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舒群

   舒群,左翼作家,1913年9月20日出生于黑龙江省阿城县。
  作为24岁的八路军总部随军记者和朱德总司令秘书,他参加了著名的平型关战役。
  在延安,他主编《解放日报》第四版,协助毛泽东筹备延安文艺座谈会,数十次与毛泽东亲密交往并聆听教诲。
  晚年,他以一部《毛泽东故事》,在为新时期的小说创作注入新鲜血液的同时,向世人展示了一位老共产党人对党对领袖的忠贞情怀。

    望着毛泽东与朱光“抢夺”名著与古碑帖
    舒群感慨异常:原来,伟人也是性情中人

  1937年秋,在西安八路军办事处,经党组织安排,舒群来到山西八路军总部,任八路军总部随军记者并担任朱德总司令的秘书工作。期间,还参与报道了由林彪指挥的平型关战役。在行军途中,于日本空军狂轰滥炸后的废墟里,酷爱文学的舒群竟然拾得了莎士比亚的名著《汉姆莱脱》、《奥瑟罗》、《李尔王》、《仲夏夜之梦》等四本书,另有《石索》、《三希堂》残帖各两卷,这令舒群喜出望外,如获至宝。后来,他终于将上述名著和残帖带到了延安。
  1938年初春的一天,舒群来到革命圣地延安,在时为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的凯丰同志处,舒群认识了气宇轩昂的朱光。凯丰在介绍他们二人相识的同时,委托朱光代他招待一下来客。然而,令凯丰大为惊讶的是,舒群与朱光刚一相识,便热络得一见如故。原来,素有苏区和长征才子之称的朱光,早年曾参与过上海南国社的活动,而舒群又曾于哈尔滨《晨报》工作过,两人均为陈凝秋(塞克)的老朋友,自然是一见如故了。
  朱光1926年参加广州起义,次年上井冈山。1934年随红四方面军长征,途中曾遭受张国焘迫害,由此戴着脚镣手铐走完余程,历经九死一生抵达陕北。这,也正是毛泽东看重他的一个重要原因。在延安他曾一度担任中宣部秘书长,继赴八路军一二九师任政治部宣传部长。
  这一天,乘着饭后的酒兴,朱光竟然大大咧咧地领着舒群一步跨入了延安城内西北角凤凰山麓的毛泽东住处。毛泽东放下案头的工作,故人邂逅般地殷殷款待了头一次见面的舒群。面对心仪已久的伟人,以及与伟人无拘无束的天南海北式的叙谈,舒群则倾尽挎包中珍藏了数月的外国名著和法帖,献给毛泽东。毛泽东一见,自然喜不胜喜。却不料,一旁的朱光当即向毛泽东提出了“见面分一半”的要求。毛泽东听了,脸上则作忿激状,口中连连斥曰:“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接下去,年轻的一个则以“南国社元老”为名强索,而年长的一个则以“马克思信徒”自居,声称“拥有莎士比亚的所有权”……朱光与毛泽东,就这样面红耳赤地你争我论,各不相让,把在一旁的舒群直看了个目瞪口呆:原来,伟人也罢,领袖也好,同样是一个热爱文学名著热爱书法的性情中人!最终,争论的结果是来了个平分秋色:朱光索取了《奥瑟罗》和《李尔王》,以及《石索》碑帖,而毛泽东则一边无奈地摇着头,苦笑着留下了《汉姆莱脱》和《仲夏夜之梦》,以及《三希堂》的残帖。

  毛泽东星夜探望年轻气盛的作家
    舒群由衷感受领袖礼贤下士厚遇

  1940年6月14日,二抵延安的舒群,被分配到了延安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任教(后任系主任)。
  1941年的7月17日、18日、19日,延安《解放日报》连续刊登了周扬撰写的题为《文学与生活漫谈》的长文。周扬在文中说:“我不赞成作家把自己看得比别人特殊,那实在是很要不得的心理。”周扬还不点名地批评了一些在延安没有写出作品的作家:“他们写不出东西却把原因归之于没有肉吃……”
  就是因为这句话,一个阶段来深陷于烦躁不安中的萧军首先被大大激怒,他早就对延安的食分等级表示异议,而周扬本人恰恰是列于“中灶”享受有肉吃有马骑的高级干部。周扬的这篇文章刊出后,作家们尤其是“文抗”的作家们怨言四起。1941年7月20日,由萧军发起,众多作家聚集在一起漫谈了一次,最后由萧军执笔写成了一篇题为《〈文学与生活漫谈〉读后漫谈集录并商榷于周扬同志》的文章,除执笔者萧军外,舒群,还有艾青、罗烽、白朗等也都依次署了名。
  五位作家的辩驳文章写好后送往了《解放日报》,但《解放日报》拒绝刊登并给退了回来。稿子退回后,舒群等人并没有将此看得严重,但一向争强好胜的萧军却被激怒了,跑到毛泽东那里狠狠发泄了一通。并表示:如果解决不了,他就离开延安回重庆去,帮助胡风编《七月》。
  萧军口无遮拦地尽情发泄着,而毛泽东则非常认真耐心地倾听着。当谈及萧军他们五位作家同周扬之间发生的这场争论,毛泽东并没有作什么正面的评价或给予什么说法,这是因为,他还没有读到萧军他们批驳周扬的文章内容,不便表态,但他对萧军说:“依我看,《解放日报》不发表你们的文章,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你们自己不是办了一个《文艺月报》吗?完全可以在那上面发表嘛!你看怎样?”
  “太好了!”萧军大喜过望地接受了毛泽东的这个提议。也正是由于这篇文章的媒介,毛泽东深感有必要和“文抗”的作家们作一次推心置腹的叙谈。于是他于8月11日傍晚对住在后沟的作家们来了一个“突然袭击”:在提着小马灯的警卫员的引导下,毛泽东从杨家岭的前沟绕到“文抗”作家们居住的“后沟”进行探访。可惜的是,舒群、罗烽、白朗都到“鲁艺”去了,他仅仅会到了萧军和艾青两人。在毛泽东摸黑踏上归程的半山腰时,适巧舒群、罗烽他们上山,于是站下聊了几句,便匆匆分了手。
  次日——12日一早,毛泽东为着彻底解决问题的愿望,专派通讯员给萧军送去一封信,毛泽东在信中写道:

萧军同志:
  昨晚未晤罗、舒二同志,此刻不知他们二位及兄有暇否?又各位女同志有暇否?如有的话,敬请于早饭后惠临一叙。我们谈通一些问题,是很好的,很必要的。
  此致敬礼!
  毛泽东八月十二日早

    于是,五位作家,连同萧军夫人王德芬,艾青夫人韦,共七人一起来到杨家岭前沟的毛泽东窑洞,和毛泽东谈了整整一上午又一中午。午饭时刻,毛泽东热情地宴请了他们,让作家们吃上了久违的腊肉、咸鱼、鸡蛋等“珍馔佳肴”。
  这次会见,拉开了礼贤下士的毛泽东和舒群之间数十次会面叙谈的序幕,也在舒群的脑海里留下了永远也无法忘怀的一幕。

  毛泽东平易近人贵有自知之明言谈
    令舒群心中始终保持一份神圣感情

  1942年4月1日,经中宣部批准,舒群接替丁玲担任了《解放日报》文艺栏即副刊的主编。他的工作直接受到毛泽东的指导。舒群还多次随同社长博古等人,一起去枣园毛泽东住处聆听教诲。舒群后来回忆道,凡有转载,均有毛泽东亲自批示,例如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徐悲鸿的《古元木刻》等等;倘若社长博古审而难定的稿件,也都指定他携去面呈毛泽东核定。就在他出任《解放日报》文艺副刊主编的四个月中,他就十多次应召至毛泽东处,在毛泽东的口授下,舒群草拟出席延安文艺座谈会名单,谈论文艺政策,并收集不同意见,操办具体相应事宜。他还奉命陪同著名画家、美学家蔡若虹、张仃、华君武、张谔等人晋见毛泽东。
  晚年的舒群说,毛主席之所以伟大,不仅仅是因为毛泽东领导全党创建了社会主义的新中国,也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曾经有过这么一段在毛泽东亲自指导下工作的经历,更重要的是,毛泽东平易近人,贵有自知之明。舒群说,当年在延安,一次工作之余,他问毛泽东:别人都会犯错误,你怎么没有犯过错误呢?毛泽东听后,神情严肃地回答道:“现在没有犯错误,将来不一定不犯错误。”
  对于作家舒群来说,他对党、对一代伟人毛泽东始终不渝的忠贞信念,将永远留存在人们的心中。


作者:秋石

下一篇:到底住在几楼好

2006-8-28

一版要闻
要闻
国际新闻
新闻视点
科教卫·综合新闻
长江三角洲·综合新闻
体育新闻
经济新闻
文化娱乐
社会新闻
百姓心声
彩色画刊
网络周刊
朝花
新论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