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丰碑--长峪城

  周日上午,在中关村聚头前往位于昌平区西部的长峪城。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徐徐微风迎面而来,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适合徒步的好天气。面前是路过海淀区的凤凰岭。

  自驾游路线:北五环--北清路--阳坊--流村镇-现雁路-长峪城

  公交车路线:在德胜门乘坐345快车或888路,换乘357路(如果是888,就在西关换乘;如果是345快车,就在东关或昌平南大街换乘)至高崖口,再换乘昌平33路(这路车特别少,只有早中晚三班,一般不好等,可以在此包车去长峪城)。

  还可以在德胜门乘坐883路在南口站换乘昌33路,同理注意发车时刻。


  由于是初冬,这个天气已经没有什么风景了。路边的树叶子已经掉光了。个人认为入夏深秋都是不错的旅行时间。不建议冬季前往。刚进入长峪城盘山到的时候需要下车等级,初冬的时候不定时的会有防火封山的情况,不过这种情况很少。


  建于明代的古城,叫长峪城。它的北面有一道山梁叫黄土西岭,黄土西岭海拔1400多米的山梁上有2300年前建造的燕长城,是北京地区最高的长城。明代的长峪城,镇边城,白羊城并称北京边关三城,是古时军事要地。


  初冬总感觉十分荒凉,但是空气很好。这里植被茂密,空气新鲜,素有北京"小西藏"之称。每到春季,十里花香,桃花、杏花、海棠花相继开放,漫山遍野,一望无际。冬季白雪皑皑,南山之雪一直延续到次年,银装素裹的大地分外妖娆,令人别有一番豪情。刚刚巧,我在一个看不到绿树,看不到红叶,看不到白雪的季节来了。悲催啊。


  这里的风景不仅仅是一个古长城残骸。还有一个让人肃然起敬的故事。1937年7月底中国抗日史里一场惨烈的战役(南口战役)


  山边的枯树,分外透着凄凉。


  徒步路上路过的一个小水库,天气晴朗阳光打在水面上,分外的好看。折射山川优美的曲线。折射着蔚蓝的天空。


  这里的天空特别的蓝,可能是远离市区的缘故。据当地的村民说,这边附近也没有什么工厂。许久没有见到这么蓝的天空了。


  进入山区后,一簇一簇的杨树林成了不错的景色。路上登山的人不太多,还不为很多人知道,所以还算是保护的比较好。


  山中的泉水,水质清凉透彻。不过还是没敢尝试引用,看看就算了。


  高耸的杨树林,这个天气看见一点绿色还是蛮难的。如果早一点来估计可以看到满山的落叶。来的时候对不准啊,建议11月前来。



  路旁残破的砖墙,已经破旧到看不出来原来是做什么的了。


  隐约中山中也会有几片还算是茂密的松树林。在这秃秃的山脉里点缀出几处绿色。


  东西南三面临山,南邻雕窝沟。地处长峪峡谷,是明代京师北京防御的重要隘口。称长峪口。连绵山脉形成了一条天然屏障,所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也正是长峪城成为家必争之地。


  北京与河北交界,12号界碑。左手边是河北右手边是北京。



  远望着界碑


  眺望远方的长城




  远处的水库,成了山脉的点睛之笔。



  冬季人不多,这里还没有被完全开发,所以走的路还是十分的原生态。夏天来更宜。



  野猪林


  山脉此起彼伏,连绵不断。景色美不胜收。


  景色跟黄草梁有几分相似,我认为比黄草梁的草垫更加肥沃。


  路上捡的野草莓。秋季是收获的季节,冬季就是捡破烂的季节。


  远处不知道是那个团,看看人家的的装备,人家组织。突然觉得自己好山寨。随便啦,出来玩开心就好。





  1937年8月8日南口战役打响。国军以汤恩伯部的13军以及21师,72师,94师,独立第七旅和两个炮团计6万人,凭借居庸关天险拼死抵抗,战斗异常惨烈。此役历时二十余日,国军三万将士长眠于此,而今却鲜有人提起这段历史,直到2009年8月8日是南口战役72周年,一位普普通通的昌平驴友,自费自力在海拔1300米的黄花坡上为南口阵亡的将士们立了一座纪念碑,那迟来64年的丰碑-请记住这位普普通通昌平人的名字-杨国庆


  南口战役的战争形势图。



  来到高楼,走近高楼,仔细观察这千创百孔的高楼。它已是一道道裂痕,向断崖倾斜,看似要倒塌,可它依旧是立在那儿,在呼啸的寒风中牢牢地镇守在那个最高点。有一种气魄,叫铮铮铁骨



  这还是一段经过枪林弹雨淬炼,用鲜血生命洗礼的长城。三万多抗日将士安息于此,忠骨永远守护这片黄土。


  1937年8月中国守军在居庸关附近进行的南口战役,迄今已过去了74年。74年,是一段并不短暂的岁月,然而这次英勇悲壮的战役,在14年抗战史上,仍闪耀着无比光辉。它在中国人民的记忆中,永远是那么的深刻、难忘和激动人心,当年那些在战场上慷慨悲歌、视死如归、英勇奋战的先烈们,他们的鲜活形象,仿佛就在眼前。


  汤恩伯,这个铁汉子,他不要命了。这的确厉害,十三军从军长到勤务兵,他们全不要命了,大家都把一条命决心拼在民族解放战争的火线上。从战争发动以来他就没有睡眠的时间了,一切的精神,都用香烟维持着,瘦得像“鬼”一样,只有两个传令兵随身跟着他,那么卫兵、勤务兵呢?早已加入火线去了。这段故事摘自:《血战居庸关》载1937年9月29日天津《大公报》


  中国万里长城




  历史是个很有趣得话题,中国有句成语,“以史为镜”。我们一直在痛骂日本篡改教科书,改写历史,谩骂他们毫无人性,不承认历史。同时自己也在做着同样的事,国民党英勇抗日这也是铁一样的事实,看看真正的历史,根本不是上学教科书上所写的,国民党消极抗日,用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想一想,怎么可能只用几万人小米加步枪,就打得过当时拿着最先进的德系装备的日本。中共的抗日史已经被他们神话了,好似用兵如神。篡改教科书的历史中国才是先驱,我们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国民党积极抗日这也是不容的争议的话题。此地躺下的3万多名烈士就足以证明。


  站在已经被炮弹炸的破烂不堪的城楼里。远望群山,狂风在呼喊,山脉在狰狞,等不及像我诉说74年前那场惨烈的战争。



  破烂不堪的入口



  顷据官方消息,本月14日南口方面的战争,甚为激烈,敌竟日以重炮轰击,至5000发左右,同时用重坦克车30余辆,向我阵地猛冲,我内外壕工事均被冲毁,我王仲廉师第五二九团罗芳珪部,流血奋战,死守不退,以致全团殉国,团长以下无一生存,其壮烈牺牲,实为近代战争所未有。日军连夜的轰炸把整个山丘炸平。


  山丘中的草垫异常茂盛,夏天来这里躺在这片草甸上睡个午觉一定幸福死了。明年还得要来一趟。这里就是黄花坡


  这个似乎是烽火台的残骸,也在黄花坡边。




  下山临时走了一条新路,比较陡也比叫滑。随手拍了两张,十分小心,怕自己摔着碰了爱机。



  归来的途中。




  不知道是做什么,看着很奇怪。在旁边琢磨半天。经过我缜密的思考,精密的推理。我认为这个应该是,战争时期,临时搭的厨房。里边有碳迹。





  回来又路过的小水库,太美了。忍不住有来了一张。



  这头骡子让我想起了《走着瞧》里边跟文章聊天的黑七。不知道我跟它要是谈谈,它有什么感觉。


  长峪城古城





  

-----------------------------------------------------------------------

分享到:

今日推荐

    <%#d1.jrrj %>

图说天下更多>>

    <%#d1.tptj %>

论坛热帖 更多>>

关于我们 - 公司运营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2010-2011  成都壹心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证:蜀ICP备12023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