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县战役——华东战场上的第一个攻坚战

来源:国防部网  作者:王潇  时间:2012-10-24 15:21:20

    潍县战役又称昌潍战役或胶济线中段战役, 由我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根据中央军委和华东局指示,于1948年4月2日发起,是解放战争时期我军在华东战场上的第一个攻坚战,是我华东军民转入战略反攻后,取得的一次具有重大意义的胜利。

    “潍县工事强固,土顽的战斗力不低于蒋匪主力……”

    潍县,千年古邑,位于胶济线的中心,公路交通四通八达,是连接渤海、胶东、鲁中的枢纽,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向为兵家所重。潍县又以“双城”著称,西城、东城相距仅100多米,中间有白浪河穿过。西城又称城里,是传统意义上的“潍县城”,城墙方圆8里。据志书记载,西城始建于汉代,原为土城。明代崇祯12年改建为石城,外侧墙皮全用青石砌成,城高13.3米,厚8.3米。潍县城因其高大坚固,有“鲁中堡垒”之称。据说历史上从没有一支队伍凭武力打开过潍县城。国民党守军为固守待援,又环城筑起三道防线,地雷、碉堡、铁丝网层层密布,更破拆民房近万间,以廊清射界。守军中将司令陈金城登高环顾,自诩云,“城防深沟高垒,金城汤池也”,“南宫难攻,北宫白攻,擂鼓助威,金城难破”。

    对潍县战役,中共中央曾作过明确指示:“潍县工事强固,土顽的战斗力不低于蒋匪主力。在围攻潍县之前,须作周密布置。”遵照中央的指示,中共中央华东局也向山东兵团明确提出:“昌潍战役对整个山东战局关系重大,故必须特别谨慎,并预做充分的准备。

    1947年,华东野战军胜利地粉碎了国民党对山东的重点进攻,山东战场的形势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1948年初,山东兵团按照党中央、毛泽东主席关于解放全山东的作战计划,打响了人民解放军由防御转入进攻、进而解放全山东的一系列战役,揭开了山东解放战场新的历史序幕。3月初,山东兵团发起了周(村)张(店)战役,基本摧垮了国民党在胶济线上的防御体系,切断了济南、潍县的国民党军队的陆地联系,孤立了潍县地区国民党守军。

    山东兵团首长许世友、谭震林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在战役发起前,进行了细致的调查研究,作出了稳妥而大胆的部署,首先分割潍县与其外围各据点的联系,扫清四关守敌,夺取攻城阵地;尔后集中主力先攻西城,打敌要害,夺取西城后,再居高临下攻取东城;最后肃清外围残敌。

    4月1日,参战各部队形成了对潍城的合围之势,国民党守军的覆灭命运已难以逃脱。

    “宁死在墙头墙里,不死在墙外”

    4月2日,渤海纵队和鲁中军区部队首先从三个方向开进昌乐,切断昌(乐)潍(县)间的联系,紧缩包围。与此同时,第九纵队由邹(平)长(山)地区挥戈东进,十三纵队由胶东地区出发。5日,各参战部队陆续进到潍县外围和打援的预定地点。8日,完成了对外围守敌的分割。9日袭占飞机场、九龙山等要点。10日,肃清城南远郊的国民党军队。15日,占领北关,城北方向外围战胜利结束。18日,渤海、鲁中部队占领南关,城南方向的外围战胜利结束,为攻城部队扫除了障碍。

    完成清扫外围的战斗任务后,为迷惑国民党军,巧妙地进行战役伪装,“休战”3天。国民党守军误认为山东兵团无力攻城,王耀武甚至在济南召开庆祝大会。而此时,山东兵团各攻城部队正在紧张地进行战斗动员和作战部署。攻城部队发起创造“潍县英雄连”活动,突击队员提出了“宁死在墙头墙里,不死在墙外”、“人在阵地在”的响亮动人口号。

    4月23日黄昏,攻城战斗在南北两面同时打响。在城北面,九纵二十五师和二十七师部队自西至东向国民党军队城墙外的工事进行连续爆破。二十七师迅速出击,登城并占领了国民党军队三个突出部。但从西北关进攻的九纵二十五师,却遭到国民党军集中火力的拼命抵抗,伤亡较大,未能突破城垣。九纵首长当机立断,命令九纵七十九团坚守突破口,并向纵深发展。九纵根据指示,于24日拂晓前做好了发起更大攻势的部署。

    24日天亮之后,九纵向北城垣发起了新的攻势。七十九团率先打开国民党军守军两个突破口。国民党守军拼死抵抗,以猛烈炮火封锁突破口。于是,双方展开了争夺突破口的激战。由于国民党军地堡群火力猛烈,后续部队进攻受阻,城上部队伤亡很大。情况紧急。许世友司令员打电话给九纵司令员聂凤智,要九纵命令二十七师立即组织严密火力,掩护后续部队迅速投入战斗,固守和扩大七十九团占领的突破口。为迅速攻占西城,二十五师主力七十三团在纵队炮群的火力支援下,仅用3分钟就炸开了突破口,又用6分钟就登上了城头。24日13时,九纵二十五师强行登城成功。接着,二十七师后续部队登城,并与已经打入城内的部队取得了联系。登城部队迅猛地向纵深发展,势如破竹。从城南进攻的鲁中部队经过激烈战斗,也突入城内。国民党守军虽拼命抵抗,但整个防御体系已被打乱。陈金城、张天佐等见大势已去,遂率残部向东城逃窜。当晚,九纵全部占领西城。

    24日夜,山东兵团首长对作战的兵力部署略作调整:第九纵队为东城主攻部队,以西城为依托向东攻击,九纵队一部在城东北实施佯攻;鲁中军区部队为东城助攻部队,自城南向北配合九纵;西海军分区一团于城东钳制,并准备围歼东逃的国民党军队。26日下午,攻击东城的部队进入突击阵地,完成了对东城的合围。18时,人民解放军炮火开始准备,经过一个半小时轰击,将东城西城墙和沿白浪河一线的目标摧毁。20时,人民解放军西、南方向的攻击战斗全部打响。

    随着西城城垣轰击目标被摧毁,从西边攻击的九纵二十七师八十团一部首先突进城内。随后,九纵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也突破城墙,投入纵深。接着,七十七团又从城门突入城内,向正东猛攻。与此同时,鲁中军区部队在东城南面将城墙突破,向北发展,与九纵部队会合,并将西城一带国民党军队分割。

    “潍县危险、危险潍县、潍县危险、真危险!”

    此时潍县战役胜负已成定局,国民党军队士气已完全丧失,在人民解放军的猛烈进攻下步步向东退缩。27日7时许,人民解放军已控制东城的1/3区域,国民党守军全线危机,为鼓励其丧魂官兵,他们用飞机在潍县城上空抛撒传单,我军也用空炸炮弹予以回击,敌我双方展开了空中政治攻心战。其中有份传单,敌我双方形成了有趣的对应。敌方传单是:共军攻潍,“北宫―白攻南宫―难攻潍县吃紧―坊子可救!”我军的传单是:国民党军守潍“南关―难关北关―悲观潍县―危险坊子―失守,潍县危险危险潍县潍县危险真危险!”

    陈金城、张天佐等见一切顽抗已徒劳,一面向王耀武求援,一面向仓上方向突围,企望同仓上之敌合流,免遭覆灭厄运。未等援军到达,张天佐等率300余人由东门向南突围,出城不远,张天佐就被人民解放军击毙。9时许,国民党增援飞机飞临潍县上空,陈金城等率1000余人向城东南方向突围,被人民解放军预伏的部队打垮,陈金城束手被俘。时近中午,东城除东端的三官阁外,已全部被人民解放军占领。阁上的国民党守军已看到陈金城的败局,因此,除少数国民党顽固分子还在抵抗外,大部分已听天由命。担任攻阁任务的七十三团部队对国民党地堡进行了侧面爆破,并在火力掩护下开展政治攻势,迫使国民党军缴械投降。

    攻城战斗结束后,人民解放军开始肃清蜷缩在安丘、昌乐、田马等地的国民党军残余。4月29日,固守在安丘的国民党保八总第十团1000余人,仓惶南逃,途中被全歼。4月30日夜,

    被围困在昌乐的国民党保三师少将师长张景月和保六总少将司令徐振中,率领残部分路突围逃窜。逃离昌乐后,除张景月只身活命外,其余均被渤海纵队和渤海军区部队歼灭。5月1日和5月8日,东西两路增援的国民党军队先后撤退。至此,潍县战役全部胜利结束。

    辉煌的战果

    潍县战役,自4月2日发起,经过25天的浴血奋战,至27日攻克了潍县县城,取得了全面的胜利。共歼敌4.6万余人,毙伤1.9万余人,生俘2.6万余人。活捉国民党第96军军长兼整编45师师长陈金城等6名将级127名校级军官。击毙山东省第八区保安司令兼总队长张天佐及副司令张髯农等人。争取潍县自卫总队1500人起义。缴获各类门炮181门、枪支17734支、炮弹38465 发、榴弹114977发、子弹2683688发、飞机3架,火车头11个,汽车112辆及其它大量军用物资。解放4000余平方公里,人口百万,使我胶东、渤海、鲁中三大解放区连成一片。拔掉了国民党的“鲁中堡垒”,进一步孤立了济南、青岛之敌,有利地推动了山东乃至全国的解放。潍县战役结束后,中共中央华东局和华东军区召开庆祝大会,表彰各参战部队授予战役主攻部队九纵二十七师七十九团为“潍县团”。

    潍县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华东战场上的第一个城市攻坚战,也是我华东军民转入战略反攻后,取得的一次具有重大意义的胜利。潍县战役不仅消灭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有生力量,拔掉了敌人的“鲁中堡垒”,切断了敌人济南、青岛之间的联系,铲除了潍县周围数十个县、镇的反动武装,使胶东、渤海、鲁中三大解放区连成了一片,而且还使我军总结和掌握了城市攻坚的战术原则,同时,我军成功地对潍县城进行了接管,为以后接管大中城市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责任编辑:郑文达)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