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 頭條日報 - 新聞搜尋 - The Standard - Job Market - Caz Buyer - 電腦廣場
2013年11月3日    星期日
我的帳戶 密碼 忘記密碼
創作
作家專訪 好書推介 專題故事

三及第文體 滾瓜爛熟 日期 : 2010-11-02

作者: 萑葦 協力:蜜柑

  早前,一首台灣快歌《嗶嗶嗶》在香港竄紅。這首歌嵌入了廣東話,但語意不明,句法古怪,如「你亂開心/似有三萬呎高」,令人發笑。負責詞、唱的謝金燕解說,如此填詞,只因發音順口,適合電子音樂。台灣人來香港,懂得吃菠蘿油、紅豆冰等地道美食,看來,也懂得我們方言的優點。可惜,謝小姐的用法,不是好示範。一些作品,以粵語入文,如三及第文體,就用得其法,真真正正令你讀得亂開心。

  三語發展流變

  三及第文體是夾雜文言文、白話文和粵語的文體。這三種語言,經過長時間發展而成。

  文言文

  說起文言文,人們就想到「知乎者也」。今日的角度來看,文言文是中國古代的書面語,它的歷史可追溯到先秦兩漢時代。所謂「文言」建基於當時的漢語口語,也就是春秋戰國人的日常語言。到唐、宋時期,語言出現不少變化,當時的人已不會像春秋戰國人那樣說話。但他們仍然會以文言書寫,蘇軾、王安石等大文豪的文章,都是文言作品。文言就成為更純粹的書面語。

  例子:先秦諸子散文、唐宋古文

  白話文

  二十世紀初,陳獨秀、胡適等「新文化運動」的領頭人物提倡「我手寫我口」,魯迅、周作人等作家也試用白話創作,寫下許多優秀作品。白話文漸漸取代文言文,成為主流。

  雖說白話文建基於民國時期的口語,但不完全等於「怎樣說就怎樣寫」。白話文同樣講求精煉,是經過文學加工的書面語。今日我們稱之為「現代漢語」,是一套規範的中文。

  例子:魯迅《狂人日記》、梁實秋《雅舍小品》

  粵語

  口語有別於書面語,是口頭交流的語言,我們廣東人說的是粵語。粵語是漢語其中一種方言,歷史也很悠久。

  粵語保留了許多古代漢語的用字,例如「靚」(「衣冠士女……莫不靚妝麗服」,明代《虎丘記》)、「幾時」(「明月幾時有」,宋代《水調歌頭》),用法自古皆通,例子不勝枚舉。

  三語文字饗宴

  《香港三及第文體流變史》作者黃仲鳴博士解釋,混用文言、白話文和粵語,相差不太懸殊,便算三及第。有人認為,這種文體非驢非馬,一如周星馳電影名句「咖喱魚蛋冇魚味又冇咖喱味」。然而,若文字駕馭得好,三及第能兼有文言的凝練、粵語的靈活,像瀨尿牛丸,既有牛肉的鮮,也有瀨尿蝦的甜。

  說唱文學演化

  三及第源遠流長,黃仲鳴博士認為,源頭可追溯到明末廣東說唱文學,如《花箋記》,文白夾雜之餘,還加入粵語。說唱文學是一種口語藝術,以說白、歌唱?躑z故事。其實,各地都有類似文學,如台灣有歌仔戲(閩南語摻雜文言)。只是,粵語的方言區大,多人講,梁啟超、康有為等嶺南文人又多,因而產生了豐富的三及第。

  而第一本三及第小說,據「掌故專家」魯金考證,應是《俗話傾談》。作者邵彬儒是廣東省的「講古佬」,把他的俗講結集成書。在四、五十年代,香港好些作家寫三及第小說,亦很出色,如高雄、周白蘋、我是山人。黃仲鳴博士說,當中高雄最受人讚譽,劉紹銘曾稱讚他的書《經紀日記》,是以香港的方言和背景寫成的「新老殘遊記」。他的文字,跳脫鮮活,且看《經紀日記》其中一段:「時已中午,一個人無處可去,順步至大公司,就在此午飯。遇皇仁同學盧君,盧君昔日甚豆泥,今則鴉路恤矣。」 「鴉路恤」是當年名牌,簡單幾句,已道出盧君今時不同往日,連當時文評家金聖嘆也譽之為「運用一種方言而得到勝利」。

  香港曾風行

  三語混雜,令文章活潑生動,且看我是山人的技擊小說《佛山贊先生》:「……少女右足飛起,踢中鐵指陳之右手,利刃當堂飛入船尾,插於板壁上,鐵指陳斯時騎虎難下,勢不能就此走人,只有硬?蚗Y皮,一個箭步衝上……」黃仲鳴博士指出,四五十年代,不但作家寫三及第,報紙如《先導》,報道也文白粵夾雜:「英蘇關係,至今仍大纜攪唔理,互換覆文,水歸水路,亦未嘗無因也。」那時小報、大眾化報紙都是如此,迎合低下階層。黃仲鳴博士解釋,以前一般低下階層,都受過古文教育,讀過所謂「卜卜齋」,用三及第是他們的風氣。一九四九年後,內地規範漢語用法,不准寫三及第,更令這種文體在香港茁壯發展。只是,隨?荇犮N變遷,新一代沒受古文教育,老文人又退下來,文言文在六十年代後慢慢式微。

  雅俗不止在語言

  黃仲鳴博士以為,粵語書寫不一定粗俗,最重要看內容。他舉例,小說《海上花列傳》也是用方言吳語寫成,沒有人敢說不是傑作。經典作品如《經紀日記》,粵語詞彙都是非用不可,最為傳神,而且不會全用土白粵語,不懂的多讀幾遍也能讀懂。三及第也有文言,語感古雅,插入粵語,讀來鏗鏘,也令我們看得親切。

  粵語也優雅

  很多人覺得粵語粗俗,其實,這種方言保留了大量古漢語、中原漢語,可以很古雅。例如,粵語的「傾偈」就很高雅,唐代高僧會說「傾佛偈」。又例如,廣東人常說「好相與」、「難相與」,甚具古風,《易經》就有「老夫女妻,過以相與也。」

  名著《紅樓夢》也使用大量方言,其中一大批正是粵語。歡喜、緊要、齊整等詞,在《紅樓夢》中很常見。這類粵語,明、清朝時全國通用,所以《西遊記》、《儒林外史》都會用到。

  三及第名稱何來?

  三及第之名從何而來,一直沒有定論。不過,魯金推斷,這名字應該來自「及第粥」。及第粥原名狀元及第粥,典故與明代才子倫文?臟傢騿C話說倫文?臟~幼家貧,賣菜為生,隔壁粥販見他可憐,便替他買菜,還送有豬肉丸、豬粉腸和豬肝的粥給他吃。後來倫文?酈炊丹^鄉,把這種粥命為狀元及第粥。文言、白話文、粵語合成的文體,好比混了豬肉丸、豬粉腸和豬肝的粥,所以稱為三及第。

  粵語寫作趣味無窮

  香港作者,偶然會用廣東話填詞、作詩、寫小說,為作品添上生氣。就如飯後上甜點,令一頓飯生色不少。粵語入文,未必不可,不過也不能亂用。甜食吃太多,始終影響健康。

  歌詞

  聽《嗶嗶嗶》,大家多留意到廣東話,其實,詞中還有台語。香港填詞人黃偉文,曾說羨慕台灣有台語歌。他曾經和伍樂城合作,計畫發起「新廣東話運動」,推出全粵語專輯,可惜最後胎死腹中。但黃偉文仍寫了幾首實驗作,包括楊千嬅的《傻仔》、合唱歌《What do you want》。最為人熟悉的,當然是李彩華的《你唔愛我啦》。黃偉文在○二年已生動地描繪了「港女」形象:

  “聽我講?鼲搨@?恕U我亦唔得/淨係坐?鱈Y豎話我太多心/等你等?鼲搨@有無?浀P我講/淨係想聽多一次BB好愛你/成日唔搵成日唔緊成日話見但見一陣/態度唔同以前成個冷淡晒”

  粵語完全保留了少女大發嬌嗔的語氣、節奏。可惜,這首歌未獲受落,黃偉文覺得可能樂迷聽不慣。研究廣東歌多年的朱耀偉教授則認為,廣東話給人粗俗的感覺,太根深柢固。所以,以廣東俗語入詞諷刺時弊、嬉笑怒罵,比較為人接受。有時候,這比用白話文填詞更有感染力。My Little Airport的《邊一個發明了返工》,林海峰從軟硬年代到獨立發展推出的歌曲、農夫的說唱(rap),都是好例子。陸永曾說,在內地唱《舉高隻手》,想把「舉高隻手/使乜怕醜」改成普通話「舉起你的手/不要害羞」,已失去那份感覺。

  小說

  已故才子黃霑,也用過粵語填詞,以至寫散文、小說。近二、三十年,香港的小說,以粵語寫的不多,偶然才夾雜一兩句。最為人熟悉的,已是阿寬在八十年代寫的《小男人周記》。直至最近,才有陳冠中寫的《盛世》,文字加入香港廣東話語法。書中主角老陳是台灣人,在香港出生。文化評論人馬家輝教授說,陳冠中寫作,向來糅雜粵語。《盛世》一書用不少北京時下流行語來寫,暗地?堳o藏了洋化和港式語句。馬家輝教授表示,這樣書寫要大本領,活化了語言,對所謂規範漢語有貢獻。

  現代詩

  香港詩人關夢南強調,詩是生活的語言。所以,粵語入現代詩,不是甚麼稀奇事,羅貴祥、也斯都有這類作品。詩壇前輩蔡炎培,最早作這種文字實驗。他寫詩愛摻入粵語甚至港式詞彙,如《贏馬記──贈石琪》、悼念亡友的《給浩泉》,寫了賽馬術語。有人說,這是表現本土性的手法。另一詩人戴天則指,這可稱為蔡炎培的「活法」。活法是南宋詩人楊萬里的創作方法,主張以感官感覺世界,再以活潑的語言把親身感受表現出來。

  關夢南不反對粵語入詩,他曾舉例,有小學生寫詩:「我得不到100分/媽媽不睬我」,把睬改成理,文字規範了,但也修剪了孩子的委屈之情。他也用廣東話寫詩,最著名的作品莫過於悼念亡母的《寢不語》。他解釋,他跟母親以廣東話溝通,若用書面語寫詩,會令彼此感覺變得疏離。只是,粵語入詩講求技巧,巧妙結合,事半功倍;如無必要,最好不用,太刻意反而扭曲詩意。

  書寫要留神

  連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也稱讚,廣東話生動傳神。不過,胡亂入文,也不是好事。黃仲鳴博士就對近年出現的新三及第──白話文結合方言和外語,有些微言。那些方言不是舊三及第的廣州話,而是港式粵語,如用英語拼湊的「烏sir sir」(糊?婼k塗)、「蘿pat」(屁股);外語直接用英文單詞,而非中文譯名,像巴士寫bus。媒體為了迎合大眾,尤其年輕人口味,常用低俗、鄙陋的新三及第。方言入文,到底要技巧。詩人也斯也說得有道理,他的詩有粵語,但不是全然,因為他想跟其他用中文的人溝通。粵語寫作,還是要慎重。

  小遊戲

  下面三個句子,其中一句取自清代劉蓉的散文《習慣說》。看過上文,你知道哪句是文言文、白話文或粵語嗎?

  1. 劉蓉小時候,在養晦堂西邊的一個房間讀書。 _________

  2. 蓉少時,讀書養晦堂之西偏一室。 _________

  3. 劉蓉細個?鶖氶A係養晦堂西邊一間房度讀書。 _________

  答案:

  1. 白話文

  2. 文言文

  3. 粵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