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06月17日

“铊中毒”让协和医院吃官司

原告律师认为:患者也是消费者

王小星

  3年前,清华大学学生朱令令因“铊中毒”在协和医院诊治。但被
救者不能容忍救人者的失误

  本报北京6月16日讯 记者王小星报道:清华大学学生朱令令是国
内首例通过INTERNET网络,得到世界各国专家诊断建议而最终确诊为
铊中毒的病例,因此被媒体广泛报道。3年后的今天,朱令令的母亲与
曾为朱令令诊治的协和医院对簿公堂。在今天的庭审中,朱令令一方
以医院延误治疗为由,要求医院赔偿经济和精神损失近80万元,原告
代理律师则称,希望能通过该案的审理推动我国医疗事故方面司法及
立法的完善。而一位参加旁听的协和医院大夫说,出现这种事,她觉
得挺委屈。

  原告称,1995年3月9日朱令令因双脚疼痛、双手发麻等症状,前
往北京协和医院就医。当时一位大夫曾怀疑朱令令为铊中毒。但此后,
协和医院在未做“铊”中毒化验的情况下,草率作出排除铊中毒的结
论,而诊断为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神经根神经炎,并按此治疗。但朱令
令病情未见好转,反而加剧,生命垂危。当北大学生贝志诚根据协和
医院发布的病情报告在INTERNET网络上发出紧急的求救后,许多国外
专业人士通过电子邮件及其它方式分析为铊中毒,但协和医院仍固执
己见,不采纳各方建议。最终,朱令令的家人自己找到有关部门进行
了化验,证实为铊中毒。从朱令令在协和医院首次门诊到最终对症治
疗,一共用了50天,朱令令的母亲称铊中毒症状明确,及时治疗能够
痊愈,而协和医院草率排除铊中毒并过于自信拒不采纳其他人士建议
的过失,使朱令令延误了治疗时机,最终侵害了朱令令的生命健康权,
因此要求获赔。

  目前朱令令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与社会参与能力,法医鉴定
伤残率为100%,北京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认为此病例不属医疗事故。
但其律师认为依《民法通则》有关规定,医院的行为与病人的损害后
果之间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应当构成侵权,朱令令有权提起诉讼。同
时针对这份医疗事故的鉴定,律师直言不讳其鉴定人员的组成不尽合
理,缺乏法律界人士,加之医疗行业的行业保护与偏袒,难以得出全
面且公正结论,而作为重要证据的病例,又始终由院方保存,这样就
使鉴定结论是建立在一个真实性能被涂改的证据上。因此庭审后这位
律师呼吁,在医院福利性质已淡化的时期,切实保护患者作为消费者
的基本权利已刻不容缓。

  针对原告一方的指控,协和医院答辩说,确诊铊中毒需要有三个
条件:接触史、症状和化验结果,而接触史是最重要的因素,因此他
们无法对只出现症状而未查出接触史的朱令令确诊。同时他们表示,
协和医院一直未作出过排除铊中毒的结论,而一直未能给朱令令作有
关的化验是因为许多医疗单位不具备做该项化验的条件。至于按急性
播散性脑脊髓神经根神经炎诊治的原因在于朱令令出现了这类症状,
他们只是确诊了出现的症状,而非确诊了症状出现的原因。协和医院
称他们是依照首先延续朱令令生命的态度进行诊治的。

  今天的庭审并未进行法庭辩论。


[世界杯专版][新闻背景][综合新闻][警方热线][书摘][华灯][连载][图片新闻]

gmdaily@public.bta.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