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線部落格聯絡半線

 

最新消息半線源起關於半線半線記事台灣文化資料館幫助半線  

半線名稱由來

會源起

創會宗旨

歷屆董事會

半線大事記

珍貴收藏

出版品

活動記錄

同仁講座

築夢工程介紹

    哲學館

    生活館

    歷史館

半線心一世情

眾志終成館

催生的心情

逐夢用心人

文化試金石

建築新彰化

二牛負一軛

書痴到義工

加入築夢工程

加入文化志工行列

捐款給半線 

歷次募款活動畫作
   提供者芳名錄
 

歷年捐補助芳名錄(機關)  

歷年捐補助芳名錄(個人)


 

首頁》半線記事》台灣文化資料館》半線心一世情書痴到義工
 

從書癡到彰化新文化運動的義工     ----半線文教金會創辦人/劉峰松

 

 

 

 

 

親愛的彰化鄉親們:
    我在員林農校唸六年書,沒有學業或升學方面任何壓力,所以大部分的時間不是在運動場上,就是在圖書館,運動與讀書成為我最大的興趣。服役時在高雄,每逢假日常逛書店,最喜歡到大眾書局,有時候顧客會問老闆,有沒有哪一本書?我常不假思索地告訴書店老闆,那一本書放在哪兒,或帶領顧客去取。從年輕時,我就是一個無可救藥的書癡。

    但是看書買書狂熱到有點兒病態,那是在一九七一年以後的事。那一年我從基隆調職到台北,在地院少年法庭當觀護人,這項外勤工作使我在辦完公事後就往舊書攤鑽,一開始是想找找看有沒有二二八的資料,到後來竟變成找台灣文獻,尤其在舊書攤邂逅當時成大張良澤教授後,受他的影響,把台灣文獻的範圍又擴大到無垠無際,連記錄台灣地震、穿山甲、賭博……等等無奇不有的書都收,當然也收日文台灣文獻。廿四年來,除了其間因政治事件坐牢三年半扣除外,我搜書的勤奮與獨到,張教授在他的四十自述譽我為「書神」,我深感榮幸。在舊書攤找書,我是從俯到蹲,從蹲到站,從站到爬梯子,一排一排,一本一本,由下往上翻,而且是一家挨一家,鍥而不捨地進行。

 

    數十年來,在反共復國國策及大中國主義的教育政策下,台灣文化遭受到鄙視、壓制與破壞,五十年代前後,警備總部曾數次下令燒燬各機關、學校、圖書館的日文書籍,於是日治時期台灣研究的成果,大多付之一炬,偶有散失在舊書攤的,警總、新聞局人員還定期或不定期去沒收,這是台灣文化遇到空前的浩劫,也造成台灣文化傳習的嚴重斷層。當然,張教授、我以及一些同好,都是這種時代的產物,是試圖搶救台灣文化的書癡。其實還更應該說,在戒嚴時期從事政治運動過於艱苦,有時寄情於台灣文獻的蒐集或把自己埋在書堆中,也是一種逃避、解脫與安慰。總之,在這樣一個險惡的時代裡,我花二十年的歲月,不知不覺地搶購了數萬冊台灣文獻,可說無心插柳柳成蔭。

    顯然蒐集工作一久,已從最先保存台灣文化的使命感,以及戒嚴時期尋找避風港的悲情,慢慢演變成一種生活上的樂趣,甚至可形容為像吸嗎啡一樣地上癮了。有時廉價買到好書,有時意外找到孤本、善本、原稿或絕版書,有時比警總、新聞局人員捷足先登,有時遇到同好而成為莫逆之交,有時提供研究生或學者一些參考資料……,都是人生一樂。雖然買書太多,絕大部分的書都不及看,日文部分則看不太懂,不過由於經手之多,已儼然成某類專家,又自我滿足了某種虛榮。這些知識上及知識上以外的種種收穫,使我渡過戒嚴時期的無聊與無奈日子,並在略為坎坷的人生中獲得了補償。最奇妙的一個際遇是,三年前尤清縣長忽然延攬我擔任台北縣立文化中心主任,據他說,在美麗島事件時他擔任施明德的軍法辯護律師,為了案件需要,到我家來過,看到這麼多書而留下深刻的印象,因此認為我適合到文化中心工作。買這些破破爛爛的書,竟一躍而成為文化中心主任,自然可說是一個奇遇。

    我是一個公務員,收入有限,因此買書的成績也有限;假設我有較好的經濟條件,成績就更為可觀。雖然如此,我已耗盡了個人所得,在廿年間,除三年半坐牢無收入以外,其餘所有收入絕大部分都花在買書上,我省吃儉用、刻苦生活的程度令人難以置信,為蒐書而有的種種荒謬的行徑更令人難以想像。好友張教授因酷愛買書而一再發生婚變,雖然我未慘到這般地步,但是窘況也差不多。

    珍貴的舊書有異於於新書,可遇而不可求,一但有所發現,不管身上有錢沒錢、開價多高,一定要立即買下,否則必失之交臂,因為逡巡於舊書攤的,不但有警總人員、新聞局人員、同好者,還有日本人、美國人、德國人……,今日不下決心買,有些書明日可能被丟進火堆中或流落到國外。幸好幾乎所有舊書攤的老闆對熟客都樂於賒欠,然而這樣就害慘了我們這些窮酸的讀書人,以我來說,每當發薪之日,也是還錢之時,這種寅吃卯糧、舉債度日的難堪,請問,誰能消受?這廿年間,可說自己吃足苦頭,也連累了家人。

    既然把大部分薪水都花在買書上,就沒有什麼多餘的錢可捐給教會、窮人或民主運動中許多新興團體,對父母、岳父母、親戚、朋友、同志、兒女……,都無法善盡照顧的責任,如我記憶中似乎從未用自己的薪水去買一件禮物送給岳母,倒是岳母有時會接濟我,像今年過年還送一個紅包給我。照理說,每年年終有加發一個半月、不休假獎金、考績獎金……,應該送一些紅包出去才對,但是我反而動用小孩每年難得才一次得自親戚的壓歲錢,因為我必須依據習俗或信守承諾,在過年前還清所有的欠帳,有時則把想買已久的套書買下來,以今年為例,我花近廿萬元買書,以致今年春節期間一步也跨不出大門,只得獨自在書房裡喘息。

    親友中有一部分的人像我岳母一樣,慢慢習慣了我,通融了我,不過對這樣一個酷愛買書的偏執狂,也有不習慣、不通融的,如批評我吝嗇、小氣、不請客、不捐款,或自私自利、無情無義、不關心親友急難、不懂人情世故,以致因而誤會、疏遠、斷絕往來的例子,屢屢發生。如去年春節我們發現彰化市有一家賣花生的商店,花生又好吃又便宜,就以每盒一百元買了幾十盒,到處去送給常年併肩作戰的老友,但是事後卻成了笑柄,傳出:「劉峰松、翁金珠把我們當小孩,用幾粒花生就想哄騙我們!」如果我們是普通人,還不至於被罵得這樣慘,偏偏我與金珠都是政治人,一共競選六次半,而金珠已經當了立法委員,我們實在虧欠別人太多,於是對所有抬過轎、幫過忙的支持者都不能裝聾作啞,同時也不能過於寒酸刻薄。然而我連累了金珠,對不起所有的親友,現在只能說,我誠意地道歉,請求大家諒解。

    對過去廿年間的買書奇癖,我除了向金珠——這位沒有離去的太太——致歉外,還要特別感激她,因為她比我吃苦多,如替我孝養父母、栽培兒女、照顧朋友、讓我有棲身之處、經常替我還書款,而且又不斷地陪我被罵、被羞辱。不過,像我這樣一位丈夫,卻從沒有一次記住她的生日,也不曾送她什麼值錢的禮物。這一切的待遇,對金珠是十分不公平的,但是她從不抱怨,也從不計較。我相信這世間很少有這樣認命和可敬的女人,因此,假如有人認為我對保存台灣文獻有點兒貢獻,我願意把這個榮譽拱手讓她。這位金珠女士的成就,將不止在被選上立法委員,早出晚歸做個盡職的民意代表而已,更在長期支持一個無可救藥的丈夫對台灣的熱愛。

    我蒐藏台灣文獻已經小有名氣,在新竹、嘉義都有朋友願意提供房子、土地給我建立一座文獻館,也有朋友建議何妨把這些書送給南部某個學院,以便成立台灣研究所,我都予以婉拒,因為我早已決定在故鄉彰化縣建立一座「台灣文化資料館」,如果能夠進一步成為台灣研究所或一所「半線」大學,更是一個不錯的構想。

    彰化古稱「半線」,為平埔族所居之地;「半線」為平埔族語,意為「人」。漢人在此移墾後,街莊日多,而且文風日盛,目前古蹟之多,僅次於台南市。在日治時期彰化人參加文化協會者最多,彰化亦為抗日聖地,但是如今人文精神已有衰退現象。如果在彰化縣有一個台灣文化資料館或有一所以台灣研究為宗旨的半線大學——一所 「人」的大學,對提振文風必有稗益,至少彰化人的子弟以後就不必老遠到北部找資料了。我衷心地認為彰化若要重振往日的人文精神,便必須推展一種全新的文化運動,從文化層面上根本改革,而資料館與大學則是第一步。

    金珠這一任立委任期都守住教育委員會,她與立法院的同僚們致力推動教育改革、台灣研究及本土化教育(見翁金珠國會問政錄),已經有點兒成績,如教育部決定在八十五學年度於中小學增加「認識台灣」與「鄉土教學活動」,這是把台灣本土教材放進正式課程的開創性變革;教育部甚至計劃在公元兩千年時完成教材全面本土化的計劃,這些的確都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從此我們台灣人的子弟可以從學校裡學習認識鄉里周邊的事物,以及台灣本土的語言、史地、自然、藝術等等,我們的下一代對台灣將不再陌生,以後濁水溪有多長、玉山有多高,也將如過去對長江、五嶽一樣,倒背如流。台灣文化的根,將紮緊在我們兒女的心上,將來要他們不愛台灣也難。但是面對一個新時代的來臨,我們如何編教材?材料在那裡?朋友們,這廿年來我已經忍辱含垢地為大家準備得大致齊備。「台灣文化資料館」尚不知何年何月奠基,但是我已經把三百箱中文台灣文獻運回員林租屋存放,將優先開放給可敬的中小學老師查閱,其餘日文資料也將運回。

    館成之日我即把所有珍藏的台灣文獻捐給近將設置的「半線文教基金會」,期待這個基金會推動「台灣文化資料館」的建館及日後發展為「半線大學」的種種相關事宜。我及金珠不再有能力獨自來完成這些事,這種看似夢幻的理想,只有靠眾多有識、賢明、熱心公益的彰化縣鄉親來共同完成。彰化人在一八○年前曾不分籍貫、泯除仇隙,出錢出力共築一座彰化城,請再試一次吧!一起來蓋一座資料館、一座大學,一起重新尋回彰化在日治時期的人文精神,共同進行一場彰化的「新文化運動」吧!

↑回頁首

財團法人半線文教基金會  版權所有 © 2005 Pasoa Taiw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彰化縣員林鎮員水路二段350巷3號     電話:04-8332170  傳真:04-8337581  

開放時間:週一至週五8:30~17:30,有任何問題請來信與我們連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