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专题 > 慰安妇 > 论文
南京大屠杀期间性暴力的构造
发布时间:2004-12-11   点击次数:5161  作者:(日)笠原十九司

       南京大屠杀时的日军性暴力的实际状态,在迄今为止的有关历史书上,已被相当程度地明确了。

        南京大屠杀性暴力的受害女性的数量,在世界史上是找不到第二个例子的。据东京裁判判决书上讲,在日本军占领南京的最初一个月,市内就已经发生了大约二万多起的强奸事件。再据曾担任过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的金陵大学教授Searle Bates的报告,强奸的受害女性可达到数万人。

         有关在南京大屠杀时的日军性暴力的构造,可分以下三个阶段来进行归纳。

    (1) 从上海到南京的途中———不满的发泄和昂扬士气的动力。

        在长达三个多月的上海之战中,日军上海派遣军遭受了巨大的伤亡。士兵们变得很疲惫,军纪也大大地颓废,在军备、食粮、装备、运输都很不充分的状态之下,中支那方面军(上海派遣军和第十军编制)司令部,因急于战功,仍然命令各师团向南京紧急进攻。中支那方面军士兵的大部分都是强行出征的年纪比较大的预备役和后备役兵,原以为只要上海之战结束就可以回到日本,却被命令参加向南京的艰难行军,所以在士兵当中郁积了不满和愤恨。为了使士兵们能够发泄那些不满,军部的上官们开始认同了士兵们的性暴力现象。进军于南京途中的各部队士兵把强奸作为“乐趣”(一般都是由部队中的新兵来筹办食粮、准备饭菜,利用这个时间老兵们就查找女性强奸),上官们“为了给士兵们打气反而需要它”,看见了也当作没有看见。

         进军南京期间,日本军人在实行扫荡作战的同时,一发现住民就杀害;一发现女性就强奸、轮奸,这种现象很普遍。对于总数达到20万左右的中支那方面军来讲,只要部队长不向上级报告的话,这些就不会作为违反军纪的问题进行处理。不仅如此,上官们为了把士兵们驱使到南京攻略中,向士兵们们宣传“在这里加油的人都可以在南京拥有漂亮的姑娘”,“只要进攻到南京的话,杀人、放火、强盗、强奸都可以”,来激发士兵们的士气。

        参加南京攻略战的各师团,为了补充在上海之战中损失的兵员,紧急召集了补充部队。由于补充部队里不存在健全的指挥系统,并且军纪也不严厉,所以每当通过村庄和小镇时就以扫荡战和宣抚工作的名义,不断地进行了掠夺、强奸、放火等不法行为。在被召集的日本兵当中,有“只要去中国的话,因为是敌人的女人,所以在国内被禁止的强奸也可以随便地去做”的期待
感,并把“征服敌人的女性”,“竭尽全力享受中国女性”之事,当作了“战果”和征服者的证据。因此,在进军南京的补充部队波浪式地行军中,强盗集团似的性暴力非常巨大。

    (2) 南京城内外———为胜利而“庆祝”、“慰劳”的性暴力。

       “占领南京可任其自由”,“可猎取花姑娘(年轻美貌的姑娘)”,可得到允许的性犯罪,振奋了南京攻略战的日本军将兵的“士气”。松井石根在日记中写到,“好象存在由我士兵而引起的少数的掠夺行为、强奸等,但都有多少不得已的苦衷”。从这里可以看出,占领南京之前下达的所谓“关于南京城的攻略以及进城方面的注意事项”的规定,并没有被重视遵守。

        松井石根大将在12月17日举行的南京入城仪式中,所显示的独自沐浴占领南京的姿态,引起了长时间艰苦奋斗的其他各师团指挥官们愤怒。各师团为发泄不平和不满,在以后十几天的“休养”期间,前后进驻于南京城内总数7万以上的日本军随心所欲地进行征收、掠夺、屠杀、强奸、暴行、放火等不法行为,疯狂地寻找“慰劳”对象,尤以喝醉酒后追求女性(性欲处理)为主,来填补自己部队未作为“英雄”的心理失衡。入城仪式后,一天的强奸事件就达到了一千件以上,而在最初的一个星期就有8000人以上的女性遭受了伤害。据有关资料,在南京事件中,遭受性暴力的中国女性足有2万人。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美国教师Minnie vautrin在学校开设的收容所,成为了日本军为进行强奸而“檎一ü媚?年轻美貌的姑娘)”的目标之地。

        早尾雄军医在一本书中吐露出随心所欲地享受“休养”的日本兵的丑态。他写到:“(占领南京后)向全军下达了身心休养的指示,尤其下达了全力以赴地增强体力的命令。酒可以无限度地增加,慰安场所不断增设。将兵们沉溺于战胜的欢喜,与酒和女人相伴的日子接连不断。”“日本的军人这样地控制不了性欲。但是军当局并没有把这种事当作奇怪之事,更没有听说过对这种方面进行过训诫……强奸不断发生……”。在《南京事件的日子: Minnie vautrin的日记》(大月书店,1999年)也生动地记述了狂风大作性暴力的南京事件的状况。对自己已成为“军队奴隶”的命运自暴自弃,或者为了从不安和苦恼中逃避而沦落于“性欲的奴隶”并走向性暴力,造成了日本军卑鄙而悲哀的精神构造。

    (3) 成为陆地孤岛的南京———长期性暴力的悲剧。

        结束十几天“休养”的中支那方面军的各部队离开南京,但在南京的日本军性暴力仍然持续着。为警备南京和近郊而留下来的第16师团的大部,沦落为有组织地默认强奸的、军纪松弛的部队,士兵长期地、日常性地进行强奸行为。1938年1月份下旬,南京的警备任务由第22师团天谷支队替换第16师团之后,强奸事件进一步增加了。在日本军的军事占领之下,南京成为禁止向其它地域移动或来往的“陆地孤岛”,在这“陆地孤岛”上,长期性地持续了性暴力。对女性来说,拒绝、抵抗强奸就意味着被杀害。驻扎在南京的日本军对中国女性进行强奸、轮奸或对一个女性长期地、多次地强奸。据金陵大学社会学Smyth教授的调查结果推测,被强奸的女性10人当中就有1个人有怀孕的可能性。就这样日本军性暴力造成的残酷悲剧直到后来仍持续着。

      中支那方面军司令部为了应付在攻略以及占领南京时多发的强奸事件,从1938年1月份开始在南京市内接连不断地设置了日本军慰安所。但由于士兵们的强奸和轮奸得到默认和放任,在南京的强奸事件仍依然持续着,并频繁出现。

        由于部队长官在现实生活上容忍、默认、放任自己手下的强奸事件,因此,士兵们只要察觉上级指挥官对强奸不做处罚,就集团性地走向性暴力。同时,兵营生活中将强奸作为“战果”互相吹嘘,进一步增强了实施强奸行为的冲动。因此,因慰安所的存在而受到刺激的士兵们反而更加强烈地走向了强奸行为。

        日军的性暴力,从判明场所和时机而实行的角度来讲,它是有把握的犯罪行为;从部队内存在所谓不处罚、不被处罚、默认的“了解”和“同意”而集团地实行的角度来讲,它又是有组织的犯罪行为。

作者简介:笠原十九司,1944年生,现为日本都留文科大学教授。

(本文为作者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一部分)

(文章来自于《江海学刊》2001年,第六期)

 

 

版权所有: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
2004年12月13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