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中国业是沦陷还是重构

2018-08-23 16:10: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被可口可乐“相中”的汇源果汁在上周遭遇了包括“民族品牌流失”等多种质疑。汇源果汁的创始人及董事长朱新礼日前终于打破沉默,在北京总部召开了媒体见面会并对收购事件作出正式回应。在他看来,高价出售企业是很正常的商业行为。

在谈到为什么要卖汇源果汁时,朱新礼坦言企业靠利润生存。“2004年困难的时候,达能找上门来买,但我没卖。现在卖,为什么呢?价钱好。你搞企业,价钱好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卖,还叫企业吗?”

自称签约后自己找了个山沟关起来、待了三天的朱新礼强调自己对汇源果汁品牌感情深厚,但是又认为在商业上应该用企业家的思维去处理。他甚至在接受某站专访时表达了“企业应该当儿子来养、当猪一样卖”的理念。

朱新礼回应“卖身”质疑:品牌无国界

近期,业界对于汇源“卖身”原因的猜测也风起云涌。此前有媒体报道,汇源果汁出现经营困难,因此朱新礼选择卖掉企业;另有消息认为,汇源果汁董事长朱新礼是遭到第二大股东达能捆绑协议胁迫,无奈之下作出卖出全部股份的决定。

对于以上种种猜测,朱新礼均一一否认。“出售汇源并非汇源面临经营困难和发展瓶颈,而是按市场规律运作的一种商业行为。”他解释称,当前农产品价格上涨成本上升,食品饮料行业确实存在很大压力。但是汇源果汁并没有这方面的担忧。“牛奶的毛利大约在20%左右,果汁的毛利在40%左右。我们还有足够的空间,提高运营的效率,降低成本”。

===行业反对===

国内企业欲联名上书反对可口可乐收购汇源

由于收购汇源受到民及专家的一致声讨,在公关上一向长袖善舞的可口可乐也陷入了情绪焦虑。昨天知情人士向透露,为了保证对汇源收购的平稳进行,可口可乐正尽力制造有利于收购的舆论,并且涉嫌压制反对声音。目前,已有反对者迫于压力“收声”。

此事已在上演变为“封口门”事件防水材料十大品牌
,起因于9月5日一位律师在一家门户站的访谈。9月5日,大成律师事务所钱卫清律师受一门户站之邀,谈论可口可乐收购汇源一事。在访谈中,钱卫清表示,无论是从民意还是从《反垄断法》角度都“不看好这次收购”,“民意有民族感情在里面,如果反对声音过大,会直接或间接影响到有关部门的决策”,所以要想“顺利通过商务部的审查难度很大”。

===民声音===

可口可乐欲“吞”汇源果汁 中国民八成不赞同

收购消息一经传出,众多民对这一收购表达了不满和抵制。新浪上一项由近7万名民参与的调查显示,高达82%的民反对可口可乐收购汇源。

“捍卫国货”是民们反对此次收购案的主要理由。有人声讨说这是外资巨头的新一轮“空袭”;有人则哀叹又一个民族品牌即将倒掉。很多民联想起早已消失的品牌。超过83%的民认为,这项收购“涉嫌外资消灭民族支柱企业”。

而在业界的乐观派却认为,随着可口可乐公司巨资收购汇源果汁的信息进一步拓展,不排除食品饮料股止跌企稳的可能性。理由是汇源果汁并不是境外资本收购中国饮料企业的标的。前些年,在香港上市的哈尔滨啤酒也一度被境外巨头收购。后续收购的展开,有利于食品饮料行业的优质企业获得重新估值的机会。

===思考===

面对可口可乐的“豪饮” 仅有喧哗是不够的

可口可乐的中国大手笔能否告捷,还要看国家商务部是否批准。这看上去像是一个“变数”。不过,以可口可乐这类跨国企业的做派来看,很难想象他们在正式收购之前不做政府环节的风险评估。几年前,百事可乐曾经试图收购法国达能,他们就事先放出风声,以试探法国政府与民间的反应,在遭到强硬的狙击之后,收购设想也就作罢了。可口可乐收购汇源能够走到这一步,可以视为所有的环节都已搞定,商务部的批准只是一个法律程序罢了。

这也就意味着,虽然民众的反应很强烈,却也很难改变交易的进行。如果看得更长远一点,可以说,难道纯粹只是为了情绪的发泄吗?

呼吁保护民族品牌,不能被简单地看作经济领域的民族主义。如果企业品牌只有单纯的经济意义,那么,企业之间的收购,并购就只是经济活动,不关外人的事。但事实并非如此。往小里说,民族品牌的盛衰关乎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强弱;往大里说,民族品牌还影响到国家形象和民族信心。达能遭遇收购传言的时候防火密封胶
,法国上下为什么会表现得同仇敌忾呢?因为在法国总理德维尔潘看来,达能是“法国工业的瑰宝”。如果达能被美国公司收购了,法国的工业之魂也就被夺走了。就是从纯经济层面看,达能也关系到诸多中下游小农场主和供货商的利益,一旦达能失守,就会对国家经济造成连锁性的负面影响。法国人这种对经济“灵魂”的敏感,让法国不少品牌得以幸免于全球化的收购浪潮。

=== 回顾 ===

从上个世纪90年代至今,不少中国民族品牌在被外资收购后已被人们遗忘绿城桂语兰庭
,而外资品牌则趁机蚕食市场份额。

美加净:原占有国内市场近20%的份额。1990年

,上海家化与庄臣合资,“美加净”商标被搁置。上海家化于1994年出5亿元收回美加净商标,但已失去了宝贵时机。

中华牙膏:1994年初,联合利华取得上海牙膏厂的控股权,并采用品牌租赁的方式经营上海牙膏厂“中华”牙膏。如今,中华牙膏在市场上的份额已少得可怜。

活力28:1996年,与德国美洁时公司合资后,双方规定的合资公司洗衣粉产量的50%使用“活力28”品牌的承诺没有兑现,现在 “活力28”这个知名品牌只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中。

南孚电池:自1999年9月起,通过数次转让,2003年,72%的股权落入吉列手中,南孚被吉列控制后即退出海外市场,一半生产能力被闲置。

乐百氏:2000年,乐百氏被达能公司收购,现在乐百氏品牌已基本退出市场。

小护士:法国欧莱雅2003年收购小护士。5年后的今天,小护士在市场上也几乎销声匿迹。

无线电接收
分享到: