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八月 2006

名词解释:什么是RSS?(原文出处:博客中国)

 

  讨论与Blog相关的技术,不可不谈的就是RSS,这个缩写在英文中可以有几个源头,并被不同的技术团体做不同的解释。既可以是“Rich Site Summary”,或“RDF Site Summary”,也可以是“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为什么有这么多含义呢?这还要从RSS的一段今天也没有理清的关系说起。

  今天肯定有人还记得IE 4刚刚推出来的时候有一个有趣的功能,那就是新闻频道。这个新闻频道的功能与Netscape推出的新闻频道是很相似的(当时Netscape还是市场上领先的浏览器)。为此Netscape 定义了一套描述新闻频道的语言,这就是RSS,只不过Netscape自当时起每况愈下,所以最终也没有发布一个正式的RSS规范(只发布了一个0.9版本)。而微软也在当时推出了支持自己IE的CDF(Channel Definition Format)数据规格,与RSS非常接近。微软试图用新闻频道的功能把“推”(Push)技术变成一个应用主流,并与Netscape抗衡。不过出乎预测的是,“推”技术自始至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型,而且伴随着其他各类网络特性的出现,也日益无法显现自身的优势。新闻频道在浏览器中的地位最终日暮西山,最后也在IE的后续版本中消失了。

  新闻频道的确进入了低谷,但是RSS并没有被业界人士所抛弃。过去两年,Blog从一个专业群体开始,逐步成为了网络上最热门的新话题。而RSS成为了描述Blog主题和更新信息的最基本方法。于是RSS这项技术被著名Blogger/Geek戴夫·温那(Dave Winner)的公司UserLand所接手,继续开发新的版本,以适应新的网络应用需要。新的网络应用就是Blog,因为戴夫·温那的努力,RSS升级到了0.91版,然后达到了0.92版,随后在各种Blog工具中得到了应用,并被众多的专业新闻站点所支持。在广泛的应用过程中,众多的专业人士认识到需要组织起来,把RSS发展成为一个通用的规范,并进一步标准化。一个联合小组根据W3C新一代的语义网技术RDF对RSS进行了重新定义,发布了RSS 1.0,并把RSS定义为“RDF Site Summary”。这项工作并没有与戴夫·温那进行有效的沟通,而戴夫则坚持在自己设想的方向上进一步开发RSS的后续版本,也并不承认RSS 1.0的有效性。RSS由此开始分化形成了RSS 0.9x/2.0和RSS 1.0两个阵营,也由此引起了在专业人群中的广泛争论。

  因为争论的存在,一直到今天,RSS 1.0还没有成为标准化组织的真正标准。而戴夫·温那却在2002年9月独自把RSS升级到了2.0版本,其中的定义完全是全新的模式,并没有任何RSS 1.0的影子。这引发了网络上进一步争议,究竟让一个越来越普及的数据格式成为一个开放的标准,还是被一家公司所定义和控制,成为了争议的焦点。戴夫·温那并没有为自己辩解,他的观点是RSS还需要进一步发展,需要专业人士更明确的定义,不过恐怕这种轻描淡写不能消除人们对RSS“被一家商业公司独占”的担心。

  前面的铺垫对用户来说也许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可能更多人关心如何在自己的Blog增加RSS输出,这样可以让很多新闻聚合工具(例如CNBlog刚刚推荐的NewzCrawler)很容易找到你并自动获得你在Blog中的更新内容。

  它是什么:站点用来和其他站点之间共享内容的简易方式(也叫聚合内容)。 RSS使肵ML作为彼此共享内容的标准方式。

  它代表什么: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 (或RDF Site Summary,RDF站点摘要)

  例如:一些免费的软件能够让你阅读那些RSS使能的站点,比如 NewsIsFree 和 Amphetadesk。

  它有什么用处:让别人容易的发现你已经更新了你的站点,让人们很容易的追踪他们阅读的所有weblogs。

  原文出处:博客中国

秋来

迷蒙眼睛晕晕的走出楼门的瞬间感觉气氛不对   居然是阳光!
天空蓝的彻底干脆,毫不犹豫,空气流动中有一丝凉意
忽然宽慰,嘴角嘲笑夏的苟延残喘
 

又喝大了…

真是挡不住的公司福利。。。
这次是真大了,凭着仅存的一丝理智保持着身体的直立,已然完全没办法走出直线。
 
真是丢人了,不过也庆幸没太丢人。
酒不是这样喝的。。。

胡思乱联想

前两天和一帆寒露吃饭聊天,似乎谈了些伴侣的话题,一直没倒出功夫细琢磨。
 
独自加班回来,一个人在地铁上摇晃,一个人骑车慢慢的穿过闹市,闻到点孤单的味道,却又不争气的想起旧熟人,丝毫没有向前看的意思。
早上到的早,和同事聊天,全是些关于租房子,买房子,收入,支出的问题。这年头,结婚先考虑的是能不能够钱付月供。
王师傅说到买房是为了孩子,心里一震!…孩子…脑中过都没过过的问题…他才比我大3岁…
有点赞同租房到底,虽然还没去过什么地方,可没想过定在这里,大家都在飘,四海为家也挺好,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
然后联想起最初的话题:如果今后就要烦恼着那些问题,那么是不是就已经不会再有情感存在了?
 
想起好不容易从把爱情理解为“好奇心”+“性冲动”的麻木中出来然后又陷在一个死循环里似乎怎么也出不来了,但也活得挺好,还有好多人似乎也是这样,难道没有那个必要?
也曾热烈过,曾经在一段日子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一件事情,它能让你晚睡,让你早起,为了每一点小进展兴奋不已。爱上一个人顶多也就是这样,不过这是游戏,玩多了伤身伤业,那么爱情呢?
有结了婚的人,抱怨不已,不过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分开的,到底什么在支撑维系?
 
民间的英雄都是讲义气的,夫妻关系好的也叫有情有义,一个义字当头,没感情可以把老婆当哥们,只要大家够仗义,共建“经济共同体,生育合作社”。
原来世上分够仗义的夫妻和不够仗义的夫妻,仗义的还坚持着,有的有感情调剂一下,有的没有也无所谓;不够仗义的就各找投契的去了…
这倒也解释了同性恋,动物恋等,真正的博爱…
自己都想笑死了…
 
于是,终于想通犯不上为不可捉摸的也不必须的东西费神,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死鸭子嘴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