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分析左傾社會主義的階級鬥爭理論 團十大中央候補委員、北京大學生:王軍濤
 

一九七六年十月的歷史性事件,結束了中華民族現代史上一個災難深重的時期。由於要引起痛苦、煩惱和悔恨,機智和善良的人們不願回顧這段往事。然而,歷史是不能夠也不應該簡單地遺棄、忘卻的。中國人民不應用許多含混、籠統的字眼迴避問題,而應該認真地回顧總結這個時期,中華民族應該從過去的教訓中汲取養份,歷史唯物主義認為:正如一個歷史性的倒退同樣不能歸罪於幾個人的作惡,這種歸罪只能使人民產生錯覺,以為清除了幾個人就可以一勞永逸地結束這種災難和痛苦,從而使人們忘記從根本上尋找原因──從經濟基礎、政治路線及社會條件中尋找原因,這種「忘記」會使歷史性悲劇在若干年後重新出現,而歷史會嘲諷地說:這個民族沒有記性!

 

中國人民應該認真地總結十九年來的痛苦經歷,應該從中汲取有益的教訓──這是新的時期所不可缺少的,當我們冷靜地回顧總結過去時,一個問題怎麼也迴避不了,這就是階級鬥爭理論,它太突出,太顯眼了,確實可以這樣說,十年多來,中華民族、中國人民正是在這一理論的光輝照耀下「前進」的。

 

人們都還記得,當「左」傾機會主義者提出社會主義時期的階級鬥爭理論時,整個中華民族曾是怎樣地歡呼、雀躍、興高采烈啊!人民慶祝自己的領導發現了這一理論,從而使蘇聯的悲劇不在中國重演,一旦重演蘇聯的悲劇,則是千百萬人頭落地,政治上極度專政,生產日益下降,經濟停滯不前,市場供應緊張,貨物奇缺,物價上漲,官霸橫行……。於是,中國人民真誠地認為,階級鬥爭理論是中國領導對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光輝發展,是中華民族的光榮與驕傲,然而,這一切是真的嗎?理論與現實都 表明:在階級鬥爭問題上,中國的左傾主義者錯了,而中國人民篤信了左傾主義。

 

階級鬥爭理論是有一個發展過程的,人們很早就注意到這樣一個社會現象:人類社會總是劃分成幾個部分,這些不同的部分生活水平不同,社會地位也不同,對整個社會所起的作用不同,而且這些部分相互之間有矛盾和鬥爭,即階級鬥爭,資產階級的歷史學家開始用階級鬥爭做為解釋歷史和現實重大事件的鎖匙,並且指出,階級之間的鬥爭歸根結底是由不同的經濟利益決定的,這種學說把經濟關係中的衝突解釋為社會階級鬥爭的原因,但還沒有闡明階級鬥爭產生的終極原因──人們經濟關係中的衝突又是怎樣產生的呢?運用歷史唯物主義的犀利武器,卡爾.馬克思成功地完成了這一學說。

 

馬克思主義的階級鬥爭理論可以由三步組成,第一,一定的生產力決定一定的生產關係;第二,一定的生產關係決定一定的社會結構(階級關係的總和);第三,用這種社會結構中不同的階級之間的鬥爭解釋和分析種種社會現象,在《共產黨宣言》、《資本論》中,馬克思運用這一理論精闢地分析了資本主義社會的階級鬥爭,以鐵一般的邏輯力量宣告了資本主義必然滅亡,共產主義必然勝利。列寧繼承了馬克思主義的階級鬥爭理論,不僅在《俄國資本主義發展》等一系列著作中,研究了俄國社會,解決了俄國革命的重大問題,而且在《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等文章中,詳細透徹地分析了國際範圍內資本主義的新現象,創立了列寧主義。

 

中國的左傾主義者在理論上忽視了馬克思主義階級鬥爭理論的第一步,早在民主革命時期,他們就沒有根據「一定的生產力決定的生產關係」這個原理,認真地分析中國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生產力狀況,而是直接從第二步出發去分析問題,即使在這一步也沒有扎扎實實地進行研究,因此,只是照搬一些馬克思主義的現成結論或者宣傳小冊子水平的泛泛議論等,這樣的理論水平並沒有超出資產階級歷史學家的水平,從生產力決定生產關係的原理出發。以便人們正確地把握階級鬥爭過程,判斷鬥爭發展方向,預測鬥爭結局,能動地造成使本階級獲得勝利的歷史條件(物質力量及階級力量對比),制定出正確的路線、方針、政策。而「忽略」馬克思主義階級鬥爭理論的第一步,「忽略」生產力的發展對階級鬥爭過程的制約、影響,就會不顧客觀條件和規律,按照個人意志盲目行動致使革命遭受挫折。中國左傾主義的思想弱點,早在民主革命時期就有明顯的反映。

 

如果說,左傾主義者們在民主時期還能從「一定的生產關係產生經濟利益不同,彼此對抗的階級」出發的話,那麼,在社會主義時期,他們甚至連馬克思主義階級鬥爭理論的這第二步也「忽略」了,乾脆直接用「階級鬥爭」觀點解釋社會現象,這就造成了對社會主義時期階級劃分根據沒有,劃分階級標準沒有,使得階級鬥爭變得令人捉摸不透,難以理解,這種理論上含混不清在實踐中造成巨大混亂,讓我們回顧一下過去,曾出現多少荒唐可笑,滲透血淚的笑啊!反對一個人可以定為資產階級,對一個學術有不同看法,可以定為資產階級,語言上稍有不慎,哪怕是一字不妥,定為資產階級,一個人的名字分兩行寫,也要定為資產階級,甚至穿件花衣服、談戀愛都統統可以定為資產階級。相反,「語錄不離手,萬歲不離口,當面說好話,背後……」倒是無產階級,而且是「最、最、最」可靠的無產階級革命事業接班人,這種階級鬥爭理論連資產階級歷史學家都不如。

 

粉碎「四人幫」以後,有人提出:識別黨內資產階級的標準是三條原則,這當然要比毫無標準好一些,但是,必須指出,是否違背三條原則,只能是政治思想、政治作風、政治品質的特徵,還不能做為劃分階級的客觀標準,上述提法還沒有擺脫左傾主義的束縛。

 

造成左傾主義者在階級鬥爭理論上的錯誤的階級根源,主要是小生產者或小農階級思想,馬克思列寧主義在蘇聯的成功,使不少中國知識分子由相信孔夫子轉信馬列,其中不少人深受小農經濟思想制約,並不懂得現代化生產和現代化社會,也就不可能深刻理解現代社會科學(及自然科學),不可能深刻理解現代無產階級革命思想,他們在革命中,用「骨頭」感觸事物,而不是用「頭腦」思考事物;用「感情」處理問題,而不是用理智處理問題,這也是當時中國落後的經濟狀況決定的。

 

一九五七年,左傾主義的階級鬥爭論首先提出不久,就開始轟轟烈烈的反「右」鬥爭,百多萬人被劃成「右派」。一九六二年由於路線原因,一貫迷信「精神決定一切」的左傾主義者卻在這個問題上把「自然災害」當做救命的稻草。我國國民經濟和人民生活遇到巨大困難,為了對付黨內外的不滿情緒,左傾主義的階級鬥爭理論進一步發展、膨脹。一九六六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有人把它稱為「流氓無產階級大革命」)是左傾主義的鼎盛時期,左傾主義的階級鬥爭理論成為我黨路線、方針、政策的核心內容,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個理論給中華民族帶來了什麼呢?

 

在這種理論指導下,成千上萬的優秀共產黨被綁上斷頭台,他們之中不少人南征北戰幾十年,未曾死在敵人的槍彈下,而是死在受左傾主義欺騙的青年的棍棒下,在這種理論指導下,無數科學家、教育家、文藝家、勞動模範,慘遭迫害,那時,誰對中華民族貢獻大誰就挨整,幾十年民族的精華棟樑毀於一旦,在這種理論指導下,人民分成勢不兩立的兩大派互相攻打,兄弟姊妹互相殘殺,骨肉同胞互相踐踏,中華兒女做出了無謂的巨大犧牲。在這種理論指導下,生產下降,經濟倒退,國民經濟瀕臨崩潰邊緣,在這種理論指導下,市場供應緊張,許多物品奇缺,物價悄悄上漲,人民生活水平停滯不前,有些地方竟出現賣兒賣女、逃荒要飯的慘痛情景,在這種理論指導下,中華民族寶貴的文化遺產慘遭浩劫,文化專制極度猛行,文字獄駭人聽聞,中國人民精神文化享受貧乏到了極點,生活枯燥單調到了極點,在這種理論指導下,道德風氣敗壞,社會秩序混亂,一方面官場風氣腐化,官霸橫行,溜鬚拍馬,清客行賄虛偽浮誇,大刮「走後門」之風,另一方面,流氓小偷層出不窮,投機倒把,賣淫、賭博、吸毒又開始出現……夠了,十幾年來中華大地,滿目瘡痍,觸目驚心,慘不忍睹,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多少地怨聲載道,血淚成河。

 

一九六六年,當中國人民沿著左傾主義者指引的方向開始文化大革命時,他們認為,這樣做中華民族就可以避免走蘇聯變修的道路,幾年後,中國就會趕上蘇聯,然而,十年過去了,我國不僅沒有趕上蘇聯,反而差距越拉越大,我們甚至不如一些第三世界的國家的發展成功。尤其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當年我們以咒罵的口吻的蘇聯所做的描述,都無情地應驗在自己身上,而蘇聯究竟怎樣,我們不知道。

 

一九四九年,當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中國人民滿懷信心,朝氣蓬勃地站在五星紅旗下,他們堅信,中華民族過不了多久就會像巨人一樣站起來,屹立於世界先進民族之林!一九五六年,一九六五年,中華民族真的差點站起來,然而,左傾主義者的階級鬥爭理論使得她搖晃了幾下,又重新跌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吐著鮮血。

 

歷史就是這樣諷刺我們的,用現實諷刺埋論,用效果諷刺動機,中華民族的十多年血淋淋的實踐宣言,左傾機會主義的理論——階級鬥爭理論破產了,人民在實踐中逐漸認識到這一點,且不說大量的人在政治的漩渦中看破「紅塵」,消極度日,以示無聲的抗議,那零星的反抗就在一九七六年四月匯成了波濤?x湧的怒潮,偉大的「四五」運動標誌著民族的覺醒!當一小撮人企圖在一九七六年再次煽動新的「階級鬥爭」時,人民不再受愚弄了,而是氣忿地將向「階級敵人」進攻的矛頭指向了「階級鬥爭」理論的鼓噪者——搬起石頭者,砸了自己的腳。

 

那麼,社會主義時期是否存在階級和階級鬥爭呢?解決這個問題,需要對當代幾個典型的「社會主義國家」做系統考察研究,這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上極其重要而又沒解決的問題,筆者願與有志於中華民族振興的熱血青年對這個問題進行探索,本文僅從理論上或實踐兩個方面說明:即使社會主義時期存在階級,左傾機會主義的「階級鬥爭」理論也是與馬列主義風馬牛不相及的錯誤理論。

 

團十大中央候補委員、北京大學學生

王軍濤

原載《北京之春》第三期(一九七九年)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