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將軍專欄

(1)

吳淑珍缺乏歷史常識

 戴鴻超暢談當年故事               沈敏

吳淑珍在美西洛杉磯僑界宴會中,批評當年政府退出聯合國是錯誤決定,引起僑胞反彈,成為笑柄。

據世界日報九月二十八日記者李大明聖地牙哥報導:台灣總統陳水扁夫人吳淑珍二十七日晚在洛杉磯僑界歡迎宴會中的講話,提到當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是錯誤決定,若當時忍一下,今天就不必費力地重返聯合國」。此語一出,在南加州一些研究歷史的華裔學者中引起反彈。

 他們認為吳淑珍的說法不符合歷史事實,是「欠缺常識的表現」。

 曾任底特律大學政治系主任的知名學者、作家、翻譯家戴鴻超表示,吳淑珍自己「搞不清楚當年發生的事,就隨便亂講」,實在有失身分。

 他指出,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的事發生在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的第廿六屆聯大,當時率領台北代表團出席大會的是外交部長周書楷。宣布退出聯合國是在「中國代表權問題」表決形勢已非常明朗的情況下不得不作出的決定,也是唯一的選擇。

 戴鴻超說,北京的盟友自五0年代中期起,就要求聯合國接納中華人民共和國,排除中華民國,幾乎每年的聯大都要辯論相關問題。

 在美國的影響下,反對接納北京的力量一度占優勢。但進入七0年代以後,美國決定與北京交往,而美國一旦從固有的立場退卻,拒絕北京參加聯合國的陣線立即出現崩潰的跡象。

 一九七一年聯大再次開始辯論「中國代表權問題」時,明眼人都知道,形勢一定會出現逆轉。美國與日本為力挽狂瀾,提出接納北京是「重要問題」,需要聯大以三分之二多數通過,但立即遭到否決。美國代表又提出讓北京與台北分享聯合國席位,還通過一些國家要求聯大「推遲表決」。但終究大勢已去。大會主席裁定,立即把「中國代表權問題」交付表決。

 周書楷意識到無力回天,只好在表決前幾分鐘,搶先宣布退出聯合國,避免更大的尷尬。果然,周書楷一行離開會場後,大會以七六票贊成、三五票反對、一七票棄權,通過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等二十三國提案,決定:立即接納中華人民共和國,並「驅逐蔣介石集團的代表」。

 戴鴻超指出,假如周書楷當時不宣布退出,那麼幾分鐘後就會被人請出會場,勢將令中華民國顏面全失。所以,當時台北的代表實在已沒有任何其他選擇。

 曾在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從事研究的學者李本唐也表示,對吳淑珍的說法無法苟同。

 李本唐指出,當年中華民國代表在聯合國爭的是「代表全中國」的資格,這一訴求與事實相去太遠,漸漸不被國際間接受,失敗已是無法避免。離開聯合國可以說是「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根本不像吳淑珍所說,「若當時忍一下,今天就不必費力地重返聯合國」。

作者認為吳淑珍對歷史缺乏常識,她的心目中,祇有台灣和水扁丈夫,眼光如豆,情尚可原。但信口開河,批評當年退出聯合國是錯誤的決定,這才是不可原諒。知名教授戴鴻超,語輕意重,把吳淑珍教訓一頓,可謂大快人心。在下有詩為證:

祇知水扁和台灣

信口開河惹事端

歷史淵源全不懂

徒留笑柄破天荒

   00二年十月二日發稿 。

(2)

美國會友台法案

 布希表不同意見                 飛將軍

美國國會友台法案,台北當局渲染為美台結盟,布希總統發表不同意見,宣稱「一個中國」政策未變。

據聯合報十月二日第四版華盛頓記者張宗智三十日電:美國總統布希卅日簽署國會通過的「二○○三會計年度外交關係授權法案」,法案包括提升美國對台軍售、並允許美國政府官員至美國在台協會(AIT)任職的具拘束力條款,可望實質提升美台關係。

但法案有關「台灣應被視同『非北約主要盟邦』」的有拘束力條款,布希簽署新法生效時發表聲明說,此為「不當干預憲法所賦與總統執行國家外交事務的權力」,行政當局將視此法條及其他干涉總統外交權之法條為「參考意見」。

布希表示,這項條款可能被誤以為是暗示美國已改變「一個中國」政策,事實上,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並未改變。

同日同版華盛頓記者張宗智論述:美國總統布希很快批准國會日前通過的下年度外交關係授權法案,但他挑出包括「視同台灣為非北約主要盟邦」等條文,認為侵犯了憲法賦予美國總統執行外交事務的權力,並說「行政部門視這些政策陳述為『參考意見』」。

布希的宣示,對這兩天將此案「歸功」吳淑珍訪美成就,並大做「美國盟邦」夢的台灣外交國防首長而言,無異是當頭一盆冷水。

自美台斷交以來美國國會難得通過首次視台灣為盟邦的法律條文,卻立刻遭到總統表態反對,自然有人聯想,可能是因為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十月下旬將訪美,白宮為了避免影響氣氛而有所屈從。

事情其實沒有這麼複雜。美台目前關係雖好,或許還沒有好到在沒有邦交的情況下結成「盟邦」,何況白宮也須考量與中共的關係。美國國會對台灣的好意顯然撈過界,布希一句「不當干預憲法賦予總統外交權力」,矛頭對準國會,守住自家的外交地盤,事關憲法精神,當然寸土必爭。

  作者認為美國國會通過上列法案,不外從台灣關係法延伸而來,對軍售台灣放寬尺度,對在台協會必要時可派官員參加,成為準官方機構,象徵對台友善,實際並無重大改變,布希聲明「此法條干涉憲法所賦與總統執行國家外交事務的權力」,使台北想入非非的錯覺,歸於幻滅。在下有詩為證:

    友台法案美邦來

    台北一時幻想開

    國會顯然撈過界

    布希一語掃塵埃

  二00二年十月四日發稿。

(3)

名家評論

大颱欲來風滿樓沈敏將軍新著            吳崇蘭

華府名政論家沈敏將軍又一本新著《大颱欲來風滿樓》要出版了。已屆九十高齡的沈敏將軍,對國家大事十分關心。其熱情有過於一般血氣方剛的中青年。他惜陰如金,頭腦清晰,有眼光,有膽識,不多言語,行文要言不煩。他冷靜觀測,審視時局的變化,注意時代的脈膊,其立論不但與時俱進,且領袖時代,以其針針見血,逆潮奮言的膽識,作不屈不撓的抗爭。他那如經典語錄的錦繡文章,駁斥謬論,打擊異端,提供正確遠見,期以浩然正氣,推動政治改革。確能扭轉乾坤,挽狂瀾於既倒。而他大智大勇,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精神,更令世人不勝敬佩。我們除了在這兒為他鼓掌喝采外,亦當起而警惕效尤,不負沈敏將軍耄耋之年的愛國情操。

(4)

名家評論

大颱欲來風滿樓有感         續伯雄

自陳水扁執政以來的短短兩年多期間,海峽兩岸的政治空氣越來越混濁,和好氣氛越來越淡薄,意識心態越來越分歧。所謂和平統一,雙方連紙上談兵也不屑一為了。

  兩岸關係在表裡上最具善意的一段日子,僅見於上世紀九十年代早期李登輝尚未完全掌控權柄的那幾年,一俟他擊敗了林、郝,陳、王贏得了連任,清除了所有國民黨黨內異己,最後獨攬了黨、政、軍特大權之後,就不再掩飾他奴顏日本與主張台獨的本來面目,大膽的提出了他的「兩國論」,開始言論粗鄙地跟對岸針鋒相向,再也無心去虛情假意地營造兩岸和平氣氛了。

  陳水扁執政之前,從不曾諱言他追求台灣獨立出頭天的努力,對於李登輝效法民初軍閥割據地方自為政閥的一套思維,自然「克紹箕裘」,照單承襲。不過是換了一個新的名詞,用「一邊一國」替代了「兩國論」。改變了的只是另一批不同人馬和方式。李登輝時代是由潛伏在國民黨內的台獨份子(與當年共產黨潛伏國民黨內如出一轍,這些份子即今日「台聯」的骨幹主力)執行台獨政策,今則換為「正統的」台獨部隊來公然推行它。過去李登輝是以「向日本認祖歸宗」為後盾,來抗衡對岸的和統壓力。今日陳水扁則以「拖美國下水」的手段,來抵制對岸的和統壓力,兩人「非中仇華」的目標是全然雷同的。

  因此,在李登輝十二年主政時期的兩岸關係,必然就一年不如一年。陳水扁主政後就更是每下愈況。倘若陳水扁對「非中仇華」的政策繼續不變,則不僅兩岸的和平統一將屬奢談,甚至還將有可能為台灣帶來不幸後果。

  李、陳在兩岸關係問題上反其道而行的種種言行,當然逃不過目光如炬的資深時評家沈時聰先生的法眼。在他本書論及此一議題的許多篇章中,似乎已經預見到陳水扁在內外交攻下那種可能降臨台灣的不幸結局,故此書特以《大颱欲來風滿樓》為書名,用意就在警醒世人萬不可被李、陳口中的「民主、人權、和平」口號蠱惑,必須真確認清兩岸關係繼續惡化後的隱憂。

  時聰先生年近耄耋,仍日日以時局為念,每週為台灣、大陸、美國的華文報刊寫六、七篇時事述評,期能消弭兩岸戰禍,終有一日達到和平統一,真神助之健筆也,真愛國憂民之胸懷也。厚承再為新著寫一書評,實倍感榮寵,又覺汗顏。蓋先生屢次命我為文,確是對我厚愛逾恆,而我七十初度,我就欲以封筆言拒,別之與先生之筆不息耕,誠羞見長輩。

  前宋古人有云:「腹不飽詩書,甚於饑餒,心不敬前輩,甚於瞽聾。」年少時荒於學業,固應老來多讀幾本詩書略解腹饑,但深受前輩抬愛,豈不亦當敬謹從命,以免於瞽聾。   00年十月三日末學 續伯雄敬識於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