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 世 謊 言

 

 

 

 

 

 

 

 

 

 

 

 

 

 


 

 

版權所有 2002, Deep Six Publishing 出版社.

歡迎讀者非營利性複印﹑分發此書書面或電子的全部內容﹐ 復印件必需保持本書所有原頁﹐不得更改﹐不得謀利。

 

 ISBN 0-9731181-1-3

 

我們的主網址是   http://www.deep6-publishing.org 

歡迎讀者用英語和我們交流﹐我們的電子郵址是 [email protected]

北美24 小時熱線電話和傳真1-206-984-2154.  請用英語清楚無疑地留下您的電子

郵址﹐以便及時回答。

 


 

                  

 

前言                                                                                                    vi

作者序                                                                                                viii

出版的话                                                                                        x

出版背景                                                                                            xii

 

第一章 發難                                                                                     1

正義的代價                                                                                        1

江的人格                                                                                            2

江的私人運動                                                                                    3

撒謊的特權                                                                                        4

恐懼與妒忌                                                                                        6

黑手黨式的管理                                                                                7

中國特權階層                                                                                    8

中國的“人生自由”                                                                             9

法輪功學員的人生自由                                                                    10

真理高于一切                                                                                    11

最大的威脅                                                                                        12

“真善忍”是違法的﹖                                                                            13

誹謗加屠殺                                                                                        14

 

第二章 誹謗                                                                                      17

誹謗宣傳                                                                                            17

誹謗宣傳的迷惑性                                                                            18

誹謗宣傳的進攻性                                                                            19

誹謗法輪功的全球宣傳                                                                    20

誣陷無罪                                                                                            23

全世界都看穿了江的卑鄙謊言                                                        25

誹謗伎倆                                                                                            28

不許辨護                                                                                            29

江的內心恐懼                                                                                    30

“自焚”-惡毒的謊言                                                                         31

不允許CNN攝像                                                                            33

劉氏死于誰手                                                                                    34

摧殘兒童﹐愚弄百姓                                                                           35

私訪積水潭醫院                                                                                38

江的詭辯術和他的國家恐怖主義                                                    40

 

第三章  欺騙                                                                                     42

“自焚”騙局                                                                                         42

“精神病”騙局                                                                                     44

“電視紀錄片”騙局                                                                             46

“反政府”騙局                                                                                     47

“中功”騙局                                                                                         48

“不吃藥”騙局                                                                                     49

“炭殂菌”騙局                                                                                     50

不許懷疑政府                                                                                    51

世界各國與法輪功                                                                            52

 

第四章 殘害                                                                                      55

屈死無數                                                                                            55

鐵窗內幕                                                                                            55

執法犯法                                                                                            57

罪加億萬                                                                                            58

國格喪盡                                                                                            60

鐵證如山                                                                                            61

悲慘人權                                                                                            64

結語                                                                                                    65

 


 

   

 

 

本書的作者是我的父親。在寫此書時﹐他是一位非常接近當時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職位非常高的中共官員。由於眾所週知的原因﹐關於父親我只能談及這些。在我的家庭生活中﹐我和父親一直保持非常和諧真誠的關係﹐我們之間從來都可以自由自在地交談任何值得討論的話題。

 

由於他的特殊地位﹐說是好奇也好﹐或是其他的某種心理原因﹐我總是會時不時的詢問一些“上面”的事情。特別是我在社會上聽到了一些什以後。當然﹐並不是每次我都能如願以償﹐但有時也確實能從父親那兒聽到一些中共黨內最隱藏﹑甚至有些可以說是最見不得人的秘密。

 

最近﹐父親和我談到了法輪功的話題﹐他對“法輪功問題”內幕的了如指掌令我震驚。在此之前﹐我們之間只是表面上泛泛地談及過法輪功﹐並且多數情況下是我在講﹐他在聽。父親總是尊重我的想法﹐從來不對我的觀點表示他的任何看法。當直到有一天我告訴他我是如何“強烈地反對”法輪功時﹐他仍是禮貌性地耐心聽我述說。在我講完後﹐他才擺了擺手讓我來到父親在家裡的辦公室﹐並示意讓我坐下。父親也在他自己的那張皮椅上坐了下來。他慢慢抬起頭﹐略帶笑容地看着我。然後慢慢說到﹐

“你對法輪功好像是了解的很多﹐實際上連皮毛都算不上”。父親停頓了一下﹐然後輕聲的卻是直接了當說﹕“你知道嗎﹐你同無數的中國老百姓一樣﹐在不知不覺中陷入了江的謊言和欺騙之中。你完全不了解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內幕﹐所以你對這個問題的看法也根本沒有基礎談什對與錯”。此時﹐我被父親簡簡單單的幾句話震攝得啞口無言。我愣楞的望着他﹐感到驚愕與迷茫﹐萬萬想不到這竟是父親對我就法輪功問題的第一次正面的回答。父親微笑着看着我﹐沒有繼續再說什。似乎是給我一個必要的緩沖﹑冷靜的時間。我很快從驚愕中清醒過來﹐我問他﹐“不管你知道的是什內幕﹐作為普通中國老百姓來說﹐來自政府的廣播﹑電視﹑電臺和報紙的報導是他們唯一的信息渠道﹐他們怎能分得清什是真﹐什是假﹖”他回答道﹐“真理永遠都不複雜。可是人們往往容易忽略先入為主的弱點﹐總是更願意偏信事先已經有所了解的東西。比如說﹐當兩個人陷入激烈的辯論或討論之中時﹐每個人都花了相當多的時間想盡快地說服對方來讚同自己的觀點。可他們的觀點往往都僅僅是建立在他們個人的觀念或推理上﹐我想這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與此截然不同的是﹐我們應當把時間花在討論什是真理﹐什是事實上。因為一切推理和觀念的產生都應實事求是地取決于事實。當我們能夠成功地做到這一點的時候﹐爭論自然就結束了。換句話說﹐當真理真正被揭示出來時﹐問題的本身也就成了答案。這才是我和你討論法輪功問題時所應採取的態度。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不會被任何單方面宣傳的假象所迷惑﹔只有這樣﹐所有江向全國老百姓和全世界所兜售的有關法輪功的所謂‘事實’才會不攻自破。”

 

說到此﹐父親停頓了下來﹐似乎是在評估一下他剛纔的一席話對我所產生的影響。我一面要求父親繼續講下去﹐一面順手抓起一支筆和一打紙準備開始記錄。父親告訴我最好是用錄音機錄下來。這時我猛然意識到我將要聽到是一些非常重要的出乎意料的事情。

 

 

 

 

 

 

作 者 序

 

本書將要揭示的是發生在中國的迫害法輪功的真相。這場迫害是由權力欲極強﹐妒忌心極大﹑極為虛偽﹑極為殘暴的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所發起的。由於對法輪功的社會影響和人數眾多的恐懼﹐為維護個人權力穩定﹐江通過大規模的誹謗宣傳運動﹐製造了一個根本就不存在的“法輪功問題”。

 

本書將要揭示的是江的宣傳運動是如何運作的﹐揭示他用以欺騙中國人民的眾多騙局的幕後真相。特別要揭示的是所謂“自焚事件”這一最大騙局的真相。

 

本書要向全國人民公佈江及其同伙是如何抓﹑關﹑押並殘害千千萬萬無辜的百姓(僅僅因為練習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本書要告訴全世界人民﹐在這場反法輪功的運動中真正被迫害致死的人數 ---- 一個遠遠高于目前所有公開報道的數字。

 

本書要以我們收集到的大量的第一手人證物證﹐將江自封的“中國人權最好時期”

的欺世謊言在世人面前暴露無遺。

 

在此﹐作為本書的作者﹐我謹向所有為本書提供事實真相﹑文字證據﹑音像資料及各種幫助與支持的在我週圍工作的其他高級官員﹑各級政府部門﹑特別是司法系統的干部和工作人員致以衷心的感謝。

 

你們為了正義冒着生命危險所獲得的江及其同伙犯下的一切恐怖罪惡的所有證據將很快公佈于世。

 

默 文


出版的话

 

我们非常高兴<<欺世谎言>>这本书能够与公众见面。通过这本书,我们希望广大读者能够了解到有关对法轮功这一平和修炼团体进行迫害的背后真实情况,以及中国政府为了形成一个反对法轮功的世界舆论所采取的无情的宣传运动。

 

在本书撰写时担任中国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在其卸任前希望做到两件主要的事情是:

(1)               让每一个国家都支持他的镇压法轮功运动

(2)               让每一个人都认为他江泽民所说的需要在世界范围内禁止和铲除邪教法轮功的说法是正确的。

 

本书的作者默文告诉我,中国政府的最高层越来越意识到中国的声誉正以惊人的速度在全世界范围内受损,他们对此深感忧虑。为什么?因为世界人民清楚地看到了江所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政策,尤其是针对那些非无神论者和拥有大量追随者的团

体。而法轮功恰好符合这两条。

 

在过去五十多年的时间里,中国共产党政权把无神论的教义从儿童时代起就开始灌输给国民。他们不支持,不容忍任何偏离这一思想的人或事。他们认为有必要铲除任何一个不符合这一狭隘思想的团体。

 

既然他们没有成功地在中国铲除法轮功(这一点令其沮丧万分),并且法轮功继续在世界范围内广获支持,江便采取了一个特殊的手段:精心设计和策划了一系列事先安排好的骗局。而这些骗局的唯一目的就是诬陷法轮功,使人们对其清白的声誉进行怀疑。

 

江的用意是把法轮功同事先策划好的一些诸如比炭殂菌恐吓事件还要可怕的灾难相联系。而其为了欺骗没有戒心的公众所编造的炭殂菌恐吓骗局却意外地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请大家一定要警觉:将来你所看到的类似策划出来的事件都是为了用来震惊和激怒全世界人民的,从而使他们对其所了解到的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进行怀疑。然而,无论表面上这些编造的事件是如何地令人信服,被其控制的国家媒体是如何地以无数的

来表明法轮功的参与,你都不要相信其一点。

 

如果用你从阅读默文的这本书中所获得的洞见来检测你被要求相信的每一件事。那么,你会清楚地看到江控制的国家媒体所提供给全世界的所谓证据真理,都不过是用以欺骗世人的谎言。


出版背景

 

一天,我们意外地收到了一位经营一家著名的英国出版社的同仁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们说,一位同他的一个密友有着长期商务关系的中年中国男士找到了他。由於他在出版业的显赫名声,他被问及是否愿意出版一本有关中国迫害法轮功的书籍。这本书是由一位共产党的高官所写。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这本书的作者根本就不反对法轮功。相反,他却反对他的同事们对法轮功的迫害。因此,他所要做的事是针对整个共产党的!

 

这位中国男士坦率地谈及了有关这本书的详情,并明确告诉我的英国同仁,一点承担这个项目后,他在现在及将来所必须要冒的风险。仅基於风险这一个因素,我的同仁当时就不愿意接受这个出书计划。但是,在那位中国男士离开办公室前,我的同仁告诉他说,他愿意再重新全面考虑一下这个问题,并会在一个星期内给他答覆。这位中国男士给他留下了手稿的一小部分,并感谢他的接见。

 

我的同仁越想到出版这本书,心里就越感到不舒服。他越感到不舒服,就越没有兴趣去承接这个项目。然后他给我们打来了电话....听了他的一点情况介绍后,我本人对这一出书计划也没有太大的兴趣。我意识到,一旦你承接了类似这样的项目,你就将没有回旋的余地。然而当我就要对他说的时候,他问我是否愿意粗略地留览一下文稿。他提醒我说,这是唯一的一种我可以用来决定是否要承接这一项目的方式。听后,我同意愿意阅读正在他手中的那小部分手稿。

 

收到手稿后我开始阅读。我意识到作者将有多大的勇气才敢冒着生命危险将真相揭露出来。尽管如此,我仍不愿意承诺去出版这本书。我确信我不愿意在我的生活中增添额外的麻烦,我也不愿意每次走出房门时都要察看自己是否被跟踪。

 

尽管对我来说,中国迫害法轮功是一个全新的事件,但我多少感到应该对此事件做个详细的研究。当我越研究此问题,越感到我应当承接这个项目,因为它看起来完全是一场没有意义和没有必要的迫害。

 

只是因为太多的人相信真善忍而就将那些无辜的人们逮捕,折磨甚至谋杀这一点深深地刺痛了我。於是我给我的同仁打电话说:让我们把这一计划向前推动一步。

 

第二天,同一位曾经拜访过我英国同仁的那位中国男士来到了我的办公室。我们详细讨论了彼此对对方的期望和要求。他说,如果我想看的话,他愿意随时亲手把260页的完整手稿交给我。由於我的母语是英文,所以我坚持原稿要以英文的形式出现,并且在我阅读完手稿和正式签合同前,我要与作者直接建立联系。

 

在阅读完手稿后,我安排了与作者亲知见面(当然是在中国以外)。 我们从每一个可以想象到的角度详细讨论了这本书。

 

我对同他的会面感到非常的满意,我尤其欣赏他回答和解释我的问题,怀疑和担忧时所表现出来的冷静和随和。我在当时就现场决定要承担接这个项目。随着我对迫害法轮功这一事件了解的越多,我就越感到有责任把真相传播给世界。

 

当这本书上载到我们的网站及新闻发布稿开始散发后,一些人给我写信询问许多有关本书,本书作者,本书内容以及我本人参与出版这本书的个人原因等问题。

 

问:出版社愿意提供采访吗?

答:根据作者的要求,基於安全上的考虑,出版社不提供电话,信件或电子邮件的采访。

 

问:法轮功同作者及这本书有什么关系?

答:根据我们所了解到的情况,没有任何联系。

 

问:是法轮功授权写这本书的吗?

答:这本书是个人出自于将真相公之于众的愿望而写的,而不是在任何人的建议下所为。当看到没有人准备这样做的情况下,作者感到别无选择,只能是他本人将其写出来。

 

问:法轮功学员赞同这本书吗?

答:我们从来没有要求他们赞同这本书,将来我们也不会这么

做。严格地讲,即使从法轮功学员的角度来看,书中仍有许多不为他们所知的东西,更不要说本书的作者到底是谁了。既然我无法揭示作者的真实身份,我也不期望法轮功学员对本书的赞同。他们是否讨论和推广这本书完全由他们自己决定。我们不期待或需要任何来自他们的支持。同时我们感觉到,从我们的最大利益考虑,我们最好不与法轮功联系。我们只是出版这本书。

 

问:出版社出版这本书的目的是什么?

答:我们的目的是引起人们注意江泽民主席是如何从内部破坏中国的。江错误地认为国家恐怖主义是唯一的统治人民的方式。当然它不是。而且其国民也不应该因为信仰真善忍而就被经常性的诽谤,逮捕,监禁,折磨和谋杀。出版者愿意为阻止这一不公正的对待而尽一点微薄之力。同意出版这本书的目的就是出於愿意对此提供一些帮助的意愿。

 

问:出版者为什么愿意免费提供这本书的电子版?

答:出版者认为不管是谁能否卖得起这本书,每个人都应当读读这本书。

 

问:为什么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表明是谁编辑和/或翻译了这本书的英文和/或中文版?

 

答:本书的编者和译者都注意到了中国政府的腐败所导致的广泛影响。为此,他们要求不必对他们的工作给予回报。就如同作者一样,他们要求采取匿名的方式。

 

问:人们如何才能验证书中所讲的事情是真的?

答:我们出版者的任务不是让每一个人去相信每一件事情。 为此,我们感到没有义务去替本书的内容辩护和辩解,去证实作者所说的,去以无可否认的事实来支持书中的内容,或希望别人能以更开放的心态去看它。

 

诸如有关人们的许多期待,要求,迷惑,问题,愤慨,怀疑等,我们无法提供任何的良方,而只能建议读者自己去通过诸如大赦国际,自由之家或人权观察等组织去做一些独立的调查。你会从第三方的调查中发现许多支持本书内容的事实。尽管由於中国政府不断的设障而使这些人权组织的调查受到严格的限制,但是他们已开始描绘出了一幅更加清晰的恐怖画面,并进一步证实了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行动正在进行之中。

 

至於要求提供更多的对本书内容的证实材料,由於揭示更多的信息将意味着要承担更大的风险,所以本书只能保持现状。

 

问:我不是很相信书中写的全部内容,有些看起来太不可思议。

答:我们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让你相信书里提及的每一件事情不是我们的责任。你自己决定是否相信它。

 

问:作者过去练法轮功吗?现在他练吗?

答:我们无法告诉你作者是否曾经练过法轮功,因为我们也不知道。

 

问:出版者练法轮功吗?

答:不练。

 

问:我们能看到作者从他的调查中所收集到的实证吗?

答:我们无权也没有办法将作者调查中所收集到的证据公之与

众。我们只是出版书。

 

问:为什么英文版的电子书先于中文版发行?

答:由於我们的母语是英文,所以我们坚持要看本书(最初为260页)的英文稿。如果它是中文的话,我们将无法对其编辑。在该书编辑完并征得作者的同意后,我们便把它上载到了网站。

 

问:为什么英文版读起来非常英语化

答:首先,在我们的要求下,我们收到的文稿是英文的,然后我们请母语为英文的编者对文稿进行了编辑。另外,作者为了避免在翻译过程中所出现的文法上的不妥,他要求我们尽量使其英语化。於是我们就这样做了。

 

问:你们如何出版一本你们自己对其内容也无法证实的书呢?

答:有许多因素促使我们出版了这本书。根据我们所了解到的情况,我们认为作者在书中所谈及的内容是真实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出版这本书的原因。



 

第一章     發 難

 

正義的代價

 

有時候﹐我覺得我的工作做起來並不容易。這倒不是因為每天有許多事情要做﹐或者是要參加這個會那個會﹐而是因為我在做工作時必須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作為一名黨的高級領導﹐我本應當盡心盡力地履行自己的職責和義務﹐但是我必須要有意地對一些事情不去過問﹐最好保持沉默。法輪功事件就是其中的一個。我必須強迫自己不要暴露內心的真實想法﹐以免被扣上“異端”思想的帽子。

 

在自己的國家裡我有時卻覺得自己是一個外國人。我產生這種感覺的原因是因為在我的週圍到處都充斥着腐敗。特別是在最高領導層中﹐正義成了一個根本就不敢奢談的概念。如果你堅持了正義﹐那你就將冒着因此而失去特權﹑信任﹑權力和提昇的機會的危險。在我週圍的許多人都因這些難以抗拒的利益的誘惑而一一就範。儘管這些東西對我不產生任何影響﹐但我必須要裝出也對它們感興趣的樣子來。

 

當我每天在走廊上或會議中以及平時看到江澤民時﹐我必需要裝出一種對一切工作除了自己負責的之外其他都不大關心的樣子來﹔必須要裝出沒有看出他內心深處的極度空虛與不安﹔沒有注意到他骨子裡的那股妒恨與邪惡。我必須要漠視這多年因在他週圍工作所產生的一切特殊感覺﹐而只能把自己真實的思想深藏在內心深處﹐因為你很難信任你週圍中的任何一個人。中國人的妒忌心極強﹐他們對陞官﹐榮譽﹐漲工資等這些事情都非常敏感﹐所以你不得不對你週圍的人要小心行事。這也使我的工作做起來很艱難﹐因為我在這種充滿了懷疑﹐不信任和妒忌的環境中很難做好自己的工作。而造成這一切的根源是與那個權力欲極強卻沒有安全感的領導人江澤民分不開的。

 

 

江的人格

 

人們可以通過一個人運用自己權力的方式來判斷他的人格。江運用權力的方式暴露出了其最邪惡的本質。這其中包括他公開的﹐無禮的和不計後果的在世界舞台上的表演﹐以及他所表現出的那種任何人都動搖不了他的權力的傲慢﹐好像是那種愚蠢的妄自尊大正是他所認為的值得驕傲的“性格”。

 

真正正直的領導人能使人民發自內心的愛戴﹐通過自己高尚的品行和對人民的真心愛護而贏得人民的尊敬。他們是用自己的真心來領導一切的。從他們內心中所流露出的東西會使他週圍的一切受益並為人民帶來生機。他們決不會象江迫害法輪功那樣﹕先是製造一個根本就不存在的問題﹐然後再在解決這個所謂的問題中來抬高自己的聲望。

 

江的所做所為一切都是以個人利益為出發點﹐採取欺騙和謊言的手段來達到統治的目的。他死死地抓住權力不放﹐從不寬宏大量地允許別人對任何關係到他自身利益的事情發表任何看法。他不顧一切地掩蓋他自身的缺陷﹐不安以及對聲望和掌聲的無止境追求。江在其所發動的對法輪功的個人戰爭中﹐竭力把這場戰爭描繪成是“人民”或者是“黨”對法輪功的戰爭的種種手段﹐正是他這種讓人箄視的人格的真實寫照。

 

 

江的私人運動

 

根據黨章和黨內集體領導的原則﹐江本應首先獲得政治局常委會同意﹐才能採取任何行動去對付法輪功﹐但我告訴你﹐江發起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運動事先根本沒有征得政治局常委會和中央委員會的同意。江認為﹐法輪功對他個人的權力和他對黨的統治造成了直接“威脅”﹐當然他心裡也知道﹐政治局常委會和中央委員會都非常清楚這種所謂的“威脅”根本就不存在﹐於是他採取了漠視一切來自這兩個機構讓法輪功自由發展的意見﹐發動了這場江“私人的”鎮壓法輪功的運動。

 

在處理法輪功的問題上﹐江一開始就完全無視憲法所規定的正確處理類似問題的“法律程序”。憲法明確表明﹕即使是國家主席本人在處理關係國計民生的重大問題時﹐也不能如此非法地﹐單方面地繞過正常程序去濫用權力。江給政治局和全黨同時寫了一封信﹐說明他要處理法輪功問題的決心和方式。他在沒有征得任何人同意的情況下就採取了行動﹐甚至沒有組織任何的討論和傾聽任何的反對意見﹐獨斷獨行地就在全國大規模地推開這場他“私人的運動”。顯然江是明知故犯地採取了違反憲法﹑違反黨紀和人民意志的行動。 江還一手導演出“天安門自焚”丑劇﹐編造了在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上強加給中國人民的最大騙局。這一騙局是對江本人﹑對中國國家主席這一職位﹑對黨紀國法﹑對人權以及對中國人民都是最大的愚弄與嘲笑。

 

江對法輪功的敵視和極端行動可追溯到1996年或更早之前。那時他已派人在全國範圍長期監視法輪功的活動和多次騷擾法輪功學員。為此法輪功學員不得不上書各級地方政府甚至中央政府反映情況。而一旦他感覺到他將面臨所謂的“威脅”時﹐也就是法輪功學員的人數超過共產黨員的總數﹐他便立即開始策劃消滅法輪功的計劃。最終﹐在法輪功的問題上﹐他不僅愚弄了中國老百姓和那些低級的政府官員們﹐而且甚至愚弄了那些沒有直接參與策劃和執行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的高級政府官員們。

 

 

撒謊的特權

 

儘管江在大多數情況下欺騙了多數人﹐但你只要稍微對他分析一下﹐就可以輕易地看穿他那些謊言的破綻。如果你仔細注意一下江的言行﹐你就會發現他從來不提供任何誹謗法輪功言論的具體的﹐可證實的來源。當然他又怎麼能提供得了呢﹖因為根本就不存在。

 

我們知道﹐任何事情只要是事實就都可以得到證實﹐因為都可以找到其來源所在。而謊言就是謊言﹐它不是以事實為基礎﹐因此也就無從找到其真正的來源。找到的只能是謊言的來源。而不是事實。江對他的宣傳運動沒有準備到連細節都非常清楚的程度﹐因為細節根本不存在。這就是為什么他極力銷毀所有法輪功的書籍﹑禁止出版一切法輪功的書籍﹐並操縱國家的通訊機構阻止中國人民通過互聯網閱讀這些書籍和信息。他要保證做到在中國沒有一個人能把他所宣稱的“事實”與真正的實際情況去做比較。這樣一來中國人民就很難識破江對法輪功的謊言﹔這樣一來他就可以無所顧忌地繼續捏造謊言﹑製造騙局。

 

江甚至還出版了一套詆毀李洪志名譽的漫畫集。漫畫集第一集的題目是<<李洪志其人和他的邪惡行為>>。這些書指控法輪功犯了“製造社會暴亂”的罪名。即使是江本人也不相信他的謊言﹐他只是想方設法地執行他的剷除法輪的計劃。不管他做的是對還是錯﹐是真還是假﹐他唯一考慮的就是他必須要儘快徹底地剷除法輪功﹐尤其要在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會之前。

 

將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歪曲到面目全非的程度是江的得意之作。江詆毀和誹謗了李先生和他的精神運動﹐法輪功﹐對他自己的所謂“勝利”引以自豪﹐自詡為一名偉大的戰略家。然而﹐真正“勝利”的取得不是靠陷害﹐欺騙﹐撒謊﹐屠殺﹐誹謗或折磨和監禁無辜的人們﹐不是靠故意地竊取中國人民對其的信任﹐也不是靠毫無因由地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更不是靠愚弄中國人民去相信那些完全編造出的反法輪功電視節目和所謂的“自焚事件”。真正的勝利是靠道義﹐正直﹐善良和誠實而取得。江的可恥行徑給未來的領導者開了一個極其惡劣的先例。他欺騙性的人格無助于他在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心中建立起他所一直想得到的所謂“信任”和“完美”。

 

在中國﹐人們都被蒙在鼓裡﹔而在海外就是另一種情況了。人們可以到書店或互聯網上去查詢和證實江講的每一件有關法輪功的事情。在輕鬆自由的環境下相互討論﹐發表自己的見解。那為什江可以如此毫無顧忌地欺騙中國人呢﹖因為他是中國的國家主席﹐他覺得隨心所欲地撒謊是他的特權。只有在極少的情況下﹐極小的範圍內﹐當江不得不面對法輪功的事實時﹐他就象是自己的人身受到了攻擊一樣﹐立即氣急敗壞地﹑甚至歇斯底裡發出一連串指責﹐極力否定他所犯的一切錯誤。我有個簡單的衡量江的方法﹕他在多大程度上堅決地否認他所犯的錯誤﹐他就在多大程度上犯有多大的錯誤。也就是說﹐他否定得越強烈﹐錯誤就越大。江把許多別人從來沒有講過的話強加給別人﹐你可以一字一句地去查一下李的書籍和講話﹐你將永遠不會找到江所任意強加給他的那些說法。在這裡我要強調一下﹕江所講的每一件有關法輪功的事情都完全是編造出來的。

 

恐懼與妒忌

 

可以想象當中國人民知道以下真相的時候會做出什反應﹕法輪功本身從來不存在任何問題﹔新聞媒體所製造的用來煽動群眾對法輪功仇恨的形形色色的宣傳包括“自焚事件”完全是江澤民本人一手策劃和導演的﹐都是編造出來的。一旦真象大白﹐中國人民將徹底失去對江的全部信任﹐最終把江本人送上歷史的審判臺。江清楚地知道這種可能性﹐所以這就是他為什麼害怕真相被暴露的一個主要原因﹐也是他為什么竭力地向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掩蓋法輪功真相的原因。

 

江週圍的人雖然努力幫他實現他的鎮壓計劃﹐但幾乎沒有人在內心深處尊敬和信任他。他們知道﹐江欺騙他週圍的每一個人。他威脅和強迫他們去順從他的意願﹐靠許諾提干和金錢回報來籠絡人心。他們知道﹐他是怎樣的一個欺詐性人物。尊敬﹐信任和忠誠的是不能靠強制獲得的﹔而江唯一的施權之術就是鐵腕和欺 騙。

 

與此相反﹐李先生的所作所為贏得了千萬法輪功學員的信任和尊敬。李先生這種獲得尊敬的能力令江妒忌得發瘋﹐他不能理解李先生是怎樣做到這一點的。江的妒忌心大得不可想象。把李的高德同江的缺德相比﹐你就會看到法輪功事件的本質所在。事實證明是李先生把真善忍的準則培植于中國社會。法輪功的傳播至少使數千萬人努力做一個好人。這種現象自然導致社會的道德回升﹐犯罪率下降。我週圍的一些官員們曾在多次會議上把這種情況告訴他﹐但他發瘋般的妒忌心態始終使他頑固地堅持他的做

法。最終他還是耗資幾十億元來迫害一個有助于我們社會恢復法律和秩序的精神運動。

江一開始對法輪功到底是什就根本沒有概念﹐如果他真知道法輪功這難對付﹐恐怕他早就接受身邊資深顧問的勸告﹐讓大家去煉法輪功好了。江以為鎮壓法輪功對久經百戰的中共不過是一件輕而易舉的運動﹐只要政府發出禁令﹐不出30天就能大功告成。而歷史卻無情地嘲弄了這個小丑。江決沒有想到自己竟會陷入他親手制定的消滅法輪功計劃的陷阱裡不能自拔。當然﹐江一旦騎上了虎﹐決不會輕易承認自己的失敗﹐在全中國以至全世界人民面前丟臉的。對江來說﹐鎮壓法輪功根本不是誰是誰非的問題﹐江硬着頭皮﹐把這場不得人心的私人運動硬撐下去﹐只是為了希望能說上一句“你看﹐我說過我一定能戰勝法輪功。”可是﹐請大家想一下﹐江擁有海陸空﹐警察﹐媒體﹐“610辦公室﹐億萬元經費﹐花了近三年時間﹐還不能消滅法輪功。他以為用誹謗﹐酷刑﹐關押﹐謀殺就可以把那些和平﹑善良﹑赤手空拳的平民﹐婦女﹐孩子打倒在地﹐但他沒有成功。現在﹐江落得一個什結局呢﹐依我看﹐他一手挑動的運動反而使法輪功越來越堅定地向全世界說明真相﹐江的這場戰爭早就兵敗將倒﹐一敗塗地了。

 

黑手黨式的管理

 

有人說過﹐共產主義的真實特點有兩個﹕一是權力和財富歸于極少數人﹐諸如黨的領袖﹔二是廣大人民群眾是統治的對象。為了保住他們的權位﹐他們激烈地壓制任何反抗。整個國家機器的運作的終極目的是保護他們的政治權力和商業利益。

 

黨的領導者認為他們是人民群眾勞動果實的合法“繼承者”。不管你是如何看待共產黨的﹐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在黨的最高層﹐他並不是一個真正的政黨﹐而是一個由一群竊賊﹐說謊者﹐騙子和謀殺者緊密交織成的群體。黨被一群烏合之眾所操縱。每一名成員僅因成功地執行了黨的領袖的指示而獲得回報。他們不是很歡迎競爭﹐而是用暴力和謀殺的手段來解決那些對他們沒有直接好處的不同意見。在意大利﹐它被叫做黑手黨﹐在中國﹐我把他叫做共產黨。

 

以中國的一個氣功團體“中功”為例。經過多年的苦心經營﹐他們建立了三千多個獨立的私人企業。而一旦黨認為對他們的利益構成威脅時﹐他們便無中生有地編造一個故事和利用已製造好的借口取締了該團體﹐並逮捕了六百多名成員。

 

與“中功”不同﹐法輪功從來沒有被指控跟黨競爭商業利益。但是李洪志吸引了為數眾多的學員﹐法輪功不可避免地同黨競爭了民心﹐讓中國人民在正義和腐敗中做出選擇。這就不能不被黨認為是直接“威脅”到黨的政治權力﹐所以法輪功一定要被剷除。

 

中國特權階層

 

在公開場合﹐共產黨總是激烈地反對資本主義。在私下裡﹐他們卻認真地實踐資本主義。這些反對只是用來做做樣子﹐以達到某種效果。他們真正想做的就是徹底消除競爭﹐以使黨獲得唯一可以剝奪國家資源和人民勞動的“權利”。黨打着“為大多數人謀福利”的幌子﹐要求人民群眾也放棄他們的合理人權。他們攻擊資本主義和否定人權的目標只有一個﹕鞏固黨的統治和權力。

 

江希望中國人民相信﹐“......一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都不得同憲法相抵触。......一切國家机關和武裝力量、各政党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一章第五條)  然而﹐那些黨的“高級無賴”們卻私下制定了“他們自己的規則”以適應不同的情況。他們希望人民群眾認為他們也是平等的﹐同樣受到那些用以限制人民的“法規”的約束。這真是天大的笑話。

 

我們天天喊着要“團結在以江為中心的黨中央週圍”。我認為﹐“團結”也好﹐不

“團結”也好﹐都不應當以任何變相的形式代替中國的民主與法制。特別是法制。換句話說﹐既然制定法律﹐黨就不能凌駕于法律之上。否則﹐中國就永遠沒有真正的法制。

 

我本人不反對也不贊成共產主義﹐我只是追求真理。沒有任何的意識形態能控制或迷惑我。我只做正義之事﹐不行非正義之舉。我不會輕易反對某件事情﹐正如我不會輕易支持某件事情一樣。但為真理而戰就必然要反擊謬誤。一個人要想戰鬥﹐他就必然要有意識地挑選他的對象﹐也就是他要明確為何而戰。為追求真理而戰是高尚的行為﹐因為它是為人類的最高利益而奮鬥。

 

中國的“人生自由”

 

中國傳統上不把“人生自由”置于較高的價值地位﹐但這並不意味着中國人應當沒有人權。即使他們沒有意識到﹐沒有要求或者不相信人權﹐他們都應擁有人權﹔即使他們無法理解為什么他們擁有這些權利﹐或是否應當行使這些權利﹐他們也都應擁有這些權利。

 

用中國的語言來解釋人生自由的現實不象人們想象的那容易。就如同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的人去想象如何在陽光下生活一樣。如果你沒有光的概念﹐你就沒有語言來表達這個概念。同樣的道理﹐如果中國人沒有對人生自由的切身理解﹐他們就會發現很難討論或保護他們少得可憐的“自由”。所以要否決中國人的某些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是否應該擁有的東西時就變得極其容易了。

 

江充份利用了中國人民對人生自由的價值觀念在中國現階段的理解狀態來為他的私人目的服務。在江看來﹐中國人的人生自由應該是﹕只要中國人民支持共產黨的一切命令和行動﹐他們就將擁有自由﹐否則﹐就將沒有自由。在中國﹐如果你要求人生自由的權利就如同你採取蔑視中國政府的行動一樣。換句話說﹐在國家的眼裡﹐你就是一個“反革命”。在大多數的中國人心目中﹐最終給“自由”和“尊重個人權利”涵義下定義的權威是中國政府本身。而實際上﹐中國政府的作用正是盡力控制和扼殺自由﹐而不是最大限度地給予人們生存自由。

 

法輪功學員的人生自由

 

很多中國老百姓並不期待從國家的抑制下獲得自由﹐而是把這種抑制看成是正常的事情。具有這種思想的人不能理解在國外還存在着一個支持人人自由平等和支持從國家的抑制中解放出來的政治道義準則。

 

當法輪功學員站出來要求他們信仰自由和練功權利時﹐普通的中國人認為他們不願同當前的政治氣候保持一致的做法就是有些反動的傾向。許多人都在想法輪功學員為什么不選擇一個政府同意的精神信仰﹐停止那些“起哄滋事”呢﹖這些人之所以這想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強烈地和清楚地信仰過什東西﹐更沒有想過即使冒着生命危險也要保衛自己的信仰。他們所祈望的只是能夠安全地度過一生﹐默默地接受國家施捨的權利。法輪功學員令這些人不解是因為他們沒有被騙相信江的國家統治機器決定了一個人應該相信什麼或不相信什。法輪功學員認為他們的最終人生自由不是來自于政府的恩賜。他們還認為﹐最終的權威不是中國政府﹐也不是李先生﹐而是道﹕即宇宙的真理“真善忍”。他們所追求的最終的人生自由來自于對真理的同化及對市俗的超脫。

 

法輪功學員對“人生自由”的概念決不含糊﹐他們從不指望中國政府給予他們早已擁有的東西。法輪功的人生自由不是要去反對什人或什外在的因素﹐而是消除那些存在于自己內心的阻擋自己取得自由及與生命本身不和諧的消極傾向。換句話說﹐對法輪功學員來說﹐真正的自由不是從外界﹐而是從內心獲得的。

 

法輪功學員享有的內心的諧和自由遠遠超脫出一般“人權”的基本涵義﹐這使他們與其它政治團體截然不同。他們所要求的只是一個公開的﹐堂堂正正的練習法輪功的權利﹐而沒有任何的政治意向。當法輪功學員說“法輪功好”時﹐對我來講﹐這真是一句真心話。為什么﹖因為法輪功的全部可以用三個字來概括﹐那就是“真善忍”。

 

真理高于一切

 

據我了解﹐在中國那些是共產黨員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首先是學員﹐其次才是共產黨員。這意味着他們把真理置于高于一切的地位。這種做法﹐必然會激怒那些在他們週圍對自己﹑對同事﹑及對他人很不誠實的人們。為什么要這說呢﹖比如說﹕如果你是一個願意執行某些江的損害人民利益的不誠實和不道德的命令的人﹐而在你的週圍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在談論“真善忍”﹐你會是什感覺呢﹖當你誇耀1989年天安門廣場上對學生的殘酷鎮壓時﹐法輪功的黨員學員會告訴你那做是錯誤的。他們會進一步給你解釋﹕以“極權政治”領導國家只能為黨和人民帶來羞恥﹐抗議和不滿。你此時又會有何感受呢﹖坦率地講﹐你願意聽你週圍的那些好人談論這些事情嗎﹖你不是更喜歡那些在你週圍順從你的“政治意圖”的人士﹐而不是那些法輪功黨員嗎﹖他們教育你要以“真善忍”為準則﹔拒絕執行你的那些與李老師的教導相違背的命令﹔善心地指出你的那些不正直的做法﹔成為你按照你的意願去管理國家的障礙﹐等等。你當然不喜歡這些法輪功黨員們。

 

當有數百萬法輪功黨員圍繞在你的週圍﹐你當然會感受到他們的威脅﹐因為如果一個人的心中存有道德﹐那即使是一個盲人也會看出邪惡的所在。有道德的人是很難被人欺騙的﹐只有沒有道德的人才最容易被人控制﹐玩弄。願意為真理獻身的人是無所畏懼的﹐甚至不怕犧牲自己的生命﹐那﹐在邪惡之徒的眼中﹐他們確實是“危險的敵人”。當你不能用威脅利誘控制週圍的人去做缺德的事情時﹐你就對他們完全失去了控制力。

 

最大的威脅

 

以江的觀點來看﹐如果法輪功學員的人數超過了黨員的人數﹐那黨的權力就會逐漸被吞噬掉(儘管法輪功學員對權力沒有任何興趣)。如果黨的權力和控制能力不是絕對的﹐那對黨的忠誠本身也就不是絕對的了。如果對黨不是忠誠的﹐那為共產主義事業而獻身的決心也就值得懷疑了。而且﹐從江的角度看﹐這必將直接威脅到國家的安全。如果黨感覺到國家的安全受到了威脅﹐那就有理由把那些反對者變成“國家的敵人”。如果把反對者變成了“國家的敵人”﹐那就可以令群眾相信﹕為了保護人民的“安全和利益”﹐有必要去剷除這一“國家的威脅”。那剷除這一“國家的威脅”的最好辦法就是﹕敗壞他們的名聲﹐指控他們干了一些從來沒有做過的事﹐然後不允許他們在公開場合為自己辯護。

 

江認為法輪功是對他權力的最大威脅﹐他擔心他所不能控制的事情總有一天會控制他。事實上﹐從江的極端狹隘的觀點來看﹐李先生所擁有的對七千多萬(超過黨員總數)法輪功學員絕對的影響力這一事實本身構成了對江的直接威脅。其實﹐法輪功學員數目的本身只是對政府的一個“威脅”。另一個“威脅”是﹕法輪功學員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他們一切行為都以他們所相信的指導人們行為的“宇宙法理”為準則。對這些“宇宙法理”的遵循﹐使法輪功學員自然地成為一名守法的模範公民。對“宇宙法理”的遵循和對警察的恐懼永遠都不會取得同樣的社會效果。江完全不能理解這一點。他也不能理解人們對“真善忍”的追求並不意味着就要反對政府﹐也根本沒有反對政府的內涵。

 

在對法輪功的“誹謗加屠殺”運動開始前﹐中國政府最高層領導成員的家屬很多都在練習法輪功。更具體地說﹐七個政治局常委的家屬都練習過法輪功或閱讀過李先生的著作。那時﹐沒有一個人懷疑他們從這個最平和的法輪功中所獲得的精神﹐感情﹐身體和心靈上的收益。他們知道法輪功好﹐他們知道法輪功到底是什和不是什。江決定剷除法輪功的真正原因﹐不是他所臆想杜撰出的那些不實的誹謗﹐也不是因為法輪功學員喜歡“自焚”的謊言﹐而是他內心深處的妒忌和恐懼。

 

“真善忍”是違法的﹖

 

中國很多人不知道在2001年11月有來自十多個國家的三十五名西方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天安門廣場高舉巨大的“真善忍”橫幅譴責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並要求給法輪功和他們的老師恢復名譽。他們冒着生命危險千裡迢迢來中國為的是說一句公道

話﹐我從心裡對這些法輪功學員們的這一壯舉感到欽佩。在他們被逮捕後﹐當其中一人問警察到底犯了什罪被逮捕時﹐監獄中的警察說﹐“江宣佈了展示真善忍這三個字就是違法的”。

 

在中國五千多年的歷史中發生過把對“真善忍”的追求看作是非法的嗎﹖當我們幫助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時候﹐我們在做一件什樣的事情﹖我們不是在懲罰善良﹐正直和高尚的人嗎﹖

 

誹謗加屠殺

 

共產黨歷來在宣傳上是很有一套的。黨的理論家和宣傳家們很有辦法對付黨所要打擊的對象﹐消除對黨的統治構成的威脅﹐不管這種威脅是確實存在的還是想象出來的。我把他叫做“誹謗加屠殺”。他們可以隨時運用它來毀掉任何一個同現實政治氣候不一致的高級官員﹐組織或者是某一理論學說的聲譽。它就是這樣的簡單和有效。所以﹐江一開始就運用了黨的這一手段來詆毀李先生和法輪功的聲譽﹐進而在中國剷除法輪功。下面就讓我們來看一看它是如何具體運用的。

 

首先是要歪曲或醜化你要打擊的對象在社會中的形象。也就是說﹐要運用各種可能的誹謗和詆毀手段使李先生和他的法輪功變得不受歡迎。這包括使用不容易忘記的﹐能煽動情緒的某種名稱﹐比如把法輪功描繪成“邪教”﹑“末日邪教”和“恐怖邪教”等等。每當公眾聽到或看到這些字眼便會本能地產生厭惡的情緒。那﹐逐漸地每當人們聽到“法輪功”這幾個字時便會自然聯想產生同樣的反應。同時再配上一些容易煽動人們情緒的血淋淋的謀殺場面的照片﹐並指控這是法輪功學員在李所謂的指示下造成的。這樣﹐一個成功的煽動效應就在人民群眾中產生了。李先生和他的法輪功就自然而然的在人民群眾的思想中被魔化了。

 

作為“誹謗加屠殺”的一部分﹐還需要禁止發行和銷毀所有法輪功的書籍﹐錄像帶﹐錄音帶和音像光盤。包括已為私人擁有的資料。然後聲明任何擁有李先生出版物的行為都是違法的﹐這樣就不會有人知道李先生的學說的真實內容了。當所有的宣傳機器都說﹐“李洪志宣稱他是菩薩轉世﹐耶穌轉世。他說世界末日即將來到﹐地球將要爆炸”時﹐由於沒有可以對照的證據﹐公眾也就無法辨別這些誣蔑之詞的真偽了。

 

另一件使“誹謗加屠殺”得以運作的要素是要制定法律禁止法輪功學員集會。當群眾發現他們在集會時﹐就會說﹐“你看﹐這些法輪功學員是‘違法者’”。甚至再給他們貼上“恐怖分子”的標籤﹐使人們不敢在公共場合支持或同情他們﹔使人們不敢在法庭上為他們辯護。政府公然要求律師們不準接受任何法輪功的案子。這種“法”和“律”的體系實在是有讓人笑掉大牙之嫌。

 

然後﹐在不公開的“閉門審判”中給法輪功學員判刑﹐同時不允許任何真正的記者報道審判實情。再通過製造謠言和傳播謊言的方式公佈審判內容﹐最後達到使群眾對李先生和法輪功產生仇恨情緒的目的。

 

“誹謗加屠殺”的手段包括﹕

 

拘捕孩子的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員而拆散家庭。騷擾任何一個出入法輪功學員家庭的人員。把他們關進“洗腦班”﹑“轉化班”﹐強迫他們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如果他們不轉化﹐就把他們直接送進勞教所。把健康的法輪功學員關在精神病院裡﹐給他們注射強勁的破壞神經的藥物。

 

以提前釋放非法監禁的學員為名向學員家屬索取錢財。闖入法輪功學員的家裡去抄家﹐每次都是把家裡翻得底朝天。有時在半夜裡突然破門逮人﹐甚至不允許他們穿上衣服或鞋子。

 

隨便攔住街上的行人盤查他們是否是法輪功學員﹐因為知道法輪功學員是不會撒謊的。然後讓他們謾罵李先生或在他的照片上吐唾液和踐踏。

 

使所有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們因這種親屬關係而產生犯罪感﹐進而攪亂了他們的正常家庭生活。讓其他群眾感到法輪功在製造動亂﹐擾亂社會秩序。然後﹐再宣揚“如果不清除法輪功﹐社會就會這樣不穩定”﹐從而把鎮壓法輪功造成的擾亂社會的惡果再嫁禍于法輪功﹐為自己開脫罪責。

 

如果法輪功學員在監禁中死了﹐就說他是“從樓上跳下來”或“在去看守所的路上從車中跳下來”摔死的﹐或者是在監牢中自殺身亡的﹐或者是死于心臟病或自然死亡的﹐(有的心臟病死者才21歲)。然後迅速地把屍體處理掉或取出器官賣給地下的非法人體器官交易市場﹐最後把一小壇骨灰交給死者親屬。試想一下﹐如果讓親屬看到屍體上有幾寸長的大口子或是傷痕纍纍﹐由于器官被取出而使屍體某部位塌陷﹐很明顯就不是正常死亡了。所以最保險的辦法就是焚屍滅跡。

 

每當我讀到這些監獄內線所提供的殘不忍睹的報告時﹐就會感到心底沉悶﹐呼吸困難﹐無法久讀。那些殘害法輪功學員的人才是真正的反人類的罪犯。

 


 

第二章   誹 謗

 

誹謗宣傳

 

誹謗宣傳的本質是系統地﹑精心策劃地傳播信息和觀點去誹謗某個人﹑某些人﹑團體﹑事業﹑運動甚至國家。其主要特點是愚弄性﹐欺騙性和迷惑性。 

 

誹謗宣傳之所以能奏效是因為它利用了人們對真實情況的一無所知這一弱點。由于大多數人只是忙于生存和養家糊口過自己的日子﹐沒有時間和精力去研究某項宣傳輿論的真假性﹐通常﹐他們也根本不在意是否上當受騙。為什么呢﹖因為人們通常不會象政治家那樣﹐用戰略眼光去觀察某個宣傳運動。當然﹐這也只不過是人們不關心宣傳運動的一個借口而已。其實﹐他們雖然不是政治家﹐但這並不意味着他們沒有分辨真假﹐辨別是非的能力。況且﹐事不關己的處世哲學﹐也不能避免他們的生活不受宣傳運動的巨大影響。

 

讓我們先分析一下宣傳專家們是怎樣利用人所故有的輕信的特點來影響他們的觀點。一個宣傳人員的任務就是潛移默化地來影響宣傳對象的感覺﹐思想﹐感情﹐觀點和意見﹐把宣傳對象現有的認識轉變成宣傳專家所希望的狀態﹐而在整個過程中又不讓你感覺到宣傳者的任何參與。人人的內心深處都有一種傾向﹐就是容易輕信他們聽到的東西。 由于他們自己的惰性﹐忙于生計和冷漠處世﹐在通常情況下﹐公眾本身不會主動地關注﹐了解和發現信息﹐而總是期待別人幫助他們關注﹐了解和發現信息。因此﹐宣傳就利用了人們的天真﹐無知和輕信﹐找到了充分施加影響力的對象。一個手法高明的宣傳專家可以同一位魔術大師相媲美。他可以憑空地任意拿來幾幅畫面﹐隨便加幾句臺詞﹐轉移視線﹐一眨眼之間﹐在宣傳對象絲毫沒有覺察到的情況下﹐就會令其看法發生根本的轉變。

 

誹謗宣傳的迷惑性

 

人們是怎上當受騙的呢﹖你要想能夠辨別出真理與謊言﹐不受宣傳的欺騙﹐你首先就必須要了解誹謗宣傳是如何運作的。它與一般信息傳播不同﹐這種宣傳運動傳播的信息背後不存在什隱含的真理或任何可以令人受益的東西﹐不論怎找都不可能找到。真理根本就不會在這種宣傳中出現﹐因為它本身就是對真理的歪曲。比如說﹐在中國只要法輪功在新聞中出現﹐那你所看到的每一件事情(請注意﹕每一件事)都是為其宣傳而編造出來的﹐也就是根本沒有真實的因素在裡面。你所看到聽到的決不是什事實﹐而是謊言﹐曲解﹐捏造﹐歪曲或斷章取意﹐也就是那些歪曲事實的東西。 這些歪曲後的東西完全是宣傳專家精心策劃用以達到某種政治目的所做的。

 

經過文革以後﹐很多人不再盲目的完全相信政府講的每一句話。尤其是某個運動來臨時﹐人們通常會習慣地猜測政府搞此運動的動機和目的。江在反對法輪功問題上﹐作賊心虛﹐非常害怕人們會自然地懷疑他們的動機和目的。所以﹐江的宣傳策劃者們採取了各種手法﹐旨在解除人們的警惕性和疑心。江的宣傳策劃者的工作是以技巧為出發點﹐而不是以真理和事實為基礎﹐這一點非常的重要。如果你毫無防範﹐欲從精心處理的謊言宣傳中尋求所謂的事實﹐那你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謊言俘虜了﹐最終你會發現自己陷入混亂和迷惑之中。

 

比如說﹐如果事先告訴你要對你撒謊和撒什謊﹐那當真的把這個謊話說出來的時候﹐你還會上當受騙嗎﹖也許不會。那現在我們告訴你﹐江本人和他所控制的政府媒體所說的有關法輪功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誹謗宣傳即謊言﹐那你還會被他們欺騙嗎﹖ 也許你還會的。為什么﹖因為一個普通人幾乎不可能接受“江說的有關法輪功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撒謊”的這種說法。那你會怎麼做呢﹖你很可能會懷疑我說的話﹐轉而去從他的謊言中尋找什可以證實你所認為的東西﹐你就更不可能看透他的謊言只不過是精心炮製的宣傳。當你不能識別一份宣傳材料的欺騙本質﹐反而盡力去分析和消化它時﹐你就自然陷入反復循環的思維之中﹐不能自拔。

 

誹謗宣傳的迷惑性是很強的﹐它有意地模棱兩可﹐有意地誤導你﹐有意地分散你的注意力﹐有意地通過哄騙的手段解除你的警惕性。

 

誹謗宣傳的進攻性

 

通常﹐在你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經常接觸到的人﹐很少有人有預謀地策劃明顯不符合事實真相的東西來欺騙你﹐所以﹐當人們在閱讀新聞或觀看電視節目時﹐總是習慣于被動的接受信息。這一習慣使我們很容易地輕信我們聽到﹑看到的信息。相比之下﹐宣傳的手法可決不是坐等人們願者上鉤﹐它對整個社會的發難往往是全面的﹐突然的﹐極端的﹐咄咄逼人的主動進攻。這就是為什么當你毫無警覺地去聽信江的有關法輪功宣傳時﹐它就會把你“一口生吞”。 

 

為了保護自己不受騙﹐你必須保持高度警覺﹐並要時時提醒自己﹕江及其控制的新聞媒體所講的任何法輪功的事情都是謊言﹐都是宣傳﹐不論他們提供了多少所謂的“證據”﹐不論他們說有多少“證人”作證﹐不論他們把多少“事實和數字”擺在你的眼前﹐不論他們告訴你有多少人被“轉化”放棄練習法輪功﹐一切都是徹頭徹尾的謠言。而且﹐他提供的“證據”越有說服力﹐其背後的謊言就越邪惡。一旦你能意識到你所看到的東西完全是出于宣傳的目的﹐那你就不會上當所受騙。你會怎做呢﹖你會努力地去發現它的虛假之處在哪裡﹐而不是從中尋找什真理。只有這時﹐一切用來迷惑﹐擺布和控制你的宣傳才會失去它的作用。所以﹐首先要學會的是如何識別宣傳﹐這樣你才能透過宣傳的表面形式識破精心炮製的謊言。到那時﹐你一定會發現﹐在每一件宣傳品的背後都存在着不可告人的陰謀。

 

我完全能夠理解一直保持對謊言的警惕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在謊言充斥的社會裡﹐你要想不被欺騙和俘虜﹐一般來說是很難避免的。如果你聽信了江及其控制的新聞媒體的話﹐你將永遠都不會了解任何事件的真實情況。因為他們宣傳的一切都是為了滿足他們個人的利益﹐而決不會考慮你的任何得失。你也許會問﹕“我就去從江的講話中尋找一些事實的真相又會怎樣呢﹖” 你也許會從他的話中發現一些“真理”﹐但那恰恰就是他所希望你接受的“真理”﹐而這個所謂的真理只不過是另一個謊言﹐頂多是一個歪曲的真理。請你記住﹕當你和江打交道時﹐你的對手不是一個通情達理的正人君子﹐你面對的是一個滿腹陰謀鬼計的小人。他的每一個陰謀都是要對你起到某種影響﹐最終把你拉向他的一邊﹐至少抵消你對他的謊言的抵制。

 

誹謗法輪功的全球宣傳

 

眾所周知﹐中國共產黨是靠槍和筆這倆杆子起家的。在中國﹐宣傳是一項全職的龐大的政府部門的工作﹐由中共中央宣傳部具體負責。中宣部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就是根據黨的指示去製造和傳播“新聞”﹐甚至可以是為了某些人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服務。雖然有的人可能會說江的目的不合邏輯或者是缺乏理性﹐甚至完全沒有必要﹐但從他的角度﹐也就是從一個“宣傳家”的角度來講﹐他所說的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完全是符合邏輯﹐有理有據且必不可少的。 江的全部演講都是經過他的宣傳“實驗室”中編造排練出來的。他的根本目的是要欺騙公眾﹐而不是讓人們喜歡﹑理解或讚同他。這就是為什么當他站在那兒造謠時看起來是那的有說服力﹐似乎他講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而在內心深處他當然明白講的是什東西﹐為了什真正的目的。

 

我們可以舉個例子。江在接受美國CBS電視臺專訪時發表過下述言論﹕“李洪志宣稱他是菩薩﹐耶穌轉世﹐他說世界末日即將來到﹐地球將要爆炸﹐我們經過仔細考慮把法輪功定為邪教。” 江明明知道這不是真的﹐他還沒有蠢到那種程度。他清楚地知道﹕任何一個人只要查看一下李先生的所有講話錄音帶﹐錄像帶和書籍﹐都不會找到他所“引用”的李先生的那段話﹐哪怕是稍微有點相似的話﹐也絕對找不到。我可以懸賞一百萬美元﹐如果有人能從李先生的公開出版物中找到江引用的證據。其實你根本不必浪費時間﹐他的謊言是絕對沒有根據的。那﹐假如你有機會同江親自討論他對李先生的誹謗之詞﹐那結果一定是他控制你。為什么﹖因為儘管你要努力去理解他的話或盡量讓他理解你﹐而他根本就不會作出任何努力跟你講道理。那不是他的邏輯和目的﹐那只是你的。 如果有人質問他撒的彌天大謊時﹐他即不會為自己辯護﹐也不會同你爭論﹐更不會跟你講什道理。你問他索取消息來源和證據時﹐他也不會提供給你。那他會怎做呢﹖他只有一招﹐那就是拼命抵賴﹐死不認賬。

 

那江為什么要在CBS捏造李先生根本就沒講過的話呢﹖原因很簡單﹐他要在中國之外也掀起反法輪功的浪潮﹐讓美國﹐世界人民也上當受騙。 江的迷惑性主要表現在于許多人都會這樣想﹕“這個人是在接受國家級的電視臺的採訪﹐而不是一個小地方的電視臺﹔他是中國的國家主席﹔他引用的李先生的話一定是真的﹐因為如果是假的很容易就可以查出來﹔江澤民怎會蠢到在美國國家電視臺上撒謊呢﹐到時候弄得自己下不來臺了怎辦﹔再說﹐美國是一個文化經濟發達的國家﹐怎可能被他的話隨便愚弄﹖”這顯然是一個很容易理解的邏輯。所以他所說的有關李先生的話恐怕是真的。

 

這裡再舉一個例子。比如你是華盛頓的美國政府官員﹐在社交聚會中﹐你遇到了江。你走上前去把一張法輪功學員正在受酷刑折磨的照片給他看﹔並說照片上的那個人就站在你的旁邊﹐而且那個承認迫害這名法輪功學員的獄警也站在旁邊﹐同時你的右手就拿着一盤音像俱全的迫害現場錄像帶。 你要求江承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責。他的反應會是什呢﹖“這完全是捏造的謊言﹗沒有一個是真的﹐這完全是西方式的媒體宣傳。你們的‘證據’就是想碰壞我國的聲譽﹗干擾中國內政﹗等等﹐等等...... 他會站在那裡怒氣沖天﹐好象是他受了迫害似的。你即使有一卡車確鑿的證據﹐ 他也不會承認你的指控是真實的。相反﹐他會不假思索地全盤否認﹐令你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即便在那種情況下﹐你已掌握了足夠的支持你的證據﹐但為什么還是不能使他低頭認罪呢﹖

 

答案很簡單。因為你沒有認識到三件非常簡單的事實﹕

 

第一﹐你沒有認識到﹕根本不可能使一個“職業宣傳專家”承認他干過什或沒有干什﹐白白浪費自己的時間。

 

第二﹐你沒有認識到﹕如果你不了解江的一切所說所為都是為了推動他的宣傳陰謀時﹐你無論怎樣和他講理都是徒勞的。以邏輯和理性來揭露政治宣傳陰謀就如同以網代槳一樣﹐是毫無作用的。

 

第三﹐你沒有認識到﹕江的宣傳只不過是一場戲﹐或一連串戲。看戲的人一不小心﹐就會太入戲而脫離現實﹐忘記了那臺上戲子不過是在演戲。其實戲編得再好﹐也免不了要散場的﹐看戲的人千萬不要把假戲當真做。

 

說白了﹐江每天宣傳運動的目標﹐是用來影響你的思考﹐態度和感情﹐最終達到限制你的行動。這是他使用的最有效﹐最隱蔽的方式來控制全中國﹐繼而向全世界挑戰。要明白所有針對法輪功的宣傳都不是為了你好或為了幫助你什才做的。他們告訴你法輪功是如何的“邪惡”的目的也不是要警告你﹐保護你﹐或讓你多了解情況。恰恰相反﹐江的每條謊言都是用來影響你的觀點﹐使你思考﹐相信﹐做一些你在通常情況下不會思考﹐相信﹐去做的事情。只有識別他到底目的何在﹐才能使你免受其害。

 

誣陷無罪

 

江的反法輪功宣傳運動中所用的一個最基本最惡劣的伎倆就是誹謗。誹謗通常包括謊言﹐半真半假﹐曲解和斷章取意等。手法雖然不同﹐但它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就是達到詆毀法輪功﹐使法輪功在公眾面前變成丑化的形象。江希望公眾把法輪功看成損害國家利益的﹐危險的﹐邪惡的不通人情的邪教。這樣江就可以把他對法輪功的迫害合理化﹐甚至把他的“誹謗加屠殺”法輪功的運動說成是愛國利民的崇高行為﹐從而激起人們對法輪功而不是對江及其一伙邪惡行為的仇恨。

 

我這裡有一個真實的例子。2001年2月27日﹐國務院防范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負責人劉京在一次記者招待會上說“李洪志以‘走完最后的一步’為誘餌,煽動、驅使痴迷者‘放棄對生命的執著’,放下生死’,實現‘真正的圓滿’。” 劉京在這裡所講的“事實”根本就是憑空捏造的。李先生從來沒有直接或暗示地講過類似的話。如果他真的說過﹐人們可以非常容易地從那些公開發表的書籍和磁帶中找到出處。法輪功的所有的書籍都是在全世界公開發行的﹐任何人都可以從網上和書店裡查閱到李洪志所有的講話和文章。但是查遍他所有的講話錄音﹑錄相﹑書籍﹑文章或其他參考材料也找不到類似的講法。如果你再多花一點時間﹐就會發現他講的是恰恰相反的道理﹐比如﹕殺生是錯誤的﹐自殺是有罪的﹐學員要珍惜一切生命﹐包括自己的生命等。

 

這裡問題的關鍵是﹕在沒有任何證據支持劉京對李先生的指控前提下﹐為什么他膽敢公開把那些編造的謊言強加給李先生呢﹖他為什么敢如此大膽地誹謗中傷李先生說了他從來沒有講過的話呢﹖答案是﹕江氏一伙已設計和完善了一整套非常複雜的造謠和誹謗的運行機製﹐系統地為他們的一切造謠和誹謗行為提供不計後果的保護傘﹐他們可以不負任何法律責任﹐想說什就說什﹐想干什就干什。以下是他們誹謗的一些具體表現﹕

 

他們敢在任何時候﹐對任何人說任何他們要說的話

他們發表所有的聲明都用欽差大臣的口氣

他們公佈的結論不需任何解釋

他們把一切都稱為“事實”﹐但不必提供任何證據

他們不需對自己的觀點﹐聲明做任何的辯護

他們從不認錯﹐從不道歉

他們決不允許你對他們做任何驗證和調查

如果有人不相信他們﹐他們會變得惱羞成怒

 

當一個外國人權組織的成員或外國記者公開向江及其控制的媒體挑戰﹐揭穿他們的謊言時﹐他們立即會指責這個人違反了中國的“國家機密權”﹐擾亂了公共秩序或什麼其它莫須有的罪名。總之﹐他們不承認一切事實﹐否認一切證據。 如果真的有人去調查核實江的歪曲事實的謊言時﹐那許多模棱兩可的“法律”馬上就可派上用場﹐他們會倒打一杷指控調查人是“刺探國家機

密”﹐“從事破壞法律的邪教活動”等﹐ 因而被關押﹐拷打﹐折磨和被迫交代“間諜罪”。由此可見﹐江氏一伙是以令人難以想象的虛偽和卑劣的方式在經營着中宣部﹐凌駕于中國憲法之上﹐把法律當作消滅異己的私人武器。他們所享受的一切權力和聲望都是靠謊言和欺騙來維持﹑以中國人民上當受騙為代價的。

 

全世界都看穿了江的卑鄙謊言

 

這些年來﹐我在公開場合和在私人約會中會見了許多國內外政府高級官員。當和他們比較談得來時﹐我會談論一些對江的私下的看法﹐其中包括他的人品﹐他對西藏問題和台灣問題的態度﹐對宗教的迫害﹐當然也會談到法輪功。一開始他們的反應總是很謹慎﹐禮貌和尊重。然而﹐一旦當我完全對他們敞開心菲的時候﹐他們也會直言相待。我所聽到的一些私下的評論包括“其實全世界都看穿了他的卑鄙謊言。”“與其說他是中國的國家主席﹐不如說他是一個令中華民族蒙羞的流氓﹐無賴。”“江以維持社會次序為名﹐上臺伊始即對中國人民實行恐怖統治﹐這多年來竟然無人問罪于江”“江于國計民生而不顧﹐以強權控制中國人民只會給中國帶來深重災難”等等。

 

我可以告訴你們﹐江在國外並不受歡迎﹐其實在國內他也不受歡迎。但在國內他的權力可以使他在任何時候﹐對任何人為所欲為。在國外可就不同了。但江有時忘記了這一點。 有一次他乘座他的專機到一個國家訪問。當他要對一些高官顯要發表演說的時候﹐他那本應留在中國的妄自尊大顯露出來。雖然是在千里之外的另一個國家﹐但他卻象在中國一樣對聽眾不負責任地亂發一通演說。江過份的自信使他變得狂妄自大﹐而狂妄自大令他忘忽所以﹐以至忘記了怎樣掩蓋自己的謊言﹐甚至完全淹沒在自己散布的謊言之中﹐結果在國際社會上頻頻出丑﹐丟盡了中國人的臉。江竟然無視臺下的觀眾並不象他本人或中國人那樣重視他的國家主席的地位﹐他們評價的不是江的頭銜或妄自尊大的表象﹐而是他的言行。 

 

我還清楚地記得在美國參加一次重要國際會議的時候﹐江把污蔑法輪功“謀殺”的彩色小冊子發給每一個參加會議的人士。那本小冊子畫面設計觸目驚心﹐殘不忍睹。當時在場的美國官員吃驚得簡直不敢相信他們的眼睛﹐而江卻因忙于玄耀自己而忘忽所

以﹐他那愚蠢至極的無禮舉動給在場的官員留下深刻的影響。 江的狂妄自大使他忘記了在宣傳界人所共知的禁忌﹕謊言對那些已了解底細的人完全失效。江在那天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替他的宣傳運動選錯了場合﹐結果他的本性顯露無疑。江在國際會議上分發那些小冊子的舉動表明﹐他不惜以國家尊嚴為代價﹐不顧一切地去掩蓋他內心深處的犯罪感和不安全感﹐以及他恐懼﹑虛偽﹑內疚與凶殘﹑冷酷﹐邪惡交織的外強中干的本性。

 

結果﹐江不但沒有說服那些美國官員支持他進一步迫害法輪功﹐江的謊言反到使美國官員深感褻瀆了他們的智慧﹐使他們從懷疑江的動機起﹐逐步清醒地認識到﹐江所指控法輪功成員在中國所犯的那些罪行﹐在過去三年中在美國和其它50多個國家中從未發生過一起。即使在一步之遙的香港﹐也沒有發生一起類似的事件。那到底是什神秘的原因﹐使法輪功成員在中國就會變得着迷﹑凶殺﹑自殺和精神失常呢﹖難道與中國的空氣﹑中國的水﹑中國的飯﹑中國的環境有關﹖﹗ 江怎會料到正是他在國外發的小冊子和他在各國導演的反法輪功的丑劇﹐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讓美國政府官員識破了江的謊言﹐給美國人民了解﹐擁護和支持法輪功的機會﹐結果法輪功在美國和全世界得以更廣泛的傳播。

 

讓我們再來看一下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怎會變得失去理智的。是不是當你一步邁入中國邊境後﹐就會從一個善良和平的人﹐即刻變成一個凶殺﹐自殺和自焚的“邪教成員”﹖如果真是那樣﹐那為什么那麼多到中國去的西方和歐洲的法輪功成員沒有一個在天安門凶殺﹐自殺和自焚呢﹖ 難道一出中國國境邪教成員就馬上又變成了受尊敬的好人﹖ 江是否被自己的謊言弄糊塗了﹐想讓全世界相信﹐法輪功成員只是在中國宣傳機器中才變邪的﹖﹗

 

由此可見﹐江的誹謗法輪功的目的就是想讓全世界相信那種根本不存在的威脅﹐讓全世界相信沒有任何根據的欺世謊言﹐和他們編造的“證據”。 事實上﹐江根本無法解釋為什么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指控所犯下的那些邪惡罪行﹐在過去的三年中從未在其它50多個國家出現過﹐ 江一直拒絕回答與此有關的任何問題。為什么﹖因為他已無法對漏洞百出的謊言自圓其說。世界各國人民對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有目共睹﹐不僅沒有接受邪教的謊言﹐反而歡迎﹐支持﹐嘉獎法輪功﹐贊楊李先生把中國文化的精髓帶給了全世界。

 

如果江要誹謗象法輪功這樣利民益國的氣功活動﹐他不把其描繪成一個無益于國民的邪教運動能行嗎﹖當然不行。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既然江對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無法進行攻擊﹐那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給其造謠了。這就是他為什么要把法輪功在人們心目中魔化的一個最根本的原因﹐這也是他為什么要在天安門廣場上導演一出“自焚事件”的丑劇的原因。 江只有憑空編造所有法輪功的所謂“證據”﹐他們才能出師有名﹐最終達到根除法輪功的目的。

 

現在讓我們冷靜下來思考一下﹕是什樣的邪惡本質促使江去誹謗和屠殺那多無辜的中國人民﹖為什他如此有膽量稱法輪功是“邪惡”﹖

 

 

 

誹謗伎倆

 

誹謗是通過造謠中傷的方式故意破壞和詆毀一個人名譽。絕大多數情況下誹謗是以捏造事實強加他人入手的。有時誹謗也斷章取意或故意歪曲地引用他人的原話。

 

眾所周知﹐法輪功是一個平和的氣功修煉的健身方法﹐江不可能以此誹謗法輪功。他只能以不屬于法輪功的事情作為他誹謗的根據﹐把信奉“殺人﹐自殺和自焚”的“末日邪教”加禍于法輪功。因為江控制着一個國家的全部媒體﹐所以他可以任意通過對李先生的話進行歪曲﹐斷章取意﹐或是憑空編造一些謊言達到誹謗的目的。在當今的中國沒有任何法律會保護法輪功成員不受造謠中傷的人權。 中國憲法曾經有過保護人權的法律﹐但三年前江篡改了憲法﹐改變了法律﹐剝奪了憲法賦予法輪功成員的一切合理權利。現在﹐你也許對那些宣傳家們使用的一整套誹謗的方式方法略有所知﹐他們能在一夜間徹底摧毀一個好人的名聲信譽。它的具體運作方式是﹕

 

第一﹐編造一些足以毀聲滅譽的生動逼真的故事。

第二﹐編造一些人家從來沒有講過的話﹐或對其原話斷章取意。

第三﹐收買一些人來證實被誹謗對象確實說過根本沒說過的話或做過從未做過的事。

第四﹐在報刊上發表被收買的“證人”所講的話。

第五﹐在電視中採訪被收買的“證人”﹐以加深公眾對誹謗對象的信譽和人格的懷疑。

第六﹐不停地重複第一至第五步。

就這樣﹐被陷害者的聲譽一夜之間就無可挽回地被摧毀掉了。

 

 

 

不許辨護

 

江的誹謗法輪功運動之所以能這有效是因為他剝奪了被害者任何為他們自己辯護的權利。當法輪功學員強迫接受閉門法庭審判時﹐一切案件都是非法的秘密判刑﹐絕不允許任何律師辨護。其實所謂的“審判”只不過是為了在宣傳運動中製造效果而使用的一個花招而已。中國的“法治”不過是江愚弄正義和公平﹐為他的“誹謗和屠殺”法輪功運動提供法律依據﹐最終達到其個人目的的工具。

 

翻開中國的現代史﹐你不難發現﹐誹謗者總是有理﹐被誹謗者總是有口難辨。你可以看到在中國誣陷一個人有多容易﹐而被誣陷者想為自己辯護簡直難于登天。江控制的新聞媒體可以在三分鐘內把一個無辜的人誹謗成人民公敵﹐且令其耗盡一生也難恢復自己的名譽。這就是一直在中國發生的現實。

 

同誣陷者相比﹐被誣陷者替自己辯護總處于一個非常微弱的地位。而且﹐誣陷不必象辯白需花費那多的精力﹐也不承擔身敗名裂的危險。誹謗者心裡非常清楚﹕被害者竭盡全力地也難洗清強加的罪行。 準確地說﹐這就是江強迫數百萬的法輪功學員每一天都在做的事情。更為惡劣的是﹐被害人被剝奪了上訴的權利﹐永遠也不可能得到一個洗清他們名譽的公正機會。法輪功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被絕對地禁止以任何形式為他們自己辯護。為此﹐法輪功學員只能依靠散髮傳單等方法來講清他們的真實情況﹐要回“讓人說話”的最起碼的人權。當然﹐根據江制定的對抗法輪功的法律﹐“讓人說話”也屬于“犯罪行為”。 事實上﹐如果你被發現在張帖法輪功傳單﹐那你很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價的。最近江剛剛發佈了一個新的“法律”﹐命令警察“開槍打死”任何張帖法輪功傳單的人。

 

想一想﹕是不是在那些傳單上有真正威脅到江及其幫凶的見不得人的東西﹖是不是傳單揭示了那些令江提心吊膽﹐防不勝防﹐絕對不希望中國人所看到的事實真相﹖是不是江擔心他那些竭力隱藏在深處的卑鄙無恥的秘密被揭露後﹐人們就會看清他的真實面目﹕一個滿嘴謊言﹐弄虛作秀﹐內心恐懼﹐血債累累的國賊﹖ 是不是他竭力隱藏的那些最邪惡﹐最卑鄙的本性被揭露後﹐人們就會群起而攻之﹖如果你也和我一樣讀過那些傳單﹐你決不會有任何異議。

 

江是那害怕被別人發現他不可見人的秘密﹐竟然下令不需任何法律手續﹐不需調查驗證﹐更不需立案審判﹐當場立即執行死刑“開槍擊斃”﹐其罪名是“在電線竿上張帖傳單”﹗你不覺得他這麼做太不可思議了﹐太殘暴﹐太極權了嗎﹖當警察們受命當街在眾目睽睽之下舉槍對一個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圍射時﹐到底是誰在制造社會混亂﹖誰在碰壞國家穩定﹖人們不難看穿﹐江對被指控的罪行反應程度有多強烈﹐他實際犯的罪就有多大。江知道他根本就無法對那些寫在傳單上的事實為自己做任何辯護﹐所以索性殺人滅口﹕下令“開槍打死”那些貼傳單的人﹗

 

江的內心恐懼

 

在江的內心深處﹐有一種深深的恐懼﹐就是擔心人們一旦發現他實際上到底是一個什貨色﹐遲早會把他送上歷史的審判臺。一個好人根本就不需要一輩子都在掩蓋他的行為。他會用自己的行動來說明一切﹐並以自己的所作所為為榮。他會通情達理而不會用暴力來解決分歧﹐他心地應是善良﹐美好的﹐而不是凶殘﹐邪惡的。 你是否注意到在公開場合江總是看起來非常多疑﹐緊張和變化無常﹖為什么當記者只是非常隱晦地暗示一下法輪功還有不被人們所知的另一面時﹐他馬上就會大發雷霆﹖為什么他命令將法輪功學員打死後不讓親屬看到屍體﹐隨即迅速火化﹐銷毀一切證據﹖為什么對國家所面臨的諸多嚴重危機毫無頭緒﹐卻挖空國庫向廣大群眾灌輸反法輪功的誹謗宣傳﹐而且從小孩到老人﹐一個也不放過﹖這不是太沒理性了嗎﹖其實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他那內心深藏的恐懼。

 

在我看來﹐他所推行的國家恐怖主義這一條就足以令國際社會抵制2008年在中國舉辦奧運會。國際社會為什么要對他恐怖迫害法輪功學員﹐西藏佛教﹐基督教和穆斯林教的行為給予獎勵呢﹖而江對他們採取“誹謗和屠殺”恐怖行動的唯一能公開的原因就是他們人數太多﹐對他的權力構成潛在的威脅。這完全是地地道道的獨裁邏輯﹗ 象江這樣的暴君只允許一種聲音被聽到﹕他自己的聲音。法輪功一開始就希望有機會同政府合作﹐和平理性的解決問題﹐尋找一個令雙方都滿意的辦法。江為什么不想這做呢﹖ 因為他從來就不想和平解決問題﹐而只想發動一場對法輪功的戰爭﹐然後將其消滅。他最不情願做的事情就是用講道理﹐以平等對話或外交手段進行協商來解決問題。

 

 

“自焚”-惡毒的謊言

 

幾年前江就知道﹐他需要中國人民把法輪功視為一個對公眾﹐對社會﹐對治安以及對法律和社會秩序的威脅﹐需要他們把法輪功變作第一號公敵﹐這樣他就可以以維護公眾利益的名義剷除這一社會的“威脅”﹐把自己當成拯救中國的救世主。江一手編造出的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目的就是為了最有效地給法輪功貼上“邪教”的標籤﹐使公眾將其視為對社會的威脅。

 

江及其同伙還公開宣稱迫害法輪功是以憲法為根據的。那我們就看一看下面的這篇被中國政府廣泛散髮的﹐題目叫做<<禁止從事法輪功活動>>的公告是怎說的。

 

(1999年7月29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于1999年7月22日發佈通告﹐禁止從事任何支持非法的﹐被取締的法輪功的活動。  日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認定法輪大法研究會及其操縱的法輪功組織為非法組織,決定予以取締。公安部在其通告中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場所懸挂、張貼宣揚法輪大法(法輪功)的條幅、圖像、徽記和其他標識。通告說﹐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場合散發宣揚法輪大法(法輪功)的書刊、音像制品和其他宣傳品。公安部也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場合聚眾進行“集體練功”等宣揚法輪大法(法輪功)的活動﹔禁止以靜坐、上訪等方式舉行維護、宣揚法輪大法(法輪

功)的集會、游行、示威活動。公安部還禁止捏造或者歪曲事實、故意散布謠言或者以其他方式煽動擾亂社會秩序﹔禁止任何人組織、串聯、指揮對抗政府有關決定的活動。公告指出﹕違反上述規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

 

請特別注意這一句﹐“公安部禁止...上訪。”這就等于公開宣佈﹕法輪功學員被剝奪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賦予公民的在遭受不公正待遇時可以向當局上訪的權利。更有甚之﹐只要練習法輪功﹐依據法律﹐你就沒有權利﹐沒有庇護﹐沒有任何出路。這就使江的反法輪功宣傳運動可以深入廣泛地進行﹐而法輪功的聲譽只能是每況愈下。

 

當中國人民不斷重複地只聽到江對法輪功的一環套一環的一面之詞時﹐他們就會漸漸地相信謊言﹐從而對法輪功的誤解與日俱增。江的每一個遙言都是出之于以前的老謠言﹐同時又是以後新謠言的根據。這種手法﹐從一個宣傳家角度來看﹐會帶來兩種絕然不同的後果﹐一方面﹐它可以最大限度地迷惑人﹐使人們更容易地被控制和擺布。另一方面﹐它也使江的謠言更經不起真理的檢驗。就好象把一件編織毛衣的松線頭一拉出來﹐整件毛衣即刻不成衣體。在江編造的一大堆謊言中﹐我們只要找出一條江絕對無法自圓其說的謊言﹐如“自焚事件”﹐他們三年多來精心策劃的謊言騙局也就會不攻自破。

 

在過去的三年中﹐江掀起的迫害法輪功運動包括﹕

 

1)  幾萬篇反法輪功的文章和報道﹐

2)  幾十萬小時的誹謗法輪功的電視和電臺宣傳﹐

3)  耗資幾十億元人民幣的反法輪功宣傳運動﹐

4)  幾百萬的反法輪功的漫畫書籍﹐

5)  幾十億小時的人工時間

 

然而﹐這一切努力都會被不到十分鐘的“自焚錄像”所徹底抵

消。請記住﹕江﹐羅 (羅干﹐中央政法委書記)和公安部要求全國所有的各級電臺必須播放的也就是這個“自焚錄像”。

 

不允許CNN攝像

 

江的本能告訴他﹐如今的中國人民了解共產黨是如何的腐敗﹐所以他們對出自政府之手的東西總是持有戒心。為此江一伙竟然無恥地向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撒謊說錄像是由美國的 CNN拍攝的﹐以此來增強他們導演的“自焚事件”的可信性。也就是說﹐如果有人對他們的業余水平的自焚表演的可信性﹐真實性提出質疑時﹐他們會聲稱這不是由他們攝制的﹐而是由在國際上頗有聲譽的新聞機構﹐CNN拍攝的。 而事實與中國媒體報道的正好相反﹐在CNN開始拍攝前﹐警察就立即將他們的攝像機搶走

了。既然是CNN拍攝的﹐那CNN攝制組為什么被禁止在自焚的現場拍攝呢﹖江不是希望CNN攝下整個事件的經過以便讓全世界都了解“邪惡”的法輪功到底是什嗎﹖其實﹐江不想讓CNN參與的真正原因是CNN的參與將使他們沒有機會刪除這場蹩腳表演中的漏洞﹐因為CNN只要把膠片拿到攝影室進行一格一格地分析時﹐馬上就會破綻百出。

 

江現在有哪些選擇呢﹖他不能說他們聲稱是CNN拍攝的“自焚事件”的錄像是假的﹐因為這就是那個他想讓全世界都知道的無可否認的“事實”的錄像。他們也不能說它是經過某種方式“處理”過的﹐因為它已經在電視臺上播出了上千次了﹐如果有什破綻﹐在那個時候就應該發現了。他們更不能說這是一部他們自己製作的業余宣傳作品。如果他們真的有膽承認了﹐那將是他們所說的第一句有關法輪功的真話。

 

劉氏死于誰手

 

由于這個業余水平的表演過份倉促﹐江的新聞媒體忽略了刪除最精彩的那一段﹕一個警察用一個很重的鐵器猛擊那個所謂“法輪功自焚者”劉女士頭後部﹐當場把她擊倒至死。 當然如果你從電視上播給中國老百姓看的正常速度看這個錄像﹐你很難看清她被人從後面猛擊的畫面。但是﹐你如果將其速度放慢去看﹐你立即就會明白我說的意思。所以你自己最好上網親自去看一下 。

http://www.faluninfo.net/tiananmem/immolation.asp

 

劉女士是這場表演中唯一報道死亡的受害者。不管中國媒體怎說﹐她絕不是死于燒傷或被煙熏窒息而死﹐而是被一個現場的警察從後面擊中頭部而身亡的。 附帶說明一下﹐其實她在事件發生的那天並不應該死亡﹐根據她與政府的協議﹐她本應領取政府一方曾答應支付給她的報酬。很明顯﹐她是絕不同意被殺死的。然而﹐她與當局所達成的協定﹐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被推翻了﹕她被幕後決定在這場表演中死亡。為什么要這麼做呢﹖因為那些設計這一幕醜劇的人希望這一事件能達到最大的“震驚和恐怖”效果﹐以激起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所以﹐有人一定要死。 

 

摧殘兒童﹐愚弄百姓

 

你也許會想﹐在這起編造的事件中﹐為什么要選擇劉女士去死﹐而不是另外四個政府出錢收買的自焚者呢﹖這是因為選擇劉女士死可以合情合理地讓她12歲的女兒也參與進來。他們可以在這出複雜的﹐憑空編造的自焚騙劇中把失去母親的女孩當作一個當然的角色來使用。他們可以先下毒手殺死母親後﹐再對一個十二歲的孤兒任意擺布﹐為他們這場人性滅絕的表演增添悲劇效應﹐進而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

這就是為什﹐最初的電視報道說有五個人參與了天安門廣場的自焚事件﹐但七天後媒體又改口說成有七個自焚者﹐其中一個是小孩。即使當時離現場不到五十英尺遠的CNN攝制組也證實 說﹐他們只看到五個成人﹐根本沒有一個是小孩。中國政府的新聞媒體說這個12歲的女孩在現場﹐並且是完全被淹沒在火焰中。他們以此來烘托這個小女孩確實參與了“自焚事件”。眾所週知﹐報道這一事件的中央電視臺和新華社是中國政府一手控制的木偶﹐喉舌。他們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完成黨的掌權人那些不可告人的政治陰謀和一絲不苟地反映黨對法輪功以及其它問題的立場和態度。

 

讓我告訴你﹐那個小女孩絕沒有在天安門廣場上點火自焚 (1) 儘管全中國媒體都這樣報道﹔(2)儘管數億的觀眾都看到在她被迅速轉移到一輛停在天安門廣場的救護車裡﹐後來又在醫院的病房中都接受了採訪﹔(3)儘管醫院的工作人員非常確信地宣稱她確實是所謂的“法輪功自焚者”之一﹐她確實是姓劉。更確切地講﹐我認為根本就不存在一個12歲的自焚小女孩。她在現場的出現及其對事件的參與完全是一個騙局﹐編造的事件被利用來迷惑和誤導觀眾的。我知道﹐從錄像上看來她確實在現場﹐但實際上根本就不是那回事。

 

是的﹐你看到她被放到救護車上﹐看到她在醫院裡接受採訪﹐但是你並沒有看到她將自己置于火中。因為她根本就不在自焚現場。甚至對“自焚事件”錄像慢動作分析也揭示﹕在錄像中出現的那個年幼女孩根本就不是一個自焚受害者。她只是被包裝得象一個自焚受害者。

 

讓我在這裡指出與事實嚴重不符的眾多疑點中的幾個﹕

 

一,根據醫院的醫療報告﹐12歲的劉應當是身體的百分之四十被燒傷。然而當我們在錄像中看到她被放到救護車裡時﹐她的大部分頭髮都沒有被燒。這與她完全被吞沒在火海中致使面部嚴重燒傷的事實不符。因為人發是最易點燃的﹐如同是把又細又干的稻草在火中至少燒幾十秒鐘﹐而稻草看起來就好象是沒有接觸到火一樣。這根本就不可能﹐是吧﹖ 也許有人會說﹐在你這本書中你也說了那五個自焚演員戴着防火面具﹐穿着防火衣服﹐那個小女孩的頭髮沒有完全被燒着的原因是不是給塗了防火膏了﹖如果她是新華社最初在中央電視臺上報道的那五個自焚者之一﹐那這個問題提得好。可她根本不是。她也不是一周後加又進來的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兩個“神秘自焚者”之一。政府後來把這兩個人加進來完全是為了加強戲劇效果。

 

二,在救護車裡的那一幕中﹐人們為什么看到她的臉象補丁一樣﹐有的部分是白色的皮膚﹐有的部分是所謂被燒黑的皮膚。當一個人的整個臉置于火中時﹐並且是四度嚴重燒傷的情況下﹐她的全臉都應該出現不同程度的嚴重傷痕。人們不可能看到她臉上還有許多未被傷及的完好無損的皮膚。所以﹐我看她的臉很象是經過“舞台化妝”處理過的﹐這位化妝高手竟然蒙騙了百分之九十五的看過這段錄像的人﹐不知當他她本人在電視上看到自己的傑作時有何感想﹖

 

三,另外﹐我還要告訴你﹐整個醫院的場面也是為製造效果挑動公眾對法輪功的憤怒而設計處理過的。 儘管她的手看起來都燒焦了﹐但想一下﹐為什么她全身都被繃帶纏着﹐而只把手露在外面﹖為什么對這一部分燒傷不予治療﹖為什么醫院的工作人員如此極不負責任地冒着傷口被感染的危險將她燒傷的雙手暴露于空氣中﹖為什採訪記者和醫護人員都沒有穿防菌衣﹐戴防菌帽﹐以免污染了燒傷病人病房中的空氣﹖為什么不把她安排在密封的﹐不能被感染的“特護燒傷病房”﹐以便獲得恰當的治療﹖任何人都知道﹐真正的燒傷病人是被安排在一個無菌的燒傷病房裡﹐而不是一個一般的空氣可以自由流通的房間中。這不是違反了最基本的醫療準則了嗎﹖肯定是的。

 

四,把她和其他的燒傷病人用10公分厚的繃帶纏繞全身的作法也是荒謬的。因為那樣做只是為了渲染效果﹐做樣子給人看的﹐因為真正的燒傷病人是不象人們在錄像中看到的那樣用一層又一層的繃帶包紮的。從一開始﹐就只是用非常薄的幾層無菌紗布給燒傷病人包紮傷口﹐以便護士能迅速地將紗布取下後﹐在傷口處塗抹燒傷藥膏和進行通常必須的理療﹐而對一個肢體被10公分厚的繃帶所纏繞的燒傷病人﹐根本就無法進行理療。

 

我這裡想問問你﹐是醫院的工作人員忘記了包紮她的雙手﹐還是有意這樣安排的﹖這樣做是不是想令那些沒有疑心的電視觀眾在看到她那“燒傷”的雙手的可怕景象時會激起對她的同情和對法輪功的憤怒呢﹖當然是這樣。也許人們在電視上看到的只是一種類似電影製作室中的“特技效果”。她的手看起來是被燒傷了﹐但果真如此嗎﹖根本就不是的。 此外﹐電視還反復地播放她用那雙“燒傷”的小手抓着那個小熊玩具﹐以此來煽動人們對法輪功的憤怒和仇恨。這是一種非常卑劣的故意玩弄觀眾感情的手法。在江及其幫凶一手策劃下﹐醫院成了演戲的舞台﹐母親剛被殘殺﹐孤兒又被當作道具任人擺布﹐誰知那可憐的小女孩一旦失去新聞價值﹐將面臨什悲慘遭遇﹖

 

設想一下﹐如果你的手看起來就象她的那樣﹐或者象江及其幫凶描述的那樣﹐那你一定不想同任何人交談﹐更別說去接受電視臺的採訪。為什么﹖因為真正燒傷病人是處于劇烈的﹐鑽心般的﹐無法忍受的疼痛狀態﹐特別是在剛剛接受了四天治療的情況下。

 

對一個40%的身體被嚴重燒傷後剛剛幾天的疼痛難忍的病人就進行採訪是不是為了新聞價值不顧病人死活﹖。如果你問我﹐那當然是荒謬至極的。而更荒謬的是﹐根據<<金融時報>>(2001年2月2日)的報道﹐如果這些自稱的燒傷病人要想存活﹐就必須立即進行氣管切開手術。而他們僅在氣管切開手術後的四天﹐竟“奇跡般地”能同記者交談﹐而且聲音清晰﹐甚至還可以唱歌。

 

整個的“自焚事件”竟如此拙劣地被拼湊在一起﹐不少明眼人一眼就看出破綻﹐然而令人吃驚的是數億的中國人竟會上當受騙﹐寧願相信江澤民及其控制的媒體的報道﹐也不去聽法輪功學員直言﹐這一點確實令人深感遺憾。

 

私訪積水潭醫院

 

在人們對這一事件的激情逐漸平息下來以後﹐我去拜訪了幾個當時在場的積水潭醫院的醫護人員。得知我在政府中的職位後﹐他們以為我也是這場“騙局中”的幕後指使者之一。當我們談到這一事件時﹐我明顯地感到他們對參與這出“鬧劇”的深深內疚之感。 你也許會問﹐他們為什么還參加這出鬧劇表演呢﹖因為他們覺得他們為了聽黨的話﹐表現的象一個“好黨員﹐好公民”﹐覺得有責任與黨保持一致﹐儘管在他們的內心深處不願把自己置于這種尷尬的境地。從另一面講﹐我也把他們看做是江對法輪功這場個人戰爭的受害者。我事實上為他們感到難過。

 

政府不允許這些所謂的“受害者”接受西方媒體的採訪﹐是不是因為他們擔心包括上述談及的漏洞將無法被遮蓋住﹐以至暴露出這個非專業的表演實際上是政府的一個最大的陰謀﹖ 是不是你現在可以清楚地看到江所編織的謊言是如此的不堪一擊﹖是不是這就是他命令對在電線杆上張帖傳單的法輪功學員“現場槍斃”的真正原因﹖是這樣的。真理會使象江這樣虛偽兇狠的人變得瘋狂。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江給法輪功貼上“邪教”的標籤﹐而事實上正是江的邪惡本性製造了法輪功問題﹔是江的邪惡本性命令他的“610辦公室逮捕﹐折磨﹐殘害和謀殺那些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而法輪功的唯一“過錯”就是他們吸引了數千萬的成員﹐使江感到他的權利和地位受到了威脅。當你看一看我說的那個“自焚”錄像片時﹐(http://www.faluninfo.net/tiananmem/immolation.asp)一切都會變得一清二楚。它完全可以證明邪惡的是江澤民本人﹐而不是法輪功﹗

 

江雖然使民眾平靜地接受了他的宣傳運動﹐但情況很快就會出現變化。中國人民將漸漸地覺醒。儘管現在還沒有中國政府官員站出來公開為法輪功說話﹐但這並不能阻止我在這本書中揭露真相。 我是這樣一種人﹕如果你告訴我不能做某件事時﹐那么我最終會證明你是錯的。是的﹐眼下江可能贏了一場戰役﹐但他決不會贏得整個戰爭。以我的觀點來看﹐他還沒有任何值得慶賀的東西。

 

 

江的詭辯術和他的國家恐怖主義

 

多年來﹐我在私下和公開場合中對江的詭辯術了如指掌﹐當他被捉到撒謊時(經常發生)﹐他有一套固定的﹐可預測的詭辯術作為應付的辦法。正如我在前文中提到的﹐它可以概括成﹕拼命抵賴﹐死不認賬。

 

當人們指出江編的故事中的謊言和漏洞時﹐江會立即變得惱羞成怒。他不是用邏輯和理性來對待這些指控﹐而是根本就置之不理。你發現他﹕

 

永遠不承認干了任何壞事

永遠不承認別人也有正確的論點和理由

永遠不考慮以理性來解決分歧的可能性

 

江對任何指控則﹕

 

專橫﹐無理﹐動輒以不和國家主席保持一致問罪

無邏輯﹐沒理性﹐不合作﹐不給人說話的機會

扣帽子﹐打棍子﹐加以“反共產主義”﹐“帝國主義傾向”的罪名

撒謊﹐口是心非﹐否認他本人參與任何壞事

倒打一耙﹐混淆是非

順者昌﹐逆者亡

 

江以為他的國家主席的地位就可以使他凌加于憲法之上﹐無須承擔他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罪行的法律責任。如果有人對此表示任何懷疑﹐他將會被監禁﹐迫害﹐也許會“消失”。用我的話說﹐當今世界的頭一號最危險的恐怖分子就是江﹐中國的國家主席。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代替我的職務﹐從我的角度去看江﹐你即刻就會明白我的意思。當一個國家機器完全被恐怖分子操縱對自己國家的人民逞凶施暴時﹐國家恐怖主義就成了殘酷的現實﹐江﹐國家主席﹐也就成了最邪惡的恐怖分子。


 

第三章   欺 騙

 

“自焚”騙局

 

在江編造的一系列用來愚弄中國人民的騙局中﹐其中“最大的騙局”就是所謂法輪功的“自焚”事件。我從一開始就深知它對中國人民的欺騙性和當內幕暴光後對“自焚”事件策劃者的自毀性具有同樣的殺傷力。按常理說﹐人們很難相信一個政府會是整個事件的幕後策劃者。這也正是江一夥為什么敢在光天化日下導演這場丑劇的原因之一。江認為政府控制着所有的新聞媒體﹐他的騙術一定會奏效。最初事件的發展證明了他設想好象是“正確的”﹐這一騙局表面上是“成功的”。我曾私下勸告過江﹐搞這種恐怖行為的騙局最終只會事與願違﹐最終只能使黨﹑國家和中國人民蒙受恥辱。甚至動搖其國家主席的地位。當我看到江厚顏無恥地﹑得意忘形地誇耀他使那些天真的老百姓相信了他的“自焚”騙局時﹐我再一次證實了我對他的一貫認識﹕他是個不可信賴的人﹐不可信賴的國家領導人﹐不可信賴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人。他是我們黨內最無恥的騙子。

 

我可以非常明確和直接了當地告訴你﹕那些“自焚”事件的“所謂的受害者”不是法輪功學員。我知道他們是誰﹐為什么挑選他們﹐他們得到了多少好處﹐是以什么形式得到的。那么﹐他們是些什么人呢﹖他們是一些事先組織好的﹑與警察們商量好的﹑穿着很厚的防火衣﹑戴着防火面具的“演員”。他們一旦“表演”結束﹐待事態逐漸平息後則拿着那些事前商定的報酬回家。但是否真拿得到或如數拿到則又是另外一回事。這就是為什么國家控制的新聞媒體能在事發前已等候在約定地點﹐安排了數架錄像機從不同角度﹐距離﹐以各種捕捉手法﹐從容不迫地﹐詳細的拍攝了這場前後不到幾分鐘的“突發事件”﹐並在警察剛剛把吞沒他們的火焰扑滅後就立即採訪了他們。然後迫不及待地把這部粗製濫造的“故事”片當作“新聞”在全國上下大炒特炒﹐欺騙輕信的人們﹐褻瀆﹐愚弄中國人民的智慧和良心。 

 

如果你親眼上網看一下我在第二章中所提到的那個錄像短片﹐

(http://www.faluninfo.net/tiananmem/immolation.asp) 只用沏杯茶的功夫﹐整個事件的欺騙性就會暴露無疑。一旦你看了這部片子﹐你再也不會盲目相信江的新聞媒體曾經講過的任何法輪功的事情﹐你也不會再相信他們將來所講的任何法輪功的事情﹐不管它們的“證據”看起來是如何的逼真。一旦看完後你就會理解為什么國際上許多新聞專家認為所謂的“自焚”事件實際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局中的騙局”。這部片子中揭示了許多自焚事件的破綻﹐這些破綻是被政府僱擁的那些製作人忘記剪輯的境頭而自我暴露的。不過你在中國官方新聞裡是很難看到這部“禁片”﹐因為這個國家的主席非常害怕中國人民看到錄像短片的漏洞。其實江真正害怕的是他苦心扮演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角色被他自己的騙局毀于一旦。

 

這裡我還要指出一點﹐與新聞媒體蓄意刻劃的“自焚”人物不同的是﹐法輪功學員是最珍惜所有生命的人。我曾對李先生的著作做過系統的研究﹐李先生在他的著作中明確指出殺生是不赦之罪﹐ 他的著作沒有任何直接或隱含的可以殺生的說法。而且﹐我個人的親身接觸和許多了解法輪功學員的人一樣都得出了同樣的結論﹐法輪功學員是我所知道的最善良﹐最誠實﹐最慷慨﹐最慈善﹐最正直和最珍惜生命的人﹐而決不是江希望人們相信的那種神智不清的瘋子。

 

當新華社最初發佈五名“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自焚的消息時﹐世界媒體基本上都是逐字轉載的。但幾天後﹐<<華盛頓郵報>>在親自做了一番調查後﹐對那些自焚受害者是否真正與法輪功有關提出了質疑。後來﹐當自焚受害者由最初描述的五人上升到七人時﹐其他新聞機構也開始對新華社的報道提出質疑。當我看到一些西方和歐洲的專家們對“自焚”事件的評論時﹐我感到儘管江欺騙了國內大多數人﹐但他根本欺騙不了世界其它國家的人民。許多與官方報道完全不同的現場見證和令人吃驚的外界採訪使人一清二楚地看出整個事件完全是編造和排演出來的騙局。即便是在中國﹐不相信江的新聞媒體對法輪功誣蔑的人也大有人在﹐歷史教訓使他們早已認識到﹐決不能盲目相信政府控制的媒體會如實地報道任何事件的全部真相。這不僅僅是對法輪功而言。

 

“精神病”騙局

 

為了抵毀法輪功健身強體的有效性﹐江向全國宣佈在中國精神病院中有五分之一的患者是法輪功學員﹐這的確是他在反法輪功運動中說過的唯一的大實話。江萬萬沒有想到實際上他已不打自招地向中國人民承認了中共歷來緘口不言的最黑暗的秘密﹐用精神病院避開法律程序﹐無視國際公法﹐以治療為名把本來精神完全健康的黨內外異己摧殘迫害成為精神病人﹐強行剝奪他們做人的一切權利。

 

在歷史上﹐前蘇聯是發明用精神病直接剷除黨內異己的老大哥﹐把需要被黨的最高領導剷除的那些人宣佈為“瘋子”或“精神病”患者﹐他們就會永遠在政治舞台上消聲匿跡。江這個留蘇高才生把前蘇聯用精神病迫害整人的經驗進一步改進﹑擴展和更新到了一個新水平。前蘇聯只是針對個別人和少數人﹐而江則可以把成千上萬的法輪功群眾一夜之間打成“精神病人”。而這成千上萬只是精神病人總數的百分之二十(出于江之口)﹐人們自然會聯想到﹐那另外百分之八十難道都是自發性精神病人﹖難怪世界精神病協會一致決定派出國際調查團到中國深入了解精神病院的真實現狀。

 

那些醫護人員違背自己的良心和醫德﹐對法輪功學員靜脈注射超劑量危險的藥物﹐旨在破壞他們的中樞神經系統。這真的是非常可怕。這些“病人”有時變得半身不遂﹐他們不停地流口水﹐不能吃東西。這種“治療”基本上使法輪功學員不能走路﹐說話﹐甚至不知道他們自己是誰。當他們出現這種狀態時﹐醫務人員就把他們長期綁在床上﹐“保護醫務人員”。他們雖然授命于江﹐一旦真相大白﹐他們也決逃避不了本人的法律責任。

 

對那些在精神病醫院裡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來說﹐被送到精神病院就意味着他們一生都將處于被監視之中。因為這樣將使他們即使出院後也會背上進過精神病院的包袱。那些法輪功學員的精神穩定性將永遠受到懷疑。江認為﹐把越多的法輪功學員送“醫

院”﹐就會有越多的人去相信江所宣傳的法輪功會使人變瘋的﹐也會更容易輕信江對法輪功的進一步誹謗。這樣江散怖法輪功學員自殺的謠言﹐也就更有助于警察﹐劊子手們對所有法輪功學員的屠殺掩飾成為“自殺”。如果學員被折磨致死﹐他們會很快焚毀屍體並宣稱是“自殺”。就這樣簡單。

 

法輪功學員不僅被強迫關進精神病院﹐還要家屬承擔巨額“醫療費”﹐這也是在江“從經濟上搞垮”的密令下﹐中國趕超蘇聯老大哥的新發明之一。如果有的醫護人員拒絕參與折磨法輪功學員的行動﹐他們就會立即被解僱。江知道再也沒有比把一個正常人送入精神病院更可怕﹑更殘酷的了。如果有關人員不願參加並掩蓋這種迫害法輪功的非人道行動﹐那么他們所面臨的是也可能被送到這些精神病院中。江強迫全國各行各業都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在精神病醫院製造的騙局被用來製造更多的謊言﹐更多的謊言再被用來製造更多更多的謊言﹐直到謊言成為“真理”。

 

 

“電視紀錄片”騙局

 

眾所周知﹐以現代電腦技術﹐不需吹灰之力﹐就能把某人的講話錄音剪輯成一個你想要的任何東西﹐只要一些基本的拼接和編輯技術就可做到非常的“真實和逼真”。當然﹐隨便這樣做並應用到社會上是違法的。不過﹐江不擔心這一點。因為在中國他就

“代表”法律。

 

江指揮着政府的媒體把李先生的講話錄音和錄相進行編輯後制成所謂的電視記錄片﹐在社會上反復播演﹐以此來掀起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這顯然是一個對付李先生和他的法輪功的既簡單又有效的方式。儘管政府電視紀錄片的帶子完全是假的﹐但是如果把這些片子一個星期給你連續放幾遍﹐你會對李先生和法輪功產生什么想法﹖

如果這些片子說李先生講了一些恐怖的事情﹐你是不是會開始懷疑他﹐並對他本人和學員開始恐懼﹖當法輪功學員努力向你解釋說你看的這些片子是﹕1)從製作室編造出來的﹐2)通過拼湊和編輯的方式來歪曲李先生講話的原意﹐3)完全是斷章取意﹐你會相信他們所說的嗎﹖

 

然而﹐任何一個可以看到李先生的書籍<<轉法輪>>或九十年代初期聽過他講課或者看過當時的講課錄像帶的人﹐就很快發現那些在電視紀錄片中所“引用的話”都是假的。李先生的話被任意斷章取意﹐完全是被用來在公眾中詆毀他的。比如﹐李先生從來沒有說過世界將面臨着“末日”﹐他也從來沒有要學員“放棄這個骯髒的世界”以及其他無數的諸如此類的謠言。甚至一些不知道江的陰謀的政府官員也被騙相信了電視片中所講的內容。不可否認﹐他的謊言確實起到了“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的影響效果。

 

此外﹐為了增強騙局的殺傷力﹐江不僅在電視廣播上這樣干﹐還編造和髮行所謂的“李的原著”。江讓出版社編寫一本糊言亂語的書﹐然後署名李先生是作者。人們可以想象得出﹐儘管書中沒有一句話出自李先生之手﹐但只要可以煽動人們對法輪功的仇

恨﹐他們就可以不擇手段。大家想一想﹐除了中國﹐還有哪一個國家﹑哪一個政府干過如此卑鄙的勾當﹖有誰知道嗎﹖

 

江為了給他越來越不得人心的反法輪功的私人運動打氣﹐命令他的手下的人強迫百萬中國人民簽名支持反法輪功運動。然後﹐他舉着那份強奸民意的名單恬不知恥地向世界說﹐“看﹐中國人民都譴責法輪功。”﹐他哪裡料到他這一招反到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把他作賊心虛的內心暴露無遺。

 

“反政府”騙局

 

江很清楚﹐中國政府﹑黨內從上到下對法輪功事件存在着深刻的分歧﹐如果這種分歧不解決﹐他鎮壓法輪功的運動就無法推行下去。所以他們搜腸刮肚地編造了法輪功反對政府的言行﹐以此爭取有不同意見的黨內領導的支持。江還認為﹐僅僅是靠意識形態方面的謊言還不夠﹐必須要把法輪功從危害人民生命安全提高到威脅黨和國家的安全的高度上來。所以江就指控李在公安部培植了所謂法輪功的“特務”﹐竊取國家機密。法輪功是一個“顛覆”團體﹐“李是CIA(美國中央調查局)的一名成員”。“李聲稱政府是無用的﹐沒有一個政府能夠解決出現的社會問題”。江為了把本無政治意向的法輪功打成政治集團﹐挖空心思從李的書中找出一段話﹐經過篡改歪曲後﹐說成是如果人們要是練法輪功的話﹐就會使政府變成多余的了。於是法輪功被描繪成是“反政府”﹐“提倡不需要法律和警察”。

 

那么﹐讓我們來讀一下李先生的原話﹐他在<<轉法輪>>第九講中說﹕

“....我們還講了,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那么人類社會也就變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變好了,治安狀況也就變好了,說不定還沒有警察了呢。用不着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里找,你說這多好。大家知道現在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是有人為什么還干坏事?有法不依?就是因為你管不了他的心,看不見時,他還要做坏事。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也用不著你打抱不平了。”

 

鼓勵人們以更高的標準來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就是“反政府”﹖當然不是。如果人人都能以這種方式來約束自己﹐這個國家就一定是一個太平昌盛的世界﹐一個真正憂國憂民的國家領導還能別有所求嗎﹖ 

 

老子寫于兩千多年前的著名<<道德經>>曾精辟地論述道﹕“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人多利器﹐國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生﹔法令滋章﹐盜賊多有。.故聖人雲﹕‘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欲﹐而民自朴。’”。老子以道德治國養民的警句已成為中華歷代盛世皇朝的不敗之術﹐也入骨三分地刻劃了歷史上許多短命王朝的致命傷。

 

“中功”騙局

 

當你比較一下江對待法輪功及另一個叫做“中功”的氣功團體的處理方式時﹐你可以從中發現大同小異的模式。我注意到了江最初要剷除中功的計劃﹐並認為他對這個平和的商業性團體所採取的那些行動是同樣可恥的﹐沒有任何道理的。香港人權和民主信息中心廣泛報道了江對這一團體從1999年9月開始的鎮壓。中功聲稱他們有三千八百萬成員﹐並在全國擁有3000個合法的商業機構。江關閉了所有的這些商業機構以及1000個中功修練中心﹐ 致使四十萬人失去了工作。然後﹐江竊取了這一團體在過去十年的苦心經營中所獲得的四千五百萬元的利潤。自去年九月以來﹐全國共有600多人因中功而被捕。大部分人都被用捏造的指控而被審判和判刑。為了“合法”地對這一團體的進行鎮壓﹐江捏造了中功創始人張宏堡與他的追隨者發生非法性關係的新聞。熟悉此道的人都知道﹐要想攻擊精神團體的領袖使用“非法性關係”是一種標準的誹謗和詆毀的方式。同時﹐這一指控為把該團體列為“邪教”鋪平了道路。江甚至不允許中功創始人上法庭對那些誹謗指控為自己辯護。該團體的書籍也被沒收﹐銷毀及禁止出版。江鎮壓中功的主要理由就是中功人數超過共產黨人數的一半。很明顯﹐數字本身就是對他的權力的威脅﹐所以他就必須要剷除這個團體。

 

 

“不吃藥”騙局

 

人有病得吃藥看病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江在一開始打擊法輪功時就欺騙群眾說法輪功學員因不吃藥而造成上千人死亡。猛然一聽﹐這是多麼嚴重的事情﹐又是多么有力的證據。當政府在九九年七月開始鎮壓以來﹐公安部突然報告說練功使700人致死。

7月22日以後的幾個星期﹐死亡人數又奇怪地翻了一番﹐超過了1400人。並宣稱他們死于不吃藥和不看病。我們且不說是否真是如此﹐也不說死亡數字是否真實。首先人們感到疑問的是在法輪功傳播的頭七年中﹐政府從沒有報告一例因練功而致死或致傷的案例。為什么這么長期間中央政府從未提到法輪功的反面報道﹐反而有很多地方媒體多次表揚過法輪功呢﹖為什么在那幾年裡政府沒有警告群眾練習法輪功已使200人死亡﹑300人死亡或500人死亡了呢﹖如果政府早已掌握他們在宣傳材料中所描述的種種練功致死致傷的詳細數據的話﹐為什么政府不在法輪功學員的人數超過七千萬人之前採取行動或任何措施呢﹖這些諸多疑問很難使人相信政府說的是實話。

 

更有趣的是﹐這種一面倒的﹑鋪天蓋地的抵毀誣蔑卻讓國外媒體發現了許多漏洞。他們就中國政府公佈的1400例死亡人數而大大讚揚了法輪功。根據醫學界分析﹐一種醫療方法或健身方法如果有效率在80%以上就是非常好的。按中國政府公佈的數字來說是法輪功健身有效率遠遠超過了這個指標。以七千萬人計算﹐如有1400人死亡﹐比例是十萬分之二﹐有效率為99.998%﹐即等於100.0%。即便按後來中國政府報導大大縮小的數字二百多萬法輪功練習者來計算﹐比例約萬分之七﹐有效率等於99.93%。許多媒體當時發表評論說﹐中國政府所公佈的這些數字來攻擊法輪功很令人費解。

 

“炭殂菌”騙局

 

為了使他的宣傳向海外擴展﹐江還把法輪功同全世界在恐怖分子對美國襲擊後突然發生的對炭殂菌的恐懼聯係起來。江的媒體曾公佈了一條中國有關部門收到類似炭殂菌的白色粉末的新聞﹐並同時宣稱懷疑是法輪功學員所為。而後不幾天﹐又不清不楚地撤回了該報導。然而﹐這條“垃圾新聞”產生了事與願違的效果。江和他控制的媒體直到現在還對他們這次對法輪功的失敗誣陷所產生的余震而心有余悸。在一篇題目為<<北京關於炭殂菌恐嚇的報告令人‘高度懷疑’﹕很可能是陷害法輪功和掀起仇恨的又一個企圖>>的文章中﹐作者說﹕“令人懷疑的環境加之最近來自中國的報告表明這是中國當局又一個迫害法輪功的行徑。這次﹐當局利用了發生在美國的不幸和公眾對生物戰爭的恐懼” (德新社﹐2001年10月18日)。這只是關於江政府如何竭力陷害法輪功的眾多報道中的一篇。江不讓駐在中國的外國記者去證實新華社所兜售的新聞﹐這一點更加深了海外新聞記者和公眾的一種印象﹕即每當談及法輪功﹐中國政府就是在撒謊。我親自了解到為了利用“9.11恐怖事件後全世界對恐怖活動的日益關注﹐江故意給法輪功貼上“恐怖組織”的標籤﹐以騙取世界各國的支持。這一“炭殂菌”事件實際上是表現出江在詆毀法輪功上已到了黔驢計窮的境地。江希望製造這類騙局將會把法輪功與臭名昭著的日本奧姆真理教和靼拉班炳拉丁聯係起來。目前﹐江還在尋找任何可能栽臟在法輪功上的“恐怖事件”。如果你在將來聽到類似故事的話﹐你也許已經能想象出他們是怎麼編造出來的了。

 

不許懷疑政府

 

在中國有一個根深蒂固的觀念﹕即人們必須要絕對服從政府的權威﹐對它所做的任何事情的目的和方法都不能有絲毫懷疑﹐即使它確實是值得懷疑的﹐也要為了照顧面子不能指責政府的錯誤。而政府歷來認為﹕如果你是一個好公民﹐你就必須要與政府保持一致﹐對那些掌權的人絕對服從。這是一個傳統﹐你要是反對傳統﹐不尊重那些掌權的人﹐你就不是一個好公民。所以﹐在中國如果一個人在公開或私下場合持有不同的觀點﹐那他很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甚至是以生命為代價的。我這裡決不是誇張。中國人一向受共產黨的傳統教育﹐從小時候起就學會了也習慣了盲目相信政府。這與其說是對政府尊重的表現﹐不如說是一個自保平安的生存方法。因為懷疑政府就等于是反對政府﹐反對政府就是反革命﹐反革命是絕沒有好下場的。

 

但是這種中國式的思維方法並不適合于中國以外的人民。這也就是為什么世界上其他國家敢於不斷地指出中國政府言行不一致的一個原因。儘管江要求他的媒體給法輪功編造謊言﹐欺騙群眾﹐命令他們﹕“只能發表這個﹐不能發表那個。”但中國以外的人只關心新聞是否真實。坦率地說﹐他們根本就不在意江是否是中國的主席﹐甚至哪怕是太陽系的主席。如果某件事是真實的﹐那就應該發表﹐否則﹐就不應該發表。

 

事實上﹐儘管人民不願意懷疑政府。但有些政府媒體編造的新聞﹑消息或事件實在是由於手法過於拙劣而紙不包火。<<美國之音>>曾這樣報道說﹕中國當局承認攻擊法輪功的宣傳完全是編造的。自從中國政府在1999年7月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所有國家控制的媒體都開始攻擊法輪功﹐其創始人和主要成員。1999年11月28日﹐<<西安工人>>發表了一篇署名為李新剛的特別報道。這篇文章“報道”說﹐住在陝西省渭南地區一位名叫張志文的女士﹐為了抗議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燒死了她六個月的女兒﹐然後自己也自焚身亡。這篇報道在全國引起喧然大波﹐深圳﹐哈爾濱﹐上海等地的報紙紛紛轉載。然而﹐經香港人權和民主信息中心調查後發現這篇報道完全是編造出來的。該中心引用中國官員的話說﹐該篇報道中所出現的人物﹐地點﹐時間和故事都是假的。陝西省渭南地區政法委的一位吳姓官員證實說﹐絕對不存在所謂的自焚事件﹐也根本不存在一個叫張志文的女士。此外﹐許多中國的新聞機構向他們打電話證實時﹐也得到同樣的回答。

 

世界各國與法輪功

 

儘管江的新聞機器每天不斷地向世界拋出那些“垃圾新聞”﹐但在世界50多個國家中沒有發生一起江的報告中所說的每天或每時在中國所發生的事件。這一點是不是有點太離奇了﹖與江的用心險惡的宣傳相反﹐沒有任何報道指出法輪功的“領袖”控制其他學員的生命﹐強迫學員交會費﹐不許吃藥﹐生病拒絕治療﹔沒有報導曾說法輪功學員自殺﹐殺害自己親人﹐不照顧家庭﹐不為社會做貢獻﹔沒有報導說法輪功學員對政治不滿﹐企圖顛覆國家權力﹐煽動脫離執政政府以及傳播諸如“世界末日”和“地球爆炸”等謠言﹔沒有報導說法輪功學員對他們的創始人盲目崇拜﹐對其成員使用精神控制等。

 

世界各國政府和領導人對法輪功是什么態度呢﹖他們不但允許人民在他們各自的國家練習法輪功﹐而且還鼓勵和支持這一團體﹐特別是許多地方政府公開讚揚法輪功的信仰準則及其對社會的貢獻。即使中國的媒體向全世界散髮大量的誤導信息後﹐他們還是堅持這一立場﹐因為他們認為﹐世界上沒有誰會反對法輪功的信仰準則“真﹑善﹑忍”。他們看到的法輪功學員所表現的一切與中國政府宣傳的完全不一樣。

 

比如﹐美國總統布什說﹕“......法輪功精神運動的追隨者們被逮捕和迫害。這一迫害對與一個歷史上以容忍聞名的中國是不相稱的。此外﹐中國應該成為一個尊重自己人民精神信仰的開放社會﹐所以這一迫害是可恥的。”

 

澳大利亞國會參議員韋迪。鮑恩(Vicki Bourne)說﹕“查禁法輪功引起國際社會的極大關注﹐這一行徑在世界上被廣泛報道﹐並被獨立的大赦國際等組織所證實逮捕法輪功學員的做法同信仰﹐集會和言論自由的基本人權相違背。”

 

加拿大國會議員俄文。考特勒(Irwin Cotler)說﹕“我們今天在中國所看到的是對無辜人民的迫害。他們把一個精神修煉團體取締﹐宣佈其非法﹐然後對其所有成員進行恐嚇﹐控告﹐迫害和監禁。而這樣做的唯一原因就是他們對真善忍這一基本價值的堅信...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是去替那些無法說話的人們說話﹐去替那些無法為自己辯護的人作證﹐去保護那些生活甚至于生命都處于危險邊緣的人們﹐去強調和重申我們對真善忍這一價值的尊重﹐它不僅是古老中國價值觀念的最佳表述和範例﹐也是鼓舞所有人們的普遍準則。”

 

瑞典國會議員西賽麗婭。瑪爾姆斯特羅姆(Cecilia Malmstrom) 說﹕“全世界在這個問題上都譴責中國。瑞典是這樣做的﹐歐洲聯盟﹐所有的機構﹐美國﹐所有歐洲的國家﹐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家也都是這樣做的...但是﹐中國政權仍舊繼續鎮壓並在全世界系統地迫害法輪功學員。這一行徑必須停止。我呼籲中國立即停止鎮壓﹐尊重自由言論﹐立即開始同法輪功學員談判和對話。”

 

中國指出外國政府對法輪功的一致接受和支持的做法是不負責任的表現﹐並聲稱這些國家是被“欺騙”了﹐是不了解法輪功“謊言”後面的“真相和威脅”。然而中國版本的真相並沒有改變外國領袖們在過去三年中對法輪功的親身經驗﹐他們非常明白是中國政府﹐而不是法輪功﹐在竭力欺騙世界。

 

總而言之﹐江在鎮壓法輪功一開始就製造了一個接一個的騙局﹐和數不清的歪曲法輪功的謊言﹐發動了一場全世界都看到的最邪惡的“國家恐怖主義”運動。江狡猾地欺騙了中國人民﹐使他們在不知不覺中幫江打了這場對法輪功的個人戰爭。為什么中國人會輕易上當受騙呢﹖因為他們本能地認為他們的領袖會把他們的根本利益放在心上。如果江限制互聯網網址﹐限制可閱讀的書籍﹐限制人們發放和接受的電子郵件﹐他是不是要阻止某些有價值的信息傳送到中國人手中和傳出中國去呢﹖ 為什么中國是世界上唯一僱用四萬多“網路警察”去監控(審查)來往中國的信息的國家﹖為什在全世界各國最流行的檢索引擎google只有在中國被封殺﹖為什么他如此害怕中國人民了解真相或與其他國家的人民分享真相呢﹖因為江最擔心中國人民會知道他竭力不想讓他們知道的事情。一旦他們知道這些事情﹐知道他們的領袖每天都在對他們撒謊或歪曲真相﹐他們還有理由再去信任他嗎﹖我比全國的老百姓所具有的一個唯一優勢就是我能夠獲得各方面的真實信息。如果我能把我收集的有關江的全部資料用電子郵件的方式寄給全國人民﹐他們要說的第一句話就會是﹕“江﹐你不值得我們信任與忠誠﹐由于你的欺騙行徑﹐你已不配來領導這個偉大的國家。”

第四章      殘 害

 

屈死無數

 

在這場用“恐怖鎮壓”來形容絲毫不過份的反法輪功運動中﹐到底有多少無辜百姓冤死在江氏手下完全是個迷。國外機構估計人數達幾百﹐但實際根據我們的不完全統計至今被整死的法輪功成員已高達幾千﹐顯然是遠遠超出了外界的報道。

 

幾千人在這場不到三年的所謂的反邪教運動中失去了寶貴的生命﹐一旦死亡人數公佈于世﹐有誰還會相信幾千多人都是在監禁中“自殺”﹑“自然死亡”﹑或是什么“不吃藥”﹑不治病”而死的﹖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按江所指控的練習法輪功導致700 至1400人死亡﹐那么江發動的這場反法輪功運動在短短的不到三年期間就屠殺了幾千人﹐致傷致殘成千上萬﹐請大家想一想﹐這到底是誰在草菅人命﹖到底誰是真正名符其實的邪教﹖﹗

 

鐵窗內幕

 

這場既勞民傷財又人性滅絕的反法輪功運動﹐並不是象江所希望的那樣會有許多黨員幹部願意死心塌地的成為他滿足權欲的工具。相反的是﹐許多正直的黨的幹部﹑司法人員一旦通過我們蒐集的證據﹐了解到江在造謠中傷法輪功﹐通過鎮壓法輪功達到其鞏固權力的目的時﹐他們就勇敢的站了出來。完全出於一種正義感。甚至不計報酬﹑不講條件的成為我們獄中的地下工作者(目前約有八十多人)。為了確保安全地安插我們的情報人員﹐我們通過內部關係﹐用難以拒絕的報酬買通監獄長﹑獄警及有關人

員。(在某些地方只需千把元月酬就能買通一個內線)。同時﹐我們以那些獄中地下工作者為基礎進一步發展了一些獄內職工。通過一年多的努力﹐我們在監獄和勞教所裡建立了自己的情報網絡。

 

我們的這些地下工作者們是這場殘無人道的鎮壓運動中最黑暗﹑最骯髒﹑最怕爆光的秘密的直接見證者。他們痛恨上面強迫他們干違心事﹐對江及其一伙鎮壓法輪功的內幕最知情﹐每天都在酷刑﹐毆打﹐折磨和撕心裂肺的慘叫和血泊腥風中渡過。他們在關壓法輪功人員的監獄裡一面工作﹐一面悄悄地紀錄了高牆鐵窗下對無辜百姓殘不忍睹的酷刑﹑蹂躪﹑甚至殘殺。實地收集了追隨江的打手們在光天化日下所犯的一條條天理難容的不赦之罪。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證據。

 

這些情報人員詳細記錄了所有獄內工作人員的姓名﹐地址﹐分派的任務﹐以及在什么情況下﹐誰拷打﹑殺害了哪個法輪功學員。他們用高級微型音象設備拍攝到形形色色的嚴刑拷打的刑具和被折磨得死去活來﹑遍體淋傷的法輪功學員。我們還收到他們現場拍攝的強迫灌食的錄象﹐將來一旦人們有機會看到和聽到這些實況音像﹐人們一定會和我一樣從心底裡感到噁心﹐震驚﹐憤慨。

 

那些獄警們從沒受過半點醫療訓練﹐就把一根塑料管強行捅入法輪功人員的鼻孔﹐故意到處亂插刺進咽喉﹐扎穿氣管﹐往裡灌入高濃度鹽液﹐辣椒水。灌下的辣椒水沒有入胃﹐反而從氣管進入肺部﹐很快將人窒息而死。把人整死後﹐劊子手們只需報為“自殺”﹐“自然死亡”就可逍遙法外。我們還掌握了監獄工作人員秘密會議的錄音﹐他們在討論怎樣對付死者家屬﹐編造什么謊言﹐怎樣掩蓋他們濫施酷刑殺人的行為。

我們的情報人員已滲透到各個監獄﹑勞教所的不同部門﹐他們的唯一任務就是如實地蒐集迫害法輪功的第一手證據﹐無論江澤民和他的喉舌怎麼竭盡全力散怖欺世謊言﹐標榜中國監獄內的“人道”﹐我們蒐集的4,100多張照片和許多秘密錄音可謂鐵證如

山﹐揭露了建國以來最黑暗的一頁。一旦時機成熟﹐所有這些十惡不赦的反人類罪行將昭然與世﹐江澤民及其幫凶將步曾經不可一世的四人幫之後塵﹐逃脫不了歷史公正﹑無情地的制裁。

 

執法犯法

 

江澤民一手操縱的恐怖政權帶頭無視憲法﹐中國現代社會各級階層上行下傚﹐法制無存。一個國家領導的腐敗殘暴必然導致整個社會風尚敗壞。如果國家主席下令鎮壓法輪功犯法不究﹐犯法有功﹐犯法得獎﹐那么全國各級領導﹐執法人員不就更加有恃無

恐﹐變本加利嗎﹖只要警察逮捕了法輪功學員﹐投入監獄﹐他們就可以得到江澤民一夥的賞識﹐領獎升級﹐抓得越多﹐提拔的機會就越大。 一旦抓到法輪功學員們﹐警察就可以任意敲詐家屬﹐非法勒索高額贖金﹐並以家屬成員的生命要挾﹐不許家屬對外聲張。在江澤民非法鎮壓政策縱恿下﹐腐敗惡警知法犯法﹐無惡不作﹐任意隨時用萬能鑰匙打開家門﹐以收集所謂證據為名﹐光天化日下抄家搶走私人財物﹐想要什么就拿什么﹐反正不拿白不拿﹐不少警察因鎮壓法輪功從此富裕起來。上樑不正下樑歪﹐官官相護﹐無法無天。

 

近年來中國犯罪率在江澤民當權期猛增50%絕非偶然﹐當警察在眾目睽睽下不懼後果作惡犯罪時﹐平民百姓靠誰保護﹖誰還敢控述﹖誰還相信法制﹖一旦發現有人控告﹐當地警察就以莫須有的罪名報復打擊﹐把起訴人置于死地。這種在全國範圍廣泛散佈的各級社會階層和政府部門執法犯法﹐逍遙法外腐敗現象﹐無論江再怎么標榜宣揚﹐已在中國人民心中引起了強烈的不滿和反感。

 

從上往下的角度觀察﹐我可以明確地告訴大家﹐中國的經濟絕不象表面看起來那樣完美。絕大多數中國政府發表的正面的財務報告都是為當權者利益誇張虛報﹐從不實事求是地報導真正的社會經濟實況。中國的政治機器正在類似文革般地超速運轉﹐老百姓強烈的不滿和反感﹐犯罪率猛增﹐各級黨政階層貪污腐敗以達及其危險的程度。中國經濟表面的繁榮避免不了泡沫經濟的下場。一切都會和來勢一樣訊速地消失。

 

罪加億萬

 

為了加罪與一向遵紀守法的法輪功學員﹐江澤民不顧其他黨政領導的強烈反對﹐一意孤行制定了恥笑千古的信仰有罪法﹐使來自不易的中國法制民主體制又倒退到建國以來最黑暗的時期。江一夥用這些強加給中國人民的所謂法律對法輪功學員加罪上刑﹐為他們鎮壓無辜提供合法性。擁有法輪功書籍﹐研讀法輪功功理﹐聽講課﹐參加討論會﹐演習法輪功法﹐無論家裡家外﹐所有這些憲法保障的活動自由一夜間統統打成非法。這樣“違法”的法輪功學員就可順理成章被逮捕﹐打成罪犯﹐投入監獄﹐施刑判罪。

 

在監獄﹐勞改營裡﹐獄警在江氏一夥縱容下﹐毫無顧忌地對法輪功學員嚴刑逼供﹐榨取坦白﹐悔過書﹐以卑鄙手段威逼利誘﹐強迫法輪功學員在錄像機前照本宣讀編造的悔過﹐詆法輪功及法輪功創始人﹐反對煉習法輪功。 然後﹐在中央和地方電視臺不厭其繁地反復播放編造的錄像﹐讓全國人民“親眼目睹”江澤民“再教育”法輪功學員的戰果。接着﹐獄警不忘“公私兼顧”﹐巧立名目﹐恬不知恥地向勞教的學員以索取監獄伙食住宿費為由﹐明征暗搶﹐即執行了江澤民“在經濟上搞垮”法輪功的指令﹐又肥了私囊。對那些不肯屈服的硬漢﹐獄警不用承擔任何法律責任﹐用各種令人髮指的酷刑百般折磨﹐要挾口供﹐一旦掌握了學員的住址姓名﹐學員家屬﹐親友就成了逼供的又一籌碼﹐“如不交代﹐家屬也難免入獄之災”。 可見這場運動的打擊面遠遠超出法輪功學員﹐何止一億﹖對受不了反復酷刑體罰的學員﹐獄警得寸進尺﹐逼着學員違心出賣同學﹐污言辱罵先生﹐踐踏照像﹐勒索錢財釋放出獄後﹐定期返獄審問﹐進一步從心理上﹐精神上長期摧殘他們。

 

一旦法輪功學員被施刑過度含冤殘死(不記其數)獄警在江“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的密令下﹐編造事故﹐自殺﹐自然死亡﹐病死的謊言﹐獵取死者器官後匆匆焚尸滅跡﹐哄騙家屬取走骨灰。好端端一個大活人送去﹐悽慘慘一把白骨灰回家﹐留下多少遺孀孤兒父老兄妹家破人亡。

 

儘管鎮壓法輪功運動來勢凶猛﹐手段狠毒﹐江在短期內除盡法輪功的目標不僅沒有實現﹐法輪功在世界各國反到越傳越廣。為了使更加殘暴的鎮壓進一步合法化﹐江在幕後親自策劃﹐組織﹐導演聞名世界的2001年1月23日“天安門自焚事件”嫁禍法輪功學員。這部“故事”片在全國電臺頻繁反復播放後﹐江一夥戴上“保護民眾”的假面具﹐用犧牲品的痛苦騙取人們的同情﹐以自編自導的“自焚事件”為由﹐迫不急待地制定了無數非法法律﹐把鎮壓運動推向白熱化。 江心裡非常明白﹐大多數黨員幹部絕不會猜想江才是這“古今上下五千多年來中華人民蒙受的最無恥﹐最惡毒﹐最蹩腳的騙局”的幕後人。“造謠千遍﹐謊言也變成真理”﹐一打開電視機﹐就是自焚﹐自殺的畫面﹐輕信的人們﹐幹部﹐獄警不知不覺地上當受騙﹐真的把法輪功學員當成國家公敵﹐反革命而往死裡整﹐剝奪了法輪功學員的一切人權。也有的獄警心裡明白法輪功學員是無辜的﹐但為了保住飯碗﹐被迫制行拷打法輪功學員的命令﹐他們經常在暗地裡向法輪功學員坦白內心的矛盾。 

 

 

國格喪盡

 

令江一夥最為惱火的是法輪功受到了世界上許多國家政府和人民的歡迎﹐越來越多的各國人民開使煉習法輪功。法輪功的廣泛傳播成了新世紀的世界現像。為了實現江在全世界除近法輪功的妄想﹐江澤民不顧其他黨政領導的反對﹐無視中國在世界上的尊

嚴﹐盡然把他個人的鎮壓法輪功運動﹐通過中國駐各國使領人員﹐出口到加美﹐日本﹐歐洲﹐東南亞國家。 

 

根據我們在各國使領館工作的內線長期收集的情報﹐江無視國際公法﹐派出外交官員﹐肆無忌憚地干擾他國內政﹐游說城鄉政府﹐誹謗法輪功學員﹐以中國市場為誘餌﹐利誘威逼各級政府撤銷對法輪功的嘉獎和支持﹐企圖挑動社區與法輪功的對立。同

時﹐江氏一夥耗費大量國家外匯﹐收買在美﹑加中文電視電臺﹐報紙雜誌﹐誹謗法輪功﹐妄想控制華語社會輿論﹐把鎮壓法輪功的運動推出國境。

 

中國駐各國使領人員受令利用華僑愛國熱情﹐對親共華人社團施加壓力﹐煽動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使他們用盡各種手段﹐阻繞法輪功學員參加各種公眾社會遊行活動﹐並在各種公開場合上造謠誹謗法輪功。然後那些出頭露面的角色再從中國駐各國使領館領取各種獎勵。江氏一夥甚至不擇手段地以重金收買地痞流氓違法對練習的法輪功各國公民進行騷擾﹐攻擊﹐跟蹤﹐挑﹐恐嚇﹐打壞私人汽車﹐竊入私人家庭﹐偷看國內外電子郵件﹐監聽私人電話﹐妄圖以流氓手段阻止法輪功學員的合法活動。

 

這些年來﹐我們不僅在國內政府﹐司法部門按排了大量秘密情報人員﹐還在國外中國駐各國使領館內僱擁了許多外交官員﹑領事﹑秘書等為我們提供情報。我們不止在收集國內監獄裡的證據﹐國內國外到處都有我們的耳目。我們僱擁的領使館工作人

員﹐到不一定都認為法輪功好﹐他們只不過對我們提供的豐額經濟報酬很難不動心。當今中國政府各級官員的腐敗早已世界聞名﹐他們對江表面上的效忠掩蓋不了內心對金錢﹐權力﹐地位的慾望。只要我們提供一定的經濟利益﹐一旦確認不會被出賣﹐他們就會願意的為我們提供資料。在我們手上已掌握了多次高層會議內容。他們制定的轉移國際輿論譴責鎮壓法輪功的策略﹐其中最基本的一條是“決不承認﹐堅決抵賴”。他們以為只要不讓外國記者採訪到真象﹐他們犯下的罪行永遠無從查實。當然﹐這只是他們的夢想。

 

至今﹐我們已滲透到各個階層﹐收集到數以千計的非常秘密的會話錄音磁帶﹐把外交官員怎樣無視所駐國法律﹐干擾他國內政﹐和他們僱佣打手們的日常活動暴露無遺。這些材料徹底揭露了中國駐各國使領館人員表面詳裝不知底細﹐暗地裡直接參與觸犯外國法律﹐迫害法輪功學員非法活動的真面目。

 

其實﹐江對帝國主義國家想要推翻他對中國共產黨統治的恐懼是沒有絲毫根據的﹐真正抵制他把中國引向亡黨亡國的是和我一樣每天能見到他的熟人。當一個左右世界大國的絕對權力不幸地落在一個心狠手辣﹐陰險奸詐﹐欺世盜名的偽君子手裡時﹐我們這些擺在政治舞台上的領導幹部如不堅決抵制﹐怎面對我們的衣食父母﹖ 

五千年來在中國民間一直流傳一句警句﹕“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上至帝王下達庶民﹐從未有人能逃脫歷史的審判。江以為善惡有報的天理不會應驗在他頭上﹐只能說明他是世上最傲慢﹐愚昧的人﹐最終還是免不了他註定的可悲下場。

 

鐵證如山

 

自1999年中國開始鎮壓法輪功起﹐在短短不到三年的時間裡﹐世界各國許多領導授

予李洪志和法輪功1000多份表彰﹐支持和稱讚證書﹐而江不顧全世界對法輪功的支

持﹐竟向美國對李先生發出荒唐的國際逮捕證﹐美國當局非常明白江澤民鎮壓法輪

功荒誕無理的政治目的﹐不僅沒有給他一點面子﹐反而公開譴責江政府鎮壓法輪功﹐

侵犯人權。江不顧國內外的強烈反對﹐一意孤行﹐把這場完全成為他私人對法輪功

的戰爭強加與中國人民﹐將中國曆史倒推到文化大革命中群眾斗群眾的亂黨亂國時

期。

 

江是當今世上唯一明目張膽的公開提倡﹐支持﹐鼓勵﹐挑動﹐縱容以酷極刑折磨﹐

殺害大批無辜百姓的國家元首。在江“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的命令下﹐獄警人

員伙同囚犯﹐目無天下昭著的國際反酷極刑法﹐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心地之狠

毒晦黯﹐手法之殘忍至極﹐行徑之下流無恥﹐古今中外﹐不見經傳。這些兇手怎麼

對文化大革命這麼健忘﹐那些曾不可一世的打砸搶造反派有誰能逃脫法律制裁﹖﹗

 

以下是我們蒐集到的在江支持下對法論功學員施加酷極刑反人類罪行的部份證據﹕

 

1 他們為鎮壓法輪功發明設計的刑法刑具可與人類史上最黑暗時期的極刑媲美﹐

3萬伏高壓電棍(足以將耕牛擊倒)在學員臉上﹐口腔內長時間通電﹐造成永久性

臉部創傷﹐變形毀容。更下流惡毒的是用高壓電棍電擊生殖器官﹐肛門。

2 長時間拷打法輪功學員﹐直到把他們打到昏死過去﹐ 再用冷水澆醒﹐繼續拷

打。如果冷水還澆不醒﹐就用高壓電棍在學員躺倒的水泊裡通電﹐如不把學員觸醒﹐

就把人電死。

3 把點燃的煙頭放在學員的臉上﹐嘴裡﹐婦女乳房和生殖器處。

4 禽獸不如﹐下流無恥地用尖硬的鐵絲紮進婦女乳頭。

5 把學員關押在特制的鐵籠裡﹐鐵籠小得不能站也不能坐﹐一關就幾個星期﹐連

大小便都在裡面。

6 把糞便裹在一條臟布裡﹐綁在學員嘴上﹐用強力膠帶固定住﹐兩手被銬在鐵條

上。 

7 把學員的雙手反銬在背後﹐從上吊下一根繩子結在手銬上﹐再把繩子拉上去﹐

把人懸空吊起﹐全身的重量都壓在手銬上。一般犯人最多吊一兩分鐘﹐而法輪功學

員一吊就幾天甚至幾星期不放﹐還不時的懸空吊打。

8 對女學員集體強姦﹐把女學員全身衣服剝光﹐丟入關滿強暴男犯的牢房﹐任犯

人蹂躪姦污。

9 在冰封雪凍的冬天﹐把學員衣服剝到只剩短褲﹐往學員身上澆冰水﹐扔在雪地

裡﹐還對他們叫嚷﹕“你們打死了不如狗命一條﹐上頭有命令﹐打死也算自殺”。

10 往學員身上澆滾燙的開水。

11 用強烈腐蝕性的消毒化學品給學員灌食。

12 強迫學員用一種痛苦難熬的姿勢長期蹲着﹐三十分鐘這種酷刑就會使人痛苦

慘叫﹐學員一蹲就是好幾天。

13 把學員長期捆綁在冰冷的鐵板床上﹐連續幾小時拷打他們﹐潑冷水﹐強迫他

們綁在鐵床上就地大小便。

14 把兩個學員背靠背銬在一起﹐讓他們一直站立八天八夜﹐不准上廁所﹐不准

移動﹐不准閉眼睡覺。

15 讓學員一排面壁直立﹐目視距離十公分的牆壁﹐幾天幾夜不准睡覺。稍微一

動﹐就用三萬伏高壓電棍電擊。獄警還命令獄中犯人輪班監視學員﹐不讓睡覺。

16 沒有任何法律文件﹐隨時隨意抄學員的家﹐明偷暗強學員的私人財產。

17 逼迫各地各級教育系統拒絕錄取法輪功學員。

18 強迫全國群眾違心簽名反對法輪功。

19 以巨額罰金要挾所有的單位檢舉上報法輪功學員。

20 強加各種莫須有罪名﹐向法輪功學員敲詐勒索﹐重金罰款﹐中飽私囊。

 

悲慘人權

 

江希望全世界人民都會天真地相信西方國家對中國人權記錄的譴責只是干預中國內

政。江竭力否認中國的人權現狀﹐把世界輿論的焦點從人權問題轉移到干涉它國內

政上﹐他這種慣用的轉移視線的伎倆﹐我們早已領教多次。在這個世界上﹐絕大多

數文明國家非常重視人的尊嚴和信仰自由這些最基本的做人的權利。中國政府也曾

在1999年簽定國際人權政治權利協約﹐向世界人民承諾履行協議的義務。許多友好

國家也在各種場合下﹐試圖與中國建立公開對話﹐但最終都沒有結果。江根本不願

考慮對話的可能性。因為這種真正公開﹐坦誠的對話一定會暴露每個國家的短處。

江怎麼會讓不容抵賴的侵犯人權的證據在他面前堆積成山呢﹖

        

當任何一個理智的人遇到不同意見時﹐都會表現出不同程度的自我反省﹐這是對持

不同己見的人最起碼的尊重。如果雙方都有禮有信﹐公開坦誠﹐自我反省往往能把

對話引向自我批評﹐取得建設性的有益雙方的結果。可悲的是我所了解的江根本不

具有這種素質﹐為了掩蓋他鎮壓法輪功不可示人的真實動機﹐他決不會給持不同己

見的人說話的機會﹐也根本不顧中國政府對國際協議的承諾﹐更不可想象公開承認

法輪功問題是他一手炮製的。

 

其實﹐中國的人權問題不是與因文明國家的觀點立場不同而強加給中國的﹐而是中

國當眾簽訂了許多國際協議﹐但實際上從不把這些條約當作一回事兒。中國的人權

問題不是誰想象出來的﹐也不是什秘密﹐侵犯人權的事實百分之百的有據可查。

無論江怎抵賴﹐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中國人權的現狀。文明國家的政府和人民也不

會因為其他國家侵犯人權﹐就事不關己不聞不問﹐全世界人民普遍接受的觀點是﹕

現代地球人類是一個大家庭﹐人權問題沒有國界。

        

鑒于中國政府人權現狀日趨惡化﹐許多文明國家強烈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鎮壓法

輪功﹐接受聯合國其他成員國對中國人權問題的全面調查。中國政府當然堅決反對﹐

甚至不敢聽取中立可靠的第三國調查的國際呼籲。試想一下﹐江怎會同意聯合國

公佈國際調查結果﹐使中國人民看到那些每天在新聞媒體上反復播放的所謂事實證

據﹐其實都是徹頭徹尾的欺世謊言﹖

      

當然我們也很清楚﹐一些國家對中國政府人權問題的抗議也被這些國家經濟策略抵

消許多。許多國家急于想同中國做生意﹐從而失去了許多可能從經濟上來制裁﹐約

束江踐踏人權的機會﹐加劇了中國今天的悲劇。大家想一想﹐江已經成功的加入世

貿集團﹐獲得垂誕已久的2008年奧運會舉辦權﹐贏得與美國貿易的最惠國待遇﹐還

有什能使他停止踐踏中國人權﹖﹗又怎會自發停止鎮壓法輪功﹐在中國政府﹐

人民面前丟盡他的臉﹖﹗這對他簡直是連想都不敢想的惡夢。

        

其實﹐江對中國政府的控制都是關着門在幕後秘密策劃的﹐只有這樣他才能維持他

用監獄﹐酷刑﹐死刑的恐怖政策統治中國人民。江同意簽訂的“暫停”侵犯人權的

國際協議﹐只不過是給他“中國是世界上最堅決支持信仰自由的國家”的謊言添枝

加葉。可悲的是﹐當今中國的領導根本不具有起碼的人格和尊嚴去執行已承諾的國

際協議。

 

結 語

 

江曾傲慢地說﹐他可以採取任何手段﹐讓任何人﹐在任何時候﹐做他想做的任何事。

自從他決定“消滅”法輪以來﹐他沒有說過一句有關法輪功的真話。從他嘴裡所說

出的或出版物中所描繪的李先生更是一派胡言。一般來說﹐人民群眾想象不出國家

最高領導層居然還會有人如此隨心所欲地行事﹐所以他們很容易受江的宣傳的影響。

他們低估了江欺騙他們的能力。他們對江的盲目信任就好像江確實贏得了他們的信

任。

 

請讀者相信﹐在中共領導階層內我不是反對江及其同伙迫害法輪功的唯一的人。到

底有多少黨員和群眾在秘密地抵抗江迫害法輪功是江所想像不出來的。他的領袖招

牌對那些看到這場迫害惡果的人不起任何作用。還有許多黨員不論江如何威脅他們

要放棄法輪功﹐還仍然在繼續練習着。江沒有認識到他強迫和威脅黨員放棄法輪功

的做法改變不了人心。人心只能通過善良和寬容來改變﹐而不是靠恐嚇和強迫。

       

我和許多對江感到失望並沒有被其迷惑住的黨員已下定決心﹕當時機成熟時﹐把江

及其同伙的一切謊言﹐邪惡計劃和罪行公之與眾﹐讓他們去接受人民的審判。這本

書只是我們揭露江迫害法輪功陰謀真相的行動的第一步。他們所犯罪行的具體細節

將于法輪功和李先生的名譽得以恢復的前前後後公之與眾。

 

回想一下劉少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前任主席﹐曾在1968年被宣佈是“叛徒﹐內奸

和工賊”﹐但在他迫害至死後十二年﹐仍得以平反昭雪。還有鄧小平﹐他被以江迫

害法輪功的同樣方式打倒﹐而且還被判定“永不重用”。然而鄧最終還是成為了中

國第二代領導人。為什么會這樣﹖因為真理終將戰勝謊言﹐永遠都是這樣。我毫無

疑問地相信﹕對劉﹐鄧的假指控﹐真迫害如今又發生在了法輪功和李先生的身上。

但法輪功的真相早晚必將昭之于天下﹐那些散怖謠言﹐誹謗中傷﹐殘害好人的幕後

策劃者終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歷史一再清楚地告訴我們﹕一個人並不會因為有人誣陷他有罪就真的有罪。我們的

人民群眾一定要小心﹐不要因為協助江迫害法輪功而遭致“天怒”。他們最終會知

道﹕如果有人犯了一個無法彌補的過錯﹐他必然要承擔其一切後果﹐絕不例外。

 

在大多數中國人眼裡﹐中國經濟表面的繁榮是中國進步的標誌﹔而事實上﹐中國經

濟正在前所未有的國債的重壓下搖搖欲墜。 BBC于2002年五月的報道﹕“中國負債六倍于官方數字” 。 據Credit Lyonnais 投資銀行香港分行研究﹐中國公債比政府公佈的官方數字高出六倍﹐佔國民生產總值的140%﹐大大超出官方公佈的23%的數據。由于官方提供的數據沒有可靠的支持材料﹐中國公債的計算可信度很低。投資銀行查出官方漏報了國營企業的負債和無資的公基金的債務﹐中國提供的經濟數據已受到國際投資銀行越來越嚴格的審查。  Credit Lyonnais  投資銀行分析最近的數據指出﹐中國公債已與正處于經濟蕭條的日本接近﹐這令被中國7%年增長率誘惑的投資者們猶豫不決。Jim Walker 博士﹐Credit Lyonnais 投資銀行總經濟師評論﹐這份報道的發現對中國的投資者們敲響了警鐘﹐中國政府正在為避免大規模財政危機不譴余力。中國的經濟危機根源主要來自于中國四大國有銀行被迫支撐以前的國有企業﹐ 以避免國營企業的倒閉和接踵而來的大規模失業。  在中國經濟潛伏危機四起之刻﹐江澤民不僅束手無策﹐反而大肆揮霍﹐耗資上百億為自己購買私人飛機。

 

許多中國人都認為﹐法輪功反對政府﹔ 而事實上﹐是政府官員自己在反對政府﹐

就是這些成千上萬的官員在為人民服務的假面具下﹐明偷暗搶國庫中的民脂民膏﹐

年復一年﹐政府表面上反貪﹐骨子裡無動與衷﹐實際上根本是治標不治本。據全國

反貪局透露﹐50億元人民幣從國庫中不翼而飛。四千多官員因被查出把貪污的財產

非法轉移到國外而將被處理。  所有被搜刮的財富原本可以幫助許多在貧困線以下

掙扎的農民和市民。 而江澤民是這一大面積腐敗現象的總根。在江腐敗政勣倡導下﹐

這些真正反政府的罪行不僅沒有受到制裁﹐反而得到包庇和聳恿﹐就連新華社也不

得不承認這種不幸的事實。 更有甚者﹐英國財政日報報道﹐僅在1998 到 1999 年

度﹐5千億元人民幣非法轉移到國外﹐ 這個大得令人生畏的數字是北大一份調研報

告的發現﹐伙真價實。

 

大多數中國人都認為﹐中國的天災是無規律﹐偶然出現的自然現象﹐ 和中國領導

階層的作為無關﹔而事實上﹐天災的出現是因為中國社會背離了中國有史以來對正

直﹐善良﹐高尚﹐人格的崇敬。五千年中國文化頌揚的是清官的高風亮節﹐君臣百

姓身體力行奉公律己﹐倆袖清風﹐給該朝人民帶來國富民強的太平盛世﹐無災無難。

當今﹐這些以百姓為衣食父母的起碼的為官標准﹐已早被遺忘。為官者根本不再奉

行“正直和善良”這種作人準則。如今社會風尚的腐敗﹐必然導致社會﹑政府﹑以

及生命的自然發展規律的平衡遭到破壞。近年來的頻頻天災絕不是偶然現象﹐也不

是中國人常說的什麼“運氣不好”。 

 

其實﹐這是大自然或上天對人們的懲罰﹐警告那些有意無意助紂為孽﹐加罪于真善

忍的人們。請讀者三思﹐如果無辜的人們因為信奉真善忍被迫害﹐這種保持社會平

衡的基本因素將會逐漸消失﹐那來取代否定真善忍的社會呢﹖必然是犯罪﹐

恐怖﹐貪婪﹐腐敗﹐和整個社會道德全面敗壞。  換句話說﹐就是社會的不平衡。

難道天災在一個國家不斷出現不就是不平衡的信號嗎﹖當然是﹗事實上﹐是江澤民﹐

 而不是法輪功﹐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天災人禍﹐當“真善忍”成為非法時﹐整個社會

就會失去平衡﹐人們的身心﹐家庭﹐ 政府﹐和大自然都不能避免失去平衡後的天災

人禍。為了轉移人們對中國政治經濟危機四起﹐天災人禍連綿不斷的視線﹐江刮空

國庫﹐耗費億萬人民血汗錢誹謗鎮壓法輪功﹐用法輪功作替罪羊﹐為自己開脫罪行。

江給中國人民帶來的是上百萬家庭破裂﹐給本來不健康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這一

切都是為了江個人對法輪功信奉“真善忍”的嫉妒和偏見引發的這場私人戰爭。難

道對本國正直善良的老百姓宣戰對一個國家是好事嗎﹖難道把整個國家拖進這種不

義內戰是一個國家領導應有的作為嗎﹖

 

各位讀者﹐請聽我的忠告﹐如果你現在還在以任何行式參與江澤民這場邪惡﹐無理

的鎮壓﹐無論在中國或在國外﹐我勸你立刻撒手﹐不然的話﹐這個宇宙中產生﹑維

持一切生命的最崇高﹑神聖的力量一定會令你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相應的代價。

 

老子曰﹕

“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合﹐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作為一名政府領導人員﹐我的職責就是服從和保護國家的最高利益﹐就是要直接對

人民負責。這是當一名政府領導的真正目的。當我看到江置人民通過政府來了解事

實真相的要求和權利于不顧時﹐我感到他正在玷污着“國家主席”的這一高尚的職

位。只要我還活着一天﹐我就要同江的這一領袖招牌宣戰。為揭示迫害法輪功的真

相做我應該做的事情。法輪功學員本身都是中國人民﹐他們沒有犯任何罪。中國人

民應該活得更好。法輪功學員也應活得更好。

 

今年6月﹐在江出訪冰島期間﹐99.9%的冰島人民在冰島政府向江低頭﹐阻止各國法

輪功學員在冰島舉行抗議活動時﹐毫不猶豫地作出了他們自己的選擇﹐2000 多名冰

島公民毅然走向街頭﹐穿着黃色法輪功的衣服﹐高舉 真﹐善﹐忍” ﹐“法輪大

法好”﹐“江是劊子手”的橫幅﹐把黑布條封在嘴上抗議當權者們對人權的侵犯﹐

舉行了冰島近五十年來最具震撼力的抗議遊行。許多冰島人們要求學習煉法輪功。

就連倆個歷來不和的冰島政黨﹐在支持法輪功的行動中都團結一致起來。難怪冰島

人民對法輪功學員說“我們歡迎你們﹐你們給我們帶來了高尚的道德﹐ 我們應該感

謝你們。”  冰島所有新聞媒體對法輪功發表了大量的正面報導﹐100%的支持法輪

功。 2002年6月13日﹐冰島最大日報Morgunbladid 刊登了佔四分之一版面的三個特大紅色中文字“對不起”為題的聲明﹐ 聲明如下﹕

 

我們﹐冰島普通公民﹐為冰島政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黨)主席來訪期間不可思議的

舉動﹐向法輪功成員道歉。當權的行為違背了冰島人民的意願。 我們強烈譴責北京

當局在中國大陸及佔領區對人權的嚴重侵犯。

 

近500名冰島公民﹐從議員到詩人﹐從藍領工人到學生﹐各行各業的人們在余下的

半版上籤了自己的姓名。 冰島二十五萬善良正直的人民﹐不畏強權利害﹐勇敢地為一群素不相識的在異國他鄉受害的好人挺身而出  讓世人目睹了堅不可摧的正義的力量﹐喚醒了多少麻木消沉的心﹗

 

現在已是中國人民最後醒悟的時刻了﹐當你們從政府電臺﹐電視﹐報紙上聽到任何

關於法輪功的報導﹐請劃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歷史再三清楚地告誡我們﹕黨的宣

傳工具是專為黨的個別領袖私人目的效勞的﹐(比如﹐保持自己領袖地位)如果你

還認為江這樣做是為了中國人民的利益﹐那就太執迷不悟了﹐太可悲了。每個中國

人都要問一下自己﹐在不久的某一天﹐當法輪功恢復了名譽﹐贏得了應有的煉功權

利﹐那些鎮壓法輪功的真正的罪人都受到了法律制裁時﹐你將怎樣面對無數被冤屈﹐

殘害的善良的好人。你也許會對自己的麻木﹑沉默而問心有愧﹐你也許會對自己的

輕信而後悔﹐你也許會對自己的助紂為虐而懺悔﹐你也許希望再給一次機會﹐你也

許會......, 也許會......。   路是每個人自己走的﹐ 請君自酌。

 


 

<<欺世謊言>>向中國人民以及全世界人民揭露了江澤民及其同夥是怎樣利用國家機器﹐以欺騙和造謠的手段編造反對法輪功的偽證﹐以及他們妄圖逃避屠殺大批普通的﹑無辜善良的中國百姓的不赦之罪。

 

<<欺世謊言>>的作者是在江核心圈內工作的高級中共官員。 本書大膽﹑及時地首次披露了這場殘不忍睹的鎮壓法輪功運動的爆炸性幕後秘密。作者以過人的膽識在掌握了大量人證物證的基礎上﹐入骨三分地分析了江為什麼要編造和怎麼樣編造反對

法輪功的種種偽證﹐詳盡地剖析了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的來龍去脈﹐讓讀者對這一“中華民族五千年來最大的騙局”大開眼界。

 

<<欺世謊言>>對至今還不了解法輪功的真正事實﹐ 對江氏國家機器設圈套﹑誹謗﹑夢想消滅已遍布全球的群眾性修心養命活動的陰謀仍舊蒙在鼓裡的人們﹐的確不失為必讀之著。

 

本書作者置身家性命而度外﹐以事實為基礎﹐直率坦蕩地公開了江氏核心秘密﹐在對法輪功談虎色變﹑不寒而栗的中國大陸公開為法輪功鳴冤叫屈﹐定令讀者震驚不已﹐反味三思。本書作者取默文為筆名﹐含蓄地展示了作者和平﹑堅貞﹑無私無畏的氣節。

 

ISBN 0-973118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