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中亞研究>> 地緣政治  

俄學者丹尼列夫斯基對歐洲中心主義的批判

http://www.xjass.com  2012年03月06日 19:17:49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摘要︰歐洲中心主義是一種狹隘的世界觀和歷史觀,它導致人們對西方以外的世界缺乏了解,也不能正確認識西方,最終使人們不能正確認識整個世界和世界歷史。19世紀末俄國文化學家尼•雅•丹尼列夫斯基通過自己的文化歷史類型說,從一個嶄新的視角,對這種錯誤觀念提出了質疑,並予以明確的否定。

關鍵詞︰歐洲中心主義;西歐;沙皇俄國;文化歷史類型

中圖分類號︰D751.289文獻標志碼︰A文章編號︰1008-0961(2008)02-0090-03

歐洲中心主義,也稱為“歐洲中心論”,是人文科學領域存在已久的一種思想偏見,它出現于18世紀中後期,在19世紀得以發展和最終形成。簡單地說,這種觀點就是認為歐洲具有不同于其他地區的特殊性和優越性,它是依靠這種內在力量興起並以自身為中心組建了一個世界。這種狹隘的世界觀和歷史觀,導致人們對西方以外的世界缺乏了解,也不能正確認識西方,最終使人們不能正確認識整個世界和世界歷史。因此,長期以來,學術界針對這種觀點展開了深刻的批判。19世紀末俄國文化學家尼•雅•丹尼列夫斯基(�B. . ⑸ �c�^�a�Z�W�g�`�^�_)就通過自己的“文化歷史類型”說,從一個嶄新的視角,對這種錯誤觀念提出了質疑,並予以明確的否定。

一、歐洲中心主義的歷史淵源

18世紀英國的工業革命揭開了歐洲資本化道路的序幕。此後,西歐各國開始逐漸興起,並大規模地推行海外殖民擴張。當19世紀到來時,歐洲已憑借其雄厚的經濟實力和強大的軍事力量奠定了自己的霸權地位,對東方各國的殖民侵略也慢慢變成了最後的征服。世界在歐洲腳下的事實使他們不由地認為,這是自己文明的先進性所帶來的。于是,歐洲人便產生了一種民族優越感,並在此基礎上形成了一種以歐洲為中心的歷史觀,即把西歐的歷史進程當作整個世界的不同民族和國家在其發展過程中所應遵循的規律。那個時代,人類社會的經濟、文化、政治等各個思想領域無不打上了這種思想的烙印並深受它的影響。而恰逢此時,達爾文的“優勝劣汰,適者生存”觀點在科學界掀起了一場對進化論的爭論。因此,19世紀的思想家們紛紛從不同的角度闡述自己對世界歷史和文明進程的看法,從而導致了歐洲中心主義思想理論的最終形成。

黑格爾正是歐洲中心主義的最大代表。他在《歷史哲學》一書中提出了這樣一種理論,即世界歷史是以東方為起點的,但歷史運動的終點則在歐洲,特別是在普魯士的君主立憲制度中。黑格爾是一個歷史主義者,但同時他又把一種非歷史的態度輸入到歷史之中,他真正的歷史興趣始終落在歐洲,而把東方社會僅僅看作是世界歷史發展的一個插曲、一個陪襯。蘭克是19世紀歐洲歷史學的代表,被稱為“近代史學之父”。他不僅從理論上,而且從具體歷史事件中闡述了歐洲中心論。他把歐洲看作是一個歷史統一體,這個統一體的主角是拉丁民族和條頓民族的相互斗爭和融合,所以世界歷史的演進與這兩個民族的發展進程相一致。他直言︰“印度和中國根本就沒有歷史,只有自然史”,世界歷史就是西方的歷史。此後,他的同胞馬克斯•韋伯宣稱資本主義是歐洲的特產,中國、印度等東方國家不存在產生資本主義的條件。韋伯比許多前輩大師掌握的東方資料更多,寫了許多專著來宣揚歐洲作為獨特性與普遍性的統一,成為“最精心致力于歐洲中心論的集大成者”。孔德在《實證哲學教程》中也說,“我們的歷史研究幾乎只應該以人類的精華或先鋒隊(包括白色種族的大部分,即歐洲諸民族)為對象,而為了研究得更精確,特別是近代部分,甚至只應該以西歐各國人民為限。”〔1〕至此,這種歐洲至上的觀念便風靡世界,直到一些先進的學者發現並揭下了它的假面具。

二、歐洲中心主義與俄國

通常情況下,“歐洲中心主義”概念中所指的“東方世界”都被理解為非歐洲民族的中國、印度等國,然而,我們仔細分析一下就會發現,部分東歐民族也被排斥在外,比如斯拉夫民族。沙皇俄國,作為斯拉夫民族的代表,雖在歐洲舞台上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但還是被後者關在了這一“中心”的門外。蘭克就明確指出︰不僅東方各民族長期以來一直處于野蠻、落後、停滯的狀態,不在世界歷史的進步行列之內,而且歐洲的匈牙利人和斯拉夫人也不屬于這個體系,他們在歐洲的歷史進程中只是處于被影響的地位,並沒有對各種歷史事件產生過決定性的作用,而拉丁民族和條頓民族則與之不同,自希臘和羅馬以來,他們就一直是世界歷史發展的主流,是其他民族和國家的典範和榜樣。可見,這種泛濫于19世紀的歐洲中心主義,確切地說,應該叫做“西歐中心主義”。

俄國之所以會受到這些西歐國家的排斥,從根本上說,是由俄羅斯民族獨特的歷史和文化所決定的。17世紀之前的俄國與歐洲文明幾乎是隔絕的。到了17世紀,當沙皇俄國的中央集權才剛剛得到鞏固,封建農奴制度才剛剛得以強化的時候,西歐早已不是王權的輝煌時期了,資本主義關系已經在荷蘭和英國確立,資產階級文化已經開始在西歐蓬勃發展了。而俄國雖在這個時期已經出現了轉向西方的趨勢,但真正大規模地學習西方卻是彼得一世時期才開始的,所以它遠遠落後于這些西歐國家的發展步伐,直到1861年亞歷山大二世改革之後才走上資本主義道路。無論是弗拉基米爾大公引進拜佔庭的基督教為國教,還是彼得大帝開闢學習西方先進技術的熱潮;無論是葉卡捷琳娜女皇受法國啟蒙思想家影響實行“開明專制”,還是西方自由主義、浪漫主義、空想社會主義等人文思想在俄國的傳播,在很長的一段歷史時期里,俄羅斯民族一直都在追隨著西歐的腳步,發展始終落後于西歐各國。這使得這些國家從骨子里就不把它看作是一個純粹的歐洲國家,而俄羅斯人也以其獨特的文化傳統認為自己有別于英、法、德諸國。別爾嘉耶夫就明確地指出︰“俄羅斯民族不是純粹的歐洲民族,也不是純粹的亞洲民族。俄羅斯是世界的完整部分,巨大的東方—西方,它將兩個世界結合在一起。”〔2〕

正是基于這樣的歷史淵源,歐洲中心主義的概念里並不包括俄國。于是,當19世紀這種思想大行其道之時,地處東歐平原上的俄國知識分子感受尤為深刻。在當時的俄國,因為對西歐文明的態度不同而出現了兩個對立的派別——西歐派和斯拉夫派。于是,如何揭開這種極端思想的真面貌,及時糾正人們的錯誤理解,是一個迫在眉睫的歷史任務。有不少先進的知識分子都參與到這一問題的解決中來,紛紛提出自己的看法,丹尼列夫斯基就是其中的一員。

三、丹尼列夫斯基對歐洲中心主義的批判

丹尼列夫斯基認為,歷史上總共存在過十余種文化歷史類型,這些類型按照考察年代的順序排列,即埃及、中國、亞述—巴比倫—腓尼基、印度、伊朗、猶太、希臘、羅馬、阿拉伯或伊斯蘭、德意志—日爾曼或歐洲;此外,還可以加上為暴力所滅絕的墨西哥和秘魯,另外還有俄羅斯或整個斯拉夫民族。這些文明類型都獨立地發展了與眾不同的宗教、政治、文化和藝術創作,走過了獨特的歷史道路。而屬于德意志—日爾曼文化歷史類型的歐洲文明,只不過是上述多種類型中的一種,不管這種文明如何夸耀它的優勢,它仍和歷史上其他文明一樣,難免衰亡的命運。因此,認為只存在一種文明——歐洲文明——的歐洲中心論是不正確的,與它同時存在的還有許多其他“獨立文明”。為了抨擊這種早已根深蒂固的觀點,他還提出了非常有說服力的證據︰當歐洲尚處在早期的發展階段時,中國人就已經學會了使用火藥、指南針和紙(而且後來流傳到了歐洲);中國擁有獨特的哲學和偉大的文學、農業、天文學(當古代希臘人對彗星還深感恐懼時,中國的農藝學家們就已對天象進行過有根有據的研究)等等〔3〕95。因此,如果說歐洲文明決定了所有民族和人種發展的話,那麼西羅馬帝國衰落以前的中國應該如何看待呢?

不僅如此,他還進一步指出,不能將特定的歐洲文明的概念,同普遍的或全人類的概念混為一談。他認為,沒有且不可能有全人類的文明,有的只是文明的各種不同的文化歷史類型。歷史並不是某一種普遍智慧、普遍文明的進步,而是各種不同的文化歷史類型的共同發展。如果歐洲(西方基督教文明)確實是一個獨立的文化歷史統一體的話,那麼亞洲與此毫不相符,在此意義上無任何統一可言。丹尼列夫斯基明確地指出,當時依存于歐洲中心主義的世界觀,以及根據歐洲文明普遍性而得出的傳統的世界歷史三分法(將世界歷史劃分為古代、中世紀、近代的斷代方法),都是沒有根據的。例如,將西羅馬帝國的滅亡和與之幾乎毫無關系的印度和中國的命運,以及在此之前已經衰亡的埃及和希臘的命運聯系在一起,塞進同一個古代史的框架中,完全是不合理的。在他看來,人類歷史生活的形式(跟藝術、語言、動物和植物世界一樣)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而發展的。每一種文明都有自己的古代、中世紀、近代歷史。因此,僅僅依據歐洲文明就把整個世界歷史劃分成這樣三個階段是不正確的。他指出,如果順從這種不合理的“人為的”時代劃分,就不可能對歷史和歷史現象取得充分的理解。要想達到對人類歷史的確切理解,只有按照其本身的“自然”秩序對各種歷史現象加以區分,才有可能獲得。而“文化歷史類型”就是進行這種區分的基本單位。

他用這種方式提出了一種新的理論——“文化歷史類型”的概念。這種觀點的基本立足點在于,歷史不僅僅是國家和民族從產生到消亡的發展過程,更寬泛地說,它還是許多區域文明出現、形成、發展、滅亡的過程。五彩繽紛的世界歷史是不同時間、不同地點的多種文明和文化類型共同發展的結果。歷史的發展階段應該在各種文化歷史類型中加以認識,而不是在以黑格爾歷史哲學為代表的普遍世界史和人類歷史中加以認識。因為各種各樣的歷史事件和歷史現象,是在不同的文化歷史類型中表現出來的。只有屬于同一文化歷史類型的歷史事件和歷史現象,才可能具有互為關聯的意義;同樣道理,具有互相關聯之意義的歷史事件和歷史現象,只有在同一個文化歷史類型中,才能被配置在不同的歷史發展階段。因此,“無論是羅馬還是希臘,無論是印度還是埃及,歷史上的各個民族都具有其本身的古代、中世紀和近代的歷史。也就是說,它們和所有的有機體一樣,都具有自己的發展階段,沒有必要將其無條件地、既不多也不少地劃分為三個階段。”〔3〕105

在全球化浪潮日益高漲的今天,多元化和多樣性已成為世界發展的主流,批評和超越歐洲中心主義便也成為一個歷久彌新的話題。丹尼列夫斯基從文化學視角對這個問題的闡釋,給我們打開了新的思路。雖然他的觀點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提出了,但即使是在21世紀的今天仍然具有現實意義。因為它強調了各個民族和不同文明的文化歷史特點,指出了人類世界的多樣性,並提醒人們對不同的文化歷史類型應當予以同樣的關注。這一思想,無論在歷史上還是在今天,都無疑是正確而富有價值的。文學評論家羅扎諾夫(⑶.⑶. �E�d�] �c�d�W)寫道︰“關于文化歷史類型的思想是偉大的、簡單的和不容置辯的;說它簡單是因為,花園里有各種各樣的樹木,每一棵都各不相同,它們會基于播到土里的種子而長成不同的模樣。”〔4〕

參考文獻︰

〔1〕陳立柱.西方中心主義的初步反省〔J〕.史學理論研究,2005,(2):65.

〔2〕尼•別爾嘉耶夫.俄羅斯思想〔M〕.雷永生,邱守娟,等,譯.北京:三聯書店,2004︰2.

〔3〕⑸ �c�^�a�Z�W�g�`�^�_ �B  .�E�d�g�g�^�u �^ ⑹�W�f�d�e . ⑶�]�X�a�u�Y �c  ���i�a�r�h�i�f�c�q�Z �^ �D�d�a�^�h�^�m�Z�g�`�^�Z �C�h�c�d�n�Z�c�^�u �F�a �W�u�c�g�`�d�X�d M�^�f  �` ⑷�Z�f�b �c�d-�E�d�b �c�g�`�d�b�i〔M〕.M.:⑽�]�W�Z�g�h�^�u,2003.

〔4〕�E�d�] �c�d�W ⑶ ⑶.�@�^�h�Z�f �h�i�f�c�q�Z ⑽�]�X�c �c�c�^�`�^.〔M〕.M.,2001︰169.

稿源︰ 西伯利亞研究 2008年2期 作者︰ 孫芳 責編︰ 張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