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十月 2007

枯竭了啊。。。

今天朋友发过来的的帖子,关于星座的
看了有些小小共鸣,版主也是位自恋的天平,写得慷慨激昂的。。。
虽然说星相这东西属于迷信行列,不能为社会创造价值。有人觉得这些东西太八卦太无聊,没有内涵没有深意,
但是似乎现在能够看见什么文字有小小共鸣都很少有了。

我是个粗人,其实对文学没啥研究,只能感受到笔者最直接的感情宣泄。
可是呢,所谓俗大即雅吧,能被最普通大众接受的东西,便是好的东西,就像郭德纲的相声一样。
不过反过来想想,我们是情愿成为最普通的大众的人么?

想起我高中的同桌,曾经也是忙碌的学习各种科目,不过不忘挤些时间写首小诗,写篇散文,抒发各种各样的情怀。
他文笔算不错,所以也经常能够得到各种方面的表扬和赞赏。
如今呢,他和我算同行,我很清楚他上班时的忙碌和下班之后的忙碌。。。
虽然忙碌,但是不是没时间感慨,只是不再有那个想法了。

我们都是,是没时间感慨了没心情感慨,还是已经感慨不出来什么东西了?
(不过也是有写东西细腻到让人没有耐心看下去的人存在的。。。)

可能只是自己的生活越来越简单,为了一个一个的目标,为了一个一个的任务。
就像玩魔兽世界
升级/考证儿,打装备/加薪,没有什么大不同。
当实现了之后像小孩子得到新玩具一样的兴奋一阵,不会太久,又忙着为了下一个目标着急上火。

到底什么失去了呢,可能是憧憬和梦想吧,可能
如果失去了还会有么?
毕了业工作了的我们就像突然失去了束缚的瘾君子,疯狂的过着无拘无束无指导的日子。
有得做就做,有的玩就玩,以后怎么样,天知道。
生活比游戏刺激的地方就是你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吧。
只是有的时候不想做的任务也得接。

。。。
。。。
。。。
最痛苦莫过感慨一堆之后没什么结论。。。
什么时候才能感受到灵魂的存在。。。
也许失去的就是灵魂

只能当个最普通的大众了吧。。。

时记

到了歪果了,是不是也应该用用英文写日记
想想还是算了。说不明白

刚刚我的室友&同事出去打排球了(PM9:30)。。。说是一个Gent的朋友过来打球然后再回去。。。大礼拜一的真是有精力。。。
临走的时候他说:很奇怪,我以为到了国外英文应该会提高,可是实际上感觉却是下降了,你呢?
我说我不知道,还没感觉。。。心想,你和我在一起能提高都怪了

两个礼拜还是有很多事情可说的,但是很散,既然讲到了就从这位老兄开始一部分一部分说起吧
*****
刚见面就很严肃,不笑,不看人眼睛,不能说狂,就是冷。帮我搬东西什么的倒是不含糊,心想熟了就好了吧。
因为他比我早到半个多月比较熟悉环境,第一天给我做晚饭以表示友善。不过质量实在是难让我这中国人有什么好感。。。
第二天我也做了两人份的午饭(第一次)表示友善,他说晚点上来吃。我也就也干我的去了。后来食物是没了,但是他怎么处置的就不知道了。再后来俩人就都是岔开时间吃饭,各做各的了。。。

这家伙很闷,比我还闷,刚到的时候就俩人面对面坐整天一句话也没有,后来都是我发起一些话题才有对话,对我比较熟悉的朋友可以想像这家伙闷到什么程度。。。我也终于知道遇到闷人有多么不爽。。。这么下去别说英语了,什么话都不会说了。
不过他倒是闷得有理,什么事情都自己做,自己查,自己旅游,也不给别人添麻烦,不像我好多都还得问别人,而且搞得我现在也养成了吃了饭就马上收拾厨房的习惯。。。睡前饭后打开天窗望着远处抽根烟,满沧桑的样子,打听了一下却和我是同年的。

让俩人变得熟识了一些的是通过一件事情。但是之前不得不提一下比利时的厕所。
我刚来的时候发现厕所旁边都没有扔手指的篓子,心想歪果就是地方大啊,肯定连下水道的管子都粗,手纸能直接池里。所以上家里的厕所也没多想。但其实家里的下水管只有大概三厘米的直径,便池后面接了一个机器,里面有电机,水位高了之后会吧里面的水抽到下水管里,为什么能不堵呢?因为电机有搅拌的功能。。。
所以对待这个玩意儿是不能随便扔手纸的,歪果的手纸质量都好。。。。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哥们用了大半个月都没出事儿,偏让我赶上了,但是纸真的不是我扔的,我还没在屋里上几回厕所呢。。。那天俩人晚上一点多从办公室回来(都是喜欢熬夜在电脑前的。。。),我发现水位不对,在国内的话就是继续冲,水位高压强大就下去了,结果这个直接冒了。。。赶快把那哥们喊出来,这也不能不管啊,我们住顶层还是得有点公德啊,再说这水不环保。。。
先舀水吧,不流了再说吧。我开始还慎着,毕竟是污秽之物啊,上次踩到一脚地沟油还记忆犹新。。。那哥们倒是不怕脏不怕累,光着膀子上手就擦。我看我也别闲着了,也马上用抹布把水吸了挤出来,但是速度太慢,旁边没有能用来舀的器皿,那哥们就冲出去了,一会儿把煮饭的小锅拿来了。。。我问他,不要了?他说可以洗洗再用么。。。我都疯了,这也太不在乎了。。。必须马上夺下再想办法。后来终于找到东西舀水把水止住,保住一个锅,10几欧呢。。。
水停了可是还是堵啊,我发现了机器的作用,把机器拽了出来,也就是我俩这样理工科有探索精神又不怕脏不怕累的,愣是把它拆了发现了那罪魁的手纸。不过那可真是与SHI作战啊。。。
当通上电再次按动下水扭的时候俩人都挺兴奋,机器运转,击掌。
后来这比利时的shit crumble machine就成了我俩的一个笑话,上次去酒吧时候还为这个干了一杯

*****
接下来说说饮食吧。。。
其实没什么不习惯的,只不过做法比较奇怪。经典的比利时食物老板请吃了两次,炸奶酪,磨菇摊鸡蛋,烤鸡肉,薯条什么的,组合比较怪异。不过去Brussels时吃的龙虾还是比较可口的,就是少一点贵一点。。。

还有就是上周4去Gent和@er一起吃披萨,在一家人满满的披萨小店,那款大家推荐的25#Carser还是很不错的~晚上尝了Duvel(devil)啤酒,喝着差不多,其实是一般啤酒一倍的酒精量。

再就是自己做的吃的了,最成功的是今天的柿子炒鸡蛋,第一次做居然和家里的是一个味道,然后今天也第一次煮饭,怕糊了下火发现里面还是湿粒状的。。。回锅继续煮,得到了基本熟了的米和一层锅巴。。。
其他的就是通心粉/龙须面+柿子、生菜、胡萝卜、腊肠片、咸菜、罐头青豆、鸡蛋的各种翻来覆去的组合,煮一大锅基本不用放盐,原汁原味的。简单点就是三明治,明天打算尝试炒生菜。
肉类的还没尝试,总嫌贵不愿意买,而且没有头绪怎么做,有心情再说吧

*****
风景类的都在我的相册里了http://picasaweb.google.com/wangkepan 和印象中的欧洲差不多。Cute的小房小院,精致的教堂。不过雕像类的一般都比较二。。。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比利时这样,比如那个昆虫标本,大脑进水像,和撒尿小男/女孩。。。。路过一个纪念品店,见到有撒尿小男孩形态的红酒开瓶器,比较狠。。。

值得一提的是Gent的照片,这是在Gent火车站等火车的一个半小时走到市中心拍了10分钟的照又赶回来的。
我到过的比利时的城市都是外面有圈环线,铁路线都和环线相切,不进市区,所以火车站到市中心看起来是很远的。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走走看能不能走过去,如果到了一半时间没到就往回走(不习惯用欧元舍不得坐公车)。结果后来发现市内的公车基本上是免费坐的。。。。

天气阴天下雨多,不过一到周末都是大晴天~反正这两周都是。。。
转冷了,不过屋里的供暖设施还是很强大。。。反正离办公室特别近。。。

这离办公室距离近,和朋友们距离远,总感觉还像是在清河似的,想出去又嫌麻烦懒得动弹。。。
*****

其实本来是最想写心情的,已经开始感觉到一些的孤独,也开始有一些的思念,加上有一些的无力。。。
不过今天工作进展的很顺畅,让自己失去了那阴霾的心态去思考问题,索性就记录一些见闻为留念算了。什么时候阴霾了再说吧。

最后,附近的朋友有计划出行的都叫着我同行吧~让我有个理由说服自己走出清河
来个清河还TM要办两个半月的签证。。。

逃荒

姐姐来帮着收拾东西,说着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却总在犄角旮旯里翻出一堆堆的破烂。有用的没用的好几大包,跟逃难似的
老妈非要过来,其实也就半年的光景,和上学时也差不多,只不过12个小时的火车改成飞机,她感觉远点的地方就是不一样
和兄弟们通报一下,临行需要小聚,其实被那签证忽悠的已经聚了好多次了。。。

折磨的俩月。。。
遇上新朋友的时候介绍情况说:计划八月二十号走。反应都是:哦。。。。恩?!
苦了被我赖一个月的大凯,等哥回来大餐
还有比我更加曲折离奇,险象环生的Yifan同学。好在有惊无险
还算和谐

挺麻烦的,不想劳师动众的,感觉有点太把自己当人物了。不过回过头想想,大家也就是找个机会乐呵一下,每个遛洋的都有这么个责任,除了家人其实谁也没当你是人物,也就不要琢磨太多反到以为自己是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