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南京政府授予将军全名录

花团锦簇

2007-07-03 22:04:13 来自: 花团锦簇

3人 喜欢
  • GZZ★阴到贵

    2008-01-19 14:05:28 GZZ★阴到贵 (豆瓣专业炮靶,求精准炮手)

    慰问一下

  • 刹那公子\逆袭

    2008-01-20 13:41:39 刹那公子\逆袭

    想知道 他们中投降GCD的 在文革的时候有什么遭遇~

  • GZZ★阴到贵

    2008-01-20 19:55:11 GZZ★阴到贵 (豆瓣专业炮靶,求精准炮手)

    有很惨的
    也有躲过了的

  • 2008-04-21 20:12:01 后庭无花开




    通过“镇压反革命”“清剿土匪”“清算”等一系列运动,国军在大陆人士基本无存(某些倾向共产党的除外,如程潜还出席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仪式并继续任职于湖南省政府),时为1955年(其实1950、1951、1952年死的国军最多,被批斗!)之后相对好了些(三年灾害死人除外),再到文革,其实大家弄清楚一点:文革最受到冲击的是当权派(在政府当官的),普通老百姓基本没啥损失(三年灾害死人除外)!文革过后,中国经济发展迅速,30年快速发展后,全民逐步步入小康,现大陆已是世界发展最快、最有前途的地方之一!顺便说一句:最后一批国军在押劳动改造战犯于1975年3月9日释放,最后一批特赦战犯中,有10人申请去台湾。因国民党拒绝接收,其中1人自杀身亡,4人转道去了美国,2人留在香港,3人返回大陆。这10个人在香港的前后经过,多家境外媒体曾作了报道。新华社香港分社李菊生同志曾回京作过系统介绍。
    http://www.chinacourt.org/html/article/200712/29/280646.shtml

    1975年3月17日,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对全部在押战犯实行特赦释放,并赋予其公民权。这个决定由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我受领导指派,办理特赦释放关押在济南战犯管理所的国民党战犯。在办理的过程中,耳闻目睹一些人和事,略述一二。
     建国前后,我人民解放军和公安机关逮捕和关押了一批对人民犯有严重罪行的蒋介石集团、伪满洲国和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争罪犯。从1959年至1966年,先后经6批特赦后,尚余293名。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党和国家的各项工作遭到严重破坏,对战犯的教育改造工作也不例外。1966年第6批战犯特赦以后,多年再没有进行。但是,周恩来总理一直关注这项工作,多次批示,要求做好工作,落实战犯改造政策。


     1974年12月,公安部向中央报送了《关于第七批特赦问题的报告》,报告中提出,特赦释放尚在关押的战犯。


     1975年2月27日,毛主席对报告作了长篇批示:释放战犯的时候要开欢送会,要请他们吃顿饭,多吃点鱼肉,每人发100元零用钱,每人都有公民权,不要强迫改造。……有些人有能力,可以做工作,年老多病的要给治病,跟我们的干部一样治,他们放下武器25年啦!


     根据毛主席的批示,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特赦决定。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公安部长的华国锋召集公安部、统战部、最高人民法院、解放军总政治部等单位研究具体实施方案,确定召开“四长会议”(省公安局长、统战部长、法院院长、民政局长),部署特赦工作。


     最后特赦的293名战犯,分别关押在抚顺、济南、西安、北京等地,济南人数最多。


     我们几个办理特赦工作的人员在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曾汉周的领导下,核对了名单、资料,印制了《特赦通知书》,研究了宣布特赦的程序、方式等相关事宜,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随后,我和公安部一位同志同赴济南。


     抵达济南战犯管理所时,姜所长已在院内迎候。双方交流了情况,商量了工作安排。我们在所内参观,看到了战犯在特赦释放前的生活情况,听了他们的反映。


     济南战犯管理所在济南市郊,战犯的宿舍是一排排平房,居住较宽敞。院内有菜地、果园。我们在宿舍内看到有的战犯在吃花生米,那个时候这可是稀罕物,有钱也不是随便能买到的,看来他们生活不错。此时,他们的行动已不受限制,气氛轻松,情绪活跃。和他们交谈,他们都说,没想到一个不留全部释放;也没想到释放后会安排工作,能享受公费医疗;更没想到释放后由统战部门管理,与公安机关脱钩,有政治地位了。


    特赦大会召开前,在押人员每人发了一身全新蓝制服,发了一个提包,里面装有毛毯、被单、衬衣裤、洗漱用品及100元人民币等。


     这次特赦前,还做了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对在押人员的历史材料进行了认真细致的清理,发现其中有数名被错押的起义、投诚人员。姜所长拿着一本卷宗对我说,这个人是卢汉的部下,在云南起义的。经查此人确属起义、投诚人员。与此人情况相似的还有几个,我们经请示后,让他们一律提前离所,并做了妥善安置。这在当时“四人帮”横行肆虐的情况下,主管单位能够主动地为错误关押的起义投诚人员落实政策,是难能可贵的。


     1975年3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在济南华侨旅行社礼堂召开宣布特赦大会,由我宣读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通知书》,每人一份,逐人宣读,逐人领取。会后,大家还会了餐。3月21日,全体特赦人员乘车赴京。


     同年3月22日,各地特赦人员先后到京,下榻前门饭店。24日下午,叶剑英、华国锋、吴德、江华在北京饭店接见全体特赦人员。叶帅重申特赦战犯政策,希望他们展望未来,为人民多做好事。黄维代表全体特赦人员宣读致毛主席、党中央的感谢信。接见时在场的还有前批特赦的杜书明、宋希廉、杨伯涛等。接见后,举行了宴会。


     至此,全国关押的战犯全部特赦释放完毕。


     对特赦人员的安置,在当时的政治环境和历史背景下,有不少意想不到的困难。


     在济南安置的有第二批特赦的首要战犯李仙洲,这是按他自己的意愿回山东与家人团聚。李仙洲是黄埔一期学员,号称“山东三李”之一。“三李”是李玉堂、李延年、李仙洲。三人经历相似,下场悲喜不同。李玉堂,国民党第十“绥靖”区中将司令。1948年7月兖州战役中,率六百之众抗击我军,结果全军覆没,逃到徐州,被蒋介石打入“冷宫”(下落不详)。李延年,国民党徐州“剿总”中将副司令兼第九“绥靖”区副司令,1949年9月从福建逃到台湾,蒋介石因其不战而失福州、平谭,以擅自撤退,有亏职守的罪名,交军法审判,判刑10年。1974年11月17日逝世。李仙洲,国民党第二“绥靖”区中将副司令。1947年2月23日,莱芜战役中战败,化装成老兵逃到吐丝口镇附近被俘。关押期间,因表现较好,经周总理提名于1960年第二批特赦释放。特赦后积极参加街道活动,耄耋之年行走坐立仍保持军人风度。文化大革命中,李仙洲主动上街扫地,小孩看到了就围上去大喊:“大战犯!大战犯!……”妻儿埋怨他不该到处走,李仙洲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大战犯,一点不错。我被俘了,改造了,是个好事。他们两个(指李玉堂、李延年)跟蒋介石跑,是个什么下场?”中央领导在北京饭店接见最后一批特赦战犯时,李仙洲也受到了接见。1988年10月22日,李仙洲在济南逝世,享年94岁,可谓终老天年了。


     最后一批特赦战犯中,有10人申请去台湾。因国民党拒绝接收,其中1人自杀身亡,4人转道去了美国,2人留在香港,3人返回大陆。这10个人在香港的前后经过,多家境外媒体曾作了报道。新华社香港分社李菊生同志曾回京作过系统介绍。


    人物简介


    江政洁,1931年12月出生。1949年5月参加革命,1949年5月入党,1991年12月离休,离休前任最高人民法院副局级审判员。





  • 2008-04-21 20:13:20 后庭无花开

    1975年3月19日特赦最后一批战犯

    http://www.jxnews.com.cn 2002-03-24 07:32


    【字体:大 中 小】 【进入论坛】
    最高人民法院于1975年3月19日向全部在押的战争罪犯宣布特赦释放。


    从顽固坚持反动立场且罪恶累累的战争罪犯变成热爱祖国热爱党,能够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这天翻地覆的变化多么令人深思啊!


    1975年3月19日。这一天对全国百姓也许十分平常,但对于关押在抚顺、济南、西安和北京秦城等战犯管理所内的最后约300名国民党、伪满、伪蒙疆战犯来说,却是非同寻常终生难忘的一天。因为在这一天里,他们将被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特赦释放。


    在这批即将获得特赦的原国民党战犯中,有原国民党第十二兵团中将司令官黄维,有原国民党徐州“剿总”前进指挥部中将副参谋长、军统局北方区区长文强,还有原国民党军统局西南特区少将副区长周养浩(小说《红岩》中特务沈养斋的原型)等等。


    早在1975年2月25日,公安部党的核心小组曾向党中央和周恩来总理上交了《关于第七批特赦问题的报告》。两天后,毛泽东主席批示,要把在押战犯全部释放,给予每人以公民权;有工作能力的要安排适当的工作。


    3月8日,由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兼公安部长华国锋签发了这份报告。报告中指出,人大常委会特赦战犯的决定公布后,由最高人民法院向他们宣布并发给特赦释放通知书;11名首要战犯由统战部安排全国政协委员和文史专员等职务,工资为每月200元,同时要将这次活动进行公开的报道。


    在当时,这一文件特别是特赦的日期暂时是绝密的。但正在各管理所进行劳动改造的原国民党战犯们,却从管理所里一些平常难以见到的如派专人给战犯们进行体检,测量身体尺寸准备发放新服装等等迹象猜测到最近可能要有什么新的举措。大家口中不说,却在默默地猜测,悄悄地做准备。


    3月19日这一天,位于辽宁省的抚顺市虽仍处在乍暖还寒的初春,但战犯管理所里却是一派春意盎然热气腾腾的节日景象。所有的原国民党战犯全都穿上了新发的衣裤。虽然大家年纪都不小了,却个个像孩子一样,人人脸上流露出喜气洋洋的神态。大家心里都明白,决定他们一生命运的大事马上要发生了。


    上午9点整,全体战犯排着整齐的队伍走进礼堂。只见前面主席台上高高悬挂着毛泽东主席的巨幅相片,两旁是鲜艳的五星红旗。战犯们个个屏住气息,静静地等待着最令他们激动的时刻。


    会议开始,最高人民法院代表张敏走上主席台,以庄重的语气向全体人员宣布:“遵照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关于特赦释放全部在押战争罪犯的决定,我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对在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的109名战争罪犯宣布特赦释放,并发给特赦通知书!


    为抢救黄维的生命国务院领导曾要求公安部立下军令状


    这惊人的消息好似在战犯们中间炸响了一个惊雷。虽然他们早就知道这一天即将到来,但还是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他们中有很多人都曾经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犯下了滔天罪行,甚至是血债累累啊!大家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这时,在主席台上的张敏继续高声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通知书1975年度赦字第1号遵照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关于特赦释放在押战争罪犯的决定,本院对蒋介石集团战争罪犯黄维(男,71岁,汉族,江西省贵溪县人)宣布释放。


    听到这声音,坐在台下第一排的黄维立即站起身,恭恭敬敬走向主席台,躬身哆哆嗦嗦地接过特赦通知书。回座位后百感交集,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他当年在双堆集战役中被解放军团团包围却拒绝投降,已成了战俘还不肯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在战犯管理所里他经常闹事捣乱拒绝改造,并多次给管理人员出难题。在1959年第一批特赦名单里原本有他的名字并通知家属去接他,却因抚顺管理所的坚决反对而一直拖到最后一批。


    因此,他在管理所整整改造了27年。早在1962年国民党准备反攻大陆时,台湾当局为蛊惑人心,还专门给黄维开了个追悼会。就在特赦前的2月9日,黄维心绞痛突然发作濒临死亡。在党中央的直接关怀下,他被紧急送到当时东北最好的医院进行不惜一切代价的抢救。在抢救治疗过程中,国务院领导还要求公安部立下军令状要确保黄维在特赦前的生命安全,公安部也派来两位同志代表国务院了解检查黄维的治病情况。在各方的一致努力下,病危中的黄维终于在特赦令下达之前转危为安,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


    想起这些感人的事情,从不流泪的黄维此刻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接着,张敏又继续宣读特赦令,其余的108位原战犯依次上前领取了决定他们晚年命运的特赦通知书。


    通知书发完后,黄维首先代表战犯上台发言,他激动地说:“……听到今天宣布特赦,我无限鼓舞,无限感激。我决心继续靠拢人民,重新做人,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和解放台湾事业贡献力量。”


    抚顺战犯管理所响起———“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接着又有几名特赦人员上台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此时,会场内的气氛已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全体战犯们高呼口号表达自己难以抑制的激动,阵阵震耳欲聋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回荡在战犯管理所礼堂的每寸空间:“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


    抚顺战犯管理所获得新生的战犯们发自肺腑的呼喊声,在祖国的天南海北都得到了强烈的呼应。因为与此同时,在西安、北京秦城、济南和内蒙古等地的同一个时间都举行了同样内容的大会。本次特赦,共释放最后在押的219名国民党军官,21名国民党党政人员,50名国民党特务和两名伪满战犯以及一名伪蒙疆战犯同时被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特赦释放。当天,新华社、中新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等新闻媒体都向国内外播发了这条重大的新闻。


    特赦大会刚一散会,各地战犯管理所立刻将当年关押战犯时所暂时寄存在管理所的各种物件全部发还。令战犯们吃惊的是,将近30年过去,当年寄存在管理所的这些物件,大到皮大衣、蚊帐,小到胶鞋、剪刀甚至别针,全部都完好无损地发还到特赦人员手中。一位特赦人员在当年被关押时上交的手表已经坏了,如今发还时竟已经修好。大家纷纷称赞:“共产党办事真是仔细认真啊!”


    当天下午2点,抚顺战犯管理所举行了盛大的欢送宴会,俱乐部里摆放了12个大圆桌,为全体国民党原战犯的新生送行。宴会上,战犯管理所所长金源站起身,在讲了许多鼓励特赦人员的话语之后,将手中的酒杯高高举起,激动地说:“我敬大家一杯,祝各位先生一路平安,晚年生活幸福!”话音刚落,大家立刻全体起立,眼含热泪,纷纷碰杯并将手中的红色葡萄酒一饮而尽。


    此时此刻,每个人的心情都十分激动,但谁都似乎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这时,原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浙江站站长章寒微泣不成声地感慨说:“这里是一所大学校,一所大熔炉,变有害为有利,化无用为有用。通过几年的改造,我的眼睛明亮了,头脑清醒了,认识了真理,分辨了是非,我要永远说共产党好,还要用实际行动报答人民。”


    3月20日晚,抚顺战犯管理所的全体特赦人员在参加完下午有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代表及省市党政领导莅临的盛大欢送宴会后,每人带上一大包刚发的新行装,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登上了开往北京的12次列车,前往北京去接受党中央领导的接见并开始了他们从战犯到公民的崭新生活!

    据《北京青年报》




你的回应  · · · · · ·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这个小组的成员也喜欢去  · · · · ·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