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電視劇)
 
 
列印 列印轉寄 (在新視窗開啟) 轉寄推文至 Facebook (在新視窗開啟)推文至 Twitter (在新視窗開啟)推文至 Plurk (在新視窗開啟)分享至 Google+ (在新視窗開啟)字級:
《浪淘沙》(電視劇)
《浪淘沙》劇照(來源/青睞影視製作有限公司)
圖片(1)
《浪淘沙》劇照(來源/青睞影視製作有限公司)
圖片(2)
《浪淘沙》劇照(來源/青睞影視製作有限公司)
圖片(3)
《浪淘沙》劇照(來源/青睞影視製作有限公司)
 
文/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生 石廷宇

 

  作為「臺灣第一部大河小說改編的連續劇」,東方白於1990年始完成150萬字小說──《浪淘沙》(分三冊出版),以「臺灣第一位女醫師」──蔡阿信的英文自傳為藍本,透過綿延三代的家族史軸線,投射出殖民地臺灣在變動歷史下的震盪軌跡。

 

  時間跨幅上,小說自1895年乙未割臺的東亞歷史劇變敘起,綿延至1949年國民政府遷臺;空間架構上,敘事跟著日人佔領進程,縱貫基隆、臺北、新竹等地,並跟著殖民地內部政治、認同板塊的推擠,隔海輻射至中國、日本、南洋及加拿大;所涉及的人物,亦囊括傳統仕鄉紳、留學知識份子、社會運動家、傳教士、日本統治階級、殖民協力者等,置入多樣性的殖民地社會「身份」。在殖民史敘事的框架中,東方白嘗試在男性視角為主的歷史敘事軸線中,嵌合進女性視角下歷史敘事,小說主角丘雅信出生於日治初期,而後旅日求學、並於1920年代起在臺懸壺濟世。《浪淘沙》以丘雅信生命故事為軸心,融合被殖民陰性書寫的敘事特質,並集中處理「殖民與被殖民」的身份認同對抗史觀。也因為殖民地臺灣歷史的繁複結構、牽涉層次和廣度,使得《浪淘沙》的歷史厚度,在改編為「電視連續劇」時,上述小說中的元素,皆得到了視覺性延伸和空間顯影。

 

  2005年,由「青蘋果有限公司(現青睞影視製作有限公司)」攝製(鄧安寧、陳義雄導演/王詞仰、柯淑卿編劇),於民視無線台播出《浪淘沙》,要將原本由文字表現的「歷史小說」以影像方式再現,本身就有其符碼轉譯的困難,而《浪淘沙》的影像化,既意味著影視媒體對於複雜且多層次的殖民地歷史的態度,已跟隨著文學界的反省與回溯,重新有了別於以往的思考態度和正面探究的勇氣,也意味著傳統的電視連續劇,同樣可被賦予更深層地、嫁接「斷裂的殖民地歷史教育」的視覺傳達任務,透過影像,衝擊現有的本土歷史認識論與歷史教育,激起反思認同與建構立體化的殖民歷史空間。

 

  小說的歷史認識譜系收束在國民黨來臺後掀起的「二二八事件」,最終整肅與驅離了原本愛鄉愛土的臺灣知識份子,將「臺灣人」再一次推進認同嵌入與衝擊的歷史轉捩點中。還會有哪些「浪頭」襲來?直至今日,浪去否?淘去了什麼?還剩下什麼?則為東方白小說《浪淘沙》乃至於改編連續劇所留給觀眾的大哉問。

 
延伸文學主題: 歷史敘事  
 
 
點擊數:127 發佈日期:2015-10-28 最後更新:2015-10-30
回上一頁
快速搜尋
搜尋文學資料庫
作品、作家檢索 進階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