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农历甲午(马)年十月二十
 
本站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策法规 | 活动剪影 | 平湖文化报 | 平湖非遗报 | 文化广场 | 大事记 | 交流园地
        平湖文化 >> 首页 >> 文体文摘
 
 
乍浦保卫战170周年记
文章作者:陈正琪
 



 
  编者按:今年5月19日是第一次鸦片战争引发的乍浦保卫战170周年。翻开尘封的历史,追寻170年前那段悲壮的岁月和先人们在这场血雨腥风的战争中所表现出来的宁死不屈和顽强的抗争精神,将会使后人有更多的铭记与感念。
  
  “凡亲眼看到中国的士兵,以那种顽强的斗志和决心来保卫他们阵地的人,没有一个能对中国的勇敢拒绝给予充分尊重的,迄乍浦战役为止,中国派来抵抗我们的军队,以这次最为精锐。”
  ——摘自当年入侵乍浦的英国侵略军军官柏纳德的《日记》
  
  

  乍浦作为海疆要地,江浙咽喉,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远在春秋战国时代,越王勾践就设重兵驻守在今天的乍浦至独山一线。至清雍正六年(1728),又在乍浦城东北隅增设了满洲大营(俗称旗下营),建造大小营房3200间,由副都统(正二品)统率,下设协领(正三品)5员、佐领(正四品)11员、防御(正五品)8员、骁骑校(正六品)16员等。不久又设海防同知署(正五品)、理事同知署(正五品)等。1840年,英国侵略者在其他西方资本主义列强的协同下,向我古老封建的中国发动了一次侵略战争。由于这次战争是英国强行向中国倾销鸦片引起的,所以历史上叫做鸦片战争。
  清道光二十年五月二十一日(1840年6月20日),第一次鸦片战争在广东海面爆发。因遭到早已在当地准备作战的林则徐所率领的军民的英勇抗击,英军转而攻击厦门,但也被闽浙总督邓廷桢击败。当时的英军统帅兼全权代表懿律领兵到达广州海面后,根据英国外相巴麦尊的指示,在封锁珠江口之后,转而北上进攻浙江舟山,并攻陷战略要地定海县城。就在英军北犯浙江攻陷定海县城后的道光二十年六月二十四日(1840年7月22日),一艘英舰突然驶进了乍浦海口。同年七月二十二日(1840年8月13日),又有一艘英舰在乍浦海面游弋,并炮击葫芦城,毁我沿海船坞、庙宇多处,乡勇伤亡14人。驻乍浦满州旗营副都统长喜,督兵出击,迫使英舰当晚离去。道光二十一年十二月十七日(1841年11月17日),英侵略军又派出火轮船2艘、小船20余只,再次驶进乍浦蔡岐门,停泊灯光山外。次日,因风浪大,英侵略军的船只西退至海盐县秦驻山外。道光二十一年十二月十九日,英军船2艘再次驶向蔡歧门,炮轰乍浦城,当地居民纷纷出城逃难,全城几乎成了空城。驻防协领英登布,立即督兵发炮还击,首先击中英军一艘船的船首,随后又击中第二艘船的船尾,致使英军舰船仓惶遁去。这些记载表明,从1840年6月20日第一次鸦片战争在广东海面爆发后, 英侵略军连续数次企图进入乍浦,都被我驻军击退。
  为抵御外敌再犯乍浦,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初,清政府在乍浦派驻有八旗劲旅1700名,还从陕西、甘肃、山东、山西、河北、江苏等地调防汉兵6300多名,加之乍浦乡勇600多名,配有大小铜铁火炮110门,战船22艘。由副都统长喜统率,分别驻守在乍浦沿海21个山寨及各炮台阵地。
   清道光二十二年三月二十七日(1842年5月7日),英军为控制长江,封锁运河,截断漕运,以迫使清廷屈从,遂撤出宁波、镇海和定海三城,进而北犯江浙两省的海防重镇乍浦。清道光二十二年四月初八(1842年5月17日),大批英舰驶入乍浦玉盘洋。据记载,内有战舰7艘、武装汽船4艘及其他战船、舢舨24艘,装载大炮100多门,侵略军2000多名。这一次的乍浦之战从海上打到陆地,从城外打到城内,真正是血雨腥风,殊死较量。
  
  

  清道光二十二年四月初九(1842年5月18日)上午8时许,英军战舰先以康华丽号、布朗底号、摩底士底号、阿吉林号和西索斯梯斯号向乍浦前沿猛发炮火,攻打设置在各山寨阵地的炮台。接着,又以复仇神号、司塔林号、皇后号、哥伦拜恩号、伯劳弗号和菲莱吉森号等战舰作掩护,英侵略军兵分三路,先后向乍浦登陆。
  右路,由英军中校马利斯率领,爱尔兰联队第十八团、四十九团以及工兵等1000余人,妄图在天妃宫登陆,却遭到了由韦逢甲率领的我军民的坚决还击。韦逢甲(1796~1842),字毓春,山东省齐河县桑梓店三官庙人。1836年进士,历任浙江省宣平、余杭、浦江等县知县。1841年,被调往镇海督铸大炮,团练乡勇。道光二十二年(1842)初,韦逢甲由安吉州调任乍浦海防同知(正五品)。据史书记载,刚到任时,“乍浦海氛甚炽,逢甲虽是书生,却颇有胆识、谋略。立即募集义勇300人,日夜集训,后进驻沿塘天妃宫炮台,防御坚守,晨夕靡懈”。
  当英军舰驶近天妃宫海面,韦逢甲奋勇当先,率乡勇抵御,他一声令下,发炮轰击,一艘英舰即被击中,舰上英军纷纷落水,一名上尉军官顷刻毙命。然后,英军又发起两次进攻,均因遭到韦逢甲率领的乡勇的强烈抵抗而受挫。英军某舰舰长宾汉曾在日记中写道——
  我军一艘战舰,被天妃宫炮台击中,上尉军官康培尔颈部被弹射穿而送命。此役我军共伤亡40多人。
  从这则日记中可以看到,英侵略军从右路进犯乍浦时的伤亡是很大的。但在与英侵略军右路军的战斗中,韦逢甲不幸中弹,弹片穿透左胁,血流如注,义勇们迅速将他抬到城内六度庵抢救。韦逢甲曾几次挣扎起身,询问战况,终因伤势过重,越日后伤发而逝。其时,乍浦满洲大营副都统长喜,正在观山保安城(又名葫芦城)督战,发现敌情后立即指挥抗击。但英军第十八团、四十九团向葫芦城蜂拥而至。经过一场激战,协领英登布力战群寇,死于阵上。佐领多仁图、骁骑校布勒忠武、惠征、祥瑞、恒奎等均在激战中壮烈殉国。泥水工蔡吉庆、张双喜等冒着枪林弹雨抢修葫芦城工事,也都壮烈牺牲。副都统长喜不幸中弹负伤,后撤至城中,投水遇救,旬日后,死于嘉兴三塔湾。
  在韦逢甲带领兵勇与英侵略军右路军作战的同时,由蒙哥马利中校率领的英军皇家炮兵、来福枪手及工兵等约400人,从中路在观山南坡的牛角尖、檀树泉登陆,并沿山脚进犯。乍浦水师右营把总韩大荣立即率领300名士兵猛烈阻击。这时从陈山嘴登陆的英军又从清军背后包抄,致使乍浦守军三面被围,腹背受敌,战斗打得非常激烈。乍浦守军火药用完了,改用弓箭。弓箭射完了,改用刀矛。乍浦水师右营把总韩大荣不幸身中火箭,受了重伤,但他丝毫没有退缩,伤口包扎好后,他身先士卒,浴血奋战,大呼:“只有前进,决不后退1与英军展开殊死搏斗,毙敌4名,杀伤敌人数十名,直到身中数弹,力竭身亡。最后300名清军士兵,全部壮烈牺牲,无一投降!时至今日,把总韩大荣的后裔,每年还会在5月18日到牛角尖古战场祭奠先祖英灵。
   在乍浦守军与英侵略者在右路、中路交战异常激烈的时刻,由陕甘兵千总李廷贵、张淮泗所率的绿营兵376名,也在唐家湾英勇阻击从左路进犯的英侵略军。从左路进犯的英侵略军由叔得上校率领,是苏格兰来福枪联队第二十六团及五十五团,官兵近1000人,从陈山嘴、唐家湾登陆。绿营兵经过与敌人一个多小时的激战,歼敌数十人,使英军前锋受挫。但由于英军后援部队及时赶到,原本抵御的山东兵又不战而退,使陕甘兵遭到前后夹击,弧立无援,在火器用尽后,李廷贵、张淮泗这两位千总和370多名士兵,与敌人展开肉搏战,毙伤敌人多名,无一投降,全部壮烈殉国。后汉中镇总兵德坤率800人前来增援,在唐家湾山北一侧,与英军展开激战,击退英军三次进攻,都司韩则录“身受九伤,尤复督催力战”,将士“尤为奋勇”。后英军由牛角尖、檀树泉两路登上山,从背后包抄,汉中将士腹背受敌,不得不退守平湖城,乍浦失陷。不久,汉中镇总兵德坤率部开赴苏州防御。同年8月,镇江陷落,英军进逼南京,德坤又被清廷调往江苏清江浦,以防英军北犯。后来,乍浦人民为这批远离家乡全部壮烈殉国的陕甘兵英烈们收殓,将他们一起安葬在小观山下,并立有“陕甘兵烈士义冢”石碑,以志纪念。
  
  

  英侵略者在攻陷了我前沿守军阵地后,又迅即冲向乍浦城。当时驻乍浦城的清旗兵200余名,由佐领隆福率领。发现山头失守及退路已被敌第二十六团切断后,佐领隆福就率众埋伏在灯光山与小观山之间的天尊庙内,试图突围。但这一举动被中路英军发现,越岭来攻。隆福带领官兵利用门户、窗口作掩体,向敌人猛烈射击,阻敌前进。英军强攻两次,受创极重,第四十九团仅2人未受创伤;第十八团伤亡更惨,上校汤林森被当场击毙。英军大为震惊,急调兵增援,用野战炮轰击天尊庙,用火毯(以火药袋组成)炸开外墙,再次发起冲锋。守军坚持封锁道路,拼死抵抗,浴血苦战达三小时。佐领额特赫、防御贵顺遭火枪射击牺牲,骁骑校根顺中炮阵亡。骁骑校伊勒哈畚以手弩杀敌,矢尽力竭,惨死于敌军屠刀下。隆福突围时,与英军火拼,毙伤敌人数名,力竭自荆旗兵仅43人突围和少数受伤被俘外,官佐7名和旗兵167名全部阵亡。马士在《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中记录乍浦之战这一史实时写道——
  (1842年)五月十八日,乍浦被攻陷,中国守军的数目约为八千人,其中一千七百人为驻防旗的满洲兵。这是英国人和满洲人以干戈相见的第一次,满洲人的顽强抵抗很使英军惊异,这是他们在中国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他们对于满洲兵的那种不是死在敌人手里,就是自戕的甘心情愿的精神也很惊异。
   清道光二十二年四月初十(1842年5月19日),乍浦城被攻陷。英国侵略军攻入乍浦城后,城内满、汉军民宁死不屈,以墙壁、建筑物为掩体,坚持抗击入侵者,直至战死,其中有骁骑校戈杭阿、永昌营把总王荣、庄浪营把总孙登霄、甘肃提前营把总马芝荣、凉州属土门堡外委马成功和朱朝贵,及太湖营等士兵多名。英舰长利洛在他的《日记》中写道——
  在乍浦,曾有一位老军官带着他的士兵,两次勇敢地和我军肉搏,每次被击退后,他都纠合士兵再度前来,最后他被击中腰部倒下。当他被俘抬到后方时,我军翻译官看到他在淌眼泪,就劝他不要惧怕,并对他说:“你将受到怜悯和善待。”“怜悯!我不要你们的怜悯,愿流尽最后一滴血1
  据有关史料记载,乍浦农民葛长庆等冒着敌人炮火,用船抢救老人、幼儿出城。佣工陆士贵拒绝给英国侵略军抬炮并破口大骂,被敌人一枪戳死。书生刘懋松被虏,英军逼他写告示,他宁死不从,最后被英军侵略者杀死。木匠徐元业,被英军抓住,令他带路去搜导妇女,他自知逃不了,就自刎以保忠贞。僧人达真、壬林挺身阻拦英军纵火、掳掠。乍浦居民刘东藩有一女儿年纪22岁,尚未出嫁,英军见她颇有姿色,用刀胁迫她,刘女抵死不从,投井殉节。一名英军闯入城内某店,欲对一姑娘行奸,这位姑娘施计假献殷勤,诱其卸下武器,在英军脱套衫时,乘其不备,她猛地跳起,将英军掀翻在地,用军刀直剌其咽喉,全家人一拥而上,把他杀死,投入井中。英国侵略军军官柏纳德在整理《荷尔舰长日记》中说:“在乍浦城内,我们无法辨认旗兵、汉兵、百姓,随时遭到袭击,吃亏不少。”那时乍浦全城军民,同仇敌忾,严阵以待,他们甘愿抛头颅、洒热血,决不在敌人面前屈从,表现了中华民族顽强的斗争精神,连残暴成性的英国侵略者也不得不承认:“他们(中国人)难以容忍失败,不能允许这班来历不明、可恶透顶的野蛮人(英夷)来亵渎自己的国家,践踏自己的土地。”
  然而,乍浦的战祸是惨烈的,在英军的攻击下,雍正七年以来设置的杭州府江宁满兵两营被攻陷,乍浦副都统长喜、署乍浦海防周知韦逢甲等众多守备将士接连战死。百姓中,上至73岁的老妪,下到十几岁的少女,纷纷为守节而跳水自荆就在鸦片战争结束后的第四年,即1846年的4月,由乍浦人沈箔(实甫)编集乍浦籍人士诗作而成的《乍浦集咏》中,作者收录的都是对壬寅年乍浦殉难者的悲痛, 揭露和控诉英军侵占乍浦、烧杀掳掠的诗篇。
  
  

  英军侵略者自乍浦东门攻入乍浦城后,沿途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粮食与财物被洗劫一空。除了将满营全部焚烧外,英军侵略者还焚毁了自乍浦南门吊桥至萧山街海关及总管街万安桥一带的商店、民居房屋2000余间,居民来不及逃避者,也都遭杀害。据史料记载,当时居民和旗人家属共死难2000余人。清人朱翔清在《乍浦之变》一书中说——
  英夷破乍浦,杀掠之惨,积尸塞路,或弃尸河中,水为之不流。妇女先奸后杀,受害者更惨。
  另据史料记载,乍浦保卫战中,驻乍浦守军阵亡的有:正二品副都统1名,正三品协领1名,翼领2名,正四品佐领5名,正五品防御3名,正六品骁骑校11名,七品和八品校官7名,满洲八旗兵279名;汉兵正五品海防同知1名,正六品千总2名,正七品把总6名,正八品外委2名,汉军调防兵658名,乡勇600余名。死难平民1200~1500人。马士在《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上写道——
  当他们不再能战斗时,他们能够死;疯狂自戮的事例是十分可怕的。家眷也不能免于杀戮——妇女们杀死她们的子女,先把他们溺毙在井里,然后自己也跳下去;丈夫们勒毙或毒死他们的妻子,然后从容自刎。英军的损失是九人阵亡,五十五人受伤,中国人方面有一千二百到一千五百的尸体被他们的敌人掩埋。
  乍浦军民不屈不挠的抗英斗争,是中国人民抗击英国侵略者的重要一部分。英国侵略军军官柏纳德在《日记》中说:“凡亲眼看到中国的士兵,以那种顽强的斗志和决心来保卫他们阵地的人,没有一个能对中国的勇敢拒绝给予充分尊重的,迄乍浦战役为止,中国派来抵抗我们的军队,以这次最为精锐。”英海军上尉军官宾汉也在《日记》中承认:“我们这次损失超乎寻常,伤亡不少,虽然后来攻下了天妃宫炮台,但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据史料记载,乍浦保卫战共击毙英国侵略军上校、上尉各1名;重伤中校、上尉各1名,中尉4名;生俘16名;击毙英国侵略军60多名,击伤近200名。奥茨特伦尼在他的《中国的战争》中如此描述——
  我们进攻兵营后目睹的却是大多数比较高档的房子里的悲惨景象:女人及儿童或横躺在地板上,或吊死在椽子上,有的尸体因中毒而肿胀发黑。排外和优越感成为他们生活和政府的惯例,这种情感驱使乍浦的鞑靼即使在战败时……也从未想到过举家撤出城外以逃脱我们的追击。
  对此,这位亲历者的感叹是:“尽管我们斥之为野蛮,但面对此举我们仍然肃然起敬。”乍浦军民不畏强暴、勇敢反抗的大无畏精神,充分显示了我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这也是鸦片战争史上打得最出色的战斗之一。因此,当战争结束后,英国人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第一次鸦片战争给英国人留下的唯一深刻的印象,就只是乍浦和镇江保卫战。
   英国侵略军攻陷乍浦后,在乍浦据扰十日,乍浦官仓以及民间贵重物品被英国侵略军洗劫一空,古物珍玩,悉被盗空,军营储备,全遭洗劫,一无存留。甚至连乍浦的庙宇佛像,也被割首抉目,石狮都被击碎,丢弃池中。在此期间,英国侵略军还曾向海盐、嘉兴试探搜索,至海盐白马庙、嘉兴新丰镇骚扰而回。
  道光二十二年四月十九(1842年5月28日)上午,英舰在陆续撤离乍浦前,再次在乍浦纵火,自天妃宫起延烧数里,火神庙、关帝庙、潮阳庙、军工厂、葫芦城及普照禅院,尽为火场,千年古镇,百年经营的乍浦军工厂、葫芦城及普照禅院等毁于一旦。英军还毁坏了乍浦驻军的火药库和铸炮所,而其中的500架抬炮和八门黄铜大炮,全部被英国侵略军劫走。
  
  

  在乍浦保卫战开始时,清政府的钦差大臣、杭州将军耆英命令已革职的大学士伊里布、咸龄、舒恭受等赶往乍浦。据史料记载,他们于道光二十二年四月初八(1842年5月17日)由杭州起程,直抵嘉兴,而到达嘉兴时,乍浦已失陷。他们畏敌如虎,聚集在嘉兴三塔湾候命,准备投降求和。乍浦副都统长喜从乍浦城失守后退至嘉兴,向钦差大臣耆英述职。耆英立即向朝廷奏报乍浦失陷经过,并上了一道《战无长策惟有羁縻》的折子,实话实说——
  今乍浦既为所据,敌势愈骄,我兵愈馁,万难再与争持……此时战则士气不振,守则兵数不敷,舍羁縻之外,别无他策,而羁縻又无从措手……臣刘韵珂愤恨之余,哭不成声,讫无良策;臣等亦皆束手,惟有相向而泣……惟羁縻之策,行之于该逆伏处于宁波之时,较易为力;兹逆势已张,诚恐难冀驯服,即令驯服,亦必要挟多端,难以理论。
  这些话的意思是:现在与英夷是不能再打了——咱实在打不过人家,俺们只有哭的份儿了。可是抚也没法抚——英夷原先还好抚来着,可如今正在势头上,不好抚埃耆英力陈的所谓“羁縻”,乃“笼络”之意,主张求和。随后耆英重又起用伊里布,委以“四品顶带署乍浦副都统”,到乍浦求见侵略乍浦的英军翻译官郭士立,表示愿送还乍浦战役中俘获的黑白洋兵16名,以缓和气氛。道光二十二年四月二十(1842年5月29日),伊里布抵达乍浦,可是英军早已离开乍浦北上,伊里布即刻遣人把16名英军战俘送到镇海,交给招宝山英军,希望“解仇通好”,但英军却置之不理。
  英军撤离乍浦,进入长江,与另一部英军会合,开始进攻吴淞口炮台。随后宝山、上海相继陷落。英军溯流西上,于道光二十二年六月(1842年7月)下旬攻陷镇江,重演了一场烧杀掳掠的强盗行径。驻镇江守军“誓死应战”,“拼命抵抗”,使英军侵略者同样受到沉重打击。但最终镇江还是失守。道光二十二年七月初,英军战舰侵入南京下关江面。这时耆英、伊里布也先后到达南京,向英国侵略者乞降。耆英、伊里布于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1842年8月29日)在英舰“康华丽号”,与英国全权公使璞鼎查,签订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中英《南京条约》共13款,主要内容是:宣布结束战争,两国关系由战争状态进入和平状态。五口通商,清朝政府开放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等五处为通商口岸,准许英国派驻领事,准许英商及其家属自由居祝赔款,清政府向英国赔款2100万银元,其中600万银元赔偿被焚鸦片,1200万银元赔偿英国军费,300万银元偿还商人债务。其款分4年交纳清楚,倘未能按期交足,则酌定每年百元应加利息5银元。割地,清朝政府将香港岛割让给英国,中国海关税应于英国商定,废除公行制度,准许英商与华商自由贸易等。
  鸦片战争最终以清政府屈膝投降,签订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而告终。《南京条约》是近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强加在中国人民身上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从此,中国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随后,法国和美国强迫清政府分别与之签订《中法黄埔条约》和《中美望厦条约》,这历史的伤痛永远铭刻在国人心上。然而,中华民族是伟大的民族,中国人民是英勇的人民,经过几代人的前仆后继,艰苦奋斗,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终于在1949年推翻了三座大山。当年,中国民主主义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在乍浦构想的“东方大港”,如今已成为现实,乍浦作为现代化港口和嘉兴港区的主城区,正在向新的目标迈进。
  
  --摘自:2012年06月07日《嘉兴日报•平湖版》
  
  
 
阅读次数:1223     
 
   儒学熏陶 传统造就
   宝 书 重 光
   聋哑女孩的篮球梦
   陆昭徽:父亲陆维钊,书如其人
   南 河 头 散 记
   平湖市老鼎丰酿造食品有限公司百
   青山依旧
   平湖市新埭镇溪漾村石人石马的主
   谈谈“当湖”名称的来历
   新春习俗
   平湖文化产业发展上演“加速度”
   手披口诵一青灯
   说说那些记忆中的味道
   以艺术之声 演释教之音
   《欧美红学》
   姜其煌:当代资深翻译家和红学家
   文化遗产保护的真正难题
   一 轮 明 月 耀 天 心
   接官亭搬离“百年老家”
   平湖派琵琶奏响美丽非遗传承经典
   文化遗产保护的真正难题
   平湖电影市场风生水起
   透过烟云看景公
   平湖人的中秋食谱
   从竹枝词中感悟大小营头的历史文
   600多人的周未足球
   车站变迁记
   那一瓮“臭”,那一坛“醋”
   乍浦海塘纪事
   李叔同城南草堂旧址考辨
   李叔同沪上宁康里旧居行迹考
   龙湫布衣——葛渭君的词学之梦
   城镇化促文化金融政策突破
   《大遗址保护“十二五”专项规划
   浙江发现中国最早原始文字 比甲
   《平湖报本禅寺百咏》前言
   明清诗词中的东湖美景
   平湖历史:大利公司(大利班)
   松 风 台 感 怀
   报本塔与寺院历史
 
 
更多内容……      
 
 
 
 

主办:平湖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体育局)
地址:平湖市当湖街道胜利路市行政中心一号楼223室 邮编:314200 电话:0573-85631776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 PHCNT,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平湖市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