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 简体

专栏作者

共和党人对工薪阶层的蔑视从何而来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在博卡拉顿对捐款者发表讲话时,是如何撇清与美国近一半人口的关系的。他说,对于美国47%不缴纳所得税的人,“为这些人操心可不是我的工作。我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说服这些人,他们应当承担个人责任,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现在也有很多人知道了,在这47%的人当中,有很大一部分并非不劳而获者,其中大多数需要缴纳工资税,而其余人中大部分是老年人或残疾人。

这47%人口中的绝大多数,现在正在努力工作或曾经努力工作过,他们已经为自己的生活承担了许多个人责任。问题是,我们是否应该猜想,在罗姆尼和共和党了解了上述情况后,会改善对这些人的看法?答案是否定的。

事实上,现代共和党就是不太尊重那些为别人工作的人,不论他们多么敬业、工作多么出色。共和党所有的感情都留给了那些“就业岗位的创造者”,或者说雇主和投资者。该党的领导人物,甚至连假装尊重一下普通的工薪阶层家庭都很难做到,而后者毫无疑问就是美国人中的绝大多数。

我在夸大其词吗?可以回忆一下,在专门颂扬美国工薪阶层的节日劳工节(Labor Day),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埃里克·坎托(Eric Cantor)发出的一条Twitter消息。以下是消息全文:“今天,我们赞扬那些承担风险、努力工作、建立企业,并赢得了自身成功的人。”是的,在这个为赞扬工薪阶层而设置的节日,坎托却只肯赞美他们的老板。

为了避免让你认为这只是一次个人失误,我们再来回顾一下罗姆尼在共和党全国大会上接受候选人提名时发表的讲话。他对美国工薪阶层有什么要说的呢?实际上,什么都没说。他根本没有提过“工人”或“工薪阶层”这些词。这与奥巴马总统一周后的讲话形成了强烈对比。奥巴马在那次讲话中非常强调工薪阶层,当然特别强调了那些受益于汽车产业救援的工人,不过不仅限于这个范围。

然而,在罗姆尼狂热地颂扬美国为移民提供的机会时,他宣称他们来美国是为了追求“建立企业的自由”。但那些来美国不是为了做生意,而只为了诚实谋生的人呢?不值一提。

不用说,共和党对工薪阶层的蔑视远远不仅限于言辞。这种态度已经深深融入了共和党的政策重心。罗姆尼的言论迎合了右翼人士中一种广泛存在的想法,即美国工薪阶层的税负可能太低了。众所周知,《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就曾形容过,收入低于所得税起征点的低收入阶层“运气真不错”。

右翼人士认为,真正需要削减的是针对企业所得、资本收益、分红、超高薪酬的税率,也就是说,要削减投资者和企业高管所应该承担的税负,而不应该为普通工作人群减税。尽管事实上,收入主要来自投资而不是工资的人,也就是像威拉德·米特·罗姆尼这样的人,需要缴纳的税金已经相当低了。

这种对于工薪阶层的蔑视是从哪里来的呢?其中一部分显然反映了金钱对政治的影响。就像罗姆尼发言对一半的美国人进行谴责时,台下的听众多是花费巨资用于政治捐助的人们,他们的生活不会捉襟见肘。但这种态度也反映出,共和党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了安·兰德(Ayn Rand)那种社会观念的把持。这种观念认为,少数英雄般的商人对所有经济效益负责,而其他人只是在搭便车。

在认同这种观点的人心目中,富人应当得到特殊对待,而且不仅是以低税率的形式。他们还必须要时时处处得到尊重,甚至是敬重。这也就是为什么,奥巴马总统只是稍稍暗示,富人未必这样值得尊重,比如一些银行业者行为糟糕、而且连“就业岗位的创造者”也需要依靠政府构建的基础设施,就招致了奥巴马是个社会主义者的疯狂抨击。

不过这种情绪并不是最近才有,毕竟《阿特拉斯耸耸肩》(Atlas Shrugged)是在1957年出版的。然而在过去,共和党政治人物即使在私下里认同精英阶层对大众的蔑视,也知道不能这样公开表述,也都做到了对普通工人伪装出一些赞许。然而现在,共和党对工人阶级的蔑视却十分彻底、十分普遍,明显到无法掩饰。

共和党已经变成了一个富人拥有、富人管理、富人受益的政党,认为对其他人连伪装尊重也不值得。实际上,今天人们所说的“博卡拉顿时刻”并不是微不足道的口误。借助这个窗口,我们可以窥见这样一个政党的真实态度。

翻译:林蒙克、王童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