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关键词: 调研 合同 教育 重点项目 孕检 治理 义务 考察
您当前位置:霸州经济开发区 >> 政策聚焦 >> 浏览文章

APEC蓝背后:“区域生态一体化”的机遇和挑战

来源:大公网 作者:佚名 日期:2014年11月17日 

APEC闭幕次日,一封《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人民政府致首都市民的感谢信》在媒体发布,主要内容是感谢北京市民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信中特别提到要感谢“兄弟省区市的大力支持”。

信中提到的“兄弟省区市”,包括天津、河北、山东等,正是这些周边省市采取大范围限行、停产,以前所未有的大手笔,保障了北京峰会期间的交通顺畅、天气清新。事实证明,限行、停产等措施效果明显,这从“APEC蓝”迅速走红可见一斑。

此次多省区市“协同作战”,是2008年北京奥运后范围最广、规模最大的一次。中央要求之所以得到严格、高效贯彻,除反腐、整风打造的务实风气,还有“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的大力推动。这个以区域大气污染防治为主业的议事协调机构,并不为外界熟知。据公开报道,这一小组或归属由张高丽担任组长的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成员涵盖京津冀鲁晋内等六省区市,以及发改委、环保部、住建部、中国气象局、国家能源局等部委机构。从小组成员均属省部级单位,及大气防治在京津冀一体化中的重要性来看,不排除由张高丽亲任组长。自201310月成立以来,该小组已建构了一套较为完整的统筹、决策、执行程序,此次推出防霾“组合拳”并不意外。

从地理区位看,这六省区市形成以北京为中心,津冀为内环、鲁晋内为外环的不规则环形分布,成为被捆绑在一起的利益共同体;从发展水平看,北京是唯一一个步入后工业化社会的省级单位,其他五省区市仍处于工业化的不同阶段。这突显了当前生态环保的新趋势,即生态环境治理不再限定在一个省内、自己污染自己治理,而是受经济、社会多重因素影响,多地组团、协同出击。这一趋势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东部发达地区表现尤为明显。

在区域经济成为常规议题时,“区域生态一体化”也成为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新常态,而且两者正在产生日益紧密的联系。不过,对于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的省份,“生态一体化”是机遇更是挑战。

以此次华北六省区市为例,虽说都是配合国家外事活动,对中南海政令无法说“不”,但因身份和地位不同,加之地理区位、经济结构等差异,六省区市面对上级的任务摊派,必然有不同的考量和应对。

其中,京津冀三地属“当局者”,而鲁晋内三地为“旁观者”,划分依据主要是区域一体化架构下,生态和经济的关系。众所周知,京津冀一体化作为“新设计师”的“一号工程”,中央疼、地方爱,拥有协同作战的主动性和动力。京津冀“一盘棋”,生态压力提升了三地区域协同发展的战略地位,深度经济联系又能助推三地加速实现“生态一体化”。

因此,京津冀在“生态一体化”中有共同的利益取向,尤其是京津,作为落后产能输出地,在环境保护上理应承担更大的责任;而河北历来扮演拱卫京畿的角色,政治因素在其中发挥巨大作用,支持北京义不容辞,同时通过加速淘汰“三高(高污染、高能耗、高排放)”产业,推动本省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

“生态一体化”属“京津冀一体化”棋局中的次级议题,且与“经济一体化”、“社会一体化”等同级议题联系密切。京津冀既有位于治霾一线的压力,也有从中谋利布局的动力。在此次行动中,除秦皇岛外,京津冀以“10 2(河北10市 北京 天津)”的规模积极配合限行、停产。

而山东、山西、内蒙古三省区,则处于京津冀外围,既没有层级明晰的产业结构布局,也没有区域一体化的顶层设计,三省区仅仅因“距离北京就近”原则,成为中央治污防霾的重点地区。这三省区属于京津冀边缘区域,其“生态一体化”同样既有机遇也有挑战。

一方面,这三地被纳入了中央“泛区域生态一体化”的范围,成为中央生态保护“一盘棋”的样板间。一直以来,鲁晋内的产业结构都以第二产业为重头,能源、矿产、制造等重工业在这三省区GDP占比颇高。根据20139月,环保部、发改委等联合发布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三省区必须加大调整经济结构力度,加快产业转型升级速度,才可能完成“双规重任”(规定时间、规定指标),从而领先其他省级单位,更快更好适应经济新常态。

但是另一方面,鲁晋内作为“旁观”省份,在配合首都治霾方面,行政命令强制是最重要推动力,后续动力远不如京津冀三地充足。无利不起早!在限行、停产中无法受益的省份,难免有些“说不出口的抱怨”,对上级要求想对策、打折扣。为此,环保部不得不下派16个督查组联合省市环保系统启动大规模督查行动,而各地方政府及环保部门也均成立各类驻地督查组,每日进行督查。

此外,采用行政手段肆意干预生产生活,扭曲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也容易引发民众反感。这点对于京津冀和鲁晋内来说也存在些许不同:对于京津冀来说,环保协同是建立在京津冀一体化系列共识基础上,三地既是责任人又是受益者;而鲁晋内就显得有些尴尬,停产限行要看别人脸色,自己没有实质受益,但又不能抵制。

由此看来,应当对“区域一体化”视野下的“经济一体化”和“生态一体化”进行深层次考量。一般来说,两者的覆盖区域并不完全重合,但在一些特殊地区,例如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以及一体化核心区域外围的省区市,探索如何从“生态一体化”的视角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用“经济一体化”保障各省区市进行生态环境保护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成为地方执政者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