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管理

收藏對抗運營費用

展示未来的博物馆?
展示未來的博物館?版權:www.colourbox.com

若博物館考慮從其收藏中拿出展品售賣,往往會引起關於博物館公共職責的討論。對於文化的理解和財務政策其實是一體兩面。

     短期效果 

     “博物館主要通過其收藏進行定位”——這句話是2013年4月在法蘭克福歷史博物館舉行的名為“從策展角度重新考量收藏”工作會議提出的主旨。與會者包括博物館館長與策展人。雖然這句話容易被當作陳詞濫調,然而任何對博物館作爲機構的基本認識提出的質疑,必然引起公眾的激烈討論。這些討論的導火綫主要是關於藏品出售的報導或臆斷,也就是公帑承擔(部分)費用的博物館從其收藏和積累中變賣展品的新聞。

Alberto Giacometto:《 La Jambe/Das Bein》, 1958/59年,       按照對博物館公共管理和維護收藏形成的普遍共識,博物館為了填補財務預算上的空缺,往往會把意在長遠收藏的部分館藏割愛出售給私人收藏家,這种做法並不罕見。例如2012年底,杜伊斯堡雷姆布魯克博物館(Duisburger Lehmbruck-Museum)的館長施泰克教授(Prof. Dr. Raimund Stecker)計畫變賣博物館館藏的瑞士雕塑家賈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的一件雕塑作品——據其所說是以賈科梅蒂的另一件雕塑品“作為交換”,媒體對此事的討論沸沸揚揚。人們並不清楚這樣會為陷入資金困境的博物館帶來多少可能的財務“盈利”,同樣不清楚的還有傑克梅第雕塑的變賣和指控施泰克“加劇了博物館的財務問題,致使博物館的基金資本受到了衝擊”這兩者之間到底有何因果關係。2012年底,博物館管理委員會解雇了這位館長——開始是到2013年底生效,在5月份卻變成了立即生效。 

     規劃遊戲是反面例子

       即便所計畫的傑克梅第雕塑出售事件並非施泰克遭解雇的理由,但此事在關於博物館財務狀況和館長管理的討論中起到了象徵性的作用。儘管有些博物館處於艱難的財務狀況中,然而一般而言,類似這樣的事例和出售館藏的規劃遊戲在對自己館藏的處理方式中都是反面例子。 

     
    若有人詢問博物館館長,那麼他們對於出售藏品的看法大多相同。例如斯圖加特藝術博物館的館長格羅斯(Ulrike Groos)博士在被問起時便說道:“原則上,斯圖加特藝術博物館自2004年10月建立以來以及在斯圖加特市美術館時期都沒有從收藏中出售過藝術品。而且由於以下原因,無論以前還是以後都不會考慮出售藏品:本市的藝術收藏反映了德國西南地區在整個19和20世紀的藝術發展情況。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諸多具國際地位的作品乃至最新的當代作品,使館藏得到擴充。我們的收藏任務是為子孫後代保存、記錄這些用公帑購買的藝術品,讓大眾接觸到它們,介紹其在藝術史上的重要性以及社會意義。出售藏品會動搖這個出於長遠考慮的構想。”

     dkw.科特布斯柴油發電廠藝術博物館的館長克雷邁耶(Ulrike Kremeier)也對此發表了類似看法:“dkw.科特布斯柴油發電廠藝術博物館從未變賣過其收藏的展品,也希望永遠都不用這樣做,雖然這種售賣行為並未違反任何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規章制度。我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十分明確:不出售公共收藏中的任何物件。”她認為,如果變賣其“至寶”,整個收藏及機構的名聲都將飽受其害:“無論是因何種理由而開始考慮變賣藏品,長遠看來,這種出售並不能解決問題——恰恰相反:這會製造新的問題。”

     公共言論,公共支出

dkw.科特布斯柴油發電廠藝術博物館;       像這樣的言論聽上去很明確,卻不可一概而論。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擁有聯邦制的結構,各個聯邦州和鄉鎮對於博物館的資金支持並不相等。諸如私人捐贈、贊助或博物館門票收入等因素致使各博物館千差萬別的經濟狀況趨於明顯。不過至少在統計上很容易掌握聯邦、州和鄉鎮對文化領域的總體支出和對博物館領域的具體支出是如何劃分的: 

     設在柏林國家博物館的博物館研究所專門利用統計學研究博物館領域,2009年對德國的4790家博物館進行了統計。其中58.5%的博物館屬於公立,38.3%為私立,在3.2%的情況下以公私共同資助的混合形式維持博物館運營。統計表明,同年參觀博物館的人數共達1.07億人次。

     0.3%用於文化 

     同時,德國聯邦統計局每兩年公佈的《文化財政報告》闡明了德國用於文化和文化相關領域的公共支出的額度、發展趨勢和結構。2012年的報告(主要涉及之前的年度)計算出,聯邦、州和鄉鎮在2009年共為博物館、展覽和收藏提供了16億歐元的資金,相當於高達91億歐元的整個公共文化支出的18%左右,整個公共預算的0.3%。 

      這個比例本來就顯得很低,還必須一再與縮減建議對抗,圍繞2012年新聞雜誌《明鏡週刊》中一篇文章的爭論證實了這一點。四位文化官員在文章中要求關閉德國一半由國家資助的劇院、博物館或圖書館。德國文化委員會(德國文化聯合會總會)的總經理齊默曼(Olaf Zimmermann)在回應時告知:“十分令人擔心的是,幾位作者的這種劍走偏鋒的論點不會就此消失。相反,將文化機構的數量減為一半的建議現在似乎得到了科學的認可,恐怕未來將會更加經常地被預算政客提起。”確實,薩克森–安哈爾特聯邦州目前就在討論將文化預算縮減至少5.8%,齊默曼認為這會“導致令人憂心的結構性赤字”,包括博物館在内。


康拉茲(Martin Conrads)
生活在柏林,自由作家,並在柏林藝術大學教授視覺傳播
2013年8月

如您對本篇採訪有任何問題,請與我們聯繫:
china@goethe.de

相關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