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南京日报报道:串通5家公司投标,将1.3亿工程收入囊中

heijindishi 发表于: 2013-2-25 09:35 来源: 中国给排水论坛(水明钰旗下)

南京日报报道:串通5家公司投标,将1.3亿工程收入囊中

他,1998年职高毕业,在家待业2年后又去打工,2006年开始跑建筑工程业务。别看他学历不高,但智商却不低,利用东拼西凑拉起来的施工队伍,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把一些大公司玩弄于股掌之中,采取借用其他公司资质的方法,不仅连续做成了一千多万元和五千多万元的工程,甚至在今年的一项招投标项目中,居然独占鳌头,力挫多家实力雄厚的建筑公司,把一个一亿三千多万元的工程项目收入囊中。而正是在这个工程项目中的过火把戏,把他自己玩进了牢狱之中。

他叫黄萍,一个有着女性名字的男人。经市纪委和市公安局经济案件侦查支队联合专案组查明,黄萍在该工程项目中操纵围标串标。8月2日,鼓楼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串通投标犯罪对黄萍批准逮捕。

  黄萍被逮捕后在鼓楼区看守所 本报通讯员王海生摄

9家公司投标 4家报价比另5家少2000万竟全成废标



  该项目为某大型国有企业动力中心、生产厂房、生产指挥中心等建设工程。项目地点在江宁开发区长青街以南、水阁路以东地块。项目招标人为该企业南京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招标地点在江宁区建设工程交易中心,招标方式为邀请招标。招标最高限价为13074万元,即所有投标人的投标报价不能超过13074万元。评标方法采用招标文件中规定的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即根据投标公司情况,投标公司超过7家的,去掉一个最高价,去掉一个最低价,取其余投标人报价的平均值,再乘以一个随机抽取的系数(0.95-0.98之间,相当于折扣),即为招标最低控制价,投标人的报价如果低于最低控制价的为废标。

  今年5月,该招标项目在江宁区建设工程交易中心开标,招标人邀请的10个潜在投标人中的9个按时递交了投标文件。9家投标单位分别是:苏州第二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建工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建工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省建设集团公司、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江苏南通三建集团有限公司、江苏南通二建集团有限公司、江苏省金陵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江苏顺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项目开标后,依法组建的评标委员会按照评标文件明确的具体方法,计算出招标最低控制价为11840.36万元。苏州二建、南京建工、武汉建工、江苏省建设集团等公司投标报价在11296万—11413万元之间,按照规定,投标报价低于最低控制价,4家投标人的投标文件被作为废标处理。通州建总、南通三建、南通二建、金陵建工、江苏顺通等5家公司投标报价在13049万—13072万元之间。其中,南通二建因投标项目经理未按规定时间到达开标现场,按照招标文件有关废标条款的约定,其投标文件也被作为废标处理,其他4家公司为有效标。而评标委员会对有效的4家投标人的投标文件进行详细评审后,推荐通州建总作为中标候选人。随即,江宁招标办对中标单位进行了公示。

  细心的读者或许从通州建总等5家公司的投标报价可以看出一些端倪。5家公司报价,最高的竟然比最高限价就低2万元,最低的比最高限价也才低了25万元,而且还居然中标。苏州二建等4家公司的报价,比招标人公布的最高限价低近2000万元,却全成了废标。

  果然,公示期间,招标办就接到了投诉,反映该项目招投标存在围标串标问题,江宁招标办立即中止了公示程序。与此同时,南京市纪委也接到群众举报,反映该招标存在围标现象。市纪委主要领导批示:立即展开调查,既不能让围标串标的不法分子图谋得逞,更要严肃惩处违规违法行为。南京市纪委执法室对投标单位投标保证金的交纳情况进行了核查,通过核查发现,江苏省金陵建工、南通二建、南通三建等三个投标人的投标保证金,均是由一个叫黄萍的人通过银行以网银汇兑方式交纳。

  获招标信息 “杂牌老板”找到5家公司挂靠投标

  6月13日,南京市纪委牵头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成立联合专案组,按照市纪委领导“集中力量、抓紧时间、迅速破案”的要求,根据已掌握的确凿证据,于16日进行刑事立案,并于18日中午将犯罪嫌疑人黄萍抓获。经专案组的内审外查,很快掌握了这起围标串标案的来龙去脉。



  今年3月份,黄萍从有关渠道打探到,某大型国有企业在江宁的动力中心工程项目要进行招标,工程总价1.3亿多元。按理说,这事打八杆子他也挨不着边,因为他手中虽然拉起了一支施工队伍,但没有任何资质,别说如此大的工程项目,就是做一般的工程也不符合要求,但得到这个信息的黄萍仍然兴奋不已。因为,混迹于建筑工程市场并尝到甜头的他,以往就是靠借用别的企业资质承揽工程的。于是,黄萍很快找到通州建总、南通二建、南通三建、金陵建工、江苏顺通五家单位的南京分公司领导,要求挂靠进行投标,并吹嘘自己在招标的这个企业有关系。

  贪图管理费  5家公司按照小老板要求报价竞标

  由于让别人挂靠可以收1.5%-2%的管理费,也就是说,如果让黄萍的施工队用自己企业的资质证书、营业执照和名义承揽到这个工程,自己企业可以轻轻松松获得195万—260万的收入。特别是通州建总,2010年让黄萍挂靠做成了一个1000万元左右的工程项目,黄萍交给通州建总2%的管理费。2011年又让黄萍挂靠,做成了一个5000万元左右的工程项目,黄萍又交给通州建总2%的管理费。

  在金钱面前,理应守法经营的通州建总等企业,把法律、诚信这些事关企业存亡的道理统统忘到了脑后,爽快地答应了黄萍的要求。随后,黄萍就从自己的账户上给南通二建、南通三建、金陵建工各打了50万投标保证金,江苏顺通提出50万要现金交到公司,所以黄萍就提了现金交到了该公司。通州建总由于前面有两个工程是黄萍做的,其中一个还没有完工,有钱在他们账上,所以保证金就由通州建总自己交了。标书是由各公司平时联系的预算员做的,但投标报价却是由黄萍统一安排,5家公司按黄萍要求报的价。

  机关算尽 寻找竞标漏洞最终通州建总顺利中标

  而黄萍安排的5家公司投标报价可以说是用尽了心机。在审查中黄萍交代,这次招标文件的评标办法是采用投标报价评审三种方法中的一种,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他深入研究了这种评标方法,感到,只要把自己找的几家公司的投标价格做得越接近最高限价,其他投标公司成为废标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在得知邀请招标后就串联了五家单位,投标报价从招标人公布的最高限价的下沿一路排开:江苏顺通13072万元,金陵建工13060万元,南通二建13058万元,南通三建13057万元,通州建总13049万元。

  正常情况下投标,投标人为了争取中标,都会科学预算,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投标报价会明显低于最高限价,比如苏州二建等4家公司的报价,就比招标人公布的最高限价低近2000万元。而黄萍安排的5家公司报价紧贴招标人公布的最高限价,9家公司投标,去掉一个最高价和最低价,取7家公司报价的平均值,黄萍串联的几家公司报价必然全在最低控制价以上,都会是有效标,另外4家公司报价因比最高限价低近2000万元,必然会在最低控制价以下,肯定废标出局。因为黄萍与通州建总一直有挂靠关系,他想让通州建总中标,所以,就将通州建总的报价排在这五家单位最低,结果自然通州建总中标,而苏州二建等4家公司全部中招,名落标外。

  黄萍策划围标串标已被批捕,等待他的是法律的严惩。通州建总、南通二建、南通三建、金陵建工、江苏顺通等5家公司涉嫌参与围标串标,公安机关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刑事责任。同时,南京市行政执法部门将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对5家公司分别作出行政处罚。(摘自《南京日报》)

最新回复

wmosen at 2013-4-02 01:59:36
这个太正常了吧,太小题大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