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ika Ayanami 女装子的自述

曾经有个叔叔想包养我,支助我去女性化手术,把我培养成极品的美妖。听上去很诱惑,像我自己的梦想。我问他的目的,他说是喜欢。我说不是,你只是想自己制造一个刺激的性工具。那天晚上我描述了自己的梦想,不知道为什么他听得受不了,一阵乱舔,一边打飞机,然后踩着那里,他溢出了

 

男人约我,我都去酒店等,几乎没有爽约的。有一次有个人没来。后来他道歉。第一次和他出街,个子太高鞋太高我不下车,他去花店买花。回来之后他买两束,一束给我一束给他女友。我说你非要同时吗?然后就下车了,感觉自己好矫情。打上出租,司机不断回头看我,我问师傅你单身吗?他被我声音吓到不敢说。

 

 

在NUS念书时,男友是个港仔,一个吮吸狂魔,迷恋我的上下两个嘴。某次啪啪,他告诉我:以后回去,带你去香港四季最豪华的房间爱爱,趴在玻璃墙,当然是后入式,下面是光芒四射的维多利亚,你前面的小玩意就对着世界甩啊甩啊…想想都硬。

后来他提前回港,和直女谈婚论嫁,把我甩了。那女人很丑的。虽然我也不漂亮。分了也就分了,但我心里一直有个愿望,去四季最豪华的房间被后入,对着维港,趴着,撅起,后面跪着一个吮吸狂魔。这种感觉一直寻找,一直没有真正找到过。他回港也是在国庆节。

当时那个人大我15岁,他说很爱我,经常偷他老婆的内衣出来让我穿,我勉勉强强。有时他像孩子,想我亲他,抱他,他说想和我厮守,我当放屁。我有一次也小小心动,半夜开车出去找酒店,等他应酬玩过来找我。联系了大半年,我在商场看到他和儿子玩充气城堡,就断了联系。他问:你怨我吗?我说:我厌自己。

 

和他爱爱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满足过,不是欲求不满,是他时间太短,甚至有一次,进门看到我的装扮就受不了,我背靠他蹭了蹭,他就溢出了。他要我射给他看,我也没办法。我告诉他:没有爱我射不了。他说:我爱你。我当时就笑了,笑着又哭了。赶紧去补妆。在卫生间我换了一套衣装,在里面欣赏自己,射掉。

 

之前在香港学习,每天往返,累得像狗。认识一个每天往返的香港男生,交换了联系。他有一天说喜欢我,我好诧异。他不知道我女装,我就告诉他了。那天我带上女装,去香港过夜。他兴奋得不行,一夜不让睡。第二天菊部地区有血,他给我买了芦荟胶,又干了我。他把女友照片给我看,在英国。我糊涂他的取向。

 

图片为 Kalika Ayanami 自拍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网友评论1

  1. 沙发
    千金散繁华尽:

    好曲折的心理路程

    2015-10-21 上午12:57 [回复]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