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环保 » 环境保护 » 正文

我的道班我的路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8-01  来源:大理日报  浏览次数:287
核心提示:逝去的是流水年华,不朽的是永远铭刻在心中那份“路在脚下路在心上”,在海拔三千多米的罗坪山上风雨无阻、风餐露宿干了半辈子养路工人的情怀。
       逝去的是流水年华,不朽的是永远铭刻在心中那份“路在脚下路在心上”,在海拔三千多米的罗坪山上风雨无阻、风餐露宿干了半辈子养路工人的情怀。

真的,选择了以养路为职业,就意味着让金贵的青春与大山共枕一生。然而我无怨无悔,因为我是罗坪山下农民的儿子,血管里流淌着罗坪山的血液,是罗坪山的乳汁养育了我。特别是骨髓里留着祖辈修桥修路集善事的老土话,让我毫无顾忌地选择了以养路为业的人生。也让我用自身的实践见证了洱源到西片独有的洱乔公路,从“土化”到“石化”再到“油化”的发展历程。也同样见证了当年灰暗矮小的土基道班房,如今变成了几层宽敞明亮的“花园”式的工作和生活区,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欣慰。也许我曾经是他们中一员的缘故,习惯了在每次行车途中,让目光情有独钟的搜寻那一身着橘红色工装的身影和沿途焕然一新的公路站所。尽管,只是擦肩而过。心中总有一种无以言表的亲切感。但这些都不会影响他们头顶烈日的暴晒铺洒柏油面对风霜雨雪坚守在爬山的公路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保障罗坪山上的公路畅通的那份情感和那份执着。

事实正是如此,他们让青春的汗水铺洒在了翻越罗坪山的公路上,抒写着他们无数的欢乐与幸福,也深藏着数不清的难以言表的艰辛故事。大道虽无言,而对罗坪山上的养路人来说他们不仅仅舞动的是镐和铲,而是生活。铺洒的不仅仅是洱源通往乔后的公路,而是生命。

那年,我端着智慧与青春踏进了洱源公路养护段的罗坪山道班,开始了“以养路为业,道班为家”的养路人生,那时的道班前不靠村后不着店。几十个男女工人挤在品字形布局和不通电的三幢小平房里,只有铁大门旁的墙上书写着“养好公路,保证畅通”八个大字耀眼醒目。这标志着县城通往西片公路养护公路这一特殊群体的存在,也是保障洱源到乔后公路畅通的依托和延伸。

那时的罗坪山养路班,十几号年纪大小的工人白天一同上下班,晚上一起围在火塘边,共用一个烟筒抽烟,同用一个大碗喝酒,同在一个锅里大筷夹菜大碗饭,有说有笑。虽然气候恶劣、工作艰辛,但是不仅没有磨灭养路人对生活的热情,反而孕育出了养路人包容豁达的心性,大家在山上不擅长没有边际的幻想,只知道依恋于脚下这条公路,真的心存一方净土便倍觉人生的阳光和幸福。当生活给山里养路人带来苦闷与寂寞时,风花雪月的白族调子便飞上了天,在道班房里汇聚成了一曲曲无人指挥的养路工人交响曲,把养路人耿直善良的内涵明明白白地展露出来,如此简单如此明快的生活方式,让罗坪山里的养路人度过了一个个风雪之夜。

如今,记忆中的罗坪山道班与洱乔公路早已大变样,从单位名称与机械化的养路操作,工人上下班有专车接送,和沿途的道班和养路工人住宿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落后的生产方式被淘汰,小道班的生活工作成了历史的记忆。于是,面对今天洱源公路四通八达、高速公路横穿洱源坝子的机遇,作为养路工人出身的我,荣幸地用我开满茧花的双手,写出小文献给辛勤建设者们的同时深情地问一声“你们在他乡还好么?”(李灿繁)

分享到:
 
关键词: 我的道班 我的路
 
[ 环保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环保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格菊 | 大理热线 | 版权隐私 | 使用协议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