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書藉
 
虐殺器官(劇場動畫書衣版)
虐殺器官(劇場動畫書衣版)
$ 315
詳細資料
日本人氣咖啡廳の經典甜點:FRANÇOIS喫茶室、銀座Café Paulista、資生堂PARLOUR……等
日本人氣咖啡廳の經典甜點:FRANÇOIS喫茶室、銀座Café Paulista、資生堂PARLOUR……等
一口、一口,已經不知道吃過多少次了
$ 288
加入購物車
我的紐約食光
我的紐約食光
匯集了世界各國人士和不同人種的紐約
$ 306
加入購物車
從樹木到全景 給新手的20堂水彩風景寫生課
從樹木到全景 給新手的20堂水彩風景寫生課
想不想體驗 親手繪出美麗風景的 豐
$ 288
加入購物車
北海道HO 夏季號
北海道HO 夏季號
北海道當地最暢銷的旅遊雜誌,北海道
$ 252
加入購物車
 
 
首頁 書藉 輕小說 黃昏的禁忌之藥 ~從枝葉間灑落的冬陽~
   
 

黃昏的禁忌之藥 ~從枝葉間灑落的冬陽~

作者:桐月
譯者:吳苾芬
出版日期:2015-02-15
頁數:272頁
級別:無
裝訂:平裝
ISBN:9789863316398
訂價:$240
售價:$216
購買數量:  
加入購物車
   
 
※訂購需知
1. 目前會員購物,僅限台灣地區!暫不開放海外販售服務,不便之處請多見諒。

2. 為保障其他讀者之權益,請在下單後於五日內匯款完成,若未於期限內匯款則逕行取消訂單,不另行保留訂購之書籍。

3. 官網線上販售書籍絕非二手書,但若非當月出版之書籍,有可能因庫存時間過久或是通路退回而有收縮膜破損並重新包裝之情況,如非書籍本身裝訂錯誤及缺頁之情形,一律不予以退換貨,請會員自行考量確認後再下單。

4. 書籍於確認款項後立即出貨。如遇缺書狀況則需調書,約10~14個工作天可收到所購買之商品,您可透過查詢交易資料,隨時掌握目前處理進度。

5. 商品皆以郵局掛號寄出。

6. 日本預購商品及其餘非東販自製品不在此限,請注意各購物活動之說明!
 
作者簡介

作者:桐月

1979年生,茨城縣筑波市出身。

2005年以『少女魔法学リトルウィッチロマネスク』(電玩)正式成為作家。之後主要撰寫包括本作《黃昏的禁忌之藥》在內的遊戲劇本,頗為活躍。

目標是跟貓一起過著悠閒的生活,但東京的房子禁止飼養寵物,因此目前還是被迫獨自一人孤獨地生活。

眼下的夢想是希望有一天可以搬到能養寵物的公寓。
 
內容簡介

夏——在群山環繞的御奈神村,發生了動物的集體暴動,這事件是『天女』的道具所引起的。

身為天女子孫的皆神孝介與咲夜兄妹解決了這起事件,並確定了對彼此的心意。

季節來到了冬天。

孝介和咲夜各自回到大學與學園度過日常生活,但咲夜就讀的學園就在此時發生了和夏季那件事相仿的怪異事件,兩人無法置之不理──


【主要登場人物】

 

KOUSUKE MINAGAMI

皆神 孝介

故事的主角,現在是大學生,也是咲夜的親哥哥。

暑假時回到位於鄉下的老家,也因此被捲入有關天女的事件中。故事開始後,花了一年的時間將羽衣還給上天。能夠客觀地看待事情,不擅長打架。

 

SAKUYA MINAGAMI

皆神 咲夜

孝介的親妹妹。

因為擔心哥哥而來到御奈神村,因此得知了過去發生在兩人身上的事故真相。

有戀兄的傾向,很在意哥哥的一舉一動,只是本人沒什麼自覺。

 

GINKO

銀子

傳說中的天女親眷,實際上已活了數百年。

一直守護村人遠離山童的魔爪,還成了民間信仰的一大起源。個性開朗,喜歡孩子,更喜歡捉弄別人。跟孝介兄妹所屬的皆神家自以前就有淵源,與他們的母親沙彌更是摯友。

天女事件發生之後,決定尋找屬於自己的生活方式,所以現在過著我行我素的生活。

 

IROHA KASUGA

春日 伊呂波

神社巫女,所屬的春日神社也曾在天女傳說中出現過。

是孝介的青梅竹馬,也是他在御奈神村中最好的朋友。個性爽朗,因此被許多人仰慕。在御奈神村捲入事件之後,仍未改變自己的立場,繼續為巫女的工作而忙碌。

 

SATSUKI IWANAGA

岩永 皐月

孝介與咲夜的阿姨,翔子的母親。

舊姓皆神,現在的岩永家則相當於皐月的老家。時常照顧姊姊的兩個孩子,是個溫柔又嚴厲的大姊。在事件後知曉了傳說的真相,但仍一如往常地對待孝介、咲夜和銀子。

 

SYOUKO IWANAGA

岩永 翔子

孝介和咲夜的表妹。

於遊戲本篇接觸了流傳於地方的天女傳說內幕,因此被捲入事件當中。事件結束後,與狐狸權太成了好朋友,現下在老家過著一如既往的生活。

 

AKANE MINATO

南戶 朱音

春日神社的巫女,伊呂波的前輩。

原本是因為就職困難才在家附近的春日神社工作,但現在也感受到巫女這份職務的價值,負責麻煩的神社實務和管理。感覺溫柔,加上容貌端莊,因此以慕名來參拜的人也不少。很喜歡貓,幫把神社當作根據地的野貓全部取名。

 

MISATO INAGAKI

稻垣 美里

孝介與咲夜在孩提時代的「比自己大的鄰居大姊」,在她面前兩人都抬不起頭,也是翔子的班導師。以前還留著長髮,為了教師的工作才剪成清爽的短髮,也曾被知道她以前模樣的人說過很可惜。由於過去的淵源,所以很高興孝介兄妹回到御奈神村。

 

SACHIKO TAKAMI

高見 沙智子

村中雜貨店「高見商店」的千金,也是翔子的同學。

跟翔子在不久前還時常吵架,如今兩人的關係已經改善。對孝介抱有些許認同之感,很高興可以跟孝介有了能談天說地的交情,只是這也讓翔子非常在意。

 

 

 

【內文摘錄】

 

銀子用羽衣載送兩人來到山崖下方。

只要把銀子的藍色板子攤開,它就能成為包覆身體的羽衣。而且羽衣擁有許多功能,只消開放這些機能,在空中飛翔也是非常簡單的事。

「是說你們是第一次用這個飛吧?怎麼樣?好玩嗎?」

「…………沒有,不怎麼……」

「腳邊太不安穩,非常可怕。」

當銀子要他們坐上那塊薄得不太可靠又沒有安全帶的布時,比知道要進入樹海更讓人絕望。

一坐上那塊維持無限重量空間的布,它便以比預料中更加強勁的動作抬起三人的身體。

雖然力量很強,但離開地面後布上也沒有可以抓的地方,兩人光是揪住坐在中心的銀子手腕就已是極限了。

一想到還有回程,心情就覺得陰鬱。

在森林中的漫步不算舒暢,可是他們都實際感受到腳能著地是多麼重要。

銀子在最前方領路,使用羽衣伸長形成類似薙刀的刀身,割開與人同高的雜草清出可供通行的道路。

不管怎麼割,刀身都沒有變鈍。銀子看起來也沒有特別用力,卻一揮就將阻礙前進的草木掃除,讓咲夜覺得非常方便。

「關於剛剛的話題──」

提起這件事時,他們進入森林多久了?

是他們已經聊完所有可以閒聊的內容,只能沉默地走著的時候吧。

「之前的事件……正確來說,的確是因為你們兩人,御奈神村才會改變。給人帶來災害的山童消失,雖然等等還得做些事後處理,但比起以往,這種程度甚至放著不管也沒問題。」

這次的事件若不是發生在學園校區裡,咲夜想必也不會積極介入吧。

那個怪物也沒傷害到任何人。

儘管這或許只是偶然,他們卻也能坦率地表示自己的欣喜。

「很高興妳能這麼說,可是銀子姊是站在明白的立場在看這件事的……我們倒是還沒什麼實感。」

「或許是吧。」

銀子在御奈神村渡過了漫長的歲月。

從她經歷的數百年時間來看,數個月僅是彈指之間罷了。

若這算是變化的話,孝介認為這也算可喜可賀了。

「回到剛才人偶的部分,妳知道最初做出來的東西是什麼嗎?」

「不是銀子姊剛剛說的東西……嗎?」

「那雖也是以前的事,不過已經過了一點時間了。應該是一百年或兩百年……大概這種程度。」

居然把人類一生以上的時間說是一點,這讓咲夜產生些微的困惑,不過銀子也是按著自己的方式在給提示了。

既然過了這麼長的時間,那麼當初制定這些流程的人也早已不在了。

這樣的話,一開始的意圖便會被遺忘,只留下從形式可以聯想得出的思想。

「那原本也不是護符,而是詛咒的一部分。」

「詛咒……嗎?」

「那個人偶做出來後也不是給自己用的,妳知道嗎?」

「嗯,之前有聽伊呂波說過。自己製作人偶後,跟親近的人或身旁的人交換。因為是想著對方的事情做的,所以代替對方承受不幸的力量也很強……好像是這種感覺吧。」

「聽到這裡,你們都不覺得奇怪嗎?要是朋友是奇數的話該怎麼辦?」

「……其實我也覺得有點怪怪的。」

聽見咲夜直率的自白,孝介也表示同意。

這個祭典只是形式上的東西,因此只要交換個幾次就好,實際上現在參加的人也都是這樣做的。

如果只有三個人,那麼就圍成圈各自傳給隔壁的人,這樣人偶就不會留在自己手上了。

「其實應該更簡單才對,重要的是跟某個人交換後,那個人一年後也要在御奈神村才行,畢竟交換過的人偶在隔年就得廢棄了。所以即使離開村子,祭典也成了把人喚回的理由。」

「結果交換過後,重要的不是那東西成了護符,而是單純的交換行為嗎?」

「嗯……因為交換人偶,它也不會保護我們從山童的牙齒跟利爪下逃脫啊。」

「是、這樣沒錯啦……」

她直接捨棄僅剩形式的迷信。

銀子的話聽起來並不刺耳,她了解並接受了祭典這項文化,說起話來便毫無遮掩。

「健康的人就能離開村子……但很多人是走不了的,無法保證認識的人在一年後也會留下來,流程才會轉為這樣。」

「……所以才說是詛咒嗎,把人偶交出去的行為,成了無言請求對方不要丟下自己離開村子的意思,不過同時也成了束縛住自己的枷鎖。」

「啊,也對……把人偶交給對方的那個人就得離開村子了。而且一開始就是交換,也就沒有人單純地只是給或收了。」

「就是這樣,真正的起因也許更簡單一點。互相借東西跟借出東西,彼此在返還前都要平安無事……大概是這樣吧。」

「……總覺得這個橋段好像在哪部電影裡看過。」

「若是少數人這麼做,那還滿精彩的,可是太多人做就很恐怖了。」

「也許吧。」

三人進入森林中約一個小時後稍事休憩。

銀子取出不知放在哪裡的果汁遞給兩人。

「所以聽到這個成了祝人健康的祭典,我嚇了好大一跳。因為如果真希望對方沒事,就該馬上離開村子才對啊。」

「為什麼會變化這麼大呢?就如銀子姊所說的,沒效果的話就會直接廢除,再也不會舉辦了才對啊。若是沒忘了最初的目的,每當出現被害者時當然會繼續,可是以護符來說根本沒有效果……」

「不對吧,妳自己不是已經說出答案了嗎。」

孝介立刻指出咲夜疑問中的問題。

「就是因為做為護符是有效的,才會流傳至後世……不過本人很果斷地判斷沒有意義,那有些部分也是蠻諷刺的。」

「你是在說銀子姊嗎?」

「嗯,是銀子姊救了進入山中的人,而且現在也解不開羽衣構成中的意義,在古代這就算是神明做的……但銀子姊也曾做為白銀大人出現在村裡的傳說中,代表這麼想的人很多吧,意思就是神明顯靈了。」

「啊,可是即使銀子姊所救的人回到村裡,把神明的事跟大家說了,他們會那麼簡單就相信嗎?」

「妳那個想法才比較不可能,若不是馬上就信了,儀式也不會留到現在。」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擴散得愈快,沉靜得也愈快。反過來說,若花上累代的時間慢慢地散播,就可以無邊無際地持續散布出去。銀子姊在這裡待了那麼久的歲月,神蹟也就不會停止了。」

「在、在本人面前說到這種地步,感覺非常羞恥耶……」

銀子白皙的臉頰漲得通紅,整個人手足無措。

明明活了數百年,咲夜卻覺得對方就像個坦率的少女。

就是因為這種性格,所以平常那種熱鬧至上的言行舉止才不會讓人心生厭惡,這也是品德的一種吧。

「意思就是,要是本來的目的改變,讓他們相信這是神明顯靈的話,那也是多虧了銀子姊。」

「……這讓我想起剛剛說的話題,就是神明不同面相的那個。」

「這個啊。」

天女留下的災厄由與其血脈相連的天女來收拾。

根據狀況,即使有著相同的力量,振奮的方向也會完全相反。

「銀子姊是當事人才想不太到吧。我認為就是有至今的這些事,才會留有守護人類的守護神這種風俗喔。」

「……我保護不了的人也挺多的。」

「即使是這樣,現在活在村子裡的人中,也有很多人是因為祖先得了銀子姊的幫助才誕生的,我跟咲夜說不定也是。」

「……聽到你們這麼說……我也感覺自己對祭典的看法有點改變了。」

「明年要跟我們一起去供奉人偶看看嗎?」

「那好像也不錯。」

結束休息後,三人再次步行於林中。

孝介走在親熱談天的兩人身後,試著思考起人偶風俗的將來。

儘管剛才嘴裡那麼說,他卻認為這風俗也許還是會慢慢消失的。

襲擊人類的山童,被攻擊的人類。

還有守護人類的銀子。

這三個條件聚齊,神蹟才得以初次成立,而缺了其中一個便會崩毀。

現在的治安跟醫療都比古早以前好太多了,不大會有什麼逼到眼前來的危險。

這樣的話,人類便不會實際感受到生命安全的危機,習俗也會逐漸流於形式,最後廢除吧。

……不過孝介也坦白地覺得,這樣也好。

風俗會跟時間一同緩緩改變,那時應該就不會是以不幸為基礎的習俗,而是更新的做法了吧。

「話說回來,銀子姊真的不知道那隻狸在哪裡嗎?」

「哥哥,人家剛剛不是很清楚地告訴你不知道了嗎?」

「畢竟我們都在直走嘛,而且對方是銀子姊,確認一下也沒關係吧。」

「嗯~~好像要再更前面一點。」

聽到銀子乾脆的回應,咲夜即使感到驚訝卻也能夠理解。

這麼說起來,銀子前進的模樣沒有迷惘,她是筆直地以森林深處為目標在開拓道路的。

在割開足以覆蓋腳邊的雜草時,她似乎也知道那隻狸並未躲在草叢陰影裡。

「妳知道地點嗎?」

「雖然記號掉了,但一靠近我就會知道的,我還追蹤牠追到半途呢。」

「……太好了。」

兄長洩漏出的聲音聽起來並不是謊言,而是實話。

走在看不見前方的森林裡,會給精神帶來壓迫感。

以前咲夜和孝介就曾迷失在夜晚的森林中。

他們被山童追趕,差點被包圍的氣息與些許的野獸低鳴逼迫跌入黑暗之中。

當時的恐懼與焦躁感影響了咲夜好一陣子,經過了一年多的時間與許多事情,現在她已能平靜以對。但從御奈神村回到學園、靠近校區裡的森林時,她還是會豎起不必要的警戒。

樹木的影子與樹叢後方,是否有隻像是不知名怪物般的野獸呢──這個想法一直離不開她的腦中。

在這一點上,兄長一定也跟自己一樣吧。

雖然他總是在咲夜面前表現出沉著且毫不在意的模樣,但絕不可能不害怕的。

「銀子姊不覺得走在山裡很可怕嗎?」

孤獨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恐懼。

就算持有萬能的羽衣,也不會感受不到任何恐怖感吧。

「既然是銀子姊,那應該沒有吧?」

「你怎麼會這麼想啊?」

「因為在這時感受到的不安,幾乎都是覺得或許回不去才產生的吧?銀子姊如果迷路了,只要飛上天朝出口前進就好,又不會腳滑摔下懸崖。」

「的確是這樣沒錯……可是銀子姊也是女性啊。」

「對啊──真是的──好失禮啊──我這個年輕又柔弱的美女平時害怕的東西可是很多的。」

「對不起,果然跟哥哥說的一樣呢。」

「對吧?」

「等一下等一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抱歉,我是開玩笑的。」

「妳剛剛絕對有一半是認真的!」

「算了吧,這個問題就先放在一邊。」

「我竟然被放置了!?

「也不能說銀子姊就沒有害怕的東西,現在可能是這樣啦,但她來到這個世界時,到處都是沒見過的事物,我想應該也有些可怕的回憶吧。」

「嗯,是這樣沒錯,被刀砍到時也超痛的……嗚嗚~~可是好難回答喔。」

「關於咲夜說的精神恐懼,我是以肉體為中心在討論的,所以才會有矛盾。」

「哥哥舉的那個或許回不去的例子,不算是精神上的恐懼嗎?」

「有點微妙的不同吧,遇難造成的精神壓迫是因為之後的體力低下及空腹、以及不知出口在哪的心理封閉感導致的肉體失調……也就是壓力,這才是原因。反過來講,只要隨時都能確認出口在哪,那壓力就可以大幅減輕。」

「講得你好像有實際體驗過似的。」

「是有親身體驗過啊,除了御奈神村的事件,我也常常因為小組活動之類的緣故入山。」

「啊……原來如此。」

孝介在大學隸屬於民俗學小組。

他曾多次為了幫忙教授而前往山中做野外調查,與咲夜一同在山裡被山童追趕時,他也活用那些經驗鼓勵咲夜並保護她。

由於分開生活過一段時間,咲夜對兄長的大學生活不大有印象,總是會以見面時的他來判斷許多事。

「從山上俯瞰、能望見終點的時候,跟處在深到無法俯視的森林之中,這兩者的精神壓迫感果然還是不同的。我當然不是在說銀子姊沒有感受過恐怖,只是她處在森林裡也不覺得可怕吧。」

「總──覺得被你這麼直白地指出來很讓人介意耶……不過我的確是沒真的感到懼怕過。」

「妳看吧。」

「就像咲夜說的,來到這個世界變成孤單一人時,我當然也覺得害怕。但這是每個人都會有的感受,平常在街上生活的孝介跟咲夜現在也覺得這裡可怕吧,就跟這一樣。」

「生活圈的不同即是與未知的遭遇,也是孤獨的恐怖。看到有人的生活背離自己的常識,自己的認同感便會激烈地動搖。有些人無法接受將以汙穢行為種植出的農作物送進嘴裡維生的文明,就算沒這麼極端,光是生活圈的不同就能讓人感受到許多壓力了。」

「這例子會不會太過極端了?」

「我認為不會喔,現在大家都說大航海時代的旅人旁若無人,在新天地盡幹些殘暴的事,但他們的行動應該也有原因。當然,按照如今的常識來看,他們看起來就像是侵門踏戶的強盜,可也不是全部人都是這個樣子的。」

「話題好像跳得太快了。」

「是嗎?總之就是崇敬神明的差異就是常識和道德的差異。有些人認為使用刀叉以外的東西就是野蠻,也是對神的褻瀆,照這群人的眼光來看,連刀叉都不知道的土地的人們就像是沒有文明似的,這並不奇怪……當然反過來看,不了解自己文化的都是外來者嘛。若彼此都是個體倒還好,集團之間肯定無法避開激烈衝突的。」

「是源自於恐懼嗎?」

「我認為也是有的,若混進來的異物稀少,只要選擇吸收或排除就結束了。但是若數量難以想像地多,就無法吸收或排除,只能維持現狀。變成這樣的話,那之後就都是一樣的了,只要把某方的集團削弱到能夠吸收或排除的程度就行了……大概就是這樣的程序吧。」

「我的情況是獨自一人呢,結果是習慣了這個世界,也有了能待的地方……但要是初次降臨時,攻擊我的人類數量多得無法簡單驅散的話……那我現在也不會在這裡了……」

「這話題感覺真可怕。」

「我們一直都在談精神上的恐怖吧。」

「不,我的意思不是這樣。」

咲夜只是不由得這麼想罷了。

面對未知土地的恐怖及心裡壓迫。即使用個人的力量去改變兄長所說的團體大小,結果也是相同的。要是自己有能夠戰鬥的力量,就會想要做點什麼──無論人還是動物,這點也許都是共通的。

就算是沒有牙與爪、不擅戰鬥的動物,做為種族也不一定比較弱。

牠們利用各種辦法存活到了現在。

成了山童的動物除了凶暴性增加,連戰鬥力都會大幅上升。不僅是動物原本的身體能力,還有砍斷身體也不會死亡的卓越生命力,另外還獲得了攻擊人類也不會躊躇的凶暴性。

只是在喪失了攻擊性的現在,若還有獨自或組成少數群體活下來的山童,牠們就會回歸動物本來的行動了吧。

但咲夜仍掛懷著出現在學園的那兩隻動物。

一隻襲擊了咲夜,另一隻則守護了她。

而且找不到兩邊連手攻擊人類的痕跡。

這是為什麼呢……?

「咲夜?」

「啊……我在想點事……」

「我不是在問這個。」

兄長比了比在前頭引導的銀子。

銀子停下腳步,等著兩人走到自己身邊,伸展為長刀的羽衣早已變回原來的樣子。

回頭一看,咲夜發現經過整齊的除草與踩踏,一路走來的通路已經成了人類能夠行走的道路。

「到囉。」

銀子催促兩人往前。

但她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僵硬。

明明剛剛還開朗地與孝介對談,現在卻露出沉痛的表情,宛如方才的明朗都是假的,到底是什麼原因才讓銀子變成這樣?

兄長的想法似乎也跟咲夜相同,兩人自然面面相覷起來。

他們下了決意,彼此輕輕頷首。

在銀子指著的方向,躺著咲夜在學園遇到的那隻狸貓。<!--[if gte mso 9]>
 
相關書籍推薦
公路車全解析:保養、維修、改裝大公開
作者:STUDIO TAC CREATIVE
定價:300
$270
加入購物車
少棒的基礎:從零開始的126個必備觀念+訓練方法
作者:仁志敏久/監修
定價:380
$342
加入購物車
火辣數獨133選 17
作者:數獨研究會/編著
定價:120
$108
加入購物車
呆萌無敵!柴犬MARU:汪汪散步去(附DVD)
作者:小野慎二郎/著
定價:280
$252
加入購物車
怪可愛動物園
作者:STUDY/繪
定價:260
$234
加入購物車
 
  logo     返回首頁 | 關於東販 | 廣告刊登 | 徵才訊息 | 聯絡東販 | 隱私權聲明

© 2010 TAIWAN TOHAN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 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四段130號2樓之1
電話 / (02)2577-8878‧傳真 / (02)2577-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