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手机版

寻找 乞力马扎罗之魂

文、图/杨为民|版_景丽|编_贺源 heyuan@sg.com.cn

TRAVEL 户外| 寻找 乞力马扎罗之魂

  乞力马扎罗是座精神之山。它的精神象征来自海明威,其《乞力马扎罗的雪》是这样开场的——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5963米长年积雪的高山,据说它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西高峰被马赛人称为“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的殿宇。在西高峰的近旁,有一具已经风干的豹子尸体。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没有人作过解释。

TRAVEL 户外| 寻找 乞力马扎罗之魂

乞力马扎罗山是非洲最高的山脉,素有“非洲屋脊”之称,而许多地理学家则喜欢称它为“非洲之王”

    作者简介

  杨为民(测谎仪)

  北京三夫天越体育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国家级高山向导。其足迹遍布七大洲四大洋,最远曾率队远征南极。“寻找地图以外的地方”已根植于他的心灵,过人的人格魅力和丰富的探索经历使他成为户外界最可信赖的探险队长之一。

  它比不上珠穆朗玛峰令人肃穆的高度,南极文森峰难以企及,但它的精神象征在世人心中更占有不可忽略的一席之地。

  我踏上了去往非洲之路,只为了心中神往的那个陌生土地,还有屹立在那里的非洲神山—乞力马扎罗!它如一座图腾立在非洲赤道,山顶终年白雪覆盖,远远地就能看到它从平原上拔地而起,发出耀眼光芒的白色山顶,浮在一条白河似的飘浮云带上,配上蓝色的山基和延伸至自己脚下的绿色草原,调和出强烈的梦幻色彩,看起来就像海市蜃楼,又像众神会聚的殿宇。

  它眩目,甚至让我感到眩晕,但是我心里没有恐惧,它不似其他雪山,会露出狰狞的面孔,变幻莫测的高深,或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样子。乞力马扎罗很神奇,亲切友好,就像个童话故事,我知道,只要调整好节奏,我就可以登顶,触及赤道上最后的雪。

  Moshi镇聚满了前往乞力马扎罗登山的游客。每年雨季一过,不同肤色、国籍、语言、年龄和经历的人就络绎不绝地纷至沓来,怀着各自的目标,汇聚在此。我们在这里闲逛,在树荫下躺在草地上喝茶,去看咖啡园和当地的教堂,做登山的最后准备。一切都慢腾腾的,合乎非洲节奏。非洲的慢节奏是出了名的。如果你是从拥挤不堪散发着焦躁的城市里来,最初你会感到这种慢节奏让人难以忍受,接着,你就会爱上它。

  我的答案是猎豹

  乞力马扎罗共有七条登山线路,此次我们选择了其中最受欢迎也是难度最低的马兰古 (Marangu)路线,整条路线不需要登山技术和专门的登山装备,没有冰裂缝、雪檐、冰河等地貌,不需要安全带、主锁、上升器。加之我们在国内就做了详细的登山训练。基本健康的成年人,都可以安全完成此路线。全程距离约45千米,起始海拔1900米,顶峰海拔5895米,上升的相对海拔高度3995米,雪线位置3900米,不过最后这一数字因为全球变暖,每年都在变化。

  进入园区,背包称重,分配背夫,当地向导、随队还有厨师。背夫与登山者是3:1的比例。这是惯例,从1889年首位登顶乞力马扎罗的汉斯·梅耶时代就开始了。当地的黑人向导说,乞力马扎罗每年都有几百人登顶,但每年也会有人因登山死掉。

  团队伙伴都是为什么来此登山呢?事业有成的企业家,来此放松休闲?业余登山爱好者,想把各大洲最高山一个个囊括怀中?时髦白领,想体验另一种可以炫耀的高度?年轻妈妈,想找到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爱情困惑者,来此洗去心灵上斑驳旧痕,寻找净化了的热烈感情?好奇的求知者,来寻找另一种生活轨迹?答案很多,就像那只豹子,我们都一样。

  欲望太多的时候,确实需要找个值得的地方把它们放下。非洲是人类的发源地,世界上所有的人最初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乞力马扎罗山是非洲人的圣殿,它从平原拔地而起,在5895米的高度上留出一大片像平顶礼帽般的顶盖,终年积雪,是赤道上离天空最近的地方,喃喃私语上帝都可以听到。在这里什么都可以重新开始。

  而我来为了找那只豹子。这个念头从看到《乞力马扎罗的雪》第一段就存在了。强大、热切、坚定不移。

  “我上一辈的人还看见它,现在那儿什么也没有了。”黑人向导说。

  “怎么会没有了?”我问。

  他露出一口白牙,说“不知道。”

  风干冻僵的豹子消失了,就像它出现在那里一样。没人知道答案。

  我有点失望。大声叹气。

  “那又有什么!它在不在那,无关紧要,关健是它曾到过那,书把它记下来了,在你的心里,它不一直都在那儿吗,那只特立独行的奇怪的豹子。就像海明威这头老狮子,他把自己猎杀了,可他还在那儿,你会经常提起他,并听到别人经常提起他。”回答我叹息的是国内著名大学的非洲专家。我以为他会给我们讲讲非洲动物,非洲土著,非洲地质,或者非洲历史,没想到,他还是一位哲学家。我突然想,如果这一程跟定他,我的非洲行收获一定超出我的期待。

  不懂痛苦就不懂欢乐

  有的人来这里,为了寻找纯净的色彩。非洲,这个词说出口都带着野性,那奔腾的褐色角马,迈着优雅步伐的长颈鹿,黑白条纹的斑马,红色的火烈鸟,从头到脚都被色彩装点的马赛人。他们全都在蓝天、白雪、绿茵的乞力马扎罗山脚下享受着自由的生活。我们用相机捕捉他们在红色落日与黄沙土地中的深色剪影,感受着他们生活的色彩,活生生的色彩。有人为了寻找心灵的平衡。但无论如何,要体会欢乐就先要忍受痛苦。

  从1950米到2720米,都还轻松。4个小时就到了。全程9公里坡度不大,热带雨林地貌,沙土路面。行走过程中气温很高,又很潮湿。原始的热带雨林让人新奇,连雨都是那么温柔,满眼的绿色真的要让人醉氧了。背夫们看上去比较辛苦,背着我们大大小小的包就上来了。

  第二天,告别了参天大树密不见光的林带,开始进入草原似的沼泽路,再是沙土路,黑色白尾的黑猴在树梢大声吼叫着,蓝猴在林间深处跳动,鸟儿闲情逸致地叫几声。专家就像凡尔纳小说下的人物,一路兴奋地叫着各种植物的名字,抓拍各种露出影踪的动物,激动地讲解着关于它们的有趣的话。我们被他的快乐情绪感染,一路喜气洋洋,热情奋勇,同时也暗暗悔恨自己如此的无知。

  接下来的一天,有点辛苦,高原反应在太阳穴上发威,一跳一跳的痛。一休息,三夫天越的领队就开始给我们测血氧,嘱咐我们应该做的事,从高原反应的应对、食物的补充、穿衣的多少到防雨装备的摆放,巨细靡遗。果然,遇到了几场突然而至的雨,因为及时的准备,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这一天,开始听黑人向导不断地说“Pole Pole”,就是“慢点慢点”的意思。然后,从身边经过的人都不断向你说“Pole Pole”,我也回敬“Pole Pole”。就像一种仪式,像握手,但其中的情感交流比拥抱还强烈。

  《乞力马扎罗的雪》影片里,哈利的叔叔告诉他,真正作家如同狩猎,要经历艰辛漫长的岁月,需要足够毅力,寻求真理以示人。

  我们登山,为此吃苦—忍受着高原反应,压制双腿的颤抖,挑战着地球引力,克服着内心前进还是后退的痛苦挣扎,心脏剧跳好像每一步都在走向死亡。很多人觉得这没有意义,那是因为这些人没有想好为什么要登山。你要不懂得痛苦,你就不懂得欢乐。

  感谢海明威

  最后的冲刺在半夜开始。乞力马扎罗,每年都死人,这消息会吓退胆小鬼,激励好胜分子,引起分析家的左右权衡。

  我们只带了头灯和水。看着前面人的后背,一步一步慢腾腾地走。这种速度,有时让我惊恐,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到?但是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安于这种步伐,每走几步就喘口气。空气稀薄,海拔又高,灿烂的漫天星斗让人觉得身置外太空,银河从空中划过,闪着诱人的冷光,好像伸手就能捧一捧水,这美妙的意想甚至让身子打了个颤。

  步伐缓慢,不断前行,却好似永远也到不了头,一切都开始变得没有了意义。登山?为什么要登山?迈步?为什么要这么做?时间?还有时间吗?我?在这颗孤独星球,交替循环的历史中渺小的个人有什么意义。所有的都变得厌厌的,了无生趣意义,时间、空间、登山,没什么要紧。但我的腿还在重复着抬起,落下,心里惊奇着为什么要做这无意义的事,但它依旧抬起,落下。

  不知过了多久,路边出现了白色的雪,出现了火山岩石。又过了不知多久,天突然亮了!太阳从脚下的小山群中跳了出来,刹那,光明就取代了黑暗。正自厌烦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复杂的隐约的感觉,那是“希望”!我能感觉到它在我身体里流淌,有点暖洋洋的幸福。我们已经到了火山口外沿,那只豹子曾经就在这儿!左手边是大片的冰川,闪着晶莹剔透的蓝色,绵延伸展,它平得像是蛋糕上厚厚的糖霜,引得我想象着在那上面画大大的Happy All Life。到达这个位置就可以取得登顶证,很多人到这就会返回。

  真正的最高峰距此还有海拔200米,一个半小时!我想继续。

  “Pole Pole”,慢点慢点,“Pole Pole”。我告诫自己。我知道,只要坚持,踏出一步,再一步,不管多慢,只要不停地向前走,就可以到达山顶。就像前人所说:“只要坚定信心,有理想,抱负,人就不会没有希望。”一个半小时后,我踩在了乞力马扎罗最高点Uhuru Peak上。我收获的肯定不只一张登顶证,还有什么?聪明的你们会替我解答。

  现在的乞力马扎罗,豹子已经不在那儿了,雪正在消融,但是它的精神依旧。就像海明威已经逝去,用一支猎枪放进嘴里,轰掉半个脑壳,可是他的影响永存。

  如果你有疑惑,就应该收拾行囊,到非洲赤道上的乞力马扎罗来。乞力马扎罗,你可以去寻找赤道上最后的雪,你可以寻找那只著名豹子曾经到达的高点,你可以在乞力马扎罗寻找非洲的精髓,你可以寻找期望的爱情,你可以寻找一种生活节奏,你可以在登山中寻找自信。

  在乞力马扎罗,你可以寻找任何你想要寻找的答案,如果没有找到答案,你也可以找到希望。

  感谢海明威!他将乞力马扎罗的魅力展现世人,并用他的文笔提升了它。

TRAVEL 户外| 寻找 乞力马扎罗之魂 TRAVEL 户外| 寻找 乞力马扎罗之魂

TRAVEL 户外| 寻找 乞力马扎罗之魂 TRAVEL 户外| 寻找 乞力马扎罗之魂

    在这里,登山所需的背夫与登山者是3:1的比例,这是从1889年首位登顶乞力马扎罗的汉斯·梅耶时代就形成的惯例

TRAVEL 户外| 寻找 乞力马扎罗之魂

文学作品将狮子与乞力马扎罗山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并提升了彼此的精神气质

TRAVEL 户外| 寻找 乞力马扎罗之魂

  乞力马扎罗山因火山运动形成的黑色沃土滋养着东非千里原野,是非洲象、斑马、驼鸟、长颈鹿、犀牛等热带野生动物的天堂

  Tips

  天越国际探险旅行俱乐部

  推荐攀登路线:

  Day 1:北京—达累斯萨拉姆

  Day 2:达累斯萨拉姆—乞力马扎罗山脚Marangu山庄

  在达累斯萨拉姆转机至乞利马扎罗机场,前往山脚Machame路线的起点,准备出发。

  Day 3:Marangu 山庄—Machame营地

  由Marangu 山庄出发,乘车约一小时至乞力马扎罗山国家公园门口。中午后继续行军15公里至Machame营地(海拔3,000米),大约6~8小时。

  Day 4:Machame营地—Shira营地

  由营地出发,行军12公里至Shira营地(海拔3,840米),行程约5~7小时。

  Day 5:Shira 营地至Baranco 营地(海拔3,900米)

  由Shira 营地出发,行军12公里至Baranco营地(海拔3,900米)。大约需5~7小时。

  Day 6:Baranco营地—Barafu营地

  由Baranco营地出发,行军12公里至Barafu营地(4,600米),大约8~9小时。

  Day 7:Barafu 营地—登顶Uhuru峰 5,895米,下降至Mweka营地

  子夜时分由Barafu营地出发,沿着巨大的冰河遗迹行军5公里,日出时分登顶欧洲最高峰Uhuru峰(5,895米),大约6~7小时。登顶后下撤至Mweka营地(海拔3,100米),此路段行军12公里,大约5~7小时。

  Day 8:Mweka营地—Marangu山庄

  由Mweka营地继续下撤至Mweka或Kidia公园大门,行军15公里,3~5小时。

  www.tigo100.com

 1 2 
中国医疗剧:隔靴搔痒?
《心术》在四家卫视闪亮登场,因话题敏感,该剧在筹备之初就曾引发广泛关注。
夏季变靓喝什么 养生美肌水果茶
夏天到了,对于爱美的女孩们来说,美白和排毒是两大主要问题。
2011年/第6期 总48期
《精品购物指南》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