家傭保,倜儻任氣,結豪俠,嗜酒蒱博。」 又曰:『王昭遠形質魁偉,一日眾祀里神,昭遠適至,有以博骰授之。謂曰:「汝他日倘有節鉞,試擲以卜之。」昭遠一擲,六齒皆赤,後拜保靜軍節度使。』 又曰:『王欽若深嫉寇準,因進言曰:「陛下聞博乎?博者,輸錢欲盡,乃罄所有出之,謂之孤注。陛下,寇準之孤注也,私亦危矣。」』 又曰:「寇萊公再貶雷州司戶,未幾,丁謂亦南竄,道雷州,準聞家僮有謀欲報讐者,乃杜門使縱博,母得出伺,謂行遠乃罷。」 又曰:「章得象與楊億戲博李宗諤家,一夕負錢三十萬,而酣寢自如,他日博勝得宗諤金一奩,數日博又負,即返奩與宗諤封識未嘗發也。」 《東坡志林》:「紹聖中都,下有道人坐相國寺賣諸奇方,緘題其一,曰:賣賭錢不輸方,少年有博者以千金得之。歸發視之,曰:但止先頭。道人亦鬻術矣,戲語得千金然,亦未嘗欺少年也。」 《清波雜志》:『蘇東坡云:「如人善博,日勝日負。」王荊公改作日勝日貧,呂正獻尤不喜人博,有勝則傷人,敗則傷儉之語。』 《遼史》:『耶律義先侍宴,上令與同知樞密事蕭革巡擲,義先酒酣曰:「臣備位大臣,不能進忠去佞,安能與賊博乎?」』 《金史》:『盧璣預天壽節,上命與大臣握槊戲,璣獲勝焉,從上秋山賜名馬,上曰:「酬卿博直。」』 《元史》:「哈瑪爾有口才,為帝所褻幸,屢遷殿中御史,帝每即內殿與哈瑪爾以雙陸為戲。」 《列朝詩集•本傳》:「福清何士壁,魁岸類河朔壯士,跅放跡使酒縱博。」 又曰:「長洲皇甫沖博綜群籍,通挾丸擊毬,音樂博奕之戲,吳中輕俠、少年咸推服之。」 又曰:「萬歷間韓上桂為詩賦,多倚待急就,方與人縱談,大噱呼號飲,博探題立就,斐然可觀。」 又曰:「長洲祝允明,生右手枝指,自號枝指生。好酒色六博,善度新聲。」

博三 

【六博】【五白】《楚辭》:「象棊有六博,分曹并進遒相迫。注云:「□,博箸也。以象飾棊,投六箸,行六棊,故曰六博。曹,偶也,遒亦迫也。」 又云:「成梟而牟呼五白,晉制犀比費白日。」注云:「梟,勝也。倍勝為牟五白,博,齒也。晉制犀比,謂晉工作博箸,比集犀角為雕飾也。費白日,言博者,耗費光陰也。」 【欲牟【貴梟】《淮南子》:「善博者,不欲牟,不恐不勝,平心定意,投得其行由其理。雖不必勝,得籌必多。」 《韓子》:『齊宣王問莊賈曰:「儒者博乎?對曰:「博也者貴梟,勝者,必殺梟,是殺其所貴也。儒者以為害,義故不博。」 【亡羊】【投馬】《莊子》:「榖博塞以遊而亡羊。」詳塞。 袁耽投馬大呌,詳後。 【與金】【賭郡】韓子》:「薛公之相魏昭侯也,有楊胡番者,於王甚重,而不為薛公。薛公患之,乃與之博,與之百金,另與兄弟博戲,俄又益之二百金。」 下詳羊元保圍棊二。 【博經【博徒】《西京雜記》:「許博昌安陵人,作《六博經》一篇。」 漢劇孟,博徒。

【三齒】【兩行】《博塞經》:「無齒為繩,三齒為雜繩。」 元虞裕《談撰》:『雙陸之戲最盛於唐,嘗考其技,凡白黑各用六子,乃今人所為六甲是也。昔人有對云:「三箇半升升半酒,兩行雙陸陸雙棊。」即是可知矣』 【千塲【一判】高適〈少年行〉:「千塲縱博家仍富,幾處報讐身不死。」 《山堂肆考》:「一判,言雙陸一帖也。」 【操橩攬箸繁欽《威儀箴》:『偃息閒居,操橩弄棊注,云:「橩瞿營,反博子也。」』 曹子建詩:「仙人攬六箸,對博泰山隅。」 【擊盆【碎局】《孔帖》:『五代粱廣王全昱,太祖宴居,居宮中與諸王飲博。全昱酒酣,取骰子擊盆而迸之,呼太祖曰:「朱三爾碭山,一百姓天子於汝何負?而滅唐三百年社稷,吾將見汝亦族矣。何以博為!」』 唐張讀《宣室志》:「貞元中有異僧,客廣陵孝感寺,自號大師。嘗與一少年對博,大師怒以手擊,博局盡碎。少年素以力聞,因起鬪擊,卒不能勝。比歸入室獨坐,寺僧從門隙見端發奇光,忽亡去。廣陵人因稱為大師佛云。」 【惡業【雅戲】《史記》:「博戲,惡業也。而柏發用之富。」 洪遵《續雙陸》云:「博戲打馬,拽子視明瓊為標的,號為雅戲。」

【殞吳嗣】【償太守】《漢書》:「景帝為太子,與吳太子博而爭道,以局擲殺吳太子。」 《文選曰:「殞吳嗣於局下,蓋發怒於一博。」 又曰:『宣帝微時與陳遵祖父遂有故相,隨博弈數負進,及宣帝即位用,遂至太原太守,賜璽書曰:「官尊祿厚可以償博進矣。」妻君寧在旁,知狀遂頓首辭謝曰:「事在元平元年,赦令前其,見厚如此」』【賭香囊【賭重射】謝元少好配紫羅香囊,叔父安患之,不欲傷其意。因賭,取焚之,遂止。 《史記》:『田忌與齊諸公子馳逐重射。孫臏謂田忌曰:「令君下駟,當彼上駟;以君子上駟,當彼中駟;以君子中駟,當彼下駟,一不勝而二勝也。」』呼五白】【賭千金

臨正殿】【升高崖】《涼洲記》:「呂光太安二年,龜茲國使至,獻寶貨奇珍汗血馬,光臨正殿,設宴會,文武博戲。」 《抱朴子》:「南洋文氏求食入山,見高崖上有數人對博。」 【修青石】【安紅豆】《述征記》:「極西南端門外有石色青,而細修之,作博綦,甚可珍玩。」 《說郛》:『宋程大昌云:「博骰本以木為質,唐世鏤骨為竅,雜以朱墨,更有取相思紅子纳竅中,使其色明,現而易見。故溫飛卿艷詞「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也無。」」賭仙童【遇美女】陳張正見詩:「已見玉女笑投壺,復賭仙童欣六博。」 《廣記》:「薛昭遇三美女,請擲子遇采,彊者得薦枕席。張雲容采勝。」 【登城謔【繞牀呼】《宋史》:「真宗幸澶州,留寇準居城上,徐使人視準何為,準方與楊億飲博歌謔歡呼。帝喜曰:「準如此,吾復何愛?」 李白詩:「有時六博快壯心,繞牀三匝呼一擲。」 張四維】【背兩目

變服就局】【悴客觀博晉袁耽字彥道,善博。桓溫少遊博徒,資產俱盡,尚有負進求濟於耽,耽在服,以誠告焉。耽畧無難色,變服懷布帽隨與債主戲,耽素有藝名,債者聞而不識,謂曰:「卿當不辦,作袁彥道也。」遂就局,十萬一賭,直上百萬,耽投馬呌絕,擲布帽於地曰:「竟識袁彥道否?」通曉如此也。 王戎詳圍綦。好行小慧】【當惜分陰】【結黨連群】【傾財破產】【將為智獲】【豈在力求】【勞情損思】【廢日妨功

戲谷銘山】【歌筵酒席戲谷銘山,見後陸瑜詩。 《列朝詩集•本傳》:「尹嘉賓既貴,落拓自如,山巔水曲,班荊藉草,歌筵酒席,呼盧縱博。」【青巾據地】【紫袍當局】宋張舜民《畫墁錄》:「太組微時,多遊關中,長武城寺僧嚴者,陰異其骨氣,使工人貌之,其繪事褐衫青巾,據地六博。」 《事文類聚》:『則天時南海貢集翠裘,后以賜張昌宗。狄仁傑奏事,命與昌宗雙陸,則天曰:「賭何物?」梁公曰:「以臣紫絁袍對賭昌宗翠裘。」則天曰:「此裘價踰千金。」公曰:「臣袍乃大臣朝見之,衣翠裘乃嬖倖寵遇之服,對臣之袍臣猶怏怏。」昌宗神沮氣索,累局連北。公對御褫裘而出。 槃列六行】【瓊施五采洪遵序:「雙陸,博局戲名。以異木為方槃,槃中彼此內外各有六梁,故名雙陸。」 注見上鮑宏《博經》。 製自魏王】【增由唐后】《聲譜》:「博陸,采名也。魏陳思王置雙陸,局置骰子二,至唐末有葉子之戲,未知誰製。遂加骰子至六,骰合作投,蓋投擲之義也。」 《記纂淵海》「武后自置九勝局,形如雙陸,其頭加千萬二彩,其子三十,令文武官分朋為此戲。」 【戲非有妨【失又何損】《唐書》:『張賈出守衢州,文宗曰:「聞卿大善長行。」賈曰:「臣公事之餘,聊與廣客為戲,非有所妨也。」』 《從信錄》:『李伯昇遣客說張士誠云:「公能幅巾待命,亦不失為萬戶侯。且公之地譬如博者,得人之物,而復失之何損。」』 厥名簙毒】【亦號撩零

存勝負之宜】【致成敗之理】【始開褻黷之源】【終虧敬讓之本非忘喪志之譏】【聊耽用智之巧】【擲千金於俄頃】【輸百萬於須臾】【坦懷者杜門縱讐】【溺志者覆舟抱局】【畫水輿?湘女命儔】【白玉床頭嶽仙嘯侶

禹帝立言實有輕於尺璧陶公明戒自取責於寸陰

分曹賭酒發逸興於微吟】【倚局成文走靈思於妙腕】【反覆倏忽窮變化之精微】【疾遲乘除法陰陽之消息

 

博四 

澄神渫氣宋洪遵序:「大凡人之從事,百役勞憊,湫底不可以久,必務游息以澄神渫氣,故取諸博。博之名號不同,其志於戲一也。」 仙人共博】《風俗通》:「漢武帝與仙人共博,其投石中馬蹄處,於今尚在。」 倪寬爭局】《春秋舊事》:「倪寬為漢司馬,農卿與太子博,爭局,犯罪而還。」 爭道大罵】《魏畧》:『社畿與衛固少相狎侮,共爭博道,畿曰:「我今作河東也。」固發衣罵之,及畿之官而固為功曹。』 博徒隱語宋陶穀《清異錄》:「博徒隱語,以骰子為惺惺二十一。」 又曰:「象六,謂六隻成副。」 紀奎文閣宋洪遵序:「雙陸最近古號雅戲,以傳記。考之獲四名曰握槊,曰長行,曰波羅塞戲,曰雙陸。始於西竺,流於曹魏,盛於梁陳魏齊隋唐之間,至我太宗,播之聲詩,紀於奎文閣中。」 保伍法】《宋史•薛季宣傳》:「時患盜,季宣行保伍法,禁蒱博雜戲,而許以武事角勝負。」 湘女寶具宋張邦幾《侍兒小名錄》:「劉商少遊湘,中秋月方皎,忽見一畫水輿中,有七八女子懷麗容止,若為呼盧戲,其具俱希世之寶。」 雅善飲博】《宋史》:「劉審瓊嘗給事外,諸侯雅善,酒令博給。」 師憲敗面】《癸辛雜識》:『賈師憲丞相少荒於飲博,嘗憩棲霞嶺下,有布裘道者瞪視曰:「官人可自愛重,將來不在韓魏公下。」既而醉,博平康至於敗面,他日復遇道者,驚嘆曰:「可惜天堂已破,必不能令終矣。」其後悉驗。』 泛海不離】《記纂淵海》:「貝州潘彥好雙陸,每有所詣,局不離身。曾泛海遇風船破,彥右手挾一板,左手抱雙陸局,口含雙陸骰子。經二日一夜,至岸,兩手見骨,局終不捨,骰子亦在口。」 與博徒游】《癸辛雜事》:「安南國王陳日照,本福建長樂人,少有大志,好與博徒豪俠游。亡命居邕宜間,與交趾鄰近,有棄地數百里,每博戲則其國貴人皆出於市,國相乃王壻,其女亦從而來,見陳美少年,悅之,因纳為壻。其王無子,以國事授相,相又昏老,遂以屬壻,以此得國焉。」 狹斜飲博】《列朝詩集•本傳》:「程布衣可中徧游南北,名山水,遇貴人,多偃蹇,不為下。狹斜飲博,留連匝月,人不知其所之。」

 

博五 

 陳陸瑜〈仙人覽六箸篇〉曰:「九仙歡會賞,六箸且娛神,戲谷聞餘地,銘山憶舊秦。避敵情思切,論兵勢重新,問取南皮夕,還笑拂棊人。」 唐杜甫〈今夕行〉曰:「今夕何夕歳云徂,更長燭明不可孤,咸陽客舍一事無,相與博塞為歡娛。憑陵大叫呼五白,袒跣不肯成梟盧,英雄有時亦如此,邂逅豈即非良圖。君莫笑,劉毅從來布衣願,家無擔石輸百萬。」 宋朱子〈觀雙陸譜〉詩曰:「近來新譜識梟盧,擬喚安陽舊博徙,只恐分陰閒過了,更教人笑牧猪奴。」元宋无〈雙陸〉詩曰:「金縷紋桑斲局堅,紅雲倒浸一池蓮,星環紫極無多點,月印銀潢有兩弦。行彩砧聲鳴素練,計籌花片落牙錢,箇人慣受卑棲苦,長為歸遲罰綺筵。」 謝宗可〈雙陸〉詩曰:「彩骰清響押盤飛,增記唐宮為賜緋,影入空粱殘月在,聲隨征馬落星稀。重門據險應輸擲,數點爭雄莫露機,惟恨懷英誇敵手,御前奪取翠裘歸。」 明郭登〈雙陸〉詩曰:「一笑承恩便賜緋,論他當局卻全非,平生學得檀公術,打馬沿邊走似飛。」

 唐郉劭宗〈握槊賦〉曰:「夫何一枰之內兮,而取之多端,六藝之外兮,其為巧乎實難,張四維則地理攸載,背兩目則天文可觀,不可飾於丹漆,寧假貴於琅玕。物以羣分,故元黃而不雜,鬬必遇敵,為蚌鷸其何歡。彼千變之奚準,任雙頭之所安,遂使象牙在手,駿骨登盤,為無竅之須鑿,故非龜而見鑽。且其廣凡幾分,數不過六,參差宛轉,循環反覆,犄角相持,首尾俱蹙,形同楚漢,氣陵賁育,收七縱之奇功,在一擲於餘掬。或撫肶而驚眄,或聳身而助速,似臨敵之旗鼓,同在師之耳目。率成是而敗非,類吉凶之倚伏。」 明常倫〈博賦〉曰:「夫其制局方廣,地維鎮矣:訣其黑白,陰陽分矣;門粱以別,內外限矣。日月相直,星宿相當,天文絢矣。疾遲剩除,反復倏忽,人事奮矣。隻則見持,耦則亡虞,存詩人棠棣之義,彰往察來明乎得失,得大易消長之,勿貪敵資,慎守我居,避實擊虛,蓋孫武戰陳之奇頦,為內據門,為外樞梁,遏犇趨有,王公設險之威。撞門踰頦,明遲暗疾,田文之脫秦疆;徹底守死,時至潰敵,趙襄之保晉楊。彼騎被執,我家無隙,井陘之拔旂,食馬餘奇,觸險趑趄,垓下之潰圍。風或不競,外馳內救,較計索情,後舉是求,漢高之遷,用智之柔也。氣豪采應,憑陵大呼,心愉手敏,敵無所措,唐文之戰,破竹是務也。內梁馬逸剗,外以障之長圍是也,因投縱繫,單騎以調之老師,智也局耦勢當,鴻溝烏江,勝負先後,則神閒者彊,單點孤立,減竈佯北,機括伭微,則食餌者兀,是故三才擬之形,詩書為之徵,蘊霸王之畧,騁才智之雄,談具崖略,古今可方矣。推其至也,則坐忘寢食,傍若無人,有遺世獨立之趣。懸遞待投,不怨勝已,有樂天知命之譽,因系之辭曰:嵁嚴閴寂白日延,遊戲陸博娛我神,地平天,誠陰陽,判風雷,搏擊幾,後先感客,啟予撰斯,文理如縣,寓遺所歡。

 唐劉禹錫〈觀博〉文曰:『客有以博戲自任者,速余觀焉。初主人執握槊之器,於廡下曰:「主進者,要者約之。」既揖讓則次有博齒,齒異乎古之齒,其制用骨觚稜四均,鏤以朱墨,耦而合數,取應期月,視其轉止,依以爭道。是日客抵骨於局,且祝之曰:「其來如趨,其去如脫。事先趑趄,命中無蹉跌,無從彼乎,無我怛,分曹遒迫。」自旦至於日中昃,而率與所祝異焉。客視骨如有情焉,或憑焉,悉詈之不洩,又從而齕囓蹂躪之,莫顧其十目之咍讓也,乃曰:「非余術之不工,是朽骼者不余畀也。」』

 吳韋曜〈博弈論〉曰:『蓋聞君子恥當年而功不立,疾沒世而名不稱,故曰:「學如不及,猶恐失之。」是以勉精厲操,晨興夜寐,不遑寧處。若甯越之勤,董生之篤,漸漬德義之淵,栖遲道藝之域。且以西伯之聖,姬公之才,猶有日昃待但之勞,況在臣庶而可以已乎?歷觀古今,功名之士,皆有累積殊異之跡,勞神苦體,契闊勤思,平居不隨其業,窮困不易其素。是以卜式立志於耕牧,而黃霸受道於囹圄,終有榮顯之福,以成不朽之名。今世之人,不務經術,好翫博弈,廢事棄業,忘寢與食,窮日盡明,繼以脂燭。當其臨局,交爭雌雄,未決人事,曠而不修,賓旅闕而不接。雖有大牢之饌,韶夏之樂,不暇存也。然其所志,不出一枰之上,所務不過方罫之間,勝敵無封爵之賞,貨地無兼土之實,技非六藝,用非經國,立身者不階其術,徵選者不由其道。求之戰陣,則非孫呉之倫;考之道藝,則非孔氏之門。以變詐為務,則非忠信之事:以劫殺為名,則非仁者之意。而空妨日廢業,終無補益,何異設木而擊之,置石而投之哉!且君子之居室也,勤身以致養,其在朝也,竭命以納忠,故孝友之行,立貞純之名,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