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云梯印象 -> 游客游记
陷入梦境中的西沱
时间:2011-05-05 23:20:13 作者:大山砍柴不用刀 来源:西沱古镇论坛 浏览:2130
   南北打望族们在司机大周的“操控”下,行至一个十字路口,是前往古镇西沱和黄水森林公园的分界。大周建议我们去西沱看看,反正只有34公里。20多年前我在万县地区艺术馆工作,到忠州石宝寨建农村文化站,曾渡江去过西沱。

   当年,古镇建筑古朴独特的风格以及那一条长长的几乎垂直于长江边的阶梯“千步云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于是同意大周的建议,驱车前往。途中翻越一座大山,沿途风景美丽,山花开得正旺,而我的心中却有一丝丝感伤,是因为即将要面对那20年前的风景吗,那不过是长江边的一个小镇而已,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下山之后我便一直横躺在座椅上,似睡非睡,多年前在三峡地区生活和工作的往事在脑海中无序的浮现……

   西沱到了,因修建三峡大坝水位的提升,长江边的西沱古镇已大半淹没在水底,现在的西沱是新建的,以前的建筑还有少许的存留,但风景早已改变,原来的意味已经不见,千年的文脉在不到五年的时间内嘎然断裂,留下漂浮着垃圾与油腻的水面与灰蒙蒙的天空混为一片……

   罢!罢!罢!不堪看,不敢看,不忍看,不想看。回忆起打望的第一天,在丰盛古镇的痛感与眼前的西沱有同感。当时,我与樵夫一同漫步在丰盛古镇灰亮的石板路上,我仿佛进入了黑白木刻的画面,一切的往事虽然已经褪色,但“曾经”却似木刻刀划出清晰的痕迹永远印刷在我的心间,好象生命突然被强行定格在只有黑白灰的胶片里面。当我对樵夫说出我的这种感受,他眼睛看着前方,仿佛是漫不经心却轻声问道:为什么?我无言……

    “人世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曾经的岁月里,在蒙蒙细雨中,我在青石板铺就的街边的小饭馆吃过凉粉和小面。西沱古镇上的路不宽,两边的屋檐一遮,头上就只现一线天,我在街边小旅馆的二楼一般是看不到天空的,只能看见在天光辉映下街面铺着的留有数不清的车辙和“打杵”印窝的青石板。在窗口向左右两边望去,是长长的“千步云梯”。在“千步云梯”上是否走过土司大老爷的仪仗;是否响起过急传王命的马蹄声;是否飘荡过“竹枝”歌优美或忧伤的曲调;是否浸透了背二哥和野扁担们艰辛的血汗;是否洒过出嫁女子哭嫁的泪水;是否承载了土家人的希望和辛酸;是否留下过知青们蹉跎的青春;是否还记得我从码头下船对号称千步的石板阶梯有过抱怨……这一切的一切,说不清道不明,我说知也不知,说是也不是。只知道当年由下往上走得腿酸;只知道自己曾经在西沱看过,转过,吃过,住过是在20多年前;只知道过去的古镇在现在的江水下面;只知道西沱带着我的青春和往事无可再生的消逝,消逝,消逝,陷入梦境中越来越远……

    无可奈何花落去,开放了两千年的文脉之花凋落在“改开搞”的发展风暴中,这种发展风暴的高速度运转是及其恐怖的,在对现代物质疯狂追求的过程中文化和文明被扔掉了!这种以毁灭文化、文脉、文明为代价的“发展是硬道理”的理论是否应该质疑?当年的“文化大革命”与如今的“发展是硬道理”虽出发点不同,运行过程不同,方式方法不同,目的目标不同,但是对文化、文脉、文明摧毁的结果却几乎相同。想如今政府终于大讲特讲“科学发展观”了,根据多年来对现行政策的了解,凡是在说什么的时候,一定是什么事情做得最糟糕的时候。以史为鉴,在现代化进程中无论怎样的合乎潮流,合乎事理,甚至合乎人心,都不应该以毁灭文化、文脉、文明为代价,毕竟“中国人”这三个字绝对不是以人种来区别,而是以文化来区分的。

    于是,掉转车头,带着惆怅离开西沱,穿过新街刺耳的卡拉OK声幕,我终于明白了在还没有见到西沱时心中为何先有一丝丝伤感的原因。我躲在后排,把头埋在司机座位的后靠背上,悄悄地拭去含在眼中的泪水,不想让樵夫和大周看见。

    回渝之后,查阅相关资料,转录于后,以示对西沱的纪念
(转录:《中国古镇游》  图片“云梯街” 摄影何智亚)

  



上一篇:最忆是西沱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称  呼:
内  容:

广告位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广告位

<

 

/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