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特色栏目>史话趣闻
榕树文化漫谈
字体:[ ]         日期:2005-10-12 9:17:00        浏览次数:4804         来源:福州市档案局(馆)

榕树文化漫谈

  

  福州遍植榕树,有“榕城”之美称。

  传说北宋治平年间(1064-1067),因太守张伯玉率领民众抗洪救灾病倒,接受一老人提出的植榕保水土的建议,张伯玉亲手在衙门外植榕外,还要求百姓在城内外种植15000株榕树,五年后,“绿阴满城,暑不张盖”。从那时起,福州就有了“榕城”的别名。

  其实,早在1300多年前,福州的河道、衙门、寺庙、广场、山麓就生长着许多高大苍劲的榕树。在《全唐诗》中,福清人翁承赞受命从京都到福州代唐昭宗宣布册封王审知为瑯琊王时,王审知在南台山下新丰市堤为其饯行写下《甲子岁衔命到家至榕城册封次闽王降旗于新丰市堤饯别》一诗,说明“榕城”别称唐末已使用。

  南宋名相李纲在福州任职时,曾为榕树赋文评说,认为榕树不宜造船,做窗容易被虫蛀,烧火没火焰,故无人砍伐它。但榕树长成巨树却可以荫庇数亩土地,“垂一方之美荫,来万里之清风”,数百年后绿阴依旧,成了无用中之大用。清乾隆年间,福州知府李拔,在衙门内(今省府路工交大院)建“榕荫堂”,并作跋文时,指出榕树“在一邑则荫一邑,在一郡则荫一郡,在天下则荫天下”,还以榕树自勉,以造福百姓为己任,体现了中国文人官员的良知与美德。

  在福州人的眼中,榕树不但翠绿可爱,对调节城市气候起到冬暖夏凉作用,且全身是宝:树中含有橡胶成分,可作为橡胶原料;粗壮的根须是制作盆景根雕的极佳材料;浓茂的枝叶,因其性温、味涩,泡酒饮之可治跌打损伤,且有止痛的功效。

  历代不少高僧,他们生前为福州百姓做了大量好事后,多是在榕树中盘坐羽化。人们为表达崇敬怀念之情,将他们尊为神仙,与榕树联系一起建祠供奉。如肃威路的“裴仙爷”等,其传说故事,加上历代文人的渲染,大多带有神话色彩,形成了福州民俗文化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在中国现当代文坛上,以榕树为题赋诗作文的篇章很多,有的散文还被编入课本,脍炙人口,陶冶了几代人。如巴金的《鸟的天堂》、黄河浪的《故乡的榕树》。前者描写榕树须根扎进土地长成气根柱,进而连成一片独木成林,使大树冠成为千万只小鸟的天堂,富有情趣。后者把榕树须根低垂,浓荫蔽地,树冠如巨伞,冬御寒风,夏防炎日,让周围群众获益匪浅的情节描写得生动感人。

  福州市的文化、新闻单位,以榕树为名的出版刊物也不少。如解放后,由福州市文联主办的不定期刊物就有《榕树新歌》、《新榕花》和《榕花》;由省文联、省作协出版的书籍有《榕树文学丛刊》。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经济建设的发展,人们对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各种文学期刊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其中,以榕树为刊名、副刊名、栏目名等的就有福州文联主办的《榕花》、《榕树》,福州晚报的专栏《榕荫晚钟》,福州日报的副刊《榕树下》。

  在学术研究探讨方面,《榕树》编辑部曾与福州市文联、作协于1993年邀请浙江富阳、湖南湘西、福建漳州等地专家学者前来参加“榕树乡土文学研讨会”,福州文化生活报也曾以榕树为题,发动专业、业余作者著文立说,抒发己见。为提升福州与榕树的知名度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

  令人兴奋的是,榕树已于1985年被福州市政府定为“市树”;1997年又被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定为“省树”。在纪念福州建城2200年时,福州电视台拍摄的电视系列专题片《福州二千二百年》的第一集也是以“榕之寿”为名。

  千百年来,榕树把福州大地装扮得雄伟壮观,富有情趣。如今漫步福州街头,看着幼小的榕树经过雨水的滋润,正迎着阳光吐出新绿,怎不让人浮想联翩……百年之后,历史和后人面对榕树,定然会像我们一样感念前人的功绩,他们对事业的执著追求书写了明天,那么,昭示后人的不仅仅是榕树,还有那亲手植树和宣传榕树文化的人。○黄安榕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福州市档案局(馆)办公地址:福州市仓山区闽江大道235号 :350008 联系电话:0591-83850051〔值班室〕 83859037〔办公室〕
电子邮箱:fzda@fzd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