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7版:人文
上一版3  4下一版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南京“外滩”:将历史记忆融入未来蓝图
  吴欣迎供图

  近日,《南京下关滨江地区规划设计》出炉,南京“外滩”作为蓝图再次引发广泛联想。去年,下关区已经提出了开发沿江一公里岸线的思路,以长江文化、民国文化为载体,打造大马路及其沿岸商埠文化特色街区。而关于“外滩”的构想,早已成为南京市民的文化情结——在百舸争流的长江边,塑造传统与现代结合、人文与自然激荡的“外滩”,从而承载南京从“秦淮河文化”向“长江文化”跨越的世纪理想。

  在新一轮沿江开发的背景下,南京“外滩”如何唤醒历史记忆,激发现代激情,给万里长江交付一幅完美的答卷?这是南京面临的一个新的考题。

  文化坐标:从“秦淮河时代”迈向“长江时代” 

  说起南京,人们的第一反应往往是秦淮文化、钟山文化,而提到滨江带,尤其是下关和建邺一带,一般人的感觉往往是棚户区、落后区。在南京新一轮的沿江开发、跨江联动中,如何为滨江地带定位?则有必要盘点南京滨江带的历史文化资源,为其寻找一个准确的坐标。

  南京大学贺云翱教授对南京滨江有五个定位:

  这里是中国走向世界的起点,以郑和下西洋为标志。当时的造船基地,从现在的宝船公园一直绵延到挹江门一带,那里从宋代起就是江南著名的造船基地。郑和下西洋的时代,恰好是人类大航海时代的开端,随后哥伦布、麦哲伦等人把人类的视野扩大到整个世界。

  这里是中国近代史的开端,以《南京条约》在下关静海寺谈判、在停泊于下关江面的康华丽号上签订为标志,这是中国的国耻,也是中国被迫打开国门的开始;这里又是中国近代史终结的重要地标,1949年解放军从下关登陆,解放南京;这里还是南京开埠的首兴之地。1899年真正开埠,距《天津条约》把南京列入开放城市已经41年,开埠地仅限于今下关一带。1904年,两江总督周馥奏报以惠民河以西、沿长江江岸长2.5公里、宽0.5公里的地带作为外国商人设洋行、码头货栈之地,可视作南京最早的“沿江开发”;

  这里也是中国交通现代化的重要节点。京沪铁路和津浦铁路在此交汇,通过铺有铁轨的巨型轮渡,中国有了第一条跨江铁路。民国初年,孙中山曾提出建设长江隧道,沟通江对岸的浦口。

  正因为多次承载和记录着国家命运的重大起落和转折,南京滨江地区留下了独特的历史文化烙印,在中国这盘大棋局上占有一个醒目而独特的坐标。

  “如果我们不能破解历史的密码,就无法为今天的发展准确定位;如果我们不能超越单纯的经济眼光,就无法谋划科学发展的大格局。”贺云翱说,“我们规划南京滨江的未来,应当站在整个长三角的高度——这里很可能就是南京从‘秦淮河时代’迈向‘长江时代’的新通道。”

  民国风情:大马路积淀“外滩”文化底蕴

  民国初期,下关拥有当时最繁华的港口和最繁忙的铁路运输线。日军占领南京之前,濒临长江、北连津浦线、南接沪宁线的下关,作为海上、陆上重要的交通枢纽,是南北粮食和重要物资运输的必经之地。旅馆业、商业和大市场异常繁荣,大马路、商埠街和宝善街一带,商贾云集,洋楼林立,当时人们将下关同南京最繁华的夫子庙进行比较,称作“南有夫子庙,北有商埠街”、“南有秦淮河,北有大马路”。然而,随着交通枢纽功能的衰落,下关渐失往日风光,昔日繁华的“大马路”也渐渐破败。

  “大马路”,始建于清光绪年间,是当时下关最宽的马路。目前,其沿线仍然保留了原江苏邮政管理局、中央银行、南京港客运站、下关火车站等一批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有特色的民国建筑。“别看这条马路现在毫不起眼,可是当年,邮政、金融、商务、酒肆云集,它是下关从古到今、从近代走向现代的历史见证,是下关的骄傲。”下关区文化局文物管理办公室主任吴欣迎告诉记者。

  走进这条马路,一幢3层高的民国建筑首先映入眼帘。它始建于1923年,是中国银行南京分行旧址,历经86年风雨,依然气势昂然,6根粗壮的石柱岿然耸立,顶部石台的花纹简约精美,现在成了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长江下游水环境监测中心的办公场所。沿着大马路向前走,眼前一幢灰白色建筑,城堡式楼顶散发出浓郁的异域风情和古典风韵,这是江南邮政管理局旧址,建造于1918年,高三层,当年工作人员全是英国人,现在,这幢楼是一家培训中心。徜徉在大马路上,拐过去,几栋破败的低矮房屋,抬头一看,门头全部是石头制成,依稀可见“庆华鞋帽洋货”和“洋手表眼镜公司”的字样,字迹斑驳,沉淀着浓郁的历史沧桑感。再拐过来,一幢古朴的民国建筑掩映在树木之中,这是南京招商局旧址,即早期的南京港候船处,如今这幢大楼成了南京港公安局的办公场所,但走近它,恍惚间仍可领略当年旅客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

  交通运输:铁路码头助推“外滩”发展速度

  下关在民国时期的繁荣,是由其交通枢纽的地位带来的。在下关,中山码头、下关火车站,还有当年的小火车遗迹,都在无声地诉说着当年的热闹与繁忙。

  作为沪宁铁路的起点,下关火车站让下关闻名遐迩。车站始建于1904年,是南京最早的火车站。这里见证过历史上许多重大事件:1927年北伐军攻占南京,自封为“五省联军总司令”的军阀孙传芳从这里逃离;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侵华日军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仅在车站及附近的宝塔桥等处就屠杀平民3万多人;1946年6月23日,上海和平请愿团在这里遭到国民党特务暴徒围攻殴打,史称“下关惨案”……

  1908年,连接沪宁铁路直达市区的“宁省铁路”开通,是当时全国各大城市唯一的小铁路,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也成为南京城区现代化公共交通事业的发端。据老人回忆,当时的乘客,有上下班的职员,有外出采购的家庭主妇,有商人,也有乘车玩耍的儿童。车厢内的闲聊声,叫卖报纸、油条、茶叶蛋的吆喝声,顽童婴儿的嬉戏哭闹声交织在一起,杂乱里平添一份热闹,漫溢浓浓的市俗风情。由于小火车行驶在闹市区,沿线道口多,站距又短,所以速度很慢,民间便有了“汽车跑得比火车快”的说法,并将其纳入“南京八怪”之中。

  下关的交通,与孙中山有着不解之缘。1912年元旦,孙中山由上海到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在沪宁线开了一趟特快专车走了8个小时——上午10时始发,到达下关火车站已是晚间。下车接受各省代表和各界民众欢迎后,再改乘小火车抵达督署站(后称国府站)进入总统府就职。而下关码头则是1928年为奉安孙中山先生灵榇动工兴建的。1929年5月28日,孙中山的灵柩从北京南下,经津浦铁路到浦口火车站,由威胜号军舰运过长江,至下关的9号码头,缓缓穿越南京市,公祭后奉安入中山陵。为了纪念孙中山,便把灵柩登陆的9号码头改为中山码头。

  经济繁荣:工业遗产见证“外滩”社会发展

  在人们的印象中,下关在南京显然属于经济欠发达区域。殊不知,这里却是南京近代工业的发源地。目前可知的最早进入南京的外国企业——美国旗昌轮船公司(1868年),经营地点就在南京下关一带。1894年宁波商人徐阿炳在大马路开办船舶制造业的胜昌机器厂,之后陆续开办协昌机器厂、泰昌机器厂、和记洋行、德和米粉厂、扬子面粉厂,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当时南京社会生产力的最高发展水平!如今,随着城市旧工业区日渐废弃,一些传统工业的衰落,作为工业化进程见证的工业遗产也在快速消失。

  在南京天环集团,吴欣迎指着和记洋行旧址娓娓道来:建于1912年的和记洋行,是南京开埠后外国资本在下关开办的第一家工厂。1910年英国人韦斯特兄弟在下关宝塔桥租用了一片空地,开办了一家小型肉蛋加工厂,1915年在香港注册为“荚商和记有限公司”,简称“和记洋行”,7年后已是一个拥有屠宰、冷藏、加工、制罐、运输外加码头等配套设施的大型加工企业,雇佣中国工人最高时达5000余人。如今,和记洋行已经成为大型肉类加工企业天环(食品)集团的厂房,记者在现场看到,几幢巨大的厂房和冰库高高耸立,气势恢宏,虽历经近百年历史而结构、功能依旧,厂区内一辆辆巨型卡车来回穿梭,显得繁忙而有序。

  文化传承:老城改造拷问保存文化基因

  今年年初,南京市发布新闻,全市今年危旧房改造总面积达221万平方米,其中7成在秦淮和下关两区,其中下关区内的面积为87万平方米,涉及1.4万户。这使得“老城改造中如何传承历史文化基因”再次成为热点话题。

  贺云翱教授认为,城市要发展,民生要改善,但应该追求和谐发展。这个和谐至少包括两层意思,首先是历史、当代与未来的和谐,不能毁灭和否定历史的创造和贡献;其次是经济硬实力和文化软实力的和谐,现代化的城市景观下,不能是一片精神荒漠。“经济会转型,产业会淘汰,但是文化遗产却永远不会过时,因为那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基因”。不仅如此,文化也是城市的特色和竞争力,世界上我们熟知的那些城市,大多数因文化而非经济而知名,越是让我们感到亲切的地方,其文化特色就越鲜明。“城市建设应体现各方利益诉求的多元要求,只顾一方利益诉求而否定其他方面时,这种发展肯定不和谐。”

  根据南大历史与自然遗产研究所的调查,下关现存文物为61处,其中70%为民国建筑,因此,民国特色是下关的一张文化景观王牌。南京大学周学鹰教授认为,下关是南京目前最适合展示民国文化的地区,其他区的民国建筑已被现代化高楼大厦所遮蔽、分割,因而零星散落,而下关在此次改造中则有机会将这些民国遗迹凸显出来,串成文化线路和视觉廊道,形成独特的城市景观。时代不远,建筑风格变迁不大,只要稍加留意,新建筑便可与民国建筑相协调,规划设计也比较可行。

  下关也正在规划其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例如将大马路恢复为30年代繁华街景,“民国风情街”让当年的小火车重新回到街头,成为旅游一景;利用已经“退役”的下关火车站(南京西站),建一座铁路博物馆,陈列一些具有时代特征的火车头、钢轨及有关铁路发展史的文献资料;利用老的工业厂房建造工业遗址公园,形成下关独具特色的工业景区与滨江风光交相辉映的文化景观带……

  专家提醒,传承文脉要避免几个误区。首先,是拆迁中的“光地政策”,即把地面建筑全部拆光交给建设方。全部推倒重来固然简单,但却是以损害文化遗产为代价的,老城南即是前车之鉴;其次,是土地出让、房产开发的改造模式,那样会把历史街区变成商业街区,有利可图的商铺和商品房被尽量扩大,而需要保护的传统建筑却被尽量压缩、损害,甘熙宅第即是反面教材;再次,是“同质策略”,一样的高楼大厦、超宽马路,千城一面,失去了自己的文化个性和景观特征。

  本报记者 王宏伟 贾梦雨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A01版:重要新闻
   第A02版:要闻
   第A03版:焦点新闻
   第A04版:专版
   第A05版:江苏新闻 · 经济
   第A06版:江苏新闻 · 社会
   第A07版:江苏新闻 · 区域
   第A08版:国内新闻
   第B01版:国际新闻
   第B02版:江苏新闻·综合
   第B03版:文体
   第B04版:广告
   第B06版:健康
   第B07版:人文
   第B08版:团结与民主
南京“外滩”:将历史记忆融入未来蓝图
老照片里的《南京!南京!》
江南邮政管理局旧址
和记洋行货运码头旧址
中国银行南京分行旧址
下关火车站
下关码头
扬子江饭店旧址
渡江胜利纪念馆
2009-5-21 南京“外滩”:将历史记忆融入未来蓝图 /enpproperty-->
新华日报 人文 B07 南京“外滩”:将历史记忆融入未来蓝图 2009-5-2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