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專題報導獎 - 國寶美蹤 承先啟後之旅
國寶美蹤

是回顧也是展望

   一八七○年,紐約一群社會名流與藝術家共同成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茁長而成舉世著稱的重要博物館,大都會將自今起推出系列慶祝一百廿五週年活動,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七十週年院慶活動也陸續展開,明年台北故宮與大都會聯合主辦的「中華瑰寶-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的珍藏」特展,在此時刻別具義意。

  以宏觀的藝術史觀與文化交流歷史著眼,這項特展格外富有承先啟後的傳承特質,本系列專題走訪紐約、芝加哥、舊金山、華府博物館人士及藝術史學者,探討在美中國藝術品收藏研究現況,及對這項特展的期許,回顧歷史也展望未來。

讓美國年輕一代也能有認識中華文化的體驗

  藝術何價?文化工作無底,嘗試探測深淺,才發現越是久長回首看,深遠影響越可見。

  籌備已臻成熟的「中華瑰寶-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的珍藏」(Splendors of Imperial China:Treasures From The National palace Museum,Taipei)特展,已預定於明年三月十二日,在美國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登場,並將在一年又廿五天中,巡迴於芝加哥藝術博物館(Art Institute of Chicago)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Asian Art Museum of San Francisco)、華府國家畫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展出。

  無疑這將是一場昂貴的展覽,尤其政府已決定贊助美方新台幣八千二百一十五萬元,更引來立委關切;事實上,除了這筆贊助款項之外,美國Henry Luce Foundation、The StarrFoundation 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Humanities、及The National Edowment for the Arts等諸多機構,也都是贊助者。

暌違已久大手筆

  除了波士頓不在此名單,明年赴美巡展的四處展館都是舊地重遊,展品內容恃等量齊觀,卻是暌違已久的大手筆,故宮為何如此放手一搏?

  「卅餘年前的展覽,激起學者研究中國藝術的興趣,如今卻也不免面臨青黃不接、後繼無人的景況。」故宮博物院院長秦孝儀指出:「此時再去,應該可以延續這條文化傳承的脈絡,讓美國年輕一代也有認識中國文化的體認。」

  美方主要負責展務統籌及選件的大都會東方部部長兼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方聞,更認為故宮這批院藏具有放諸四海皆難取代的地位。他指出,儘管大陸出土文物不斷發掘,台北故宮經歷代帝王寶藏的傳世珍品,尤其是高古且圖軸巨大的書畫經典,惟故宮才有,也只有這樣的展品份量,在充斥各色傳統到前衛藝術的紐約大都會,才具備足夠的號召力。

  重現當年的中國藝術旋風,卅餘年物換星移,不僅當時參與學者不少已老成凋零,中美關係也幾經起伏,中斷政治上的聯繫。然而,秦孝儀認為,兩國間的密切往來關係,與美國在自由世界的馬首地位,仍是藉以傳揚中國文化的最佳媒介。

  一九九二年,十餘件故宮藏品赴美參與哥倫布發現美洲五百年紀念特展,美方於聯邦公報提出豁免司法扣押保證,樹立了故宮院藏放洋借展的模式,秦孝儀認為:「這個模式,不失為安全且適時的作法。」

  「假設抱持保守態度,最好是沒有動作。」秦孝儀說:「現行方式儘管安全,仍不免擔心風險,運作動用的人力精力也很大,但我們不吝惜精力、不畏懼風險,只因這是重要的時刻、重要的行動,影響也是深遠的。」
邁入七十週年,故宮此際這項重大決定,除了展現國寶撼人之美,也為突顯院藏在科技維護下的成果,秦孝儀表示:「我們要讓美國觀眾不僅體認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也能體會國寶歷經舉世罕見的播遷艱難,而能依然完美的維護苦心。」這份企圖,正蓄勢待發以行動兌現。

居中牽線 方聞 促成美事
正撰寫學術報告 為中國藝術說清楚


  過去廿餘年間,方聞以靈活手腕及精準的眼力,為大都會及收藏家道格拉斯.狄龍建立收藏,也為亞瑟.沙可樂提供收藏建議,獲不少重量級收藏家信任,藝術史學者柯翰(WarrenI. Cohen)在他所著的「東亞藝術和美國文化」(East Asian Art and American Culture)一書,提及七○年代中期,猶有論者以「Sol Hurok of Chinses Art events」毀譽參半地形容方聞激進推動中國藝術的力量;然而,今日回首,卻難以否認,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現今中國藝術收藏質量與規模,方聞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四百七十六件台北故宮博物院院藏將自明年三月十二日,以紐約大都會為起站,巡迴芝加哥、舊金山、華府展出,范寬谿山行旅圖、郭熙早春圖、王羲之平安帖、懷素自敘帖等故宮院藏菁華盡出,這項大手筆的重要展覽,方聞也是促成其事的重要觸媒。

  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展品名單,主要由方聞及大都會亞洲藝術部主任屈志仁(James Watt)選件,除了都是研究中國藝術史必知的王牌,故宮博物院的合作態度更是關鍵。

大格局 新概念

  「中華瑰寶-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的珍藏」特展,歷經兩年餘的協調研商而臻成熟,初期階段企圖尚小,方聞當時只為代屈志仁所籌辦的瓷器展向故宮商借展品,然而,故宮博物院院長秦孝儀的一句話改變了格局,他說:「要全面,從頭到底。」

  做別人做不到的,從而成為雙方共識。

  也惟有如此,才能在文化藝術展覽呈飽合的紐約大都會區帶來效應,方聞表示,雖然大陸出土文物陸續發掘,但台北故宮院藏的傳世珍品及高古而圖軸巨大的書畫經典,仍有舉世無可比擬的地位。

  一九六一年,故宮院藏首度赴美於華府、紐約、波士頓、芝加哥、舊金山等五處展出,帶起中國藝術研究風潮;時隔卅餘年,不僅中美政治關係迥異,資訊環境及雙方往來認知的情況也有相當大的改變,因而故宮兩次美國巡展雖然展品品質等量齊觀,展覽策畫呈現概念卻已不同。

  以出版學術研究報告的書取代展覽目錄,便是最明晰的印證。往昔展覽,主在展現文物精美,並以展覽目錄印製展品圖錄及簡要說明,而今,「展覽不只拿出東西來。」方聞說:「還得說得清楚。」

中國史 真證明

  上海交通大學修習物理兩年後,方聞赴美研讀西洋藝術並轉中國藝術史,如今且是我國中央研究院中,唯一在美術範疇的院士;旅美四十餘載,當年初來乍到美國的一介青年,格外感受到文化差異的鴻溝,而第二代的茁長,更讓方聞意識移民子弟所處的現況,以真才實學在異邦佔有一席之地外,中國的歷史認知何在?

  「中國到底有沒有歷史?」方聞說:「我的一些外國朋友有這樣的疑問,不要覺得奇怪,中國分明有五千年歷史,對吧?可是,你要如何『證明』?」

  以史家觀點來看,改朝換代並不就是「歷史」,方聞說:「中國歷史在此地是神話,中國城講的故事。」夏商周而宋元明清只是單薄的記載,曾經存在於當時的社會結構、政治、文化環境才是實體,而這些既往實體只能賴文物以追溯,方聞指出:「歷史不是證據,而是實物的解釋。」

  為展覽而寫的書,除了方聞為主要撰寫者,還包括屈志仁所寫的器物部份,和大都會亞洲藝術部主任何慕文(Maxwell Hearn)、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藝術史教授高居翰(James Cahill)的參與,由社會、政治結構與文化藝術的對應,來探討中國歷史。

  尤其故宮院藏文物,經宋代以來歷朝帝王寶藏而傳世,依此特色深入探究,文物本身的價值外,更透露了歷代帝王審美、政治社會背景等各種收藏考量的訊息。

  中華國寶二度赴美巡展,洽借、運送、展陳都是這項大計畫中不時會橫在眼前的階段性挑戰,而最大的挑戰該是來自學術-「如何寫『中國藝術史歷史』。」方聞如是說。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