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论文网>>教育教学职称论文发表,为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等教师朋友提供语文数学英语各科教学论文!

当前位置: 教学论文网 > 语文教学论文 > 高校文秘专业“古代文学”课程教学改革的设想正文

高校文秘专业“古代文学”课程教学改革的设想

时间:2016-07-04 15:16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网络搜集 点击:
文章从当前高校文秘专业“古代文学”课程教学现状与存在的问题出发,提出了“古代文学”课程教学改革的设想与策略。

   一、文秘专业“古代文学”课程教学现状 
  近年来,普通高校中文院系的文秘专业呈现出蒸蒸日上的可喜发展势头,招生人数、办学规模日益扩大,成为一些高校的重点扶持专业,文秘实验室建起来了,高水平的师资力量投入进去了,但培养出来的学生却毫无亮点、表现平平,高投入、高期待换来的却是低产出、低效能。本文认为,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在于高校的模式化教学,无论是文学专业、文字学专业还是文秘专业的学生,学校端给他们的都是同一碗汤,但这碗汤是否适合他们每个专业的体质、是否有利于他们各自的成长则并未细细考量。为了培养出更高质量的专业人才,高校的分专业教学势在必行。 
  分专业教学是指在教学活动中,按照学生专业的不同,制定相应的教学目的、教学计划,并实施相应的教学方法的一种教学活动。它的特点是根据学生专业的不同特点分别制定相应的培养目标,并设计出最符合本专业特点的教学过程。分专业教学思路其实是大教育家孔子因材施教、因人而异教学思想的延伸。《论语·先进》篇中记载,当子路与冉有向孔子询问相同的问题时,孔子却给出了近乎相反的答案,公西赤询问理由,孔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1]孔子根据子路与冉有个性的不同,给出了不同的解答,即是在分“人”教学。分专业教学即是把每个个体的不同上升到院系专业层面的不同,其实质则仍然是孔子教育思想的体现。 
  “中国古代文学”一直是中文院系学生的必修科目,这门课程的授课时数虽然一再精减,但仍然居于各门课程之首。在教学过程中,由学校统一确定教材——一般是文学史和作品选配合使用,在教学中以文学史为经,以作品为纬,从先秦到晚清,讲述中国几千年的古代文学样貌。如此重要的一门专业基础课,却并未给各专业方向的学生提供他们所需的知识,学生上课也并不积极,该课程实在有如“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在分专业教学思路的主导下,古代文学课程有望贴近专业、构建极富特色的专业性教学课堂,此举将会大大提升学生的学习兴趣,并在高校的专业建设中做出极大的贡献。本文将以高校文秘专业的古代文学教学改革为例,对之进行深入探讨。 
  二、“古代文学”课程教学改革的策略 
  (一)重新编制教材 
  各个高校总会在一定的教学周期后修订教学目标,制订教学计划,但唯独在教材的选定上往往因循一贯。高校通行的古代文学史教材是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发行的袁行霈等主持编写的《中国文学史》[2],作品选则一般采用朱东润主编的《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3],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这两部教材已经“占领”高校中文课堂多年。面对这两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教材,我们是否反思过:它们真的是高校各专业学生最“好”、 最“合适”的教材吗?“合适”并不专指那些观点新颖深刻、材料丰富多样、体系严谨细密、内容包罗万象的教材,而是要看它们是否适合不同专业学生的不同需求。符合专业化教学的教材应该根据专业所需进行编写,比如,其要体现本专业的基础知识,学生通过学习应该能够提高专业水平、提升专业素质。面对多样化的专业及迥异的培养目标,我们应该打破一本教材“垄断”课堂的现状,提倡大学教学用书的多样化和专业化,使每个专业拥有自己最“合适”的教材。 
  教育是一种有目的地培养人的活动,教材编写是专业教育的第一步,其应该体现出鲜明的专业教学目的,尊重专业差异,贴近专业需求,这样的教材才是最“合适”的。 
  (二)突出人文素养与办事能力的培养 
  文秘专业培养的是未来的秘书,他们需要为领导者提供各种综合辅助服务,比如辅助领导决策、协调沟通各个方面、撰写相关文章、交办会议事项等,成为领导的参谋和助手。具体说来,秘书应该具备两个方面的优秀能力:一是文秘人员应该具有出色的人文素养,二是文秘人员应该具备出色的办事能力。人文素养,是指一个人的人文精神与品质,具体到文秘人员,则主要包含以下几个方面:深厚的爱国情怀、良好的道德情操、出色的沟通协调能力及其他。而文秘人员的办事能力则指:出色的语言表达能力、扎实的文字写作功底等。古代文学与文化中蕴含着丰富的智慧、无尽的宝藏,古代文学教材应该根据这些具体培养目标做出相应的调整。 
  爱国情怀,是一个人最深厚最朴素的情感。作为一个文秘人员,若没有了对祖国的热爱,即使具有再优秀的业务能力,也是枉然。因此,在教材中宜选入一些表现爱国情怀的作品,比如许穆夫人的《诗经·鄘风·载驰》、屈原的《离骚》、杜甫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陆游的《关山月》、辛弃疾的《水龙吟·甲辰岁寿韩南涧尚书》等。学习这些诗篇,教导学生,感受作者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的爱国深情,学习他们为了祖国甘愿奉献一切的爱国精神,于忧国忧民、拍案而起中领略他们的大爱有声。 
  道德情操是文秘人员必须坚守的道德阵地,恪守真理与正义,面对领导与强权要敢于说“不”而不是随波逐流甚至助纣为虐;为了完成任务,要做好付出长期艰辛劳动的心理准备并具有坚持不懈的斗争意志;同时摆正自己服务领导的辅助性位置,不争功、不争名,甘当无名英雄等等。为此,教材中宜选入以下作品:《孟子·滕文公下》,它宣扬了“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人格力量;《左传·襄公二十五年》、《宣公二年》,这些作品中有古代著名的良史典范——齐太史与晋董狐,他们真正做到了不畏强权、秉笔直书,被文天祥誉为“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具有无限正气;司马迁的《报任安书》,学习司马迁忍辱负重完成理想的奋斗精神,感受先贤们发愤作为成就事业的艰辛;《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三国演义》、《出师表》,在阅读中整体感受诸葛亮为了刘蜀政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奉献精神。

  文秘人员还应该具有悲天悯人的情怀,能够欣赏文学之美、情感之美、生命之美,因此,在教材中还应适当选入几篇优美的写景抒情类文章与诗歌及感恩生命、珍视爱情的优秀作品。在教学中可以深入讲授张衡的《归田赋》、陶渊明的《饮酒》、谢灵运的《登池上楼》、杜甫的《秋兴》、元稹的《遣悲怀》、归有光的《见村楼记》、袁枚的《祭妹文》等诗文,在学习阅读中细腻体会人之常情、领略文字之妙。 
  出色的语言表达能力是文秘人员必须具备的能力之一。语言表达能力既包括在日常公务处理过程中文秘人员语言的准确流畅、清晰深入、生动形象,又包括向上级献言献策时的说话技巧,以及面对他人诘难时的辩论。在前者,需要多加训练,敢说、会说,学习一些说话技巧,语言表达能力自会提高;在后者,古代文学课堂正可以提供众多古代谋士的劝谏技巧、辩论过程,教师应该带领学生细加揣摩,学习个中奥妙,达到提高语言技巧的目的。《墨子·非攻》运用大量的比喻、类比方式来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张;司马相如则察言观色、投其所好获取武帝信任,《史记·司马相如列传》把司马相如借助献赋获取武帝信任并逐步展现政治才华的过程记述得非常详尽。而在把握时机、巧妙劝谏,甚至运用逻辑学知识进行巧妙游说的就非春秋战国时期的谋士莫属了,《左传》、《国语》中记载了一个个口若悬河的谋士、一个个精彩迭出的经典案例,张仪、苏秦、甘罗、甘茂、淳于髡等堪为其中的代表,选择其中几场重要的游说过程加以分析,并结合当代逻辑学知识,一定能够增强文秘专业学生的论辩能力。 
  写作能力是文秘人员的另一项看家本事,中文院系往往开设写作训练课程进行专门辅导,一篇文章从选材立意到布局谋篇到遣词造句都要进行严格的训练,当然,我们的“古代文学”课程仍然能够给学生进行适当的指导,甚至补充写作课程的某些不足。陆机的《文赋》诠释了文章的创作过程、写作方法、修辞技巧等,完全可以借鉴。而古代的优秀公文、书信更是提供了一些成功范例。魏征是唐太宗时期著名的直谏之臣,他的奏疏简洁、干练,直指要害,《谏太宗十思书》围绕“居安思危,戒奢以俭”劝谏太宗当“积其德义”,太宗赞其“诚极忠款,言穷切至”,堪为奏疏的代表。丘迟的《与陈伯之书》本为劝降之信,作者对陈伯之动之以理、晓之以情,惋惜对方所为、陈说己方政策,后以“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故乡春色感动之,最终达到劝降的目的。王安石的《答司马谏议书》面对司马光的政治责难则针锋相对、一一驳斥。他首先提出“盖儒者之所争,尤在于名实”这一论证基础,接着以司马光加于他的罪“名”与自己的行事之“实”一一对照,指出罪“名”之妄,从而达到驳人立己的目的,同时,又在回信中流露出不卑不亢的从容气度,分寸拿捏得极好,堪称驳论文典范。对于这些公文、奏疏、书信,如果能够充分把握其论说分寸,了解其论辩关窍,学习其写作技巧,那么学生的公文写作必定多了几分专业色彩。 
  (三)注重教学活动的专业设计 
  专业性教学改革最终要落实到教师与学生身上,而在教学活动中占主导性地位的教师自然是重中之重。分专业教学给教师带来了很大的挑战,教师应该及时转变通识通教的传统教育思维,树立专业育人的新思路,强化课堂的专业教育倾向,从而在分专业教学活动中真正做出实绩。 
  对于古代文学教师来讲,首先要转变教学思想,把古代文学课程从普遍的“中国语言文学”的专业基础课程转变为“秘书方向”的专业辅助性课程。以往的古代文学课是教学中的老大哥,其教学大纲往往表述为以文学作品为核心阐述中国文学史的传承流变,掌握各个时期重要的文学流派和重要作家及其作品。在多年的通识性教学中,各位教师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固定的教学思路与教学模式,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在专业性教学思路下,古代文学教师要勇于打破多年的教学经验与教学模式,重新创建新型的教学模式,这对于部分教师而言,实存在较大难度。对此,不妨首先让一批具有创造力的年轻教师完成这个转变,专职承担文秘学生的授课任务。年轻教师头脑灵活、思维活跃,接受新思想、转变教学思路也较快,也不必抛弃以往过多的教学经验,教改会进行得比较顺利。 
  在转变教学思路的同时,还需要教师大力更新知识储备,迅速向秘书学靠拢,增强专业教学及指导能力。年轻教师不妨听一听秘书学课程,学习一些秘书学理论,阅读一些秘书学书籍,与文秘专业的学生深入座谈,真正领会到秘书学专业对“古代文学”课程的需求,尽快地转变教学思路,贴近秘书学所需去设计古代文学教学,争取在教学环节中最大限度地贯彻新思路,突出教学新重点,让课堂真正成为文秘学生的古代文学课堂。在教学设计中,不妨从一个出色的文秘人员的标准入手,通过一些古代诗文的学习,让学生明了古代文秘之道,言语得失、文章成败、应变能力、计划谋略,并在讲课中有意识地加入针对性训练、实践性训练,提升学生的专业能力。上文在“教材编写”部分已经涉及此一教学过程,其他又如,在讲到诸子百家时,就要突出纵横家的教学分量,把他们的重要论辩、游说过程一一剖分清楚,以帮助学生掌握其论辩经验,在教学中,也不妨将这些论题交给学生,组织学生间的自由辩论,让他们明了古人辩论的精髓,增强实战经验,同时亦可运用当代辩论知识指出对方辩论之误,以期让学生对论题有更深的认识。在学习魏征的奏疏时,既要学懂、学透文章本身,也要学习其行文之法,不妨让学生用古文重新拟写奏疏,模拟情境,揣摩语句,增强古代汉语的运用能力,学习古代行文的简练通达特色。再如,学习《史记》、《三国演义》等作品时,着重把司马迁、司马相如、诸葛亮、鲁肃、王允等作为文秘人员的形象加以分析,通过其行事、言谈,既看到他们忠于自己主人的一面,又看到各自的处境、遭遇与结局,看其行事的成功之处、品其失败之根由所在,从中汲取经验与教训,为自己成为一名优秀的文秘人员打下基础。 
  (四)创新课程考核方式 
  考试是教学过程中的重要环节,它可以帮助我们检验教学效果,以督促我们日后的教学改进,也可以用来评价学生对知识的掌握程度,是我们考核学生的重要标准。中文院系多年来,一直是多个专业同考一张试卷,专业定位笼统而模糊,分专业教学则应打破这一惯例,使考试也成为分专业教育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具体到文秘专业,古代文学教师可根据专业特点自主命题,文秘知识与文秘能力并重。对此,可安排过程性考核与期末考试相结合的方式。在平时的教学环节中,有意识地考查学生的研讨水平、案例分析能力、辩论实战表现、其他秘书实务能力等,给学生进行不同项目的打分,以真正识别出有较高文秘潜能的高水平人才。期末考试的试卷命题也应当是一次全新的探索,它应当杜绝传统的古代文学史知识的考查,而去呼应最初的教学目标,重点考查古代文秘知识,多些关于文秘专业的论述、分析题目,多些文秘能力的情境测试,少些文学史的机械记诵。在过程性考核与期末考试的共同实施下,教师给出学生一个综合的成绩。 
  在当今以社会需求为导向的教育形式下,高校教学必须突破一本教材、一个教案、一套试卷的传统僵化教学模式,大力加强专业性人才培养。专业性人才拥有某项专门的知识和技能,具有某项专业特长,走出校门即可服务于社会,这种人才越来越受到用人单位的欢迎与好评。高校教育一头连着学校、学生,一头连着市场与就业,一般本科院校应该及时转变培养思路,把培养应用型人才作为当务之急,突出专业实践能力。在专业性人才培养的过程中,要处理好培养“深度”与“宽度”的关系,专业知识与能力是“深度”培养,而学科通识性教育为“宽度”培养,二者要统筹兼顾,偏向“深度”。 
  参考文献: 
  [1]杨伯峻.论语义注[M].北京:中华书局,1980. 
  [2]袁行霈.中国文学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3]朱东润.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 
  社,2002.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