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投稿
投稿
【華山論劍】拆政府與國家人格分裂症:民進黨兩岸戰略系列十二 人氣指數 1531
林濁水 Aug 23, 2013

民進黨立委也在拆政府,他們提修憲案要廢監察院拆解中央政府五權分立架構。
 
圖片來源:wiki百科
 
中華民國五權憲法五權分立,大不與人同,完全是孫中山的奇思異想;他的設置,在學理上不通;是對三權分立制度的誤解,在權力運作上弱化了立法機關對行政機關的監督制衡能力;號稱準司法機關,但彈劾的實際效力上連檢察官的起訴權都比不上,等於是向行政法院提出的檢舉權而已;至於糾正權,不痛不癢,行政權決不會因糾正而改過遷善,但又會不勝其煩。監察院正事既然難為,現在只好笑話頻閙了,民進黨立委和王建瑄同調,都說要拆了他。
 
拆監察院不是現在才有人起意。憲法學者己經講幾十年了,而民運人士從黨外時期到現在民進黨也主張幾十年了。
 
事實上中華民國憲法的問題還不只是五權體制不通該拆而己,中華民國憲法實施幾十年後已充分証明在南京制訂的憲法搬到台灣用,根本「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百病叢生,該整個拆開重建。
 
先天不良方面:
 
中華民國憲法原來有「國民大會」,那是蘇聯共產的「蘇維埃體制」,是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國家的權力分立體制;他又有行政向立法負責的民主國家內閣體制,又有美國式總統制的影子,以及張君勵模仿現在看來非常失敗的德國威瑪憲法的形式;當然更有孫中山自做聰明的五權架構,東併西湊,邏輯混雜,組織龐大無當,運作起來問題重重。
 
後天失調方面:
 
有兩個大問題,1,蔣介石增訂〈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在行政院外設了被憲法學者說是違章建築的國安會,國安局做擴權憑藉,行政權割裂混亂;2,統治35行省12院轄巿的大國憲法套在台灣上面使用,實質上一國只有一省,省和國一様大,一旦民主化勢必中央壓不住省,產生葉爾欽亂象。
 
問題這麼大,早該依台灣的現實重制定新憲。
 
但是,新憲硬是制定不了,理由「很偉大」:1,五權憲法是創建中華民國的國父發明的,是中華民國法統的象徵;2,這部憲法是在中國南京制訂的,是兩岸13億中國人民共同的契約,是了國家主權統一的象徵。
 
有了這兩個偉大的元素後,絕對應該保存下來,不能在台灣制憲,否則在13億中國人沒參與的情況下任由台灣2300萬人私自制憲,那便等於放棄中國大陸主權。
「在13億中國人沒參與的情況下任由台灣2300萬人私自制憲,那便等於放棄中國大陸主權。」這句話從法理上講並沒錯,但這一來,如果要在台灣要推動憲政體制的民主化,合理化,便遇到了「統一的體制和台灣民主實踐不相容的僵局」。
 
2003年龍應台寫了一篇文章很轟動,名叫〈文化的「精神分裂症」〉。她說到了德國,看到小學課本中有地圖教小孩「我們這個不到兩萬人口的小鎮」的地理,很既驚訝又難過,因為想起她十歲時:
 
「課本上教的是偉大的長江黃河、壯麗的泰山長白山,我們從來沒見過也無從想像的地方。⋯卻從來不曾在課本裡、地圖上,看到過自己的腳真正踩過涉過的山頭和溪流。」「別人的土地,假裝是自己的,自己的土地,假裝它不存在⋯不願面對,也不敢擁抱。」
 
她說:
 
 「這是強權統治所造成的一種症狀。」是文化的精神分裂症。
 
其實台灣,精神分裂的狀態豈止發生在文化領域。1990民進黨通過〈1007台灣主權獨立決議文〉後我寫了一篇文章〈國家人格分裂症〉闡述,我說,幾十年來「事實上的我國」明明是台澎金馬;但「教科書上和憲法上的我國」卻包括台灣、中國還有外䝉古,於是國民主觀的國家認同和客觀真實的國家領域完全是兩回事,出現了嚴重的國家人格分裂症。「分裂症狀逐一侵入國家的各個面向成為國家政治體制、法律體系、政策內容的結構病媒,國家因而䝉受巨大的災難。」
 
陷入分裂症狀的人,一般會把自己的妄想當真實,不會有「病情意識」,於是,台灣在「強權統治」「造成」了「這一種症狀」:
1990年前後,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和認同,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民眾的百分比都是個位數;相反的,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台灣大陸是一國的高達七成。
 
在台灣民主化,本土化過程中,這個有問題的主流的國家認同就成了拆大而不當的中華民國五權體制重建民主體制最頑強的阻力。於是乎要讓台灣的國家政治體制、法律體系、政策內容正常化,符合現實和民主原則,第一步便是得釐清兩岸關係,確認台灣國家的真實狀況,建立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的國民意識。
 
從這樣的問題意識出發,姚嘉文在1988,1990兩年向民進黨全代會提出了417和1007兩個台灣主權獨立決議文,分別主張台灣主權獨立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台灣主權獨立,台灣主權不及於中國大陸及外䝉古。
 
民進黨希望透過兩決議文推廣台灣主權獨立的概念,扭轉社會看法,讓國民意識脫離大一統虛構神話回歸台灣現實,消除主觀的國家認同和客觀存在的實體國家間的分裂狀態,並進一步把「我國未來憲政體制」建立在主權獨立的「事實領土範圍之上」。
 
台灣主體意識和國民意識假使能迅速成熟,台灣合理的、全新的憲政體制便可以一步到位,一次完成制憲;可惜的是,現實上的發展並不是這樣,在兩決議文通過時,不只社會支持台灣主權獨立的是少數,國民黨政權恫懗,檢察官進行「叛亂」罪行偵辦,甚至民進黨多數的黨公職領袖也不贊成,幸好多數黨代表支持終於通過,到了1991年民進黨更一舉通過了〈台獨黨綱〉,到了現在,台灣社會認同獨立的已經遙遙領先認同統一的了。
 
台灣主體性認同的上升和合理憲政秩序的需要,終於使台灣逐步拆除一些憲法上和台灣現實和民主原則上窒礙難行的體制,完成了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丶凍省丶廢國大等一連串憲政改造,使憲法體制逐步地和台灣主權獨立的客觀現實接軌。但儘管如此,一直到今天,台灣的國民意識卻仍然和正常國家完全定於一尊有相當距離,國內統獨共識一直還沒有完全解決,獨立意識雖成主流卻不夠堅實,再加上國際上的不利因素的阻礙,使得台灣的憲政改造,沒辦法一次澈底解決,從1991以來,必須累積到一定能量才拆除一部份不合理的體制,一直到現在問題仍然多多。更麻煩的是我們明知道問題多多,有的缺陷產生的負面作用還會愈來愈嚴重__——例如權責不明的雙首長制部分——但非常不幸的,憲法己經被修改成謝長廷說的「超穩定狀態」,很難再修了。
 
解嚴初期李登輝討論修憲之民意依據。圖片來源:台灣史知識庫
 
不幸的「超穩定狀態」是怎樣形成的,這狀態又要怎樣克服,還有這狀態是不是像謝長廷說的,最有利於台灣和中國間兩岸關係的發展,這些都是我們亟待進一步探討並面對處理的大問題。
 
 
 

過去:在街頭闖蕩,在廟堂拔劍砍柱。曾是刑期比短第一名政治犯。
現在:種菜,種花,還自以為是吟遊詩人。

share by...
透過email分享給朋友
寄件人 傳送副本給我
收件人
多個email請以,號分開
【華山論劍】拆政府與國家人格分裂症:民進黨兩岸戰略系列十二
民進黨立委也在拆政府,他們提修憲案要廢監察院拆解中央政府五權分立架構。 圖片來源:wiki百科 中華民國五權憲法五權分立,大不與人同,完全是孫中山的奇思異想;他的設置,在學理上不通;是對三權分立制度的誤解,在權力運作上弱化了立法機關對行政機關的監督制衡能力;號稱準司法機關,但彈劾的實際效力上連檢察官的起訴權都比不上,等於是向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